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五十二章空間碎裂


    第一千五十二章 空間碎裂

    一聽玄青子此言,林銀屏望了靈犀孔雀一眼,又瞅了韓立兩下,麵現一絲猶豫。

    但就在這時,靈犀孔雀頭顱上白光一閃,徐姓青年臉孔再次幻化而出,在文士和老吃驚目光中先苦笑了一聲,然後說道:

    “兩位道友不用找在下了,我現在軀體以毀,如今隻剩下元嬰寄身在靈禽身上而已。”

    “怎麼可能!徐兄可是後期修士,軀體怎會輕易被毀?難道鎮壓在這的古魔聖祖已經脫困了。”玄青子大吃了一驚,麵容失『色』起來。

    “聽道友口氣,早知道這鎮魔塔中有何魔物的。”徐姓青年臉『色』陰沉了下來。

    “徐道友不要誤會,原先貧道也不知道的。是後來接到師門消息,才對這情形稍有些了解的。古魔聖祖之事甚大,還望道友多給我二人講一下的。”玄青子打了個哈哈後,含糊道。

    徐姓青年自然心中不信此言,但現在自己是元嬰之身,倒也不好過於追問什麼。當即歎了口氣回道:

    “那古魔聖祖的確已經脫困出來了,不過我的軀體卻不是被古魔所毀,而是中了萬妖穀的萬年屍熊的暗算。”

    “萬妖穀?不可能,貧道一直守在外麵的,那熊師如何混入進去的。難道是在我們之前進入此山的。”玄青子一愣,但馬上就想起了可能。

    “不錯,那頭屍熊不但比你我進入的早,而且不知道使用何種秘術,竟變化成一名類修士模樣,還絲毫屍氣未『露』,否則, 徐某又怎會被其暗算了。”徐姓青年一想起軀體被血刃吞噬之事,心中不由的大痛。

    “若是那屍熊出手暗算的道友,這倒大有可能了。萬妖穀穀主有一顆‘『迷』形珠”異寶,據說吞下此珠不但能隨意變幻形貌,而且可以遮掩妖氣、屍氣等異靈氣息,普通修士根本無法發現的。就是我那麵妙音寶鏡,也沒有能力破除此寶神通的。”七妙真人卻眉頭一皺的說道。

    “你這一說,我倒想起來了。萬妖穀的確有這一宗異寶,不過聽說,服下這顆珠子法力會大受限製的,否則珠子神通就會失去。徐兄,那屍熊在偷襲你時是不是已經現出了原形。”玄青子老道也恍然了起來。

    “兩位道友這般一說,看來不假了。那屍熊的確在偷襲我後,才現出了煉屍身份。”徐姓青年臉上全是恨恨之『色』。

    “道友能在屍熊偷襲下,還能逃出元嬰,也算不幸中的大幸。而且道友還沒奪舍過吧,隻要回去找到合適軀體,再苦修百餘年,想必修為就能盡複的。”中年文士打量了一眼靈犀孔雀,也不知看出了什麼,微笑說道。

    “七妙兄真是慧眼如炬。現在雖然能暫時寄附靈禽體內,但也不是長久之法,在下還是要早早找到合適身體的好。”徐姓青年輕歎了口氣,回道。

    中年文士聽了這話,不再說什麼了,而是目光一轉落在了圭靈身上,麵現一絲凝重。

    “這位道友,麵生的很。不知如何稱呼?”七妙真人緩緩問道。老道在旁邊同樣目閃動不已,仔細打量著醜『婦』。

    畢竟圭靈十級妖獸的修為,根本無法瞞過同階的這兩位大修士。

    醜『婦』臉上毫無表情,但韓立卻忽然一笑的開口了。

    “這位是圭靈道友,和韓某一樣,因為觸動禁製被誤傳送進此山的。”

    “觸動禁製傳送進來,這倒是非常罕見的事情。不知韓道友是何宗門修士,貧道似乎以前未見過道友的樣子。”玄青子見醜『婦』一語不發,一副以韓立為馬首的樣子,目中閃過一絲訝『色』,原先對韓立的漫不經心當即一變,含笑回道。

    “韓某隻是一介散修,道友不知道自然毫不稀奇。不過,能和天魔宗七妙真人在一起,想必道兄身份也非同小可。在下冒昧問一下,兩位道友是如何進入第八層的。據我所知,那邊的傳動陣好像因故不能激發的。”韓立從未見過玄青子,但剛才聽了他們的言語,倒也隱隱知道對方十有八九也是十大宗門長老,自然打起來精神應對道。

    “貧道真是糊塗,還沒有先介紹下自己,老道是太一門玄青子。至於如何進來的。我二人可並未用什麼傳送陣,而是用我們太一門的破界符,破開這第八層的障壁,強行擠進來的。”玄青子不在意的說道。

    “破界符?這符籙就能破開空間障壁。”韓立一聽這名字一怔,隨即又麵『露』懷疑之『色』。

    “光靠符籙當然不行的。還要配和專門秘術和本門的天阿神劍。不過貧道倒沒想到,一進入此地竟又被困在另一個空間內了。”老道回頭看了一眼,原先遁出的那個黑風旗禁製的空間,嘖嘖一笑的說道。

