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四十七章破壁突變


    第一千四十七章 破壁突變

    四散真人手臂上的白『毛』,隻浮現了一那,就馬上收入肌膚中,無影無蹤,然後若無其事的和韓立等人繼續商量著破開障壁之事。

    韓立神『色』不溫不火,話語聲也淡淡的,卻沒有人注意到他一縷神念正潛入了某靈獸袋中,輕輕安撫著忽然暴躁不安的啼魂獸,同時心中異樣念頭飛快轉動著。

    一盞茶的工夫,韓立幾人就商量好了動手方法,當即幾人紛紛身形晃動,選中某塊地方後,就掏出各自的陣旗陣盤,布置其可以增加自己攻擊威力的輔助法陣起來。

    而韓立和徐姓青年卻一起布置起一個名叫“風炎龍烈陣”的攻擊大陣。此法陣雖然無法和一些宗門的禁斷大陣相比,但卻是幾人可以臨時布置出的最厲害攻擊型法陣了。

    估計此法陣一旦布置完畢,激發後,足可再抵的一名元嬰後期修士用普通法寶全力一擊了。自然是大有用處的。

    半刻鍾過去後,法陣就紛紛布置完畢。圭靈和銀翅夜叉等人也都走進了輔助法陣中。

    至於“風炎龍烈陣”自然是由韓立和徐姓青年共同主持了。

    說起來也真是可笑,韓立和天瀾聖殿原本是你死我活的關係,轉眼間就被『逼』的不得不聯手了。

    徐姓青年凝望了下前方不遠處的灰蒙蒙障壁,單手一揚,一團『乳』白『色』光球脫手『射』出,擊在了障壁上。但是此光球並沒有爆裂開來,而是微微一頓下,就此懸浮在障壁表麵上,一閃一閃的,成了一個明顯之極的靶子。

    “一會兒幾位道友出手,就攻擊此點吧!”徐姓青年沒有客氣,如此的說道。

    其他人沒有人說什麼,自然也是默認了此事。

    徐姓青年見此,當即轉首看了身處法陣中的韓立一眼,輕點下頭。

    韓立微微一笑二話不說的一掐訣,十指朝四周連彈而去,一道接一道法決激『射』而出,轉眼間四周的數十杆法旗閃動起各『色』靈光來,嗡鳴聲大起。

    徐姓青年輕吸了口氣,單手泛起火紅『色』靈光,驀然往地上一按,頓時一片片紅光以他為中心向深埋地下的一些陣盤傳去。

    地麵頓時一陣顫抖,接著“噗”“噗”幾聲傳來,十餘道赤紅火柱一下在法陣中衝天而起,每一根都有碗口粗,散發著炙熱高溫,仿佛連附近空氣都點燃了一般。

    所有人都有一種口幹舌燥的感覺。

    這時韓卻一翻手掌,手心處多出一個淡青『色』陣盤來。

    隨手往陣盤上一拍,上麵青光閃動,法陣中馬上與之呼應的豁然浮現點點靈光,幾聲轟鳴後,十餘條青濛濛風蛟一下在陣中凝聚現形,隨即在韓立咒語聲中,每一條認準一根火柱後,往上一撲。

    頓時風火交融,化為十幾條風火之蛟,以風為身,以火為皮,火借風勢,風火同漲。

    “動手!”

    一見風火之蛟成形,徐姓青年臉上喜『色』一閃,厲聲喝道。

    隨後他一張口,噴出了一顆青濛濛圓珠,盤旋在其頭頂的靈犀孔雀也雙翅一閃,五『色』靈光狂湧而出,裹著此珠直奔障壁上擊去,聲勢驚人異常。

    銀翅夜叉、林銀屏等人也紛紛激發自己的輔助法陣,或使出神通,或祭出法寶攻擊,按照一定的玄妙順序,也攻向了那障壁。

    前方障壁上接連傳出驚天動地的轟鳴聲,一團接一團巨大靈團爆裂開來,其聲勢之大,仿佛讓整個空間都隨之轟鳴起來。

    韓立則袖袍一甩,數十口金『色』飛劍直飛衝天,隨即幻化出數百道劍光出來,刺目金芒幾乎遮蔽了整個天空,附近徐姓青年和其他修士見此聲威,再想到原先青竹蜂雲劍的犀利,都麵『色』微變,心中對韓立忌憚均都不禁更深一分。

