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五十一章叱念真雷


    第一千五十一章 叱念真雷

    “我雖然不懼你們天瀾聖殿,但的確不想結下這麼一個大敵。不過種下聖獸之印和加入你們聖殿事情,就算了。我怎麼知道,這所謂聖獸之印有什麼古怪在上麵。你們天瀾聖殿不再找韓某麻煩也就是了。當然,你們若是真不識好歹,硬要再死纏下去。也不要怪韓某心狠手辣了。”韓立盯著徐姓青年的元嬰,平靜的說道。

    “這個自然。以道友如今神通,我們天瀾聖殿又怎會做毀諾的事情。道友可否將本殿聖女先放了。”徐姓青年聞言一喜,急忙大聲說道。

    “別急,我的條件還沒有說完呢。”韓立哼了一聲,沒有好氣的說道。

    “韓兄還有何條件,盡管講來?”徐姓青年一怔,隨即心中一凜。

    “聖獸分身我會還給你們。但不是馬上可以做到的事情,大概還要等上一些年頭。放心我可以答應你們,不傷此獸『性』命。”韓立臉『露』出一絲詭異。

    “無法馬上歸還聖獸分身?這……這不太好辦的。”徐姓青年一聽這話,遲疑了一下。

    “這隻是其一而已,其二,作為你們事後不會反悔保證,我要在你和這位聖女元嬰上下些禁製,放心,不是那種禁神之術。修為到了你我這等境界,禁神術還能在起什麼效用。隻不過在下正好得到上古秘術‘叱念神雷’的煉製之法。你隻要讓元嬰吞下一粒含有在下神念的此雷。就可以了。韓立對徐姓青年的表情視若無睹,悠悠的說道。

    “‘叱念真雷,這絕對不行!”徐姓青年心中一驚,想也不想的大聲說道。

    “若是不願,我就將你二人從這世間抹去,然後抽空跑一趟天瀾草原,趁三大仙師落單時,將他們一一滅殺。再回天南告訴慕蘭人一聲。我想慕蘭人會很高興,可以重新回到草原的。到時不要說天瀾聖殿,就是突兀族能否還存在世上,都是兩說的事情。”韓立慢條斯理說道。

    “你敢這樣做?”徐姓青年元嬰一聽這話,背後寒氣直冒,驚怒之極叫道。

    “為什麼不敢。先前你說的加入聖殿,種下聖獸之印事情,也不過是想束縛住韓某手腳而已。想要繞過此印記另行對付在下的方法,可不是一兩種而已。況且韓某從沒有受他人掌控的習慣。我的一切,隻能由我自己掌握。你不願被種下叱念真雷,我也不可能輕易放過這次良機。隻有讓你們從這世間徹底消失了。也罷,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我五根手指屈完,你還沒有說出同意的言語。我就當你拒絕此條件,立刻就會動手。一!”韓立並沒有多耽擱下去的意思,微抬起一隻手掌,收起了大拇指後,森然說道。

    “我怎知道,種下真雷後,你會不會趁機對付我們。”徐姓青年有些驚慌,但仍不肯輕易放棄的說道。

    “我現在要滅殺你,還需要多此一舉?”韓立冷笑一聲,口中吐出一個“二”字,又屈下了一根手指。

    “但……”元嬰站在孔雀頭顱上,一邊口中喃喃不停,一邊眼珠滴溜溜『亂』轉,似乎想看看是否還有機會逃掉樣子。

    但不知何時,圭靈卻已經到了靈犀孔雀的另一側去,用不善目光虎視著元嬰。

    徐姓青年,心驀然往下沉去。

    在眼前三人同時鎖定下,以他元嬰之身想要逃出去,絕對是癡心妄想。

    “四”

