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六十章敖嘯老祖


    第一千六十章 敖嘯老祖

    擊破金光罩所化光幕,赫然是一枚蠶豆大小的『乳』白圓珠,晶瑩剔透,竟是那元聖祖將自己的神念壓縮凝聚,直接實質化物起來。

    能做到這一步,需要的神識龐大可想而知了。

    怪不得此魔像隨意一點,連十級妖獸,後期修士都無法抵擋分毫的。

    韓立心中駭然,手中的三焰扇上卻三『色』光暈閃動,湧出的光焰瞬間凝聚,化為一麵火盾浮現在了身前。

    此盾金銀紅三『色』符文流轉閃動,顯得神秘異常。

    隨後,韓立又不加思索的一張口,一團青光包裹著一隻小鼎噴出了口外。

    幾乎與此同時,金『色』光幕終於徹底崩潰,『乳』白『色』圓珠一閃後到了三『色』火盾上。

    轟隆一聲後,火盾未能發揮什麼效用就被一擊而潰,三『色』火焰竟對圓珠絲毫作用沒有的樣子,珠子一頭紮進了團青光中。

    青光中小鼎一顫,密密麻麻的青絲爆發而出,結成網,那圓珠一激『射』入內,竟在青光『亂』閃中被硬生生擋了下來。

    韓立麵『色』大喜,而魔像一怔,雙目紫光大漲,盯住了虛天小鼎。

    玄青子和屍熊一臉的愕然,他們可都以為韓立一定會向前邊的銀翅夜叉等一樣,瞬間就被自爆而亡的。

    那玄青子甚至手中已經多出了一張淡黃『色』的破界符,準備韓立冒險看能否擊破此空間障壁,逃之夭夭。但又怕如此做,馬上引來魔像的攻擊,故而又在遲疑之中。

    而那邊銀月所化小狐已飛『射』到了“花天奇”身邊,當即一團銀光從白狐體內遁出,一閃後,沒入了花天奇的身體中。

    “花天奇”當即身形一顫,在半空中動也不動起來。

    “有些意思,竟然能擋下我神念一擊。讓本聖祖看看是什麼寶物!”魔像淡淡說了一句,隨即衝著遠處的韓立,單手虛空一拍。

    “茲啦”一聲大響,一隻烏黑巨掌猶如小山般浮現在了韓立頭頂處,無聲無息的壓下。

    韓立心中一寒,背後雷鳴聲一起,要用雷遁術逃掉。

    但是背後銀光方現,他就覺周身空氣一凝,身上浮現出幾道黑氣來,風雷翅竟無法展動分毫了。

    韓立大驚,這才知道先前精通各種遁術的妖物,為何都無法逃脫了,無奈之下隻能用神念一催動身前的虛天鼎,密密麻麻的青絲頓時朝空中破空迎去,同時一旁的人形傀儡一抬手,轟隆隆雷鳴後,一道翠芒閃動著金弧下激『射』向黑『色』手掌。

    虛天鼎所化青絲固然堅韌無比,但在隻修習過第一層通寶決下,顯然無法發揮出太多威能。

    結果隻讓魔掌一滯下,就寸寸的斷裂開來.

    而翠芒一閃擊到了魔掌上,金弧閃動下洞穿出一個數尺大的孔洞,但卻黑光一閃後,孔洞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此魔掌視若無睹的往下遺落,將一把韓立身軀硬生生抓到了手中,然後毫不客氣的用力一捏。

