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四十三章重獲舊寶


    第一千四十三章 重獲舊寶

    這一次,古魔心神全被後麵突然出現的韓立吸引,當魔髓鑽煉製飛刀再次出現時,感應明顯比上次慢了一拍。而以此飛刀的詭異遁速,等古魔麵『色』大驚的想再次避開時,卻已經遲了。

    同樣的一幕,再次在古魔脖頸處上演,血線浮現,古魔另一顆頭顱也幹淨利落的滾落而下。

    韓立見此,自然心中大喜。但是未等他麵上笑容『露』出,無頭古魔手中雙刀竟並未潰散消失,反而一揚,竟化為兩道黑芒激『射』向韓立,隨即狂風一起,無頭魔軀竟化為一股濃濃魔氣爆裂開來。

    韓立雖然一驚,但又怎會讓到手獵物真的逃到,不加思索的兩手一掐訣,原本『射』出的紫『色』火蛟也同樣一聲的自爆開來。

    寸許大的紫『色』火焰,遍布方圓十丈內範圍,如同下雨般相仿。

    而數十口金『色』小劍密密麻麻一攪,頓時將兩口黑刃化為了無有,緊接著眾飛劍一哄而散, 一道道金『色』電弧從飛劍上彈『射』而出,形成一張巨大金網,緊隨紫焰迎頭罩下。

    “茲啦”之聲大起!

    大半魔氣根本未來及跑出多遠,就被一塊塊的紫『色』巨冰硬生生凍結其內。其餘黑氣則一頭撞到了金『色』電網之上,一陣霹靂聲後,自然化為了無有。

    韓立見此,仍謹慎的兩手掐訣,口中輕吐一個“爆”字。

    整張金網爆裂開來,無數纖細電弧一擊而下,紫冰頓時在其下紛紛瓦解崩潰。

    碎冰中的黑氣和其中被暗藏的無數縷古魔精,自然被掃『蕩』一空。

    有數件寶物從魔氣中掉落而下。

    韓立一見其中兩件被根根黑絲包裹成團的東西時,雙目一亮。

    手指一彈,兩道金弧激『射』而出,立刻讓黑絲煙消雲散,現出了兩口金『色』小劍,表麵略有些黯淡,似乎靈『性』受損不小樣子。

    正是韓立丟失多年的那兩口青竹蜂雲劍。

    韓立大喜下,急忙試著用神念一催,兩口飛劍一下彈『射』挑起,自行落入了其手中。

    韓立一直提著的心,終於放了大半來。

    還好飛劍雖然長年被古魔封印,但劍內靈昧並未徹底失去,隻要稍加重新祭煉一番,就可立刻恢複如初了。

    而這時,遠處的徐姓青年和銀翅夜叉等人,眼睜睜的看著韓立剛把古魔擊傷,又緊追上去,三下五除二的將古魔真的這樣斬殺滅掉了,連元神都未逃脫的樣子,都麵麵相覷互望起來,都從對方的目中看出了幾分懼意。

    至於對於新出現的人形傀儡,這幾位自然一頭霧水,不知韓立從何處招來的這麼一位厲害修士。先前眾人傳送進來是,可根本沒有此人的。難道這人遁術竟高明如斯,可以同時瞞過這般多人的耳目。

    心中這般想道,這幾位自然更加心中難安了。

    不過他們也不是平常之人,當即就將此心思強壓在心底,反而不約而同的立刻對下麵禁製攻擊起來。

    在黑『色』傳送陣四周,有數杆陣旗,形成一層灰『色』光罩,將法陣隔絕在其內的樣子。

    也就是此禁製,讓另一端的傳送陣也失去了效用。

    各種攻擊呼嘯一聲的向下砸去。

    靈光閃動,轟隆隆之聲過後,大出眾人預料的是,陣旗所化灰『色』光罩竟堅韌異常。無論是銀翅夜叉的煞魂絲,獅禽獸的一對利爪,甚至徐姓青年祭出的青『色』光團中圓珠,擊在上麵竟都隻不過『蕩』起一層淡淡波紋。那看似簡單的七八杆灰幡,隻在禁製中一晃,就若無其事了。

    這一幕,讓原本因為沒有了古魔這個攔路虎,出去之路自然平坦的幾人,全都心中一緊起來。

    那頭獅禽獸脾『性』最為暴躁,見自己要對利爪沒有效用,當即雙目凶光一閃,不加思索之下,血盆大口一張,金『色』音波就先從口中衝出,終於讓罩壁一塊深深凹下,仿佛有些不支起來。

    徐姓青年見此,神念一動,頭頂盤旋靈犀孔雀雙翅一扇,五『色』靈光在個勁風中席卷而出。一旁的林銀屏則玉指一掐,從口中噴出一團團銀『色』光球,一連串的擊在了光罩上。再加上銀翅夜叉猛然將無數道煞魂絲一凝,化為一隻巨蟒,惡狠狠的來上最後一擊。

