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七十七章雪猿冰壁宮殿


    第一千七十七章 雪猿、冰壁、宮殿

    “在下姓韓,曾經和白仙子有約,故而到此拜訪一下的。”韓立從容回道。

    “原來是韓兄?白仙子……莫非指的是白瑤怡師妹。”任姓修士略一沉『吟』,就帶有一絲恍然的說道。

    “不錯,正是白道友。”韓立不動聲『色』回道。

    “那就正好了。我這次回宮正好也要找白師妹呢,不如任某給道友帶下路吧!”這位任姓修士目光一閃下,竟然熱心異常的這般說道。

    韓立神『色』不變,心中卻有一絲詫異了。

    但尚未等他想好如何回答此人,遠處虛空中驀然紅光一閃,一道紅芒直奔石雲『射』去。

    “是白師叔的傳音符!”石雲一把將那火芒抓到了手中,同時口中急忙解釋道。

    韓立到嘴邊的言語,借此吞回了腹中。

    結果那石雲將心神沉浸火芒忙中片刻,就立刻恭敬的對韓立說道:

    “韓前輩,白師叔聽說前輩到此很高興,已經結束了閉關。請前輩到白凝閣一見。”

    “白凝閣。石雲,忙你的事吧。韓道友,隨在下走吧。”任姓修士毫不猶豫的搶口道。

    石雲一聽這話,不敢有絲毫的反對。

    韓立眉頭不經意一皺,也不好再說出拒絕之言,隻好點頭道:

    “那就有勞任兄了。”

    “哈哈,我和白師妹情同手足,道友既然是白師妹的好友,那也是任某的朋友。道友請!”任姓修士客氣的說道,隨後化為一道赤虹在前邊帶路的飛遁而走。

    韓立也不客氣的緊隨而走。

    “道友是第一次來我們小極宮吧。”任姓修士在遁光中突然開口問道。

    “在下的確是第一到北冥島來。貴宮不愧為北地第一宗,氣派果然非同一般。”韓立嘿嘿一笑說道。

    聽到韓立如此一說,任姓修士神『色』間也『露』出了一絲自得:

    “韓兄謬讚了。不過若不是本宮身處偏僻之地,躋身正魔十大宗門的確不是什麼難事的。對了,白師妹近些年來隻有在十年前出門一趟,其餘時間都在閉關中。韓兄是在白師妹上次出宮中認識的吧。而道友如此高深修為,不知出身哪一家宗門?不瞞道友,本宮雖然地處極北,在下卻經常在大晉各處遊曆,對那有些名頭的同道還是略知一二的。”這位話鋒一轉,旁敲側擊的探聽起韓立來曆來。

    韓立輕笑了起來。

    “在下並非出自大晉,道友不知道並非奇怪之事。再詳細的來曆,白仙子倒是知道一些的。”韓立望著對方,似笑非笑回道。

    “,原來如此。我說大晉真出了韓兄這般高階的修士,怎會一直默默無聞的。”任碧聽出來了韓立的一絲不快,幹笑了兩聲,就不再多問了。畢竟問出了對方不是大晉修士,也算有些收獲了。。

    這時二人飛到了冰城入口處,光芒一斂的紛紛落下遁光。

    因為冰城上空霞光淡淡,將除了巨山之外的整片區域都蓋住了,分明是一種極厲害的禁製。

    而站在冰城之下,韓立才愈發感覺到這座冰城的豔麗。

    三十餘丈冰牆看起來不算甚高,但是那種異常的晶瑩實在讓人心神『迷』醉,被吸引而不自覺。更讓人感歎的是,整座冰牆不是用磚狀塊冰砌成,而是通體剔透,仿佛將一塊巨冰鬼斧神工的直接雕成,表麵一絲縫隙都沒有,

    而城門口處,有十餘名身著白『色』服飾修士,守在那。

    他們修為最高的也不過築基期修為,但引人注目的是,和他們一起的竟還有數頭猿猴般的白『色』靈獸,長長獸『毛』,雪白無暇,半蹲在那,一對綠目閃動著陰森寒光。

    這些猿類靈獸是一種專門生長在極寒地帶的雪猿。獸雖然等階不高,但勝在聰明異常,容易馴化,故而整個北地有許多修士飼養的。

    但這些雪猿卻有些不大一樣,不但體形個個比尋常雪猿高大許多,一身妖氣也都有了四五級妖獸水準,這可幾乎快低上一名築基期修士了。這讓韓立多望了幾眼。

    看來小極宮身為北地大第一宗門,在馴養這些雪猿上應該有一些獨到秘術吧。

    站在城門修士一見任姓修士過來,馬上分列兩邊的束手而立,口中更是“師叔祖”的稱呼不斷。而任碧頭都沒有點一下,隻是淡淡嗯了一聲,就大模大樣的走了過去。

    那些修士雖見韓立模樣陌生,但既然有這位師叔祖帶著,自然不敢多問半句的。

    但就在韓立走入城門,經過那幾隻雪猿時,卻異變突起。

    這幾隻妖獸突然口中發出了幾聲嗚嗚之聲,接著驚慌異常的連連後退。

    一旁的幾名小極宮修士見此一驚,口中立刻發出獸語的連聲訓斥,但這幾隻雪猿根本不加理會,全都雙臂抱頭的蜷縮到了一旁,臉上也一副對韓立敬畏異常的樣子。

    一見此景,任姓修士口不禁咦了一聲,望了韓立一眼,麵『露』一絲古怪。

    “道友身上是否帶了高階的猿類靈獸?這些雪猿雖然不當大用,但是對同類靈覺卻是異常敏銳,能讓它們害怕成這樣的。可見道友靈獸非同小可了。”