    轉眼間韓立就屈下第四根手指,手掌隻剩下小拇指而已。

    幾乎與此通過時,圭靈和人形傀儡都不再掩飾的放出衝天氣勢,驚人靈壓開始向靈犀孔雀威『逼』過去。

    手中一揮,那杆銀斧就出現在了圭靈手中,而人形傀儡手中雷火弓紅光大放,弓上金雷竹小箭也翠芒閃爍不定起來,死死的對準了遠程的靈犀孔雀。

    至於韓立則麵無表情的另一隻手翻轉,靈光一閃,那柄三焰扇就直接浮現在而出。輕輕一晃下,扇麵上符文湧現翻滾,三『色』光暈大放,並開始發出清亮的鳳鳴之聲。

    躲在五『色』靈光中的徐姓青年見此,元嬰臉上瞬間無血了,但是嘴巴卻仍然閉的緊緊的。

    韓立目中寒光冷冽似刀,嘴唇一動,一個“五”字就要脫口而出。

    “好,徐某讓你在元嬰下禁製!”徐姓青年終於從韓立臉上煞氣看出了其決心,隻能咬牙切齒的說道。

    韓立一聽此話,目光閃動的點點頭,單手一掐訣,口中傳出一陣上古咒語聲。

    半晌後臉『色』一白,竟從眉宇中擠出一粒豆子大小的白『色』光團,似乎還包裹著什麼,向徐姓青年元嬰輕飄飄飛去。

    另一隻手中三焰扇卻仍然低鳴不止,韓立沒有撤去法力分毫。顯然為了防止徐姓青年借機發難,而特意用來戒備對方的。

    圭靈和人形傀儡同樣沒有放鬆,甚至在徐姓青年感應中,他們身上氣勢反而更強了幾分,死死鎖定元嬰所在,根本無機可乘。

    徐姓青年暗歎了口氣,大為忌憚的望了那白『色』光團兩眼。隻見外麵白濛濛的,麵卻隱隱有五『色』靈光閃動,正是上古時候傳聞中的叱念真雷模樣,應該不會錯的。

    叱念真雷眨眼間就到了跟前,卻被五『色』靈光罩擋在了外麵。徐姓青年略一躊躇的對上韓立冰寒刺骨的眼神後,隻能無奈的放白『色』光團進入靈光內。

    結果然白光一閃後,光團直接投入元嬰體內不見了蹤影。

    徐姓青年連忙的用神識仔細檢查自己元嬰的情況。

    結果卻絲毫異常之處都沒有,那叱念真雷竟似乎憑空消失了一般。

    見此情形,徐姓青年非但沒有安心,反而越發心驚起來。

    傳聞中這叱念真雷是修士神識凝聚而成,可以聚散無形。這竟然是真的。

    如此一來,他以後如何設法驅除。

    而這時,韓立淡淡道:

    “道友可不要抱著強行驅除的想法。這種上古秘術可不是光憑法力強橫就可以解除的。隻要道友老老實實。韓某自然不會催動此禁製的。否則萬一發作起來,可不要怪韓某沒有事先提醒。”

    徐姓青年元嬰聽了這話,自然臉『色』難看之極。

    韓立扭首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天瀾聖女,眉頭皺了皺,躊躇片刻後,還是搖了搖頭,同樣如法施展了一番,將另一枚叱念神雷打進了此女元嬰中。

    可憐此女尚未清醒,就行糊塗的被韓立種下了禁製。

    “你不殺我們,難道想憑此禁製一直要挾『操』控我二人不成?”徐姓青年再用神識在元嬰中尋覓了一遍,還毫無所獲後,不甘心的恨恨道。

    “要挾你們?就算是吧。不過你們放心,隻要在這昆吾山中乖乖聽話,助我一臂之力,出了此山,就各奔東西,你們還是天瀾聖殿的長老和聖女,我還是會回天南繼續潛修的。至於這叱念真雷。過個三四百年,也就會失效了。”韓立淡淡回道。

    “三四百年!”徐姓青年實在無語了。

    “好了。我們在此耽擱的時間也不少了,也該行動了。”韓立斜瞥了一眼還昏『迷』的林銀屏,袖袍衝其輕輕一甩,一片青霞飛卷罩去。

    此女被青霞一罩下,眼皮輕動了幾下,緩緩睜開了美目。卻正好看大到了身旁的韓立,立刻一驚,不假思索身子一晃,人就到了十幾丈外之處,並警惕異常的立刻噴出了一口銀『色』飛劍來。

    “林道友,且慢!”徐姓青年元嬰自然不會讓林銀屏輕舉妄動,急忙出聲喝住了此女。並嘴唇微動的飛快傳音過去。

    韓立並未阻攔,隻是雙手倒背,麵無表情。

    圭靈則飛回到了韓立身邊,人形傀儡則在他神識一動下,再次的隱匿消失。

    而那間工夫,就在那位天瀾聖女似乎已經知道了自己被種下叱念真雷的禁製,玉容驟然失『色』,目中無法掩飾驚慌之意。

    韓立見此,目光閃動幾下,當即就要開口說些什麼時,忽然轟的一聲巨響傳來,整個空間一陣的劇晃、

    就在韓立為之一怔之際,一道粗大劍氣突然從他們原先被困的障壁中洞穿而出,接著上下微微一晃,頓時一個丈許大的巨洞現出,接著兩道驚虹從麵激『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就落在了韓立等人的附近。現出了一道一儒兩人來。

    “七妙道兄!”林銀屏一見其中的皂袍文士,卻嬌呼一聲,臉上竟隱現一絲喜『色』。

    “咦!原來是道友。林仙子怎會也到此地來了。”那名皂袍文士長著一副鷹鉤鼻子,顯得陰厲深沉,一見林銀屏在此,有些意外的說道。

    這人竟是那天魔宗的長老七妙真人。因為天魔宗和天瀾聖殿同樣有些利益上的交易,故而此老魔和身為天藍聖殿聖女的林銀屏,倒也有些交情。、當初那件可看破幻變形之術的妙音寶鏡,就是此老魔借給此女一用的。

    而至其旁邊的那位白發紅麵,道骨仙風的老道,自然就是太一門的玄青子了。老道一見此女,上前笑眯眯的招呼一聲,但目光就朝韓立等人身上一掃,漸漸『露』出驚訝之『色』來。

    “林仙子,兩位道友是什麼人。徐道友的靈禽在此,為何不見徐兄本人?”老道笑容一斂,有些驚疑的問道。

    

Snap Time:2018-01-24 02:11:15  ExecTime:0.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