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四十六章血刃再現


    第一千四十六章  血刃再現

    就在黑袍女子終於現出了銀狼妖身的同時,韓立卻和徐姓青年、圭靈等四人,緩緩圍住了一名渾身冒出淡淡紅光的人影。

    四人均都盯著這人,神『色』大為不善。

    而銀翅夜叉和獅禽獸,則遠遠的看著此幕,一幅不會『插』手的樣子。

    “幾位道友這是何意,為何圍著鄭某,在下可沒有得罪過諸位的!”

    紅光中人影是一名貌似五十餘歲的老者,一幅和藹可親模樣,此刻卻眼珠『亂』轉,卻正是那位四散真人!

    “閣下既然傳送進來,為何要偷偷『摸』『摸』的藏起來。若是不是心懷鬼胎,就是另有所圖。”徐姓青年麵無表情說道。

    “道友真是說笑了。在下冒然進來,一見如此多高人站在跟前,敵友未分前,自然要小心為上了。”四散真人口總連聲的叫苦不迭。

    “是嗎?那就潛藏到妾身之旁了?道友遁術還真是神妙,若不是靈犀孔雀的五『色』靈光恰好掃到那,恐怕妾身還一無所知呢。”林銀屏秀眉一挑,臉『色』不太好看子。

    “仙子誤會了,那是……”

    四散真人一臉陪笑的想解釋什麼,但就在這時,韓立卻冷聲道:

    “在進入鎮魔塔前,是閣下用寶物出手暗算的我吧?你當時逃遁極快,但背影卻讓我看到一二。而且那柄血刃縱然被封印起來,但那股凶煞血氣,還是從你身上隱隱透出。這一路上,那血刃恐怕吞噬了不少元嬰修士了。那幾名和你一起進入的修士,我一路來時,可一個都未曾遇見。他們的下場,嘿嘿……”

    徐姓青年和林銀屏一聽這話,心中一凜。

    四散真人笑容一凝,但馬上把頭搖的跟撥楞鼓一樣,一口否認道:

    “韓道友可不要說笑了,什麼血腥煞氣,鄭某隻是一介散修嗎,哪有這種逆天斬殺同階寶物。沒有證據的話,道友可不能胡『亂』冤枉在下。”

    “證據?可笑,不是那人的話,你就去死吧!”韓立臉上寒『色』一閃,一聲厲喝後,一柄寸許大金『色』小劍從口中噴出,化為一道金光狠狠斬向四散真人。

    徐姓青年和林銀屏互望了一眼,並沒有出手阻擋的意思。

    四散真人卻是一驚,口中不停的說著”討饒““誤會”等言語,但也袖袍一抖下,卻放出一口藍『色』飛劍來抵擋韓立此擊。

    兩口飛劍頓時交織纏鬥在了一起,空中靈光閃動,爆裂不停。

    韓立見此,卻冷笑一聲。

    兩手一掐訣,青竹蜂雲劍立刻金光大漲,藍『色』飛劍一聲哀鳴後,就被金光一閃後斬為兩截,化為廢銅爛鐵的從空中跌落而下。

    四散真人一驚,無奈的又一揚手,再祭出一麵青『色』銅盾去,結果同樣被斬成數片,根本無法抵擋韓立的劍光。

    這一幕,讓徐姓青年眼角一跳。

    畢竟庚精這種世間罕有的材料,可不是哪口飛劍都有摻入的。韓立的飛劍犀利,讓這位大仙師心中大為警惕。

    金『色』飛劍,順勢就往四散真人頭頂落去。

    四散真人麵『色』連閃數變,忽然足上白光一閃,人就化為一片白影的往一側飛『射』而去。但是麵前黑白靈光一閃,圭靈卻木然的擋在了前邊 ,四散真人一驚,隻能身形一扭,再次換一個方向遁走。

    徐姓青年卻從容的腳步一動,同樣詭異當住了其去路,讓四散真人不得不遁光一停。

    就這片刻耽擱,金光已到了其頭頂處,一聲嗡鳴後,化為片片劍影直接罩下。

    四散真人眼見避無可避,麵上終於浮現一絲凶厲,袖袍驀然一抖,一抹血光急斬而出,

    “砰”的一聲,金『色』劍影頓時一散後還原,尺許長金劍倒飛出去數丈遠,而那抹血光卻一抖之下,化為十幾道血芒急追而去。

    連串的斬擊聲接連而起,血光瞬間將金劍淹沒了其中,濃濃的血腥之氣,讓此空間的所有人、妖,都眉頭暗皺。

    他們可都不是普通修士,自然能感覺到此血氣的可怕。

    韓立卻眯著眼睛的看著空中發生的一切,神『色』動也不動,仿佛空中被攻擊的並他本命法寶一般。

    徐姓青年看了韓立一眼,目中閃過一絲詫異!