    “砰”的一聲,青光閃動,韓立的軀體爆裂了開來。

    魔像當即滿意的讓魔掌五指一鬆,反手又抓向了那隻虛天鼎。

    但就在這時,忽然雷鳴聲大響,一道銀弧狂閃幾下,從魔掌之下瞬移而出,幾閃後就出現在了數十丈外,現出了一個人影,赫然正是韓立。

    隻是這時的他, 麵『色』蒼白異常,一副法力大損的樣子。

    而魔爪下的那具殘屍青光一閃,竟化為點點靈光凝聚成了一張青『色』符籙,再出其不意的一卷虛天鼎從原地憑空消失,下一刻則浮現在了韓立頭頂上。

    此符籙變得靈光黯淡,正是韓立從天符門得到的那張“化靈符”。

    此符籙韓立雖然在體內培煉了數年光景,但離真正煉化卻還早著很。不過,韓立加持過降靈符,再加上此符籙又是木屬『性』,不惜法力之下倒也能勉強催動此符神通。

    他這才在魔掌及身的瞬間,用其化為替身,擋過了一劫。

    這一幕,讓其他人自然更是一愣。

    但那魔像見此,卻一聲冷笑後,馬上單手一抬再次對準了韓立,同時五指微微一屈。

    韓立心中一沉,如今的他可是法寶盡出,再也沒有什麼把握抵擋下一輪的攻擊。

    無奈之下,也隻能默不做聲的一咬牙,將殘餘法力催進虛天鼎中,讓此寶體形狂漲下,化為丈許大擋在了身前,同時渾身金弧紫焰狂閃,化為護體靈光將自己團團護住。

    人形傀儡也一閃下,遁到了韓立身前,雙手一合之下,周身五『色』彩霞流轉不停,光彩奪目,竟將自身化為一麵防禦法寶。

    魔像見韓立這一連串舉動,紫目卻閃過一絲輕蔑,五指輕輕的彈出。

    可就在這一那,忽然魔像身前幾根銀芒一閃,馬上一團團白光憑空爆裂開來,竟是魔像的神念剛一出手,就被什麼東西擊破了。

    魔像微微一怔。

    隨即在它和韓立之間的虛空中,人影一晃,一個妙曼人影憑空閃出,一頭披肩銀發,兩耳尖尖,冷冷的盯向魔像。

    竟是一名兩耳尖尖,一身雪白長裙的陌生女子。

    “你是……”魔像打量著眼前的人影,現出意外之『色』。

    “銀月!”韓立望著此女背影,卻不禁低呼了一聲。

    銀發女子聽到了韓立此聲,緩緩扭首過來,『露』出一張麵無表情的絕美麵孔,那雙烏黑發亮的明眸,讓韓立既陌生又熟悉。

    此女木然的看了韓立一眼,忽然舉起手掌衝韓立虛空一劈。

    韓立一驚,下意識的身形一偏。

    一道雪亮銀光一下從頭頂虛空處斬下,幾乎緊挨著韓立肩頭擦過,用辟邪神雷和紫羅極火形成的護體靈光竟無聲息的被一劈而開,而無法阻擋絲毫。

    韓立幾乎都能感應到肩頭傳來的淡淡寒意。

    韓立臉『色』大變。

    “我是銀月一族的大公主,玲瓏!你對我的分神做了什麼事情,應該很清楚。下一次,再敢用銀月名字叫我,我會殺了你。”此女森然道。

    韓立雖然僥幸並未受傷,但神『色』變得難看異常!

    銀發女子說完話後,就不再理會韓立,而是回過身去,凝望向遠處的魔像。

    “銀月一族!你和敖嘯那頭老狼是什麼關係?”大出眾人的預料,這魔像竟並未急著衝此女動手,反而雙目一眯的問了一句。

    “敖嘯妖王是家祖!”銀發女子木然的回道。

    “你是那老狼的孫女!”魔像眉頭一皺,顯然這回答大出其預料外。

    “你認識家祖?”玲瓏也神『色』一動,聲音有些異樣。

    “認識談不上,但是昔年遠征靈界時打過兩場。我對那老狼的嘯月妖功,有幾分佩服的。”魔像緩緩回道。

    銀發女子聽到此回話,秀眉一挑,卻沉默不語起來。

    “既然你是那老狼的後人,我倒也不好以大欺小。這樣吧。你可以離開這。我不會出手阻攔的。但你必須以你祖父之名發個誓言,不會出手阻撓本聖祖分神在這一界辦事。”魔像遲疑一下,聲音一緩的說道。

    顯然這位元聖祖,對那位敖嘯老祖大為忌憚的樣子。

    “放我離開?元聖祖,你未免太自大了。若是你全部神念降臨此界,我或許會轉身就走。但這點泄『露』出的真魔氣,頂多接受你十分之一的神念就算不錯了。我為何要走。”玲瓏冷笑一聲,不客氣的說道。

    魔像聽到玲瓏此話,頓時麵『色』一沉。

    “區區一個化神後期小輩,連軀體都沒有。竟然如此不知好歹。就算隻有十分之一的神念,滅殺你也是易如反掌。既然你這丫頭如此說了,那就不要再走了,本聖祖讓你形神俱滅。”魔像似乎被玲瓏之言激怒了。

    當即不再猶豫的,單手衝銀發女子虛空一抓。張開五指頓時發出“嗤嗤”的破空之聲,無數道仿若實質的晶芒瞬間從大手中激『射』而出,一片亮麗之『色』充斥大片的空間,氣勢驚人異常。

    玲瓏見此,二話不說的檀口一張,從香唇中噴出一小塊巴掌大圓盤出來。

    此盤明明漆黑一片,但微微一漲後,上麵竟突然從麵浮現出點點的星光,顯得神秘異常。

    那些晶芒一激『射』到附近,圓盤略一轉動,爆發出陣陣的嗡鳴,同時一股無形吸力從盤中發出,那些看似非同尋常的晶芒,竟如同飛蛾投火一般,紛紛方向一變的『射』入其中。

    轉眼間,漫天的亮麗之『色』被掃『蕩』一空。

    “逆星盤!”

    魔像一見此幕,卻身形一震的失聲叫道,滿臉吃驚之『色』。

    遠處,守護在那隻剩下一個軀殼的“花天奇”旁邊的萬年屍熊,一聽此“逆星盤”此聲,頓時雙目爆『射』奇光,死死的盯住了玲瓏身前的那塊圓盤,臉上現出了怪異之『色』。

    而那玄青子和七妙真人等人自從銀發女子出現後,就有些發怔,但在一聽逆星盤之名後,也不禁麵『色』巨變的互望一眼,然後同樣目『露』一絲貪婪的盯向遠處的圓盤。

    “你和妖族四大妖王是什麼關係。這逆星盤隻有四大妖王和人類中的三皇,才有資格人手一隻!”魔像震驚過後,麵容一獰的厲聲喝道。

    

Snap Time:2018-01-21 09:01:53  ExecTime:0.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