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五十章聖獸之印


    第一千五十章 聖獸之印

    “韓兄想問什麼?”靈犀孔雀上的臉孔,看了一眼人形傀儡和落在圭靈手中的林銀屏,躊躇了一下後,隻能苦笑的說道。

    “聽到道友口氣,噬金蟲最後化為成熟體,並非單憑自己就能進化而成的。這可有些古怪了。據我所知,這種奇蟲在上古時候凶名赫赫,並沒有什麼主人就以成熟體現身修仙界的,因為無物不噬和幾乎不滅的特『性』,在當時談虎『色』變了很長一段時間的。你們天藍聖殿的噬金蟲,恐怕也是得到上古時候遺留下來的蟲卵,才有機會得以驅使此靈蟲吧!”韓立晃了幾晃,就回到了圭靈的身旁,望著那張虛影臉孔,不動聲『色』說道。人形傀儡卻周身銀光一閃下,身形模糊,直接在原地不見了。

    “若是按照普通方法,等個數萬年時間,噬金蟲自然有辦法慢慢進化到成熟體的。但是我們修士才有多久壽元。就算一代代傳承下來,也沒有多少家族或者宗門能夠堅持如此時間的的。特別是噬金蟲已經快進化到最後一步時候,進化時間的漫長,更是讓人失去培養的勇氣。而道友也是驅使此蟲的,應該很清楚成熟體和未成熟體間的差距之大。說是天壤之別,可一點都不為過的。”徐姓青年沉聲說道。

    “你這話,道友幾分不假。我的噬金蟲進化倒了現在這程度,在最近幾年間幾乎未有絲毫成長。你們天瀾草原能培育出成熟體噬金蟲,的確應該有什麼要訣才是。就不知你們的方法,能縮短成熟體進化時間多久!”韓立吐了一口氣,淡淡問道。

    “足可以縮短到原來的三分之一。而且道友若是不惜一些珍稀材料,隻著重培養其中幾隻的話,時間還能進一步縮短的。”徐『性』青年毫不猶豫的回道。

    “三分之一,這倒的確不枉我出手了。不過你打算如何告訴我秘訣,而且不怕我得到此秘訣,你們更無法對付嗎?”韓立忽然嘿嘿一笑。

    “道友說笑了。韓兄的噬金蟲群,徐某又不是沒有聽人說過,雖然群也進化到了最後一步,但明顯還沒開始成熟體的進化。就算得到我們的培養秘訣,沒有數千年的苦心培養,也無法培養成功的。而數千年後的事情,哪是你我能『操』心的。”徐姓青年倒也沒有隱瞞自己所想,直接說道。

    “你說的倒也坦然,的確數千年後的事情,這些噬金蟲是否還能存韓某後人手中,都是兩說的事情。甚至知道此事的貴殿,說不定早就尋到了應對之策。”韓立嘴角一翹,『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道友若是這樣想,那也沒有錯。怎麼,道友不想要此秘術了。若是其他條件的話,我也……”

    “要,為什麼不要。就算在下有生之年無法培養出成熟體來,但也總有借鑒之處的。韓某對培養靈蟲可一向頗有興趣的。”韓立添了嘴唇,雙手一抱肩說道。

    “好,道友稍等一下,我這就將此秘訣複製在玉簡中。道友也應該培養此蟲多年,應該一眼就能看出真假的。”徐姓青年幻化的麵孔,現出一絲詫異說道,但也絲毫沒有反悔的意思。

    隨即白光一閃,此麵孔沒入靈犀孔雀身體中。

    韓立微微一笑,卻趁此機會目光一轉,落在了遠處 宮殿中。

    那三名妖物進入其中後,麵仍然寂靜無聲,仿佛仍空無一人的樣子。

    看到這種詭異情形,韓立眉頭一皺,忽然傳音向圭靈問了幾句什麼。

    醜『婦』聞言先一怔,但馬上同樣傳聲回了些什麼。

    韓立點點頭後,臉『色』陰沉了下來。

    “好了,韓兄接著。”對麵靈禽忽然一張口,一道白芒飛『射』而出。

    韓立雙目一亮,袖袍一拂,一片青霞『射』出,一下將此物卷到了手中。

    白光一斂,正是一塊巴掌大的白『色』玉簡。

    韓立也沒客氣,立刻單手拿起此物往額上輕輕一貼,神識就沉浸了其中。

    臉『色』開始平靜異常,但漸漸『露』出了意外的表情,隨即又現出幾分恍然。

    他竟似乎對玉簡中法決,馬上就能領悟的樣子。

    足足一盞茶工夫後,韓立終於將神識從玉簡中抽出來了,輕吐了一口氣後抬首望向對麵一眼,驀然說道:

    “徐道友,這培育噬金蟲之法,不知是你們突兀族哪位高人創立的?在下還真是有幾分佩服。竟然能想到用灌注之法和天地之力,強行往靈蟲體內灌注五行靈氣,來催熟此靈蟲。這種方法,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出的。就算能想出,恐怕也要花費大量心血來一次次嚐試,不知失敗了多少回吧!”

