《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七十八章冰靈果


    第一千七十八章 冰靈果

    “虛天殿!”

    韓立暗叫一聲,心中震驚異常。

    這三座白玉宮殿,除了大小不同外,式樣經和『亂』星海中出現的那座虛天殿一般無二的樣子。

    同樣用潔白無暇的美玉製成,精致華美之極,散發著淡淡瑩光,隻是比起當日在虛空漂浮的宮殿相比,這三座大殿的體積隻有虛天殿的三分之一大小而已。

    韓立強壓住心中詫異,再次凝望了一遍,終於確定自己的確沒有看錯,三座大殿肯定和虛天殿有什麼淵源,隻是殿門上麵空空如也,並沒有任何的牌匾在上麵。

    韓立眼角一跳,卻漫不經心的對任姓修士說道:

    “這就是小極宮內宮?果然是人間靈地,不過這三座大殿,似乎有些年月了,不知為何式樣一樣,有些來曆吧!”

    “道友說的是虛靈殿啊,這三座大殿可是從本宮立派之日起,就已經存在了,據說是本宮創派祖師和幾個好友用莫大法力修建而成,頗有些神妙妙在其內的”,任姓修士卻望了一眼三座大殿,隨口回道,“虛靈殿?”韓立喃喃了一句,目中閃過一絲怪異,“怎麼,韓兄對它們感興趣,不過除非出現重大事情,這三座大殿都是一直封閉的,隻有過半長老共同同意,才可以開啟虛靈殿的,至於其中的緣由,就請恕任某不能輕易外泄了”,任姓修士看到韓立對這三座大殿頗感興趣樣子,卻神秘一笑道。

    見對方這般表情,韓立嘿嘿一笑,當即也不再多問什麼了。

    再問下去可就有刺探別人宗門秘密嫌疑,這可是大為忌諱的。

    而且就算三座大殿真和虛天殿有什麼關聯,和他也沒什麼關係的。

    虛天殿最重要的秘寶虛天鼎,他可已經得到手中了,“韓道友請跟我來,白凝閣在那邊了,看來白師妹對韓道友非常重視,此閣是師妹專門招待至交好友的地方,頗為的典雅幽靜,”任姓修士似乎對白瑤怡的事情非常了解,“是嗎!在下真是受寵若驚!”韓立微微一笑,任姓修士嘿嘿一笑,就帶著韓立向一側山壁飛去,最後在一座的閣樓的前落了下來,此建築有三層,每層都有十餘丈高,通體用翠綠『色』木頭搭建而成,大半鑲嵌在山壁之中,而在閣樓大門上方,有一塊淡黃『色』牌匾,書寫著“白凝閣”三個銀『色』大家,韓立雙足方方一著地,立刻從閣樓總迎出一名白衫『婦』人來,“參加任師伯!這個是韓前輩吧?”這名麵目秀雅的『婦』人,一見任姓修士和韓立一起一怔,但馬上恭敬說道。

    “不錯。白仙子可在麵”,韓立從容的說道。

    “家師剛剛結束閉關,正在閣中穩顧一下法力,特讓弟子迎接韓前輩,望前輩不要見怪!”美『婦』身子一側,讓出了身後的道路,卻沒有請任姓修士的樣子。

    “顏師侄,我要見你師傅一麵,有些話要和她說”,任姓修士卻不假思索的開口了。

    “任師伯,這讓師侄為難了,你也知道,師傅早就吩咐過了,不想再見師伯的,上次龔師妹放師伯進去見她,事後可著實受到了一番嚴懲的”,美『婦』並沒有感到意外,但聞言苦笑了起來,滿臉的為難。

    “這次不一樣的,我可是陪韓兄來的,你師父總不會連韓兄也不想見吧”,任姓修士臉上一紅,但眼珠一轉後,競然挑起韓立大旗來,韓立在一旁聽了一怔,隨即嘴角一動下,倒也不好說什麼,“這個……”美『婦』『露』出了躊躇之『色』。

    “顏兒,放你任碧師伯進來吧,我再見見他吧”,一句悅耳的女子話語聲忽然從閣樓上傳出,正是白瑤怡的聲音。

    “連命!任師伯,你請進吧”,美『婦』神『色』一鬆,身形再向一側後退幾步,不再擋在任碧麵拚了,任姓修士聽到白瑤怡的傳聲,麵上『露』出幾分驚喜,當即嘴唇微動的傳聲過去,竟在閣樓外邊就想和白瑤怡傳音交談的樣子。

    “任碧師兄,有什麼話,還走到閣中詳談吧,將韓道友如此擱置在外麵,不顯的我們小極宮太實失禮了馬”,白瑤怡輕淡的話語再次傳來,並沒有一絲想避諱韓立的樣子。

    韓立聞言『摸』了『摸』下巴,笑而不語,“這倒是在下的疏忽了,韓兄。我等進去再說吧。”任姓修士一愣,隨即尷尬的衝韓立說道,“哪!任兄一看就是『性』情中人!”韓立笑眯眯的回道。

