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七十一章冰寒之地


    第一千七十一章 冰寒之地

    眼前的幾名煉氣期修士,要麼是小家族的修士,要麼是散修之士,見韓立這般高深莫測的神情,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要知道,能讓他們連修為都無法看出來的,自然是十有八九是結丹期以上的修士。這種等高階修士根本不會理會煉氣期修士,他們平常隻能遠遠瞅上一眼,哪有近前說話的資格。此刻自然個個兢兢戰戰。

    韓立問出了此地所在後,神『色』一緩,但忽然袖袍一拂,時數道青芒一閃『射』出,一下沒入眼前每一人的身上。

    這些煉氣期修士立刻一聲不吭的翻身栽倒,絲毫反抗之力都沒有。

    韓立二話不說的再一抬手,立刻將其中一人吸到了手中,五指著抓住此人的頭顱,青芒閃動不已

    一會兒工夫,手上光芒一斂,此人從手中滑落,繼續陷入昏『迷』不醒中,而韓立反手又將另一人抓到了手中,作出了同樣的舉動。

    僅僅一盞茶工夫後,韓立將幾人都如發如法泡製了一番。

    當將最後一人也扔到了地上後,韓立望了他們一眼,口中喃喃的自語幾句:

    “若是再心狠手辣一點,讓你們從這世間消失掉,更穩妥一些了。現在隻是抹去了剛才的記憶,也算你們幾人走運了。”

    說完這話,韓立抬首認準了一個方向,就身形一晃,化為一道青虹匆匆離開了此地。

    一個時辰後,這幾人幾乎同時蘇醒過來,一見彼此的情形,對自己幾人莫名昏『迷』之事個個大喊詭異,絲毫記不起剛才見過韓立之事。但這些人也當即嚇的不敢在此山聚會了,紛紛離開了此山。

    而這個時候,韓立早已出現在了數萬之外地方,並開始放慢了遁速,將心神放進了那塊玲瓏臨走時扔給他的白『色』玉簡上。

    不知過了多久,韓立輕歎了口氣,將玉簡一收,目『露』沉『吟』的默然不語起來。

    玉簡中資料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介紹逆靈通道的,並有一種神妙之極的大陣布置之法,正是靈界修士用來開辟逆靈通道所用法陣。

    自然此法陣深奧不說了,光是所需靈石竟是頂階靈石才可,而且所需的數量,更讓韓立一陣心驚肉跳後,徹底無語了。

    不過,縱然此法陣不適合人界使用,但是若是苦下心思研究下的話,倒未始不能研究出一個簡易些的法陣出來。這樣的話,道友幾分可行的。

    另一部分資料,自然是提到了人界的空間節點了。

    上麵不但仔細講述了節點的特怔及容易出現的區域,環境,並且還將人界以前的十幾處節點,一一詳盡列了出來。並非此女向之禮二人所說的,隻知道幾處的樣子。

    韓立在遁光中怔怔的想了一會兒後,終於嘴角一翹的從沉思中回過神來。

    不管玉簡中資料對其以後有多重要,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將修為進階到元嬰後期才可。

    畢竟按照上麵所說,若想通過那空間節點,起碼也要是化神初期修為才可能的。隻有到了那時候,修士的元嬰才真的凝固定形,可以不懼空間節點中的界力巨壓。否則,根本無需其他危險,化神期以下修士一進入節點中,立刻就會被隔界之力將元嬰壓滅的。

    現在他已經取到了培嬰丹和解除封魂咒的方法,按理說應該馬上動身可以返回天南了。但偏偏解除封魂咒,需要煉製一種輔助丹『藥』做『藥』引,才可動手解咒的。 而這種叫“玄冰丹”的輔助靈『藥』,是一種類似雪魄丸的寒屬『性』丹『藥』。當然兩種丹『藥』效用肯定大不一樣,玄冰丹主材料需要一種叫玄冰花的靈『藥』作為主原料才可煉製出來的。

    這玄冰花雖然珍貴異常,卻並非什麼世間難尋之物。

    唯一的麻煩是,此物隻生長在萬年玄冰之上,並且一被采摘離開玄冰,不出一時三刻立刻就會化為一灘清水,『藥』效盡失。並沒有什麼有效的保存方法。

    故而此花雖然是極難得的寒屬『性』靈『藥』,但是實際上也隻有幾個長年生長在寒冰之地的修仙宗門,可以使用到,甚至在大晉拍賣會上都不會出現此物的。

    又因為此丹『藥』隻能用在封魂咒上,即使乾老魔也沒有帶此丹『藥』在身的。當然陰羅宗內部自然還是有幾瓶這種丹『藥』的。但韓立縱然對自己再有信心,也絕沒有去硬闖人家魔道大宗總壇意思。

