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七十五章北冥島


    第一千七十五章 北冥島

    雪連山自從被無盡白霧籠罩之後,一封就是十餘年時光。

    人人均知此山有一位神通廣大高人在此靜修,自然沒有誰敢在此區域搗『亂』,讓此山這些年間一直安靜如初,保持著韓立剛搬進來時的情形。

    而附近勢力,眼見這位“高人”真的隻是想找一處靈地修煉,這些年來都沒有其他的舉動,也同樣安心下來。除了叮囑門下修士不得進入此片區域外,也繼續各行其事起來。

    這一日,雪連山附近天空突然下起了鵝『毛』大雪,一個個仿蒲公英般的巨大雪花,在陣陣颶風中從天而降,將整座山脈都籠罩在了其中,轉眼間就隻見天空白茫茫一片,再無其他顏『色』。

    幾乎頃刻間,地上的厚雪便漲了尺許。

    如此大的風雪,就是在霜郡這種地方也是不常見的。普通修士也不願在此種天氣下出門趕路,但是雪連峰上卻忽然『射』出一道刺目青虹,一閃即逝後,就從附近空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半個時辰後,青虹就出現在數萬外某處,竟已經脫離了暴風雪的範圍,出現在了另一處荒野山嶺上空。

    光芒一斂,一個青袍青年現形而出,皮膚黝黑,相貌普通,正是韓立其人。

    經過十餘年的精修閉關,他終於將寶物盡數煉化如意,就是那縷太陰真火也吸入體內,初步煉化成功。他自覺已經準本妥當,隻要不遇見大量名元嬰後修士圍攻,或者被再次碰見了元聖祖這般等階的可怖存在,足可以縱橫人界自保了。

    畢竟有五子魔和人形傀儡相輔,他無論修為還是神通,比其進入昆吾山之前可強的太多了,就是力敵多名元嬰後修士也不會處在下風的。

    而如此多年過去,他估計那昆吾山之事也應該消停的差不多了,故而毫不猶豫的趁此天氣出山,直奔北冥島方向飛去。

    足足半月後,附近的修士才偶爾發現雪連山上白霧盡散,空無一人,一副徹底被人放棄的樣子。

    那些修士勢力吃驚之餘,自然為這空出來的靈地歸屬,再掀起一番風雨爭鬥來。

    “北冥冰島”其實是緊挨大晉內陸的一座半島而已,三麵環海,一麵直通內陸,與霜郡隻有一州之隔。

    其實所謂的三麵環海,還不如說是三麵環冰更加恰當一些的。

    因為此處已是世俗凡人能到的至北之地,天氣之寒,堪稱滴水成冰,就是修為低些的修士,也不敢單衫在外麵行走。

    而如此冰冷氣候,三麵緊鄰大海方向全都化為無邊的冰川之地。一望無際的冰山雪地,幾乎無人能清楚到底有多廣闊。

    北冥島自身卻隻不過百萬之廣,就在此島最北部修建有一座巨大冰城,就是號稱北地第一宗的北夜小極宮了。

    說實話,論宗門實力小極宮並不下於大晉十大正魔宗門之下,但因為北冥島過於偏僻,大晉修仙界大多宗門根本不承認此宮還屬於大晉之內,而將其認為是蠻荒之地,視作海外修士宗門的。故而才被排斥在大晉大宗排名之外。

    可是在大晉北部人稀地廣的數個州郡中,北夜小極宮名頭之響,恐怕隻在太一門和天魔宗之上,而不在其下,是真正的北地第一門。

    在這些州郡中,小極宮又有北仙宮之稱。想要拜入此宮門下的散修和低階修士,不計其數。

    小極宮招收門下弟子,同樣有內外宮之分,內宮弟子隻是從居住在北冥島上的幾個大修士世家中收取,而外宮弟子才是從北冥島外的小世家和散修中選拔。當然若是外宮弟子資質的確驚人,或立下什麼大功也是有機會轉為內宮弟子的。

    內宮弟子不提,若是有人自認資質不佳,還想要拜入外宮門下,就必須徒步穿越小極宮周圍十萬之廣的極寒之地。

    踏入此範圍後,因為禁製緣故低階修士無法禦器飛行,隻能依靠本身修為神通來抵擋永不停歇的冰雪極寒。隻要能從此區域走到小極宮所在,同樣會被小極宮接納,成為外宮弟子的。

    畢竟無論是靠修為法器還是丹『藥』通過此地,都說明他們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隻是其中能成功的,自然不會太多,不少修士直接凍斃在其內,但為了以後的仙途大道,猶如飛蛾撲火般投入其中的低階修士,每年還是大有人在的。

