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四十四章反目


    第一千四十四章 反目

    韓立等人尚未反應過來,就在黑袍女子冷笑聲中,遠處那一抹亮光飛快消失,所有人眼前一黑,都陷入一個昏沉沉的空間之內。

    這位元聖祖竟然催使黑風旗的空間神通,重新將小片空間封印起來,將眾人都困在了其中。

    徐姓青年等人都麵『色』大變。

    “快傳送離開!”

    “咦!剛才傳送進來的那人呢?”

    “傳送陣失效了,無法激發了。”

    一連數聲驚怒聲音傳來,大部分人都有些慌『亂』起來。

    韓立心中一沉,他同樣沒有發現傳送進之人如何不見了蹤影,更沒有看清對方的容貌。不過這與傳送陣失效相比,自然不算什麼了。

    他身形一晃,就到了傳送陣前。

    林銀屏和圭靈正在傳送陣中,四下探查此法陣不停,臉上均帶有焦慮之『色』。

    “讓我看看!”韓立口中沉聲說道,然後單手一揚。

    頓時一道法決打在了法陣邊緣處,結果靈光微弱一閃,就絲毫反應沒有了。

    韓立神『色』陰沉了下來。

    這時,徐姓青年和銀翅夜叉同樣圍了過來,隻是他們可並不怎麼精通法陣,此刻見韓立如此神情,銀翅夜叉忍不住問道:

    “怎麼回事,傳送陣出問題了?”

    “傳送陣沒問題,但是卻被黑風旗的空間之力封住了。除非打破這個空間。或者黑風旗主人主動放開此禁製,否則我們無法傳送出去的。”韓立望著傳送陣,緩緩說道。

    “打破空間?怎麼打破!難道要我們滅了那元聖祖不成,我們要是此神通,何必還要急急忙忙的離開?”銀翅夜叉一聽這話,大急的說道。

    “道友和我說又有什麼用?好在,此魔現在一心對付宮殿中那人,現在隻是困住我們,還來不及對付我們。我們仔細斟酌一下,看看能否想出什麼脫身之策。抱怨之言,道友還是免開尊口。”韓立兩眼一反,不客氣的回道。

    銀翅夜叉聞言大怒,目凶厲之『色』一閃,但隨即想起了什麼,哼了一聲後竟又將怒火強行壓下,目光閃動不定的思量起來。

    一旁的徐姓青年也目『露』沉『吟』。

    林銀屏和圭靈則無奈的走出法陣,個個眉頭緊皺。

    就在韓立等人一時間在這封閉空間內束手無策時,空間之外,黑袍女子被一股黑風颶風包裹其中,看了看空中烏芒大減的巨旗,麵現出一絲冷笑。

    此刻除了她身邊的幾根風柱外,附近狂風已經漸漸停息,四周在顯出一副狼藉之像後,也漸漸清晰可見起來。

    雖然施展了空間神通,讓這黑風旗威能被占用不少,但是眼前的九真伏魔大陣已經被毀,剩下的威能也足以對付沒有人控製的八靈尺。此靈寶雖然厲害,但是全靠自己的靈『性』又能發揮多少神通出來,也隻能鎮壓下宮殿中沒有自己軀體的狼魂吧。

    此女如此想著,目光往向身外掃去。

    隻見八隻靈獸幻影在颶風撕扯下不停的碎裂潰散,但又在八靈尺神通之下,重新凝聚一起。雖然它們無法攻進颶風之內,但此女也不願輕易走出颶風保護。

    黑袍女子麵無表情的將目光一轉,突然望向了宮殿上的某人。那位自從鬥法以來,一直在呆在附近沒有離去,也不敢有其他舉動的大頭怪人。

    剛才黑風旗下的惡風雖然凶猛,但是宮殿中心處卻是安然無恙的安全之所。此位倒是完好無損的。

    黑袍女子明眸異芒一閃,口中傳出悅耳聲音:

    “葉道友,你去將那八靈尺給本聖祖取來,放心,有我看著,不會讓瓏夢道友對你出手的。”

    怪人一聽這話,麵上一怔,顯出了猶豫之『色』。

    “怎麼,道友害怕本聖祖無法保證你的安全?”黑袍女子輕笑起來,輕拂了下額前的青絲,就隨手一抬,指向了遠處的葉家修士。

    那幾人正在原地放出護身法寶,簇擁著白袍儒生的幻影,,此刻一見黑袍女子此舉動,頓時大驚起來。

    纖纖玉指一動!

    但指尖處絲毫靈光未見,黑袍女子仿佛隻是對空氣虛彈幾下而已。

    葉家修士=一頭霧水。長大頭怪人見此情形,也是一怔,未明黑袍女子是何用意。

    “噗”“噗”幾聲悶響傳出,葉家修士中的道姑和一旁的老者,眉宇間詭異的綻開了一朵血紅小花,屍體直接翻身栽倒。其護身法寶和護體靈光,竟絲毫沒起作用的樣子。

    剩下的方臉中年人,卻身前卻白骨環影一閃,黃光一『蕩』後,擋下了一枚半透明的圓珠。

    此珠子隻有拇指大小,晶瑩剔透,被黃光一彈而開,就“砰”的一聲,自爆消失。被這幾人簇擁的那名白袍儒生幻影,同樣在眉宇間挨了一擊,虛影也瞬間破裂消失。

    “咦!”

