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七十四章收魔


    第一千七十四章 收魔

    “這五子同心魔每一個都有元嬰初期修為,再加上被魔功祭煉過,五魔可以心心相應,還精通聯手合體魔功,對上元嬰後期大修士也不見的會處於下風的。若是能收為己用的話,肯定是難得大助。但就怕這五魔凶『性』難馴,再加上反噬過一次主人,收服它們恐怕要冒些風險了。”韓立歎了口氣,低聲自語了幾句,單手一拍腰間儲物袋,一個烏黑的玉簡從袋中飛出,落入手中。

    他竟不管金剛罩中的五魔,自顧自的將心神沉浸到了玉簡中。

    好在五魔雖然身上辟邪神雷已經散去,但是長時間被金剛罩佛光籠罩其內,再加上周身還貼滿了眾多禁製符籙,一直都一副有氣無力樣子,似乎凶焰盡消的模樣。

    不知過了多久,韓立神『色』一動的從玉簡中將神念抽出,抬首凝望著眼前的五子魔,目光閃動不定起來。

    這黑『色』玉簡是他從那乾老魔儲物袋中得到的一本無名魔經,此魔經似乎有些殘缺不全,但麵著實記載了幾種魔功秘術卻著實厲害,其中就有這五子同心魔的修煉之法

    那照此魔經所說,這五子同心魔修煉成功,必須先找到五具慘死不久的元嬰期修士屍體,他們必須元嬰潰散消失,隻剩下的一腔怨氣還纏繞屍體之上方可。

    有了它們,就可以將這五具屍體用而各種珍稀材料加以煉製培煉了,再放置陰氣鬱結之地深埋地下,每一月都必須斬殺一名修煉陰屬『性』功法的修士,用他們的血肉精魂澆灌五屍。

    如此百餘年過去後,五子魔就可自行通靈,產生了靈智。再用特殊的秘術,同時祭煉五屍,數十年,五子魔才可初步修成。但初步煉成五子同心魔,隻有結丹處期的修為,以後的神通修為如何,就可祭煉之人的心血和耗費的精力了。

    但一般來說,當五魔修為到了結丹後期後,幾乎不可能再有寸進了。但乾老魔也是天縱之才,不知怎麼祭煉的五魔,竟然讓此五子魔更進一步,同時進階到了元嬰初期。

    不過可能也就因此,才造成五魔最後失控反噬其主的下場。若是結丹期的魔頭,憑乾老魔的神通,怎麼也可能壓製住下來的。

    按照五子同心魔祭煉之法,韓立自然不可能『操』控這五魔的,他可沒有從五魔弱小時就開始用魔功以祭煉了。不過,這本魔經上提到的另外一種控魔秘術,倒讓韓立大覺『操』控五魔也是可能之事的。

    那就是強行在五魔身上種下數種特殊禁製,再配合用自身精血時常加以飼養,如此一來,在一種特殊法決下也可以勉強控製五魔的。

    但是這種手段,肯定不如乾老魔催使五魔如同自己分身一般了,也不可能將自己元嬰隨時借體隱入五魔體內

    而且遭遇反噬的程度,更是遠超乾老魔數倍,幾乎隻要修為稍一減弱,無法壓製五魔,或者一旦無法提供精血加以飼養,這五魔就會毫不留情的立刻反噬。

    不過這種方法也有一種好處,就是無須將將五魔主魂和自己元嬰祭煉一起。即使反噬,韓立仍可逃之避開的,不會驀然遭受五魔毒手。

    此法雖然有些凶險,但收服五魔的好處之大,還是讓韓立無法抗拒的。

    故而他現在稍微考慮一下後,還是一咬牙,一咬舌尖,噴出一團精血來。

    接連數道法決擊在了其上,一閃的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血團竟泛出了金『色』光澤來。

    韓立麵『色』有些灰白,似乎這團精血非比尋常,大耗元氣樣子。但他沒有馬上調息意思,反而單手一揮。

    一道青芒閃過後,此團精血竟化為了五顆拇指大小的血珠。

    然後韓立再袖袍一拂,血珠無風自起的飛向五子魔。

    韓立神念一動下,血珠一閃後,仿若無物的沒入金泡中, 緩緩飄向了五具骨架而去。

    原本奄奄一息的五子魔主魂所化黑骷髏頭,在血珠一飛近的瞬間,雙目一下望向血珠,綠光閃動不已,接著似乎受到了什麼刺激,竟在骨架胸腔中不停的『亂』撞,一個個興奮異常起來。

    但是這些骷髏頭一碰觸貼在骨架上密密麻麻的各『色』符籙,自然被泛起的靈光彈了回去,讓它們變得更加暴躁凶虐。

    滿口獠牙咀嚼之下,不停發出咯咯的怪響!

    韓立目中寒光一閃,一抬手,五口金『色』小劍從袖中『射』出,一下出現在了五顆黑骷髏頭麵前,一閃後竟硬生生的將它們釘在了虛空處,再也無法動彈分毫。

    骷髏頭口中吼聲不斷,雙目綠光忽強忽弱的,顯得詭異無比。

    韓立卻也麵無表情的一掐訣的,霹靂之聲傳來,五口小劍上殘餘的一絲辟邪神雷爆發而出。

    纖細金弧閃動下,五顆骷髏頭被擊的一顫下,聲音一改的成了嗚嗚之聲。

    凶焰大降!