    韓立卻根本不管其他人如何想的,這些劍光在他法決一催下,瞬間凝聚成了一口十餘丈長巨劍,一道法決打在其上,一層金『色』電弧在劍身上浮現,雷鳴聲大起。

    不過,雖然巨劍成形,但韓立並沒有急著馬上催動此寶,而是口中一聲低喝,猛然將手中法盤拋出。

    然後兩手一掐訣,衝法盤連點幾下。

    頓時法盤在空中一陣急顫隨後,發出一聲悶響的爆裂開來,大片青光從上往下的大片罩下,然後沒入法陣中那間消失不見了。

    四周陣旗在吸納了青光後,爆發出驚人靈光,讓陣中上空飛舞的十餘條風火蛟一個翻滾後,均都口中龍『吟』聲發出,體形狂漲數倍,就張牙舞爪的朝前方一撲而出。

    十幾條風火蛟帶著驚人的氣勢,排成一條直線,一條接一條狠狠撞擊到了障壁上。

    這一次,灰蒙蒙障壁終於劇烈顫抖起來,隨後開始扭曲變形。

    當最後一條風火蛟在障壁上爆裂開來,化為一團巨大的風火球後,一抹血光一閃,就化為一柄巨大血刃斬在了同一處上。

    “砰”的一聲,仿佛瓷器打破的脆響傳來。

    障壁上終於現出一條丈許長裂縫來,隻有尺許來深,但並未洞穿的樣子。但就這樣縫隙上黑光一閃,就要彌合起來的樣子

    但是徐姓青年和銀翅夜叉等人,那肯讓如此良機白費,當即諸多寶如同狂風驟雨一般,圍著此縫隙狂擊不停,這才勉強將彌合之勢暫時一緩。

    這時,韓立出手了。

    早已被蓄勢待發的巨劍,在轟鳴聲中化為一道金『色』雷電,狠狠斬在了裂縫之上。

    劍光金弧在裂縫中爆裂開來,如同一顆金『色』太陽在麵升起,丈許大的裂縫瞬間同溶解消融,竟硬生生擴大了數倍大小。這一擊的效果,竟仿佛比先前所有人攻擊都要大上數倍樣子。

    不光其他人不禁一怔,韓立自己也為之一愣。

    這是怎麼回事?看剛才情形,竟似辟邪神雷正好克製此障壁的樣子。難道黑風旗竟是一件魔道靈寶不成?若是如此的話,出現此情形倒不是不可能的。

    就在韓立暗嘀咕之際,金光一斂,淡淡白光障壁行透出,裂縫麵竟仿佛隻剩下薄薄一層的樣子。

    所有人見此,均都心中大喜,但是未等其他人馬上催動法寶攻擊,一口寸許長黑『色』飛刀就無聲無息在裂縫前浮現而出,然後一閃即逝後再次消失不見。但這最後的障壁馬上傳出“砰”的一聲輕響,隨即薄薄的障壁出馬上顯出一道黑芒在其上,隨即通體寸寸的碎裂開來,一個數丈大孔洞一下浮現出來,外麵赫然是眾人都熟悉異常的景『色』。

    一見此景,所有人都大喜,但是銀光一閃,一個人影已經詭異浮現在障壁前,然後一閃,就先衝出了此空洞。

    正是韓立那隻人形傀儡。

    這一下原還有些遲疑的其他人,可慌了手腳,不及多想所有人均都施展各種遁術齊往這唯一的出路激『射』而去。

    韓立背後也浮現一對銀翅,卻沒有馬上瞬移而出,而是目中異『色』一閃後,嘴唇微動了一下。

    原本圭靈已經化為一道黑白之氣,出現在了障壁前,但突然麵上現出一絲驚疑之『色』,動作不禁一頓。

    而就這片刻耽擱,徐姓青年等人、妖卻搶先一步的遁出了障壁。

    就在這時,障壁外忽然閃動一抹刺目之極的血光,無數黑絲發出“嗤嗤”破空聲的在孔洞外一閃而過,

    徐姓青年如同雷鳴般的暴喝和林銀屏驚怒之極的嬌叱聲幾乎同時響起,洞外爆裂聲大起,濃濃血氣浮現而出,其中還出現了四散真人得意的陰笑聲。

    “走!”

    韓立毫不遲疑的一聲低喝,隨即背後風雷翅狠狠的一扇,就化為一道銀弧直接 遁出了孔洞。

    圭靈雖然心中驚疑異常,但也不假思索的立刻跟了出去,

    韓立身形剛一在障壁外浮現,四周立刻無數血氣往其身上席卷而去,但他卻似乎早有防範,銀弧連閃幾下就脫離了血氣之外,出現在了百餘丈外的另一處地方。

    停下身形,向遁出的洞口處望去。結果他眼角不禁一跳。

    隻見在在迅速縮小的孔洞外,竟出現一片數畝許大的血海,無邊血霧濃稠如『液』,血腥之氣翻滾洶湧,而在血海之中卻有東西輕輕懸浮其上,並未墜入血氣之中,正是銀翅夜叉、獅禽獸和一名渾身白『毛』,體形高大的怪物。

    此怪物身穿四散真人的服飾,卻渾身屍氣衝天,忽然一轉首過來,雙目綠火閃動,口『露』獠牙,竟是一張幹癟異常的白『毛』熊臉。

    此刻的這怪物正『操』縱著血刃幻化的血光將血海中某一個人影死死的壓在血氣之中,讓其無法脫身而出。

    這人影身體隻剩下半片,一手一腿不翼而飛,卻還能拚命催動一顆青『色』圓珠和一把銀鉤狀法寶,來抵擋頭上的血光和四周的血氣侵蝕,但臉上滿是怨毒之『色』。

    他竟是那天瀾草原的大仙師,那位徐姓青年。

    而在離他不遠處,那隻神通不小的靈犀孔雀,卻被獅禽獸所化的紫霧同樣死死困在其中,隻能勉強自保而已。

    林銀屏的處境也好不了哪去,正被銀翅夜叉放出的無數更煞魂絲在半空中攻的手忙腳『亂』,要不是她的錦帕銀蠶神通不小,所噴銀絲恰好能抵擋一下灰絲無孔不入的攻擊,恐怕早就被拿下了。

    但就這樣,此女落敗也隻是遲早的事情。

    “是它!”

    附近因為韓立提醒,同樣瞬移出來的圭靈,突然雙眼瞪著白『毛』怪物,發出一聲驚呼來。

    

Snap Time:2018-01-21 08:54:24  ExecTime: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