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十六章銀月雪玲瓏夢


    第一千三十六章 銀月、雪玲、瓏夢

    韓立聽到這話心中一凜,忙朝法陣中宮殿望去。

    此建築從外麵看起來和剛才一樣,並未有什麼異樣顯『露』出來。

    心中疑『惑』,他正想要再問一下銀月,一股驚人靈壓忽從宮殿中衝天而起,接著轟的一聲巨響後,一道黃光從頂部破開『射』出,隨即化為一隻黃『色』大手,直奔八靈尺狠狠抓去。

    這一幕讓宮殿外破陣的修士都是一驚,有幾人更是直接驚呼出口。

    就在這時,一聲銷魂的嬌笑也從宮殿中傳出,隨即八靈尺附近的空間驟然波動,一個劈頭散發人影竟詭異浮現而出。

    此人方一現形,就一張口,一道手臂粗光柱脫口噴出,猶如雷鳴的一閃即逝後,那隻黃『色』大手就被此光柱輕易洞穿而過。

    一聲淒厲慘叫傳出,大手中迅速消潰不見,隨即一個被黃光包裹人影浮現而出,並慌忙向後倒『射』出去。

    劈頭散發之人一聲輕笑,鬼魅般一閃,竟不知如何的橫快十丈之遠,瞬間追到了那人跟前。

    黃光中修士大驚,張口一道血箭噴出。

    此精血所化攻擊,奇快無比,但散發人隻是身形一晃,血箭如同打在幻影上般洞穿身體而過。而散發人一隻手臂仿佛動了一下。

    一聲淒厲慘叫馬上從黃光中修士口中傳出,隨即不知施展了什麼秘術,一下化為一股黃霞四散飛『射』開來,隨即又在遠遠另一端重新凝聚為人影。

    隻是此刻的他,麵『色』蒼白異常,渾身血跡斑斑,前胸數道長長的爪痕,一隻手臂更是翼而飛了,如同喪家犬一樣的狼狽異常。

    “七叔!”

    法陣外一名道姑打扮葉家修士,一看清楚此人麵目後,難以置信的一聲驚呼。

    這位淒慘無比的斷臂之人,竟是葉家輩分最高的那位大頭怪人。這一下,幾名葉家修士都一驚非小。

    白袍儒生也臉『色』大變起來。

    韓立和徐姓青年等人雖然不知這大頭怪人具體身份,但神識掃過去後,元嬰後期修為卻都能感應到的。如此一來,他們心中駭然決不比葉家諸人小哪去。

    韓立朝那散發人凝神望去,但稍一打量後,心中卻一呆。

    這人一身藍袍,服飾裝扮分明是毒聖門修士的樣子,雖然散發遮擋無法看清麵容,但從身形看來,卻似乎是毒聖門大長花天奇。但他剛才沒有聽錯話,分明從這人口中發出的是年輕女子的聲音。

    這可實在太詭異了!

    若不是在場修士個個神通非小,並且八靈尺就在眼前,韓立絕對扭頭就走。對不知名的危險,他一向避而遠之的。

    其他修士也看出了蹊蹺之處,紛紛用驚疑目光瞅向這神秘的散發人。

    這人竟然能將一位元嬰後期修士,都『逼』得如此淒涼,難道他是化神期修士不成?

    這個念頭在眾人人心中一轉後,人人都心中一涼!

    神秘人見大頭怪人僥幸逃脫掉了,冷笑一聲並沒有再追,而是朝法陣外的諸人看了兩眼。

    此人目光冰寒猶如刀,被其所觸之後人猶如被大錐重擊一般,人人麵『色』微變。葉家的那名老道姑和化仙宗的秀麗女子修為最弱,更是身形一晃,不禁後退兩步才重新站穩住。

    韓立暗叫不好,目中藍芒一閃,急忙調動了明清靈目加以抵擋,但被對方目光掃過後,仍覺渾身一寒,猶如身處酷冬一般。

    他臉『色』有些發白了。

    “咦!你是……”這神秘人口中傳出女子的輕咦,目光驟然一轉,竟又回到了韓立身上,並不再挪移開了。她仿佛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就在這時,韓立腰間某隻靈獸袋一動,忽然一道白光從袋口中『射』出,一個盤旋後,一隻雪白小狐落在了韓立身前。

    此靈獸還不猶豫的往地上一個打滾後,就在一團銀光中化為一名年輕的少『婦』,一身白袍,貌美如花。

    正是銀月借助妖狐之體幻化出的人形。

    “果然是你!”神秘人一見銀月,身形一震,用女聲冷冷說道,然後一揚頭顱,遮蓋麵目的散發向後而去,『露』出了此人的真麵目。

    “花天奇!”四周人群一陣『騷』動,有人叫出了這人的名字。

    這神秘人滿臉碧紋,不是花天奇又是何人?

    隻是古怪的是,他容顏微變,但一對瞳孔卻變成了翠綠的妖異顏『色』,並一動不動的盯著銀月,臉上現出古怪的神『色』。

    見此詭異情形,其他人也下意識的沉默下來。

    以這些人的豐富閱曆,如何不知道花天奇身上出了何事?這分明是被什麼東西附身了。這些人心中一凜下,紛紛暗自猜著此人的身份!