    如今他總算明白了幾分,為何一聽他是來拜訪白瑤怡的,這個如此的套交情了,看來對方對此女大有情意的樣子,這讓韓立的警慢之心,降了大半,在那美『婦』帶領下,二人走進了這座白凝閣。

    閣樓一層並不算太大,隻有二十餘丈長寬的四方形,一套簡單的青竹桌椅,但在四角處各擺放一盤韓立也不認識的淡黃『色』靈花,拳頭大小,芬芳撲鼻,讓閣樓中靈氣盎然,讓韓立也不禁多望了兩眼。

    白瑤怡並未馬上下來,但當韓立二人方在竹椅上坐下,此女歉意的話語聲從上麵立刻傳來:

    “韓兄稍候一下,妾身功法有些特殊,馬上就運功完畢,就可下樓與道友一見了,韓道友不訪先品嚐一下,我們小極宮的冰靈果。”

    此話一落,早有準備的美『婦』,立刻雙手輕輕一拍,頓時從閣樓外麵走進來兩名年輕的白衫女子,雙手各棒著一朱紅木盤,上麵各放一串拇指大小的晶瑩漿果,圓潤動人,仿佛珍珠一般。

    將木盤往竹椅旁邊的桌上六放,二女就恭敬的退了出去,“冰冰果可是我們小極宮的獨有之物,就是我等宮內長老,每年也分不到幾串的,此果鮮美甘甜,而且果中含有極其精純的冰寒靈力,若是修煉冰屬『性』功法修士經常吞食的話,對修為也有一定益處的”,任碧看了看此果,卻開口給弗立解釋起來,隨後拿起一粒拋進了嘴中,咀嚼了起來。

    見對方如此,韓立自然也不會客氣了,同樣摘下一粒放入了口中,結果方一咬碎後,頓時一團冰寒之氣在口中滾動起來,的確是精純的冰寒靈力,韓立雖然修煉的不是冰屬『性』功法,但身懷紫羅極火和太陰真火兩種至寒火焰,自然不會將這點寒氣放入眼內,這團靈力方一入嗓子中,就被吸納的一幹二淨,他當即又感興趣的拿起一粒,再次的扔到了口中。

    一旁留意韓立的任碧,見到此景,臉『色』卻不禁微變一下,要知道冰靈果固然名頭不小,服下後對任何修士都有一定的益處,但是不是修煉冰火兩種屬『性』功法的修士服下它,肯定也要有一個轉換寒力的過程,否則冒然吞下,極易凍傷了自己的腎髒。

    但是眼前的韓立,先前散發的靈力分明一直很純粹的木屬『性』的靈力,竟能毫不猶豫的吞下此果,實在是有些大出其意外,至於一連服下兩顆冰靈果,即使是修煉火屬『性』功法的他,也不敢如此做的,就在這位小極宮長老心中暗自吃驚之際,閣樓上傳來了腳步聲,一名眉清目秀的白衫女子,從樓梯上優雅的走了下來,韓立雙目一眯,當即站起了身來,暢笑一聲道“白仙子,一別十餘年,別來無恙啊!”

    “白師妹,你終於肯見我了”,任碧同樣大喜的起身道。

    “當日一別,就知道韓兄不會無端相約的,早在數年前,我就在宮中靜等道友上門了,道友今日有來,已經有些出乎妾身預料了。至於任師兄,這次若不是因為韓兄的緣故,師妹實在不想再和師兄一見的”,白瑤怡對韓立笑盈盈說道,但轉首麵對任碧的瞬間,卻一下板起臉孔來,同時聲音生硬了幾分。

    “我這次已經找到了解決的辦法,一定不會讓師妹失望的。”任碧沒頭沒尾的急切說道。

    “找到了解決辦法?若是隻是此事的話,以後再說吧,韓道友遠道而來,此事暫且放一下。”白瑤怡馬搖搖頭。

    “這樣也好,以後為兄再找機會和師妹細說此事,現在肯再見我,為兄已經十分欣慰了。”任碧聞言一怔,但馬上想通了什麼,陪笑的說道。

    白瑤怡沒有什麼表情,隻是點點頭,就在閣樓的主座上坐了下來,韓立二人也隨之重新落座。

    “白仙子的修為比起十年前,可精進不少!”打量了白瑤怡幾眼,韓立微笑的說道。

    “韓兄真是說笑了,單論神通而言,就是兩個妾身加在一起,都遠及道友的。”白瑤怡嫣然一笑的回道。

    對韓立當日在陰陽窟和昆吾山的表現,此女記憶猶新,故而對韓立到來鄭重之極,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任碧聽到白瑤怡對韓立如此推崇,臉『色』一變,驚訝的重新打量了韓立兩眼。

    白瑤怡卻對弗立繼續道:

    “早在十年前,韓兄就衝妾身提到了到本宮一趟之言。當初道友就說出這般話來,應該不是無端放矢吧!”

    “既然白道友如此相問了,韓某也就不隱瞞了,就坦言相告了,在下到小極宮來,其實是有事想擺脫白仙子的。”韓立隻是略一沉『吟』,就一笑的回道。

    

Snap Time:2018-04-26 04:23:03  ExecTime: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