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四十五章吞嬰


    第一千四十五章 吞嬰

    白袍儒生被『逼』出來的同時,遠處正斬下的黑紅刀光也大受影響,一閃後,黑紅異芒降低不少,竟讓大頭怪人的巨劍和銀『色』飛叉擋住了巨刀的斬下,

    怪人身形一晃,人就趁此機會想歪激『射』而去,總算遁出了巨刀一斬範圍。

    “七叔,你想逃到哪去?黑血刃是葉家傳承之寶,也是是本族處置叛逆的法器。你既然和這古魔聖祖勾結在一起,將葉家拋置了腦後,就不要怪做子侄的不客氣了。這件八靈尺,是葉家必得之物,若想將此物拿給那妖魔,就先把自己的命拿來吧。”白袍儒生不理胸口處的傷處,凝著遠處怪人厲聲說道。

    聽到儒生此言,大頭怪人麵孔開始有些紅白交錯,但隨即冷笑一聲,『露』出滿不在乎之『色』,竟絲毫辯解意思都沒有。

    看到怪人不在乎的表情,臉上煞氣一閃,雙眉竟漸漸倒豎了起來,整個人竟一下變得異常凶狠。和其先前一直表現的儒雅形象,竟大相徑庭。

    黑袍女子先前見一擊沒有擊殺儒生,已有些意外,此刻見儒生『露』出這股凶煞之氣,眉頭一皺,二話不說就虛空一抓。

    動作輕描淡寫,絲毫不見火氣。

    但馬上“茲啦”一聲破空聲傳出

    五道半尺長的晶瑩利芒,從手上脫手『射』出,一閃即逝後就到了儒生麵前,速度之快如同瞬移一般。

    白袍儒生瞳孔驟然一縮,但奇怪的是,卻並沒有任何躲閃之意。隻是一張口,噴出一圓盤狀火紅法寶,略一轉動下,紅芒萬道,竟將其身形淹沒在了其中。

    五道利芒卻並沒有擊到這此法寶上,因為一隻白『色』大手浮現在了儒生身前,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把抓去,就將這些利芒抓到手中,五指略一用力就將晶瑩爪芒捏的潰散消失。

    黑袍女子見到此幕,目光閃動下,『露』出了凝重之『色』。

    這時,宮殿中才傳來了瓏夢的冷笑聲:

    “元,你能驅使人類為你取寶,我同樣也可以和人類修士聯手。別想輕而易舉的,破掉八靈尺的禁製。我倒也看看,被鎮壓了如此多年後,你當年縱橫人界的魔功在麵對著佛宗靈寶下,還能施展幾分出來。就算您真能僥幸破掉八靈尺,不知道最後麵對本妃時,借助外力吸取一些魔氣還能再殘留幾分出來。”

    黑袍女子聽到此話,臉『色』微變,眼波驟然一冷,但口中卻淡淡說道:

    ”不管還有多少魔氣,對付你一個沒有軀體的殘魂,本聖祖還是大有把握的。再說這有這般多靈丹妙『藥』,本聖祖魔氣耗損些怕什麼。?”

    “靈丹妙『藥』?老魔你想……”瓏夢聲音一頓,隨即想起了什麼,聲音馬上一變起來。

    但是未等此女把話說完,黑袍女子詭異一笑,反手衝空中黑風旗輕輕一彈。

    頓時一道綠『色』法決彈『射』而出,一下擊在了此靈寶之上,沒入了其中。

    原本靜止不動的烏黑巨旗一抖,旗尖隨之一沉,上麵黑芒爆閃,一道烏黑光柱噴『射』出來。

    此光柱一閃即逝,方一離開黑旗憑空消失了,下一刻則出現在了遠處的方臉修士麵前。

    隨後爆裂開來。

    點點黑『色』靈光四散之後,瞬間一道烏黑風柱在原地衝天而起,竟一下將沒有料及的方臉修士卷入了其中。

    風柱中淒厲呼嘯聲大起,浮現出無數詭異的黑『色』風刃,在劇烈的旋轉下,仿佛成千上萬的利刃向中心處的『亂』切而去。

    方臉修士大驚,急忙將渾身靈力狂注入到身上的骨環內。

    骨環上幻影重生,一層刺目黃芒組成光罩形成,將修士護的嚴嚴實實。

    但黑『色』風刃太多,太密,而且似乎還蘊含什麼特殊神通,每一道風刃斬在光罩上全一閃不見蹤影,竟不見其爆裂開來!

    而罩表麵卻在片刻後,詭異的浮現出一道道巴掌大豁口,密密麻麻,仿佛憑空消失的一般。

    在如此詭異攻擊下,黃光所化光罩固然凝厚堅韌,也那間七零八落,然後在方臉修士難以置信目光中,黑『色』颶風旋轉猛然加劇,光罩就愛無數黑芒閃動中崩潰開來,骨環竟也開始寸寸斷裂開來。

