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五十四章禁魔


    第一千五十四章 禁魔

    圭靈手持銀『色』巨斧,上麵虎怪虛影浮現而出,口吐著黃『色』怪霧,倒也能勉強抵擋著黑氣。而那邊林銀屏則和徐姓青年附身的靈犀孔雀聚在一起,在那五『色』靈光的遮蔽下,同樣也能勉強自保。

    韓立對這些人隻是一掃而過,就眉頭微皺的看向了空中的八靈尺和黑風旗。

    這兩件靈寶,一個暫時被魔化,一個是無主之物,都無法發揮出本身的真正威力來。但也因此,丈許大銀蓮和蛟龍般烏蟒間,黑風陣陣,銀文飄動,兩者卻正好鬥個旗鼓相當。。

    但這兩件靈寶身處高空如此惹眼地方,就算韓立心中再蠢蠢欲動,也隻能可望不可及。不要說那古魔聖祖化身的巨狼,就是其他人等也絕不會坐視他取走靈寶的。

    而自從古魔聖祖脫困後,發現其神通並非他能抵擋的,韓立當即就打算遠遁,離開這是非之地的的。但偏偏這些地方都是封閉的空間所在,一時間根本無路可而走的。

    如此一來,韓立也隻能硬著頭皮,竭力避免自己真被卷入大戰中而已。

    故而他雖然察覺到辟邪神雷對付漆黑如墨的異樣魔氣,仍然頗有神效的。但也隻是護住全身,絕不肯出死力傻乎乎的硬衝上前,出什麼風頭。

    萬一讓這古魔聖祖注意到了自己,專門衝他出手,他豈不要倒了大黴。

    況且,就這古魔聖祖分神真的脫困而出,也應該是大晉修仙界先倒黴,。他可沒心思替大晉的修仙者擔什麼風險的。

    韓立一邊心中暗暗想著,神念卻悄然的散出,向那祭壇中探去。

    結果不出所料,神念方一掃到祭壇表麵,就被一股莫名的禁製反彈開來,並無法深入祭壇麵分毫。

    韓立暗中歎了口氣,神識下意識的向祭壇下方一掃,卻不禁微微一怔。

    祭壇深入百丈的地下處,他竟然感應到了一個尺許大的金球,竟是當初被偷偷放出的那群噬金蟲。

    這些靈蟲,竟也同樣到了第九層來。

    當初他放出這些靈蟲時,可是用來尋找第八層空間的障壁,看看是否能找到什麼薄弱之處加以利用的。但因為黑『色』傳送陣出現緣故,就沒再聯係這些靈蟲了。 現在看來,它們但似乎在空間碎裂的一瞬間,同樣被傳送到了第九層了。

    可能是因為這些噬金蟲原先就處於第八層地下的緣故,一被傳送出來,竟然就悄然處在這第九層祭壇的地下,還沒有讓其他人發覺的樣子。

    韓立看了看巨大祭壇四周閃爍不定的那些巨大石柱,當心神一動,略猶豫一下後,還是悄然對這些噬金蟲下了一道命令。

    頓時金球金光一閃後,通體瓦解潰散,重新化為上千隻噬金蟲一哄而散。

    至於地表上的的萬年屍熊和“花天奇”等人,顯然也不想就這樣僵持下去,不時有人衝著遠處的那些巨大石柱,狠狠幾擊,想就此破壞掉此法陣。但是除了那屍熊的那件血刃,偶爾可以在石柱上留下一兩道淺淺的刀痕外,其餘的攻擊打在柱子上,竟然絲毫無損的樣子。

    就連“花天奇”看似氣勢驚人的『乳』白『色』大手拳,也隻能讓這些石柱略微一晃而已。

    也不知這些石柱是何種材料煉製而成,竟然如此堅硬樣子。

    當然若是屍熊或者瓏夢妖妃附身的花天奇等人有時間,慢慢對付某根石柱的話,也並非真沒辦法破壞的。

    但關鍵是,每當他們其中有人有後退之意時,那雙首巨狼就立刻不客氣的全力幾口黑氣噴出, 魔氣狂漲之下,對遠離祭壇之人狂卷而去,讓他們一驚之下,不得不返身重新全力應對魔氣。

    根本無法真正抽身而退!

    韓立一邊漫不經心的應付著魔氣的攻擊,一邊目光快左右盼顧個不停,似乎想尋條脫身之路來。

    這時在玄青子掩護下,五個翠綠『色』圓環已經被七妙真人祭到了半空中。

    文士口中咒語聲不停,十指微彈之下,一道接一道法決擊在圓環之上,五枚圓環發出忽大忽小的怪異鳴叫,同時靈光閃動的微顫起來。

    那雙首巨狼噴出大股黑氣,將新出現的空中眾人纏住後,原本已經收回目光,重新盯向祭壇附近的“花天奇”和萬年屍熊。

    在此魔心目中,這兩人才是真正的大敵。

    “花天奇”不用說了,瓏夢妖妃和他如此多年爭奪這具銀狼之軀,彼此都早已了如指掌,自然忌憚異常。

    而那突然出現,並偷偷暗算的屍熊,雖然隻是元嬰後期的法力,但是手中的那柄血刃卻是厲害之極。非但不怕的它的魔氣,竟還隱隱有克製功效。

    若非此屍熊修為實在和擁有銀狼之軀的此魔相差太遠,恐怕單憑其一妖之力破開魔氣,也是大有可能的。

    這讓這位元聖祖分神,怎能不多加注意。

    其實若不是在第八層宮殿處,它突然冒險施展了一種『迷』魂大神通,出其不意控製住了那名人類女,並意外從其手中得到了控製第九層祭壇法陣的化龍璽,它根本不會出現在這第九層的。而是早就考慮在魔氣耗盡之前,逃離這鎮魔塔了。

