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十五章化神修士


    第一千三十五章 化神修士

    不知過了多久,一聲悠悠的男子歎息,從冰壁深處傳出。

    “呼道友!你不在魔陀山修身養『性』,到我這冰魂穀作甚?我可不記得有邀請呼兄到此的。”

    “你以為我願意到這來嗎,還不是因為昆吾山的事情。”灰袍老者鼻中哼了一聲,似乎同樣的不快。

    “昆吾山!此事不是已經交給你我門下弟子了嗎?又何必再多事?”冰壁中人無喜無悲的回道。

    “真是如此簡單就好了。我又怎會從魔陀山跑過來。你還不知道,向老鬼好像在昆吾山中出事了。”灰袍老者陰沉說道。

    “向老鬼?不會搞錯吧。他可是我們幾個老不死中神通最大的一位,怎麼可能會出事。”冰壁中人終於有些詫異了。

    “我也不太信,但這是風老怪飛劍傳書親自告訴我的。你也很清楚,風老怪和向老鬼一向交好,故而互相都有對方的元神珠。這一次昆吾山現世時,恰好向老鬼就在附近,就去看了一下。結果進去後沒多久,他的元神珠就變得黯淡下來。若不是身負重傷,就是被困在什麼禁製中了。無論那一種情況,向老鬼都不會太好過的。偏偏風老怪自己現在也遇到了大麻煩,無法及時趕來相救,就傳書希望我二人跑一趟看看!並說事後願意贈送我兩枚血氣丹,以作補償。”灰袍老者冷冷說道。

    “血氣丹!這一次風老怪出手還真大方!有了此丹,你我壽元又可以延長數十年的。不過,風老怪怎麼知道向老鬼進入昆吾山了?”冰壁中男子謹慎的問道。

    “這老鬼一向老『奸』巨猾,做什麼事情都要給自己先留好後路,才肯冒險的。他在進入封印前,就事先用飛劍傳書先給風老怪留言了。現在看起來,他這一手倒還真沒有做錯,最起碼現在會有人前去救他。怎麼樣,白道友有沒有興趣前去看看,這血氣丹要是我們自己煉製,可不知要花費多久工夫呢!”老者勸說道。

    冰壁中男子沉默了起來,並沒有馬上回答什麼。

    不知過了多久後,他才緩緩的傳聲說道:

    “算了,要去你去吧,白某就不慘合此事了。”

    “怎麼,連血氣丹都無法打動你?”壁中男子的回答,顯然讓灰袍老者有些意外。

    “我是很想要血氣丹,但是更怕此次前去,反而得不償失的。”男子冰冷的回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就算那魔物真的脫困而出了,你我聯手難道還會真怕它不成。”老者冷笑的說道。

    “怕倒不一定怕!就算它當年再厲害,經過如此多年鎮壓,再加上天地元氣巨變,如今神通也不會比我們高太多的。哪像當初上古大戰時,若是夠強橫的話,再甘願冒些奇險,在人界施展出煉虛期的神通,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為何不去?”老者眉頭微皺下,更加不解了。

    “若是我三年前沒有服下一枚火精棗的話,說不定就陪你走這一趟了。但如今我正在利用此靈物強行突破功法瓶頸。雖然希望不大,也不想因小失大的。”男子竟這樣說道。

    “火精棗?你竟然得到此靈物,難道你……你是直接生服的?”灰袍老者臉『色』大變了。

    “當然,隻有這樣才能充分利用棗中的火靈力!”男子毫無感情的回道。

    “你竟真的如此做了!難道不知道火精棗不煉製成丹『藥』話,其火靈力的霸道,足可以將你體內的法力強行點燃的。其中的危險,當年我們聚會時不是探討過嗎?”老者雙目精光一閃,沉聲說道。

    “不用呼兄你說,我也知道其中凶險。但是不搏一下的話,難道我真要在這冰壁中終老此生不成?或者學向老鬼和風老怪,明明一身莫大神通,卻為了不讓精元隨著施法流失,不得不扮小醜一樣的混跡在低階修士中,整日生怕動用法力過度,而讓自己一命嗚呼了!”白姓男子竟用譏諷的口吻說道。

    “白兄說的有些偏激了。他二人如此做,也是為了想找到當年靈界修士下界時的逆靈通道,看看能否不用進階化神後期,就可直接借助此通道飛升靈界的。畢竟按理說,上界修士能夠壓製法力強行降臨到我們人界來,我們人界修士也可借助此通道,用秘術暫時提升法力進入靈界的。”灰袍老者說道。

    “逆靈通道從當年天地元氣大變後,就不知有多少化神期同道去尋找過了。不要說大晉,大半個人界都早被翻過多少遍了。要是能找到的話,早就該有眉目了。那還用我們再去尋找。多半這個逆靈通道要麼根本不存在,要麼就不是在陸地之上,而是身處那片荒海之上,根本無從找起的。”冰壁中男子不以為然的說道。