    四散真人似乎也發覺了不對勁,神『色』一沉的衝空一點,頓時所有血光飛『射』而回,一個盤旋後,重新在其頭頂處凝聚成一把半尺長短刃出來,鮮紅似血,被一團淡淡血霧包裹著。

    “果然是你!你這血刃是仿製魔龍刃煉製的吧?”韓立凝望短刃,緩緩說道。

    魔龍刃詞語一出口,其他人都動容了,就連銀翅夜叉這樣的妖物,也目中異光一閃,盯向了空中的血刃。

    四散真人沒有回答韓立此語,反而盯著韓立這邊的哪口金『色』飛劍,臉上吃驚的表情。

    因為此飛劍在血刃如此多斬擊下,劍身仍然金光閃閃,竟連一絲傷痕都沒有的樣子。這讓深知此血刃現在威力的四散真人有些難以置信了。

    “不用費心了。我的飛劍有些特殊,你的血刃就算威力再大,想要摧毀它,還是癡心妄想事情。”韓立嘴角一翹,抬手衝空中一招,那口飛劍一抖下飛『射』而回。

    “怎麼,你不想殺我了!”四散真人見此,目光一閃的說道。

    “殺你?為什麼要殺你?你斬殺的那些人和我非親非故,我可沒興趣替他們報什麼仇。但你若真的不是我想的那人,殺了也就殺了,留著也沒什麼用處。但現在你有如此大威力的寶物,我們反倒可以和和你聯手一次的。”韓立陰森一笑,竟如此說道。

    “韓道友意思是……”徐姓青年神『色』一動,隱隱猜到了韓立想法。

    “要想從這出去,也隻有依仗蠻力了。那黑風旗縱然是通天靈寶,但元聖祖卻需分心應敵,想必無法將此寶威力發揮出多少。若是強行攻擊空間一點的話,應該有機會擊破此空間的。”韓立沉聲說道。

    有過一次在靈緲園擊破空間的經驗,他心中倒有幾分把握的。

    雖然說那時是找到了空間的不穩一點,才能做到的。但同樣,現在困在此地的元嬰修士也不隻他一人,若能配合巧妙話,威能夠大,應該同樣能做到的。

    “韓道友說的倒也有道理,不知銀翅道友覺得如何?”徐姓青年略一思量,轉首對銀翅夜叉問道。

    “這人的血刃看起來威能不小,隻要能離開此地,當然可以一試!”銀翅夜叉盯著四散真人片刻,目中一絲奇怪之『色』閃過後,就毫不猶豫說道。

    韓立見此,微點下頭,又衝不遠處的四散真人淡淡說道:

    “我們條件你也聽到了。我們可沒拿你怎麼樣的意思。聯手破開此空間,幫我們,也是幫你自己。你不想就這樣也被那妖魔吞噬元嬰吧。”

    四散真人神『色』不變,但目光閃動不停,顯然在思量韓立的建議。

    “離開這後,我們各行其事,幾位不會秋後算賬吧!”四散真人終於開口了。

    “你當我們是正道那群吃飽了沒事的家夥,隻要不再對我們出手,誰有興趣找你的麻煩!”徐姓青年冷哼一聲,不屑說道。

    “這倒也是。若這有太一門那些家夥話,我還真要多加考慮一二的。現在既然幾位道友都如此說來,鄭某當然不會拒絕的”四散真人忽然一笑,竟滿口答應了下來。

    對方如此快同意,既有些讓韓立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當即幾人湊在一齊,商量如何配合之法。

    顯然破除這空間障壁,攻擊威力越大越好,不過這也不是說,所有攻擊同時發出就可。畢竟幾人的攻擊方式、法寶和屬『性』都不同,同時混在一起的話,反而可能起到相反效果,降低攻擊的威能。

    “韓道友,我記得你身邊還有一位隱身不出的同道,何不叫他一齊出來,那位道友的飛刀明顯威能不小的。”才商量了幾句,徐姓青年忽然對韓立不動聲『色』的說道。

    銀翅夜叉等人也麵容一動,同時望向了韓立。

    韓立心中卻對徐姓青年暗罵不已,但表麵上神『色』如常,略一沉『吟』後回道:

    “幾位放心,那位道友自會出手助我們一臂之力的。叫他出來就免了。因為功法緣故,不方便和諸位道友現身一見的。”

    聽到韓立如此一說,徐姓青年『露』出不滿之『色』,但剛剛見過,韓立擊殺那雙頭古魔的詭異神通,倒也不敢強『逼』什麼。隻能冷哼一聲的做罷。

    一旁的四散真人自從答應聯手後,臉上一直笑嘻嘻的,此刻見韓立似乎和徐姓青年他們矛盾不小的樣子,瞳孔中一絲冷『色』悄然閃過。

    就在這時,他臉『色』忽然微變,隨即又恢複如常,接著緩緩低下頭去,讓人看不清麵孔,仿佛沉『吟』的樣子。

    但實際上四散真人嘴唇微動個不停,竟在和在場某一人暗中傳音著。

    片刻後,再次抬起首來,此位麵孔上再掛滿了笑眯眯的神『色』。隻是誰也沒有注意到,他一隻背在伸手的手掌,手背上不知何時冒出了密密麻麻沒的數寸長白『毛』,一根根堅硬如針一般。

    

Snap Time:2018-04-19 23:42:38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