    “猿類靈獸,在下還真帶了一隻。隻是它可沒有什麼大用,很少用到它的。”韓立一聽此話,自然明白道這些雪猿是覺到了靈獸袋中的啼魂,才如此懼怕的樣子。當即漫不經心的隨口說道,但並沒有將啼魂喚出來的絲毫意思。

    任姓修士微微一笑,也沒真的追問此下去。

    於是二人就這般走進了冰城之中。

    冰城中的主街道筆直寬闊異常,地麵也是同樣的一層厚冰。直通城門處。

    遠遠望去,街道上人並不太多,大都身穿黃白二『色』服飾的低階修士,而街道兩旁,屋子都整齊排列著。說是城市,不如說是一座城堡更加合適一些。

    韓立尚未來及細看,身旁的任姓修士卻再次化為一道遁光,從低空處直奔巨山飛『射』而去。

    神『色』一動,韓立一言不飛遁跟去。

    結果一會兒工夫後,二人就在在巨山山腰處的一片冰台上落了下來。

    “下邊,韓兄就要跟在下步行上山了。因為從此往上就屬於內宮的範圍。任某雖然也是內宮長老,但也一樣要守宮規的。”任姓修士含笑給韓立解釋道。

    韓立微微點下頭,表示理解。

    隨即二人沿著平台向上的一條晶瑩冰梯,緩緩向上而行。

    有資格進入內宮的小極宮弟子顯然不多,一路上隻碰到幾人而已。這些人一見任姓修士,個個恭敬上前見禮。而對這些內宮弟子,這位小極宮長老卻和在城門處時截然不同,無論修為高低都微笑以對。

    而韓立留心一下,發現這些內宮修士,的確無論修為高低,資質都個個過人。而且這一路上,以韓立的陣法造詣,也至少發現了三四處,即使他也要為之一凜的厲害禁製。看來小極宮應該至少有一名宗師級別的陣法大師。

    這讓韓立對小極宮興趣更大了幾分,心中同時暗想是不是回頭要找這位陣法大師交流一下陣法方麵的東西。

    就在思量間,任姓修士帶著韓立東一拐,西一繞的竟走上了另外一條偏僻許多的小路,結果走到盡頭後,頸到了一麵高約數百丈的冰壁前。

    韓立看了看此冰壁,雙眉一動,目中一絲訝『色』閃過。

    就在這時,任姓修士卻一抬手,手飛出一麵銀光閃閃的玉牌。

    銀『色』霞光從此牌上飛卷而出,一閃沒入冰壁中不見了蹤影。

    片刻後,冰壁一陣無聲的輕顫,竟緩緩從中間分裂而來,『露』出一條兩丈寬的通道來。

    任姓修士一扭首,給韓立解釋道:

    “山頂上的那些看似宮殿的建築,其實隻是給內宮的低階弟子修煉居住的,真正高階的內宮弟子,其實都居住在此壁後的寒驪秘境中,這才是我們小極宮的真正所在。若不是韓兄是白師妹的好友,任某再也不敢輕易帶外人進入的。”

    韓立聽到任姓修士有些賣好的言語,麵上報以淡笑,心中卻不以為然。這所謂的寒驪秘境恐怕北地修士知道不少,早就不是補什麼秘密了吧。

    否則白瑤怡怎會直接叫自己到此,這位又輕易的將自己帶到這。

    倒是這位明明和他從未有過交往,怎麼才方一見自己,就一副極力想交好的樣子。這倒讓韓立疑『惑』之下,對眼前之人早多了三分警惕。

    但是此刻見對方請自己入內,韓立倒就沒有謙讓意思,二人當即肩並肩的走進人了通道內。

    通道並不太長,隻有百餘丈而已。

    當韓立走出通道口,向前方稍一掃望後,還是忍不住的『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蔥蔥綠綠,鳥語花香,這竟是一個四壁環繞的全封閉山穀。到處種著一些奇花異草,陽光明媚,四季如春的樣子。

    這麵積有數之廣,四周被青綠『色』山壁圍的嚴嚴實實,但半倚著山壁,修建著一片片樓閣瓊台,精美絕倫。

    而在山穀最中間,則有三座用白玉砌成的大殿坐落那,幾乎占了山穀三分之一的麵積。

    韓立望著三座大殿,卻臉『色』微微一變,心中驀然升起一絲駭然。

    

Snap Time:2018-01-22 12:25:11  ExecTime: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