    看到這種情形,韓立才臉『露』滿意,五顆血珠一晃下紛紛『射』入了骷髏頭的口中。

    骷髏頭在一服下血珠後,目中綠光大漲起來,竟一下回複了不少元氣的樣子。

    韓立則雙目一閉,雙手掐出一個古怪法決,將神念緩緩放出,借助剛才的精血之力和五魔進行了神念溝通。

    有些出乎韓立的預料,五魔僅僅片刻後,就目光一下變得柔順起來,暴虐之氣也同時消去不少的樣子。

    長出了一口氣,韓立單手往儲物袋中一模,五根銀光閃閃的細針法器出現在了手中,手一揚,五道銀絲沒入黑『色』骷髏頭的中不見了蹤影。

    他又口中念念有詞,張口間,噴出了五團青氣出來。

    這些青氣在其咒語聲中不停的變形幻化,最後竟化為五條淡青『色』小人來,除了麵目外,手足俱都俱全的樣子。

    韓立一見青『色』小人成形,口中咒語聲一停,一聲低喝,單手虛空朝地下一抓,竟直接從密室石地下抓出五股淡黃『色』地氣來,滾滾的融入小人體內,仿佛五條黃蛇般靈活之極。

    韓立口吐一個“疾”字,五個青『色』小人頓時一晃的直奔五魔而去,同樣沒入了骷髏頭中不見了蹤影。

    而做完這一切,韓立並沒有就此罷手,竟從儲物袋中又掏出一疊銀『色』圓環出來。

    這些法器,是其在飛遁來這路上,按照魔經上的一種秘術煉製出來的困魔法器。材料是用那殘餘的罡銀煉製而成,可算是堅固異常。

    一揮手,二十餘枚圓環發出怪嘯的被祭到半空中,一閃即逝後,分別出現在了五具人形骨架脖頸和四肢處,然後又詭異的消隱不見了,仿佛從來都沒出現過一般。

    做好這一切後,韓立鬆了一口氣。

    一揮手,金『色』氣泡一晃下,飛快縮小,並自行飛了過來,落入了手中。

    而五具骨架和黑骷髏頭卻詭異的留在了原地,一陣灰光閃動,貼在骨架上的符籙,一個接一個的被無名魔焰化為烏有,同時五口金『色』飛劍也飛『射』而回。

    五顆黑骷髏頭方一獲得自由,立刻化為五股灰白之氣一下沒入了骨架之中,並消失的無影無蹤。

    韓立見此,當即心中暗念魔經上記載的那套控魔法決,神念接著一動,五具人形骨架頓時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並緩緩向韓立飛來,輕飄飄的,猶若無物一般。

    心念再一動下,五具骨架再次停了下來,但是雙目綠光微微閃動著,似乎還有些想靠近韓立的樣子。

    韓立臉『色』一沉,突然口中咒語聲出口。

    五枚銀『色』圓環頓時同時出現在了五具骨架身上,上麵青『色』火焰洶洶燃起,一股焦糊味道傳出,讓五魔身形同時向後退去,口中發出吱吱『亂』叫聲,一副驚慌異常的樣子。

    咒語一聽,青焰立刻消去,但知道厲害的五魔則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變得老實異常起來。

    韓立暗中點了點頭,原本也沒希望驅使這五子魔能做到心隨意動的地步,隻要能聽從其命令,用來對敵即可了。

    如此想著,韓立控魔法決再次催動,五子魔所化骨架瞬間縮小,最終化為五股灰白之氣出現在半空中。

    一翻手掌,一隻烏黑小瓶從手中飛出,五股灰白之氣略一盤旋後,還是乖乖的一一飛入了其中。

    韓立等到最後一股灰白之氣也飛進其中後,立刻將瓶蓋合上,隨後靈光一閃,數張禁製符籙貼在了瓶上。

    然後他才小心的將黑瓶收進了儲物袋中。

    以後隻要每隔一段時間,喂一次自身精血,就可安然無事了。

    不過,這也是韓立自持補充元氣的丹『藥』毫不欠缺,才敢如此冒險行事。否則就算修為再高深的修士,也不敢計劃如此長久釋放精血,喂養魔頭的。

    畢竟人的精血是元氣根本所在,是無法支撐長時間虧損的。

    就是當年創立控魔法決的那位魔道高人,也是因為自身就是煉丹大師,可以時常用丹『藥』補充血氣的,才會研究出此控魔秘術的。

    收服好了五子魔,韓立心情大好,卻還有一件重要事情要做。

    那就是將從火屬『性』巨鼎中得到來的太陰真火,進行大概煉化,好用來驅使應敵。至於將其和紫羅極火融合的事情,不是短時間能做到的,現在韓立根本不準備考慮的。

    

Snap Time:2018-08-20 02:57:33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