    “啊?”

    黑袍女子和大頭怪人同時出聲。隻是黑袍女子現出的是詫異之聲,而怪人則是一驚。

    “映月環?不對,仿製品!”黑袍女子喃喃一聲,現出一絲意外。

    “聖祖,你這是什麼意思?”怪人麵容一下陰霾下來。

    “什麼意思?既然葉道友不放心本聖祖,本人自然要給你施展下手段看看了。怎麼,這些人難道和你還有什麼關聯?”黑袍女子目光一瞥,漫不經心的說道。

    “哼!”大頭怪人冷哼一聲,仿佛有些不滿,但還是沒有說什麼,但目光最後落在了白袍儒生虛影消失之處,麵上又有些驚疑起來。

    這時兩名身死葉家修士屍體爆裂開來,兩隻元嬰驚慌的從麵飛出,直奔方臉修士『射』去。

    方臉修士臉沉似水的將身前骨環一收,讓這兩元嬰進沒入其袖口中不見了蹤。然後在再次放出骨環出來。在此過程中,他眼也不眨的的注視著黑袍女子,生怕其趁機再突施辣手。

    不知是一擊不中,不屑再出手,還是剛才真隻是想讓大頭怪人見識下神通,黑袍女子並沒理會方臉修士收攏元嬰舉動,而是衝怪人繼續說道:

    “葉道友隻要幫我將這八靈尺收起,也算助過我一臂之力了。等脫困出去後,我自會給你灌注魔氣,讓你壽元大增。而一會兒對付那妖妃時,你也可無需出手。難道這點事情,道友也無法做到?”

    說到這,黑袍女子的玉容陰寒下來,黑白分明的明眸突然罩上了一層血『色』,看起顯得妖異之極。

    大頭怪人神『色』一變,自然聽出了這位元聖祖化身的不滿,當即思量下後,知道此險不冒看來不行了,一咬牙也不說什麼,身形向八靈尺飄『蕩』而去。

    就在大頭怪人身形方一動的同時,宮殿下一聲冰寒冷哼傳出,在怪人頭頂處突然空間扭曲,一隻十餘丈驚人巨手一下浮現而出,毫不客氣一握成拳,猶如小山似的向怪人一砸而下。

    感到巨拳帶來的可怕靈壓,大頭怪人一驚非小,當即就要倒退避出。但是就在這時,黑袍女子一聲輕笑,玉手衝著宮殿方向輕輕一拍。

    “轟”的一聲巨響,巨拳仿佛被什麼東西重擊一般,竟一震的被擊的橫飛出去,隨即潰散化為點點白光。

    怪人心中大定,當即不再遲疑的遁光一閃,化為一道黃光直奔八靈尺卷去。

    但此遁光方『射』出十餘丈,卻從一側傳來一聲低不可聞的輕歎,隨後附近虛空異芒一閃,一柄黑紅『色』怪刃從中激『射』而出,化為一片黑紅刀光,直奔怪人席卷斬來。

    ”黑血刃!”

    大頭怪人倒吸口涼氣的脫口叫出,不加思索的一張口,一柄黃『色』小劍噴出口外,化為丈許大巨劍,略一盤旋下幻化出重重劍影,將自己護在了其中,隨即怪人再單手一翻轉,一個潔白無暇的小瓶出現在了手中,如臨大敵的對準飛來的刀光就瓶口一倒。

    一片白霞從瓶中『射』出,一下迎上一閃即逝就到兩道刀光。

    兩者方一接觸,黑紅刀光略微一攪,就將看似凝厚的霞光撕裂成了碎片。隨即黑紅光芒一漲,刀光往中間一凝,化為一口數丈長的黑紅巨刀,對準怪人迎頭就是一斬。

    大頭怪人麵『色』有些驚慌,兩手一掐訣,催動黃『色』巨劍抵擋,同時袖袍一抖下,又一口飛叉化為一道銀芒向空中『射』去。

    黑紅巨刀落下後被重重劍影一擋,略一頓,但隨即低沉的嗡鳴,所有劍影竟如同紙屑般的被一斬而碎,直接辟在了巨劍的本體上。

    黃『色』巨劍發出一聲哀鳴,劍體上和刀光一擊之處,竟立刻現出一道裂縫來。

    怪人麵『色』一白,不禁張口噴出一口黑血。所幸這時,那口飛叉正好飛至此處,一抖後幻化出一片銀光,急忙協助巨劍抵住了巨刀的斬落之勢。

    不過很明顯即使加上這口不凡的銀叉,兩件寶物也根本抵擋不住此刀光多久,大頭怪人周身靈光一閃,就要向一側倒『射』出去。

    遠處的黑袍女子見到此幕,麵『色』一沉,單手衝著宮殿上空的某處無人處一彈。

    頓時一聲悶哼傳來,一道淡淡的白影一個跌蹌後,在那現形而出。

    正是葉家大長老,那名早就隱形的白袍儒生。

    不過此刻的他麵無表情,胸口出多出一個細細的血洞出來,看位置正是心髒處,卻不知為何竟然一副沒有大礙的樣子。

    

Snap Time:2018-04-25 22:38:54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