    “也許吧。但不管怎麼說,這也是我們飛升靈界的一個希望,總比我們坐等的好。”灰袍老者似乎也覺得男子之言有理,麵『露』一絲無奈。

    “比起逆靈通道,還是老老實實進階化神後期,然後自行飛升上界更實際一些。當年若不是上古魔界搞得鬼,讓我們人界天地元氣變得如此稀薄,以我等資質,又怎會全都停滯在初期境界而無法寸進。”說到這男子又有些恨恨不平起來。

    “白兄再怨天尤人也沒用的,從最後一批古修飛升後,以後雖然不能說沒有修士再修煉到後期,繼續飛升靈界的,但總共也就是那寥寥幾人而已。和上古時候相比根本天壤之別。到了近些年,情況似乎更糟糕了。近萬年竟一名飛升修士都沒有。這就怪不得風老怪他們明知渺茫,也把希望寄托在逆靈通道上了。”灰袍老者同樣大感鬱悶。

    “他們有他們做法,我有我的修煉之道。好了,話就到此吧。現在呼兄已經知道白某的意思了,要麼直接拒絕風老怪,要麼自己獨自走一趟吧。我還要閉關,恕不遠送了。對了,以後我會叫門下弟子徹底封閉此穀,不將火精棗徹底煉化,不會再見任何人的。你和那幾個老怪物也說一下吧。!”冰壁中男子有些不耐再說下去了,匆匆的說完最後幾句話後,直接下了逐客令。

    隨即冰壁中聲音全無!

    灰袍老者麵『色』陰沉,在冰壁前遲疑了好一會兒後,猛然一跺足:

    “為了這兩枚血氣丹,老夫也隻有冒險一次了。有了這百餘年的壽元延續,足以彌補我此行的精元流失了。”老者喃喃說完這話,周身綠光一起,化為一道驚虹飛『射』而出,就此離開了此穀。

    昆吾山鎮魔塔八層的宮殿前,韓立麵無表情的兩手一掐訣,空中十餘口飛劍發出一陣嗡鳴的凝聚一起,然後突然化為一柄數丈大巨劍,金光一閃的驟然劈下。

    “轟”的一聲巨響後,巨劍斬過之處,一具白玉石人直接化為碎石。

    目光在那石人殘骸上略微一頓,碎石並未再次重新凝聚如初。

    韓立微點下頭, 伸手一點,巨劍“嗖”的一聲飛『射』而回。這已經是他徹底擊毀的第四具石傀儡了。

    這些位於大陣中的石傀儡,看似在法陣配合下仿佛擁有不死之身一般。但實際上它們被擊毀次數達到一定程度後,終究會變的無法恢複的。

    不過這也是在同時又如此多元嬰中後期修士不停攻擊的情況下,否則若是僅僅兩人的話,恐怕就是將發力耗盡,也不可能摧毀全被石傀儡的。

    而這些石傀儡手中金刃,也不知是何種材料煉製法器,不但犀利異常,而且每一口都有滅魔的神通。

    韓立親眼所見,從這些金刃上發出的刀氣,幾名修煉魔功的修士,絕不敢讓它們近身分毫的。否則護體魔氣準會直接洞穿,無法抵擋一下的。

    至於想要直接入陣的修士,則祭壇上石傀儡會同時放棄外邊之人,而匯聚無數道刀氣走玄妙之極的軌跡,共同攻擊法陣中一人。

    如此一來,任誰也無法抵擋這種連綿不斷的厲害攻勢,而偏偏此法陣是一種同時兼具數種功效的禁製,闖進大陣後同樣無法盡快破除。這的修士都不是普通之人,自然都清楚其中的奧妙所在。

    當即也無人去冒什麼風頭,全都悶頭隻攻擊自己附近的石傀儡。等將這些傀儡消滅一幹二淨後,這個大陣再去破除就事半功倍了。

    韓立擊毀眼前的這具傀儡後,並未在動手什麼,而是眉頭一皺的四下掃了一眼,隻見祭壇上還能活動的傀儡隻剩下幾隻而已,看來此陣被破就是眼前的事情了。

    他正如此想著,忽然腦中的銀月絲毫征兆沒有的一聲嬌呼,隨即發出陣陣的低呼,仿佛極為痛苦的樣子。

    這讓韓立一驚,不禁傳音問道:

    “怎麼回事,銀月?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嗎?”韓立聲音中略有一絲關切之意。

    “不要緊……宮殿中的東西好像醒了,給我的感覺非常奇特,好像很熟悉,很重要的樣子,不……我的頭好痛……”銀月勉強隻說了幾句,就忍不住的繼續呻『吟』起來。

    

Snap Time:2018-01-24 07:51:58  ExecTime: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