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十七章九真伏魔陣

  
  第一千三十七章 九真伏魔陣
  銀月身形重新站穩後,臉『色』蒼白,但望了“花天奇”一眼後,嘴角忽然『露』出一絲譏『色』。
  “你是我,我也是你。若是讓那人知道此事,你以為你的處境能好到哪堨h?況且雖然那人娶得的是玲瓏,但他寵愛最多的還是我?不要忘了,當年是誰幫我將您壓製住,並強行讓你在體內沉睡的。”
  一聽銀月這話,“花天奇”臉上笑容一斂,雙目徒然『露』出一股煞氣來。但隨即冷笑一聲,一扭首,單手猛然朝法陣外某處輕輕一按。
  “轟”的一聲巨響,隻見眾人進來的白『色』傳送陣忽然崩潰凹陷來,原地竟『露』出一個丈許深的大坑出來。
  正悄然退到傳送陣附近的銀翅夜叉和獅禽獸見此,頓時麵『色』大變的身形一頓,不得不停下了腳步。
  “你兩個想往哪堨h!一個和當年的空玄丹士一模一樣,但身上卻如此濃的屍氣,另一個雖然形態變化了不少,但本妃還有印象的,是空玄丹士當年飼養的那頭靈禽不假。我沒記錯的話,空玄丹士在我被封印前就隕落許久了。看來你是他遺留的肉軀修煉通靈,竟然還在修煉到了銀翅夜叉境界,我說的可有錯!”“花天奇”盯著銀翅夜叉,冷冷說道。
  “沒想到玲瓏仙子,竟如此輕易看出了我二人來曆!說起來,我當年也算是和仙子有過數麵之緣的。”銀翅夜叉神『色』陰晴不定,但終究苦笑一聲的說道。
  “和我有一麵之緣的是你的前身,不是你。倒是這隻獅禽獸,當年隻不過是七級靈禽而已,現在竟也進階到了十級妖獸,看來即使回到靈界也足以有立足之地的。”“花天奇”哼了一聲道。
  “不管怎麼說,我還腦中還記得仙子當年的絕世豐姿,但仙子將這傳送陣擊毀是何用意?”被看破了來曆,銀翅夜叉反而鎮定了下來。
  “沒什麼,既然來了,就不要急著走了。本妃說不定還要借助你二人之力呢!”“花天奇”輕描淡寫的說道。
  銀翅夜叉臉『色』陰沉了下來。
  雖然此妖根本不想留在此處,但傳送陣既然被毀,想另找出路就不是一時半刻工夫,眼珠略微一轉後,也就暫時沉默了下來。
  “花天奇”見此,不再理會二妖,目光朝徐姓青年,還有葉家幾位修士又掃了一眼,嘴角一翹的冷笑起來:
  “好,很好!沒想到這麼多人類修士到此地來了,而且修為還個個不弱!”
  “不管前輩在靈界是何顯赫身份,又如何附身在花道友身上。我們葉家這次打開這昆吾山封印,隻是為了通天靈寶而已。前輩隻要肯將這八靈尺交給在下,我們葉家可以助前輩脫離此塔!”白袍儒生通過剛才細聽,隱隱聽明白了這位的大概來曆,驀然上前一步的恭敬道。
  “徐某想說的話,想不到被葉道友先說出來了。”徐姓青年聞言打了個哈哈,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這兩人均都老『奸』巨猾,見附身花天奇妖妃方一出手,均知不可力敵,不禁都打起來拉攏的念頭。
  “八靈尺?好啊,你們誰有本事能收服此寶,盡管過來就是了。本妃決不阻攔!”“花天奇”目光一閃,竟滿不在乎的如此道。
  聽了這話,葉家大長老和徐姓青年一怔,然後驚訝的互望一眼。
  “怎麼,讓你們過來取寶,又有些害怕了!”“花天奇”口中發出了譏諷的笑聲。
  但白袍儒生和徐姓青年,卻反而更不敢輕舉妄動了。
  另一邊的木夫人,自從“花天奇”出現後,臉上一直『露』出警惕異常表情,此刻縮在袖中的玉手一動,竟悄然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物來。動作異常小心,生怕“花天奇”發現似地。
  “既然前輩不想要此寶,剛才老夫在下麵收寶時,為何出手攔阻我?”遠遠躲在宮殿上空另一端的大頭怪人,忽然尖利的問道。
  “其他人取寶都可以,唯獨你不行!”“花天奇”斜瞥了怪人一眼,淡然說道。
  “為什麼?”怪人麵『色』一下異常難看,斜瞥了一眼自己的斷臂,恨恨的問道。
  “為什麼?前不久你才見過元聖祖的分身吧!”