    這一日,在離小極宮數萬外的一片區域中,又有十餘名身披各『色』『毛』皮鬥篷,渾身靈光閃動的人影,頂著呼嘯而至的風雪,一步步的艱難前進著。

    他們在此種天氣下,走了足足半個月光景了,其中幾人已經臉『色』蒼白,腳步不穩了。但卻沒有一人敢稍作片刻停留。畢竟這根本無法調息回複的,隻能依靠手中靈石和體內的法力苦苦支撐這。

    但一人臉『色』尤其難看,喘息都有些不穩的樣子。過了一會兒,他突然一咬牙,從懷內掏出一個『藥』瓶往口中倒入一顆赤紅丹『藥』,原本發情的麵孔一下回複了些血『色』。

    “穀道友,你的火陽丹還有幾顆,若是再如此頻繁服用話,根本沒有辦法走到小極宮的。後麵的冰雹區,可比現在難走數倍的。”前頭一名渾身被深黃『色』光罩包裹的中年人,頭也不回的淡淡道,似乎對身後情形了如指掌。

    “穀兄放心,還有一瓶備用的呢。足可以通過此區域的。“服食丹『藥』的修士是一名二十幾歲的青年,強笑的回道,似乎對中年人有些畏懼的樣子。

    “這就好!我可不希望帶著一名根本無望通過的人一起前進。”那名中年人似乎對青年回答比較滿意,護罩靈光閃動下,繼續大步向前。那漫天的風雪竟似乎對其影響不大的樣子。

    其他幾人見此,急忙跟了上去,似乎隻有跟緊這人,才有希望到達小極宮的樣子。

    但那中年人沒走幾步,突然口中一聲輕咦,竟腳步一頓的停了下來。接著吃驚的往高空望去。

    其他幾人急忙也隨之望去,這才發現在白茫茫風雪中,竟不知何時有一名淡青『色』人影懸浮在空中。而詭異的是,以此人為中心三四十丈範圍內,所有風雪都被一股無形之力隔絕其外,根本無法進入其中。

    那名中年人也是因此異常,才一下發現了空中之人。

    所有人都心中一驚,隨即麵『色』大變。能無視這片區域禁空禁製的,似乎結丹期修士也無法做到的,難道這人竟是傳說中的元嬰修士,還是原本就是小極宮的高階修士,但身上服飾似乎又太相像。

    這些人一時間麵麵相覷,心中大為忐忑不已。

    “你們是要拜入小極宮門下的散修?”那被青光遮住的人影忽然間開口了,聽聲音似乎年紀不太大。

    那位中年人雖然修為不高,但卻是見過幾次大世麵之人,此刻被人影一問下,頓時一個激靈的回過神來,當即深施一禮,急忙回道:

    “晚輩穀天啟,正是參加試煉之人。前輩可有何吩咐之處。”

    中年人一邊說著,一邊滿臉都是恭敬之『色』。

    “你倒有些眼『色』。也沒什麼,這片地方似乎有些古怪,連我有些拿不準前進方向,而你們能還如此肯定的前進,有什麼器物引導吧!”青『色』人影不緊不慢的說道,仿佛隻是隨口一問而已。

    聽到青『色』人影如此一說,中年人神『色』頓時一鬆,但卻絲毫不敢怠慢的馬上回道:

    “看來前輩是第一次來北冥島,故而不知此事。在北冥島其他區域還好,但此區域卻已經是小極宮的禁斷大陣範圍了。此大陣是用修仙界赫赫有名的異寶‘蜃樓石’作陣眼,可以隨機將修士的神念偏離實際方位,不知道之人若按神念感應方向前進,恐怕永遠無法找到小極宮所在的。至於晚輩等人,事先在北冥島入口處的坊市中買了一麵定元牌。隻要按照此法器所指方向前進,就不會『迷』失方向的。”

    “定元牌!”青影似乎一怔。

    “就是此物。雖然不是什麼珍稀法器,但也必須身家清白,有人作保才可從小極宮商鋪中購得此物,而且一年隻賣三十塊,過了一年後,此法器效用就會自行喪失。晚輩為了以防萬一,故而一口氣購得兩塊,此塊就送予前輩。還望前輩肯笑納一二”中年人眼珠微轉下,突然一抖袖袍,一塊淡黃『色』圓盤就滑落而出,被其雙手捧上。

    青『色』人影『摸』了『摸』下巴,嘿嘿一笑起來,隨即毫不客氣的朝下虛空一抓。

    黃光一閃,定元盤就被其攝到了手中。

    青『色』人影自然就是經過大半月日趕路,終於來到北冥冰島的韓立。

    他原本以為憑自己神通,自然可以輕易通過這含有禁空禁製的區域,直接到達小極宮所在。但萬萬沒想到,一飛入此區域內神念就頻頻失誤,竟一時無法找到小極宮所在。

    這讓他心中一凜下,同時有些鬱悶了。

    因為他此次是來找人,否則憑借其神通強行破除此禁製也未始不能的。

    正當韓立再想另行設法時,卻恰好又碰到了眼前一行人。

    

Snap Time:2018-07-16 18:37:38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