    不說麵魔修如雲,光是人家宗內的禁製大陣,他就無法獨自闖過的。

    畢竟沒有人主持的大陣和有人『操』縱的法陣,是有天壤之別的。

    按照玄冰丹的配方上所說,雖然也可以用其他寒屬『性』靈『藥』配置玄冰丹,但『藥』『性』卻立刻下降了一大截。為了穩妥起見,韓立自然打算要跑一趟極寒之地的。故而先前在昆吾山中,他就向白瑤怡提及了要去被北夜小極宮一趟之事。那小極宮伸出北冥冰島之地,是赫赫有名的偏寒之地,想必小極宮修士也肯定能輕易找到玄冰花的。

    而且除了此事外,他心中還惦記著寒髓這味靈『藥』,看看能否僥幸在小極宮尋到太陽精火消息。畢竟此宗門保存寒髓如此多年,就算對太陽精火沒有得手,也應該有這方麵的線索才是。

    當然韓立現在不會馬上就去北冥島的,而是要避過眼下昆吾山之事風頭才行。

    並且為了保險起見,他還另有一些事情要做。看來不先隱居幾年是不行的!

    心中思量了半天,韓立終於有了決定,當即方向一變,往北方飛遁而去。

    一路向北,垮越十餘個州郡,韓立終於來到了一個名叫霜郡的大郡。

    此郡雖然不算大晉最北部的州郡,但也差不多少了。因為此地已經遍地可見漫天的冰雪,十天中幾乎七八天是白濛濛的鵝『毛』大雪天氣。

    如此一來,此郡的凡人世界自然是人稀地廣,靈山靈脈也數量不多,同時品質更不如其他地方的靈地。

    故而大晉的修士宗門勢力,少有在此地開派建宗的,倒是一些小世家和眾多的散修,聚集在此郡不少的。

    這霜郡環境如此惡劣,但地域極其的廣闊,占地麵積足可以在大晉三十六郡中排進前五之列,更盛產一些頗有名氣的寒屬『性』靈『藥』和材料。

    而此郡修士也大都修煉冰寒屬『性』功法,或者說眾多修煉陰寒功法的修士聚集此處的,好借助此地的冰寒之氣來增進修為。當然若是在此地和修煉其他屬『性』功法的修士爭鬥,他們肯定也要稍占些便宜的。

    無論天南還是後來去過的『亂』星海,大都是四季如春之地,像這種冰天雪地之處,還真是少有去過。

    不過,修為到了韓立這等境界,自然身體早就到了寒暑不浸地步。因此雖然開始對著漫天的大雪天氣,頗感些興趣,但一連趕了數日後的路程後,也就視若無睹了。

    路上也碰到了其他一些修士,但以韓立如今修為,遠在對方發現他之前,就瞬間遠遁而去,根本不給其他人發覺的機會。

    於是當進入霜郡第五日時候,韓立終於在一片不起眼的荒涼山脈停了下來。

    此脈雖然不大,但卻有一個品質還算可以的靈脈。

    韓立漂浮在某座山頭上空之處,感應了一下此地靈氣密度,臉『露』一絲滿意的點點頭。

    隨即其一聲冷哼,一股衝強大氣勢從身上衝天而起,隨即又向下方而去,竟將整座山頭都罩了進去。

    此氣勢產生的巨大的靈壓,瞬間讓滿山的花草樹木都憑空微顫起來,一些小獸飛禽,甚至直接翻身栽倒,陷入了昏『迷』不醒之中。

    而對在此山修煉的一些修士來說,則頓時一陣的大『亂』,修為低淺的覺得渾身重若千斤,直接半跪地上;修為高些的也會忽覺呼吸困難,仿佛被人下了禁製一般,驚呼狂叫聲頓時在山中此起彼伏,然後三道光華從山中數處同時升起,直奔韓立飛『射』而來。

    韓立見有人來了,當即護身青光一閃,臉形驟然間在一陣模糊中變幻起來,片刻後就變成一名長著山羊胡子的老者,一臉凶惡之相。

    在此期間,因為有周身靈光閃動,韓立也不怕飛來的這幾名修士看到什麼。

    眼前光華一斂,兩名黑袍老者,一名灰袍大漢出現在了韓立麵前,看起來年紀稍小些的大漢飛在前麵,兩名老者卻飛在其後。

    韓立眉梢一挑,並未覺得有何奇怪,因為大漢分明有結丹中期修為,而老者卻隻是兩名築基後期修士而已。但三人功法似乎非常相像,似乎頗有些淵源的樣子。

    未等韓立開口,那灰袍大漢就驚怒異常的用神識衝韓立一掃,隨即麵『色』大變起來,怒容瞬間煙消雲散,反馬上換上陪笑之『色』。

    “晚輩雪連峰李忠添居李家一族主之位,不知前輩到此有何吩咐,晚輩一定盡力照辦!”大漢恭謹異常的說道,同時目光一接觸韓立幻化的凶惡麵相,心中不禁忐忑不安之極!

    “老夫管你什麼李家?本人看上了此山,馬上給我全部離開。給你半日時間準備,半日後老夫就接受此地了。”韓立口吐出沙啞的聲音,冰寒刺骨,似乎比空中刮過的寒風還冷冽三分。

    

Snap Time:2018-01-23 08:28:25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