  “什麼元聖祖,我根本不知道!”大頭怪人心中一凜,但口中馬上否認道。
  “雖然你和此魔待在一起的時間很短,但身上仍然沾染一絲常人難見的魔氣,我一眼就能看的出。你不承認也無所謂,但剛才你進入殿內後,一見我的魂匣便生出不利之心,這點沒錯吧!要不是我附身之人先前比你早一步將我驚醒,恐怕還真遭了你的毒手。竟敢用滅魂符對付我,你的膽子很大啊?”“花天奇”目中綠芒一閃,聲音一下冰寒刺骨起來。
  白袍儒生聽了這些話,心中一愣,隨即嘴唇微動的急忙向怪人傳音了幾句,似乎想問些什麼。
  但大頭怪人卻猶若未聞,寒著麵孔的一語不發。
  白袍儒生頓時麵沉似水起來了。
  “元聖祖,是什麼?是上古妖魔嗎?”這一次,竟是韓立忽然開口了。
  “嘿嘿,元聖祖?”“花天奇”臉『色』微變一下,但隨即冷笑的仰首望天,並有馬上回答韓立此問。
  韓立眉頭微微一皺!直覺告訴韓立,那天南古魔會出現在昆吾山,恐怕就是和這個元聖祖大有關係的。
  人人暗自思量不停,一時間此地竟陷入了沉寂之中。但片刻後,一個女子清冷的聲音響起。
  “諸位道友不要上當了。此女根本不是什麼上界妖妃,分明是那古魔聖祖化身變化『迷』『惑』我等的。你等若上前,真收走了上古修士用來鎮壓此魔的八靈尺,恐怕此魔真的就此脫困了。到時候,將為整個人界都帶出一場大劫的。”
  說話的人,竟是那化仙宗的木夫人,此刻她單手捧著一枚數寸大小的綠『色』玉璽,上麵閃閃發光,竟浮現一隻尺許大的五爪真龍幻影。此真龍幻影麵對“花天奇”張牙舞爪的,暴怒異,似乎見到什麼非常厭惡東西的樣子。
  “化龍璽!”
  “花天奇”一見此物,麵『色』一變,竟不加思索的單手朝此女虛空一按。
  “茲啦”一聲,一股仿佛撕破空間的巨力直接往對方頭頂壓下來。
  木夫人一驚,急忙異舉手中玉璽。
  頓時一聲龍『吟』從上麵,龍影瞬間狂漲十倍,竟一『射』之下從寶物上飛出,直接迎上了空中的巨力。
  一聲仿佛整個空間都一震的巨響後,龍影和巨力發出一陣白光後,竟同歸於盡的消失了。
  而趁此機會,穆夫人和身旁秀麗女子同時一揚手,放出金銀兩道光華出來,日月梭隨之現形而出。
  二女身形一晃,就此鑽入了其內。
  這“花天奇”見此,雙眉倒豎,,一張口,一道銀『色』光柱朝靈梭噴一閃即逝的噴出。
  大出眾人意外的一幕出現了了。
  一隻身披怪異鱗片的巨鹿幻影,突然絲毫征兆沒有的在大陣中浮現,竟一張口就將這此光柱吞入了腹中,然後再次一閃的不見了蹤影,如同從未出現過一般。
  “八麒鹿!”
  韓立心中一驚,急忙朝那八靈尺望去,隻見原本在空中懸浮飄動的此尺,竟不知何時的微顫起來。而隨著此顫抖,一圈圈七『色』靈光從尺上泛出,八隻靈獸幻影也開始在靈光中清晰可見起來。此靈寶竟一副要被激發的樣子。
  不好!
  “花天奇”一見此幕,臉『色』徒然一寒,隨即周身銀光一閃,竟二話不說的再次『射』入下麵的宮殿中。
  八靈尺驀然發出刺耳的嗡鳴聲,隨後附近大陣也靈光大放,地麵一陣劇晃後,竟裂開了九條裂縫,從媊捇F隆隆的升出來另外九座祭壇出來。
  這九座祭壇足足是外麵小祭壇的數倍大小,每一座上麵,還各有一柄金光燦燦巨刃倒豎在那堙C式樣外形都和原先石傀儡手中金刃一般無二,但它們太大了,每一口都有十餘丈之高,仿佛九根柱子一般,讓人生畏之極。
  “九真伏魔陣”一見這九座祭壇,白袍儒生一怔後,頓時大叫一聲。
  韓立見勢不妙,早已一把抓住銀月手臂帶其倒『射』退後,一聽葉家大長老此話,腦中靈光一閃,似乎覺得好像在哪聽說過此名稱。
  但是他尚未來及細思量此事,空間的一麵在黑光閃動中,竟一下塌陷了下來,無數股魔氣猶如烏蟒般的從媊悗_出。
  一陣得意的狂笑聲傳出,“嗖”的一聲,一個雙首四臂魔影在魔氣從飛『射』而出,一頓下,就屹立在了半空中。
  九口巨刃光華大放,從巨刃上各自朝空中『射』出一道粗大刀光,金濛濛一大片,在出現的一瞬間幾乎就遮蔽了半邊天空,朝著魔影狠狠壓下。
  魔影口中大笑,嘎然而止!立刻驚懼的向後倒『射』而回!
  但刀光驀然一閃,一縷金光就詭異的一下浮現在了魔影頭頂,狠狠的一斬而下。
  “轟”的一聲,金光魔氣交織閃爍!
  一個妙曼無比的窈窕身影浮現在了魔影前,伸出一根纖纖玉指,抵住了此縷金光。
  

Snap Time:2018-10-22 05:45:25  ExecTime: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