    而現在它開啟了此祭壇的封印,雖然尚未完全成功,隻是解開了一絲縫隙而已,但隻要四足不離祭壇,就有源源不覺得精純魔氣補充體內,不但力敵如此多修士反占上風,甚至原本枯竭的魔元也在緩慢複蘇著。

    如此一來,此魔反而更不肯冒險了。隻是冷冷的穩紮穩打,靜等封印徹底開啟之際。

    不過,當空中的綠光開始發威之際,此狼卻豁然感應到了一種往昔熟悉的可怕靈力。不禁心中一驚的抬首望去。

    “禁魔環”

    巨狼一看清楚空中的五枚翠環,雙目竟閃過驚懼之『色』,黑『色』狼首同時爆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咆哮,大口一張,烏芒在口中山東,似乎就要再噴出什麼來。

    但就在這時,空中就的七妙真人卻已經施法完畢,單手衝其中一枚翠環一點後,麵『色』凝重的吐出一個“禁”字。

    聲音不大,但那枚翠環立刻爆發出刺目光芒,一晃下在空中消失不見了。

    下一刻,巨狼頭頂上一聲嗡鳴,一道翠氣從虛空中閃出,然後一晃,竟詭異的纏在了黑『色』狼首的脖頸上,瞬間還原成了一隻巨環。

    巨環表麵符文湧現,同時飛快收縮起來。

    狼首原本要噴出的魔氣,頓時無法出口,並馬上那個發出一聲痛苦的哀鳴。

    驚慌之下,一隻狼爪反手抓向此環,爪上寒芒閃動,似乎想將此環一抓而爛。

    結果翠光大放,一聲悶哼後,狼爪竟被反彈開來。而此環再次勒緊幾分,巨狼口中哀鳴聲竟也無法出口了,隻能發出低低的嗚嗚聲,目中全是痛苦難耐之『色』。

    見到此幕,祭壇附近的人、妖大喜,當即各自施展神通,紛紛對魔氣的狂攻。

    果然因為巨狼無法顧及,失去了指揮的魔氣威能大減,竟被他們紛紛擊潰散開。屍熊、花天奇急忙往中間衝去。

    銀翅夜叉和獅禽獸同樣想要靠近時,耳中卻突然接到了屍熊的幾聲傳音,互望了一眼後,竟反身朝周圍的石柱激『射』而去。

    尚未接近這些石柱,它們就同時放出的灰蒙蒙煞魂絲和金『色』音波,認準其中一根共同噴去。

    空中的玄青子和七妙真人見此大喜,老道當即往全身法力往劍中狂注,然後狠狠向身前魔氣一斬。

    一道巨大劍光被甩『射』而出,所 劈之處,一道清明的小路在前方浮現。

    而與此同時,在文士連點之下,其餘四枚翠環也同樣一閃的消失不見,浮現在了巨狼的四肢之上。

    四環靈光閃動下,同時勒緊,頓時巨狼再也無法站立祭壇之上,轟的一聲,竟然倒地不起。

    看到此情形,韓立眨了眨雙目,心中驀然浮現出當年在虛天殿中得到的一件古寶“五行環”。

    除了威力大小不同外,這奇妙真人拿出來一擊便輕易束縛住巨狼的禁魔環,竟然和那五行環看起來如此的相似。難道當初的五行環竟是這禁摩環的仿製品不成。

    就在這時,忽然玄青子驚怒的大喝一聲:

    “熊師,你們敢?”

    隨後老道一擺手中寶劍,一下化為一道黃虹直奔魔氣上方激『射』而去。而一旁的中年文士竟也不顧祭壇上的巨狼,也同樣化為一團灰氣,一模糊下,竟然在原地憑空消失。

    這時韓立才發現,那“花天奇”和那隻白『毛』屍熊,竟在一衝進魔氣中後,驀然化為一白,一綠兩隻大手,分別朝空中的黑風旗所化烏蟒和銀『色』巨蓮抓去。

    而那木夫人卻被其師妹死死纏住,根本無法離開半分。

    見到此幕,韓立抿了抿嘴唇,竟然眉頭一皺的身形未動。但另一邊,卻“嗖”“嗖”兩道遁光『射』出。

    竟是林銀屏此女和徐姓青年所寄附的靈犀孔雀,破空『射』出,目標同樣是空中的兩隻靈寶。

    倒是圭靈此妖,目光斜瞥了下韓立,略一躊躇後,並未參加爭奪。

    空中靈光『亂』放,各種轟鳴聲交織閃爍不停。剛剛還聯手共同對付古魔的一幹人、妖,眨眼間就為了兩隻靈寶,大大出手了。

    韓立目光卻落在了祭壇上,望了幾眼仿佛被禁魔環困束死死的巨狼,忽然麵『色』一沉,袖袍一抖,數十口金『色』小劍,發出嗡鳴之聲的從袖口中激『射』而出。

    

Snap Time:2018-01-16 23:12:02  ExecTime: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