    所有人都知道能否脫離這,就在眼前一擊,自然全力而為,不會再留什麼餘力。

    那間,驚人靈光瞬間將此禁製淹沒在了其下。

    灰白『色』光罩終於發出了破裂之聲,而就在這時,韓立和圭靈駕起遁光,幾個閃動後也飛回到了這。

    人形傀儡卻隱匿起來,不見潛伏在了何處。

    韓立的到來,看似風平浪靜,但卻讓其他人全都大為的忌憚了。而在幾杆陣旗剛剛哀鳴一聲,齊齊斷成兩截時,諸多人影驀然一動,同時向法陣中搶去。

    但數團靈光在相互間暴裂開來後,幾道人影卻又同時跌落開來。

    竟在此時互相攻擊,將其他人擊退開淶。

    “韓道友,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徐姓青年麵『色』鐵青,單手托著青『色』圓珠,盯著韓立惱怒問道。

    “什麼意思,這要問徐道友自己了。”韓立似笑非笑的說道,身前有數口金劍漂浮不動,一隻手上卻抓著那柄讓其他人心中大凜的三焰扇。

    “第一波要傳走的人,一定要有我才行。我可信不過你們人類修士!”銀翅夜叉一對肉翅將身子護在其內包,對韓立二人冷冷道。

    “哈哈,這可就難了,這小型傳送陣一次頂多傳送兩人,早出去之人萬一將外邊法陣破壞掉,那留在這的人,豈不要等死了。”韓立麵上笑容一斂,聲音冰寒下來。

    說話間,獅禽獸和圭靈等人也稍慢一拍的圍了上來。

    三方互相忌憚之下,竟一時僵持在了這兒。

    就在這時,遠處宮殿方向一聲冷冷嬌叱傳來!

    “竟敢當著我的麵,滅殺我聖族之人。你們一個人也別想走了!”

    那聲音冰寒刺骨,聽似不大,遙遙傳來後卻在每一人耳中清晰響起,竟正是那黑袍女子的嗓音。

    這元聖祖化身在古魔身死瞬間,就感應到了此事。但是此刻才剛剛緩過手來,大怒的說道。

    此刻黑風旗,在其手中發揮出了近半威力,將九真伏魔大陣壓的支離破碎,就是宮殿上空的八靈尺,也在嗡鳴聲中驅使八隻靈獸幻影出現在了此魔附近,參加了對其圍攻。但是聖祖化身在黑風旗近乎逆天的攻防一體威能下,跟本無法傷其分毫。

    此女原先是打算先解決那伏魔大陣,然後再出手降伏那八靈尺,結果現如今一見自己唯一一名手下,竟然如此意外的身亡,頓時激起這位聖祖的殺意。

    黑袍女子臉沉似水,一連數口精血噴到了空中小旗上,然後十指連彈,一道接一道的法決打出。

    小旗放出刺目烏芒,體形驟然狂漲,轉眼間就化為一十餘丈長,碗口粗的巨旗,旗麵上紫『色』符文流轉不已,黑氣繚繞。

    附近颶風在此旗一變化後,同樣有所感應的威能大增,惡風席卷過處,竟將九真伏魔陣中祭壇都刮的寸寸斷裂。幾口金刀更是在風中滴溜溜一陣『亂』轉,眼看九真伏魔被破在即!

    至於那八靈尺,在此女真靠近宮殿前,威能不會盡顯而出的,隻是此尺幻化出的八隻妖獸幻影圍著此女攻擊不停,但在黑風旗下同樣被衝天風柱吹的東倒西歪,身形不穩。

    另一邊徐姓青年和銀翅夜叉等人聽到黑袍女子森然話語,再感應到狂風的驟然巨變,都心中一凜,要不是三方互相虎視眈眈,恐怕都馬上就衝進傳送陣中逃離而走。

    “讓圭靈道友和林道友二位先傳送過去。圭靈道友是妖獸之身和銀翅二位道友也算舊識,而在下自信圭道友不會做出棄在下而走事情,林道友先過去的話,徐道友也可以安心一些。第二批獅禽道友和徐道友再傳過去,我和銀翅道友最後再走。快些開始吧,遲則生變!”眼見宮殿方向轟鳴聲震耳欲聾,空中陰雲密布,十幾道黑『色』風柱正在交織融匯一起,連附近空氣都開始微微顫抖起來,這讓韓立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不及多想的猛然說道。

    徐姓青年和銀翅夜叉同樣感到了此空間的異變,即使有的還心存顧忌,但此刻也沒有更好方案,再拖延下去,恐怕真要被一鍋端了,隻能互望一眼後,略微點了點頭。

    當即圭靈在韓立吩咐下,立刻和林銀屏身形撲出,就要走進傳動陣中。

    但是誰知道,二人剛踏進一隻腳去,傳送陣中白光閃爍,一個人影出現在了法陣中間。竟有人在此時,從外麵傳送而進。

    這一下,讓韓立等人目瞪口呆!

    而就在這時,突然從中心處傳來黑袍女子清冷的一聲話語。

    “混沌開天!”

    隨著此生話落,一道漆黑如墨光柱遠處破空而起,隨後此光柱在半空中詭異的一頓,然後整個天空以此光柱為邊界,突然間一分二的分裂成了兩半,一邊仍然陽光明媚,另一邊卻無邊黑幕席卷而來,一下將大半天空都遮蔽其下,轉眼間就到了韓立等人的頭頂處。

    

Snap Time:2018-07-19 19:47:34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