    趁此機會大頭怪人急忙悄然的後退,拉開和“花天奇”的距離,同時急忙服下一粒丹『藥』,並掏出數張符籙貼在了斷臂處,頓時一陣白光亮起後,傷口馬上收縮愈合恢複起來了。

    然後他才一抬首,臉『色』鐵青的重新望向“花天奇”。

    韓立望著眼前情形,雙目也半眯了起來,同時心念急轉。

    看樣子,這位大概就是召喚銀月到此的東西了。隻是不知她和銀月是何種關係,是敵是友?

    “雪玲!許多年前你就應該找到這的,沒想到到如此多年過去了,你才來到這。不過,你的氣息竟變得如此弱小,還寄身在四瞳妖狐這種妖獸身上了,不覺得有辱我們銀月天狼的身份嗎?”花天奇”臉上異『色』一收,淡然說道。

    銀月抬起纖纖玉手拂了下額前的青絲,默然了半晌後,才用一種不太肯定語氣說道:

    “你是玲瓏!”

    “花天奇”聽了這話,目中異『色』一閃,凝望了銀月一會兒後,突然發出咯咯的嬌笑聲來。

    “真沒想到,我們狼族第一美女,天奎神狼的寵妃竟然會失憶了。我早就應該想到了,當年元聖祖分身將你元神『逼』離了肉身,你的神識怎麼可能還保持完好如初。我的好妹妹,我可不是玲瓏,而是瓏夢!

    此人明明是男人的麵孔和身體,笑聲卻異常的銷魂嬌媚,讓人實在感到詭異無比!

    韓立卻眉頭一皺,心中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

    雖然還未明白此女和銀月的關係,但聽剛才的言語,竟隱隱對銀月遭遇一副幸災樂禍的意思。

    銀月則黛眉緊鎖,一對明眸盯著“花天奇”,玉容陰晴不定,仿佛對方的話語,讓其想起了些什麼

    “你的話,讓我記起了一些往事!但還有許多有些模糊不清,但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是我,我就應該是你吧!”銀月紅唇一動,鎮定的說道。

    “哼!看來你還能記起一些事情的。的確,你我原本是同一人,你我合起來才是一個叫玲瓏的人。當初她為了應付第五次的千年雷劫,被『逼』修煉我們銀月狼族的無上秘術,結果半途出了差錯,硬生生將精魂一分為二,化為了你我兩個獨立的元神。隻不過,以前你元神比較強大,身體自然以你為主,我受你壓迫,不得不長時間處於沉睡中而已。但現在,情形卻正好相反,你的元神衰弱到如此可憐,我舉手就能將你滅掉了。”“花天奇”的聲音驟然陰寒了下來。

    銀月聞言神『色』一緊,但隨即就恢複如常了。

    “雖然我記的事情不多。但噬血魂印,卻還記得很清楚。你殺不了我的。若是我真的形神俱滅,你也好不到哪去的。”銀月竟冷靜異常的說道。

    一聽銀月這話,“花天奇”臉『色』一沉,雙目驀然綠芒大放。銀月馬上隨之一聲低呼,身子一顫下竟被一股無形巨力硬生生擊飛出去。

    韓立嘴唇一抿,不加死思索的反手一抓。

    頓時一隻青『色』光手在銀月身後浮現,一把將銀月身體撈在了手中,然後才輕輕的放下。

    一見此幕,“花天奇”一怔,隨即勃然大怒,目光一轉的竟立刻瞪向了韓立。

    暗叫不妙,韓立不及多想的一抬手,元罡盾立刻巨大化後擋在了身前。

    “轟”的一聲巨響後,銀盾表麵銀光狂閃,整個盾麵一下凹陷數寸去,留下一大塊清晰異常的凹痕。

    韓立倒吸了一口涼氣。

    附近的其他修士原本對”花天奇“和銀月的對話,一頭霧水,但一見幕後,同樣一陣『騷』動。

    而銀翅夜叉和獅禽獸二妖,自從“花天奇”現身後,就麵帶困『惑』之『色』,當聽到玲瓏和雪玲等稱呼後瞬間『露』出驚懼之『色』來。這二妖竟似乎知道一些這兩個稱呼的來曆似的,互相間打了個招呼後,竟開始橋繞的往傳送陣方向退去。

    “花天奇”見一擊沒有奏效,顯然有些意外,輕蔑一哼後就想再出手,但她馬上想起了什麼,瞅了瞅韓立,又瞥了眼銀月,忽然輕笑了起來。

    “雪玲!你的氣息在這人身上如此濃重,而你剛才又從此人的靈獸袋中出來,莫非你已經成了此人的靈獸不成?”“

    “就算如此,又如何?”銀月聞言,玉容上陰霾之『色』閃過,冷冷回道。

    “咯咯,沒什麼!若是如此話,那我可要恭喜此人了。能將天奎妖王寵妃收為靈獸,恐怕就是靈界三皇也不敢如此妄想的。”花天奇”一陣嬌笑後,不懷好意的說道。

    

Snap Time:2018-07-16 07:20:14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