    方臉修士麵無血『色』, 隨即一咬牙,張口噴出一口青『色』飛劍來,然後一聲低吼縱的人劍合一,化為一道青虹激『射』而出。將那明顯毀壞在即的彌天鐲丟在了原地。

    看來他很清楚,繼續留下絕對是死路一條而已,也隻有拚命一試了。

    “不要!”白袍儒生一見方臉修士此舉,麵『色』大變的急忙大叫道。

    但此話卻已經遲了。

    青虹方一沒入那黑濛濛颶風中,就青光一陣『亂』閃,隨即傳來了一聲淒厲慘叫,青虹就通體爆裂開來。

    方臉修士馬上被『亂』刃分屍了。

    但碎屍中一陣尖嘯響起,立刻『射』出三個顏『色』各異的光團,光團中各有一個寸許高元嬰,三個聯襟一起,同一方向飛『射』遁去。

    不但方臉修士元嬰,其他被他收起的另兩名葉家元嬰,也再次被『逼』的逃命了。

    但四周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風刃,他們根本無路可逃,方飛出一小段,就被諸多風刃困在了一起。眼看也要被撕裂成無數塊,颶風中卻黑光一閃,所有風刃都一顫下消失不見了。

    三個元嬰先是一愣,但隨即大喜的護體靈光閃動,就要再次飛『射』而逃。

    剛動手手腳的黑袍女子見此,嘴角一絲譏笑泛出,單手五指微曲,虛空衝颶風緩緩一抓。

    幾個元嬰頓時感到四周空氣白光一閃後,隨即一凝,手腳身體無法動彈分毫,幾乎與此同時,颶風中也浮現無數的黑『色』光點,往元嬰身上一聚,將它們包裹其內,竟形成了三顆黑『色』光球來。

    黑袍女子這時兩手一掐訣,口中發出古怪玄奧的咒語聲。

    黑芒一閃,光球就在颶風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但下一刻黑袍女子身前靈光大放,三顆光球詭異的從虛空中滑落而出,竟被這元聖祖施展大神通給挪移到了跟前。

    “妖魔,你想做什麼,住手!”白袍儒生見此大急起來,忙衝附近漂浮的黑血刃一點指,其就立刻光芒大放的要飛斬過去救人。

    “已經遲了!”瓏夢淡然的一聲道。

    隨著此聲話落,黑袍女子美麗異常的雙目血『色』一閃,驀然一張紅唇,一片血霞噴出,穿透光球將三個元嬰罩在其內。

    元嬰滿臉驚恐表情,身形卻霞光中飛快縮小,轉眼間化為指頭大小,被霞光包裹著一倒卷下,就被黑袍女子直接吸進了口中,然後吞進了腹中。

    這一番舉動看似繁雜,但在黑袍女子一呼一吸之間就已完成了,仿佛熟練異常。

    縱然儒生平長喜怒不形於『色』,此刻也臉『色』鐵青。

    而那口黑血刃此刻才剛靈光大放,正微微顫抖著。片刻後,這位葉家大長老最終壓下心中的驚怒,還是讓黑血刃回複了平靜。

    “瓏夢前輩,這是何意?為何不救我葉家修士,以你的神通應該可以做到的。莫非先前說的聯手之事,隻是虛言而已!”儒生厲聲說道。

    “哼!我為什麼要救?那人隻是個元嬰中期修士而已,雖然手中有一件仿製靈寶,但威力低的可憐,連正體十分之一都沒有,我靈力有限,救一根無用之人作甚。而且不要搞錯了,本妃不是和葉家合作,隻是和你聯手一次罷了。”瓏夢在宮殿下冷冷的回道。

    “就算如此,你就不怕此魔吞噬了元嬰,元氣盡複?”儒生臉『色』仍然很難看。

    “你知道什麼?吞噬元嬰固然可以讓老魔法力暫時提升一些,但這樣做的後果卻需要他短時間內強行用魔氣煉化元嬰,反讓其魔氣消耗甚大的。,看來他是準備動用我那具銀狼妖體的神通了,故而不惜大耗魔氣。我沒有說錯吧,元!” 瓏夢森然說道,最後一句話竟衝黑袍女子說道。

    “不錯,我原本也沒有相瞞你的意思。你自己軀體厲害,不用我說你也知道的。原本還想保存些法力,隻憑黑風旗破掉這八靈尺的禁製,但現在我忽然覺得這樣做,拖延的時間未免太久了。為了不至於遲則生變,本聖祖就是拚著魔氣大損,憑這具化神末期的狼妖之體,盡快滅殺你們。”黑袍女子口中毫不掩飾的說道

    隨即此女輕吐一口氣,兩手一掐訣,通體被一團銀光包裹其中,光芒刺目耀眼,猶如一輪銀『色』驕陽般讓人無法直視分毫。

    銀光中,一聲直動九霄的狼嚎聲傳出,隨後現出一股強大異常靈壓憑空降臨此空間。

    整個空間在這強大靈壓幹擾下,發出低低的嗡鳴,大地也在劇烈顫抖中,現出大小不一的一道道裂縫來。

    銀光一漲一縮間,狂漲數十倍之大,隨後光華一斂,一隻仿佛巨山般的雙首銀狼現形而出。

    兩隻狼首一黑一銀,銀『色』雙目緊閉微微低垂,黑『色』的則仰首齜牙,怒目圓睜!

    看著巨狼前爪上利爪,仿佛一柄巨刃,兩顆頭顱好似閣樓般大小,還有那強大的難以置信靈壓,無論白袍儒生,還是與其相對峙的大頭怪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眼都不眨的注視著此龐然大物。

    

Snap Time:2018-04-23 23:18:03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