    “自從聖殿得到噬金蟲卵後,就一直由殿中精通驅蟲術的長老專門研究此靈蟲催熟之法。足足花費了上千年工夫,才最終『摸』索出此可行之法。可惜的是,還是無法解決蟲卵稀少的問題,而且其中需要的輔助材料也珍稀異常,並無法大規模催熟此蟲。”青年無奈的回道。

    韓立聞言點點頭,沒有感到意外。若不是他有神秘小瓶和發現霓裳草的神奇效用,恐怕也無法一次又一次的催生和進化如此多噬金蟲的。

    “好了,我救你二人出來了,你也將法決給在下了。先前的交易就算完畢了,下麵徐兄是打算自己兵解,在下放你魂魄重新輪回。還是讓我親自動手,將你寄身靈禽連元嬰一起都化為灰燼。”韓立忽然神『色』一沉,盯著對麵的靈犀孔雀,臉上煞氣浮現。

    才剛一說完此話,他身後馬上一聲雷鳴,銀白雙翅閃現。雙手同時以握拳,頓時轟隆隆之聲大響,全很浮現出一層金『色』雷衣,金弧狂閃,聲勢驚人之極。

    而幾乎與此同,在靈犀孔雀身後處,銀光微閃,人形傀儡無聲無息的浮現而出,手中紅光閃動,一隻小弓上翠芒大放,正好對準了此靈禽。

    靈犀孔雀驚懼的一震,雙翅一展,瞬間一層五『色』靈光將其團團護在了其中,再一張口,一團黃光從中噴出,竟是徐姓青年元嬰飛『射』而出,轉眼間落在了此靈禽頭顱上,然後望向韓立發出幾聲苦笑。

    “道友且住手,你和我們天瀾並沒有到這種水火不溶的地步。我們完全可以把手言和的。就算道友真的不怕其他三大仙師追殺。難道就不顧及自己的宗門和後人嗎?”

    “你想『逼』我在有生之年,將你們大仙師全都滅殺嗎?”一聽這話,韓立神『色』一動,但馬上森然的說道。

    “韓兄何必如此?先前我和聖女追殺道友,那是因為我們修仙界原本就是以強者為尊。道友以一介元嬰中期修士身份,竟然在我們草原上擊殺擊傷如此多高階仙師,我們聖殿自然必須拿下道友了。到後來道友又收走了聖獸分身,這更犯了我們聖殿大忌。不得不追到大晉來了。現在卻不同了。道友可以驅使兩名後期修士,本事神通也不下於大修士,已經有了和我們天瀾聖殿平起平坐的資格,我們也不想和道友兩敗俱傷,自然言和為妙。而且這昆吾山中危險異常,你我雙方還是聯手更容易自保的好。”徐『性』青年見韓立並沒有馬上打斷其講話,心中稍微一安。急忙將原先早就思量好的說辭,都一口氣講了出來。

    “說完了?”韓立靜靜聽完徐姓青年的言語,絲毫表情沒有的問了一句。

    “怎麼,道友覺得徐某所言不實?”徐姓青年見韓立這般神情,心中咯一下,小心的問了一句。

    “罷手,倒不是不行的。但你用什麼方法,讓我相信你們真心和我和解。光憑區區幾句話,或者一些口頭上的誓言嗎?”韓立冷笑一聲,臉帶一絲譏笑。

    “當然不可能!我們聖殿聖女在此,可以使用秘術召喚出天瀾聖獸真靈,替道友種下聖獸之印。邀請道友做我們天瀾聖殿的客卿長老。這樣一來,隻要道友將聖獸分身歸還我們,讓我們回去後也能向其他人有個交待,聖殿也不可能再對自己人下手的。”徐姓青年急忙如此說道。

    “聖獸之印,我路過草原時倒聽到一些的。聽說種下此印記的人,都是聖殿最核心的人,互相之間不能互起殺戮之心,否則事後印記便會發作,讓人染上極其古怪的詛咒,神識長年刺痛無比,簡直生不如死。”韓立聞言有些意外,沉『吟』了一下說道。

    “韓道友知道此事就行。我等和韓兄並沒真到你死我活,生死大仇的地步,主要還是聖獸分身的被擒的緣故。至於死傷的那些仙師,相對韓兄現在的實力來說,算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了。”徐姓青年元嬰見韓立有些動心,繼續極力的勸說道。

    韓立則眉頭緊鎖,神『色』陰晴不定著。

    這時,徐姓青年元嬰識趣的住嘴不言了,隻是靜靜的等著韓立的決定。不過眉宇間,隱現不安之『色』。

    他很清楚,韓立若是真的要滅殺他們 ,在眼前幾人的聯手下,區區一個元嬰根本沒有逃生的機會,可算是生死全都取決與對方一念之間了。

    故而,縱然他是一名元嬰後期修士,此刻心中也七上八下,如履薄冰一般。

    

Snap Time:2018-04-26 23:40:03  ExecTime: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