    “太一門破界符和天阿神劍的大名了,妾身也久聞大名了。我等束手無策的空間障壁,竟被二位道友視若無物。太一門和天魔宗還真不愧為大晉正魔第一大宗。”林銀屏輕歎說道。

    “林仙子說笑了,你們天瀾聖殿的寶物可也不少,隻是恰好本門這口神劍有些破空的神通而已。”玄青子一撚胡須,客氣的說道。

    林銀屏聽了老道謙虛之言,卻不禁苦笑不已。

    天瀾聖殿論高階修士也許不再兩大宗門之下,但若是說起寶物,又怎能和從上古時候就傳承下來的兩家宗門相比。

    “對了,乾老魔在什麼地方。我聽玄青子道友說,這老魔也同樣進入了此山。”中年文士忽然目光四下一掃,神『色』一動的問道。

    乾老魔!

    徐姓青年和林銀屏一聽此話,都忍不住瞅向了韓立。

    畢竟當初那化仙宗木夫人曾經說過韓立和乾老魔動手一戰的事情。原先他們自不相信老魔會命喪韓立之手,但是目睹過韓立神通後,此刻卻不禁有了幾分懷疑。

    二人這種神情,落入玄青子和七妙真人眼中自然大感詫異,不禁互望了一眼,目光同樣落在了韓立臉上。

    韓立心中暗歎了口氣,但表麵風輕雲淡的說道:

    “乾道友和我正在昆吾殿中分手後,就不知所蹤,也許去其他地方尋寶吧。說起來,我也同樣沒有見到陰羅宗的其他人。”

    “韓道友說的是葛道友他們吧。韓兄不用多想了。葛道友他們在來的路上,被葉家大長老偷襲一下,已經隕落了。連元嬰都被化為了無有。”徐姓青年木然的說道。

    “原來如此!”韓立,有些恍然。

    “這昆吾山還真是凶險萬分,竟然有這般多修士都隕落了。”玄青子似乎覺察到了什麼,盯著韓立異『色』一閃後,竟感概了一句。

    “陰羅宗的人不在也好,省的礙手礙腳的。幾位道友將古魔聖祖事情,先說一下吧。。”中年文士一掃遠處的宮殿殘骸一眼,有些凝重起來。

    “七妙凶『色』所說不錯!不瞞幾位道友,我等此行其實就是為葉家和那古魔而來,此事事關整個修仙界,還望諸位道友能配合一二。”玄青子同樣笑眯眯的衝韓立等人說道。

    聽了這話,徐姓青年和林銀屏沒有馬上接口什麼,反而神『色』有些古怪。現在的他們可被種下了禁製,不知韓立想法前,自然不敢胡『亂』說些什麼。一時間林銀屏和那張幻化出的徐姓青年臉孔,都有些陰晴不定樣子。

    圭靈則自始至終一語不發。

    如此一來,韓立平靜異常神『色』,落在這兩大修士眼中自然就顯得有些突兀了。

    玄青子二人互望一眼,麵上都『露』出一絲訝『色』來,顯然他們也看出了徐姓青年和這位天瀾聖女似乎有幾分忌憚韓立的樣子。

    這讓二人心中一凜。

    “既然二位道友想知道古魔之事,就由韓某來說吧。”韓立目光一動,平靜說道。

    “好,韓道友既然……”

    玄青子老道笑著剛想說些什麼,忽然間從宮殿方向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從宮殿中驀然噴出十幾道『乳』白『色』光柱出來。

    老道頓時臉『色』一變,話語聲嘎然而止。

    隨即整個第八層空間一陣的劇晃,嗡鳴聲大起,地麵緩緩開裂,空間白光閃動,所有的一切都在扭曲變形。

    “不好!那古魔聖祖正在開啟第九層的封印!它是怎麼做到的,這不可能!”七妙真人見到此幕,卻失聲叫道,臉上同時『露』出了恐懼之『色』。

    第九層封印?

    韓立一聽這話大感驚訝,不過眼見整個空間似乎都要崩潰的樣子,及多想的自身靈光一閃,元罡盾脫手『射』出,化為一層銀『色』光罩將其護在了其下。

    但還未等他再有什麼舉動時,宮殿方向噴出的十幾根光柱,忽然間顏『色』一變,竟化為漆黑如墨的顏『色』,接著光柱漲大變形,竟一下彎曲的向四麵八方激『射』而去。所過之處,空間撕裂碎開,白光黑芒交織閃動。

    “空間裂縫!”

    一見此幕,韓立再也無法保持鎮定,勃然『色』變。

    隨即想都不想手掌一翻,一張火紅符籙浮現在手中,往身上一拍,赤紅蛟影在身上浮現而出,又一斂的消失不見。

    韓立眨眼間就化為了半人半蛟的形態!

    而就在這時,在林銀屏驚呼的聲音中,一道烏黑裂縫就瞬間到了眾人麵前。

    韓立隻覺眼見黑芒一閃,無盡黑暗就將他都吞噬進了其內,根本避無可避。

    

Snap Time:2018-01-19 15:45:05  ExecTime: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