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十四章禁魔環冰魂穀


    第一千三十四章 禁魔環、冰魂穀

    玄青子心中這樣想道,幹咳了幾聲,正想說些什麼先安撫下眼前兩人時,一個冷冷聲音卻遙遙傳來。

    “怎麼,我們天魔宗和太一門不準幾位進去,幾位道友是否就打算硬闖嗎?”

    這話一傳來,羅姓老者麵『色』微變,接著從遠處一道烏光飛『射』而來,轉眼間就到了幾人麵前。

    光芒一斂後,一位渾身皂袍,鷹鉤鼻子的中年文士現形出來。

    此人方一現身,目光往羅姓老者和那綠霧中修士一掃,眉宇間滿是陰厲之『色』。

    “七妙真人!”羅姓老者頓時認出了文士,不禁暗吸了一口涼氣。

    這倒不是說這位七妙真人神通遠超玄青子,而是身為天魔宗執法長老的文士對敵手段異常殘酷狠辣,是大晉赫赫有名的魔道巨梟。即使羅姓老者這樣的元嬰中期修士,也決不願觸怒對方的。

    “七妙道友說笑了。既然貴宗和太一門都如此鄭重,看來現在的裂縫的確有些凶險。老夫耽擱幾日,也是無所謂的。”羅姓老者打了個哈哈,抽身退回了人群中。

    綠霧中的修士,也一語不發的返身而走。

    但附近的其他修士更見正魔第一大宗竟然聯手起來的樣子,卻一陣的『騷』動。

    現在就是再白癡的人也知道,這封印後東西絕對非同小可。否則兩大宗門怎會作出這種強硬姿態來。

    不過迫於二宗聯手的強大勢力,,散修和小宗門修士,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那些稍大些宗門的修士,則也不願輕易做這出這頭鳥。

    這時,從遠處又有七八名天魔宗修士飛『射』而來,竟一『色』的元嬰期魔修。

    他們一到此地後,二話不說的紛紛掏出陣盤法旗,眨眼間布置出一座禁製大陣,幻化出濃濃的白霧將裂縫入口完全掩住。玄青子和七妙真人等人竟轉身進入法陣中,不見了蹤影。

    這一下,附近那些原本還想看看是否有便宜可占的大小宗門修士,不禁麵麵相覷起來。

    玄青子進入到法陣中間,輕吐一口氣,腳步一停的忽然對七妙真人微微一笑:

    “七妙兄,你來的可比貧道預料的快的多。不過也幸虧如此,否則貧道還真無法鎮住那些同道。也隻有道友這般聲名赫赫之人,才能讓他們大為的敬畏。”

    “道友是想說在下凶名在外吧!”中年文士聽了這話,卻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哈哈,貧道怎會如此想”玄青子幹笑了兩聲。

    “好了。其他之言就不要說了。這一次,你我都是奉命前來,也不得不來的。我剛才遠遠聽道友所說,似乎陰羅宗的人已經進去了,進去了那些人。莫非是乾老魔跑來了!否則,道友怎會放他們進去的。”文士眉頭一皺的說道。

    “我到此的時候,乾老魔已和幾位散修進入了封印。後來陰羅宗和一些天瀾草原的人也進去了,其中一位還是天瀾草原的大仙師。我當時還並不知道此封印如此重大,就沒有過於堅決攔阻他們。”玄青子也神『色』凝重起來。不過不知是不是疏忽了,他絲毫未提及化仙宗二女的事情。

    “哼,想不到葉家竟會用聲東擊西的手段,明麵上用一件通天靈寶仿製品,將我們兩宗注意力都吸引過去,暗地卻想來取這真正的通天靈寶。若是不是我們許久以前就在葉家埋下了內應,恐怕到現在還蒙在鼓呢。”七妙真人陰森的說道。

    “可惜的是,葉家這次行事真夠嚴密的。那名內應雖然早就知道了此消息,卻一直無法提前送出來。也隻能將他們的法陣破壞掉一些,才趁『亂』逃出來的。否則若早得到此消息,根本不會給他們破除封印的機會。通天靈寶固然珍稀異常,但若是將那為古魔聖祖化身放出來,那才是得不償失的事情。乾老魔進去如此長時間了,可能已經找到了封印之地了。”玄青子歎了口氣。

    “乾老魔並不是蠢人,不會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倒是我對那些天瀾草原的修士,可不太放心。他們可不是大晉修士,沒有如此多顧慮的。”七妙真人搖搖頭道。

    “哦,我聽說貴宗和天瀾聖殿有些聯係的,沒想到道友還對他們戒心如此之重。”玄青子聞言,輕笑了起來。

    “什麼聯係,隻不過一些利益上的交換而已。”七妙真人不以為然的樣子。

    “上古修士的封印,那是如此容易好打開的。隻要那些人還解開古魔禁製,憑你我兩家聯手子,想來也能製止他們的妄動。若是已經將那古魔分身放出來了。那魔物被鎮壓如此多年,想來也已經元氣大傷了。你我聯手外加我帶來的五隻禁魔環,也足以將它再次製服的。”七妙真人緩緩說道。

    “禁魔環?就是從靈界流傳來,專門禁困妖魔的那種上古法器!”玄青子一聽此物名字,雙目驀然一亮。

    “不錯,這正是古魔界入侵時,靈界修士帶來的專門對付高階古魔的寶物。就算那被封印的是古魔聖祖的分身,五隻禁魔環加身的話,也隻能乖乖的束手就擒而已。“七妙真人冷笑的說道。

    “這就好。原本我還擔心此行有些風險呢,想不到七妙道友準備如此周全,連這種上古寶物都能找到。”玄青子神『色』為之一鬆。

    “在下哪有這種奇寶,這五隻禁魔環是我們宗內的那位連同命令一起送來的。倒是你們太一門的那位,沒給你送來什麼寶物應敵嗎?”文士斜瞥了老道一眼,臉上『露』出不信的神『色』。

    “貧道動身比較匆忙,那來及準備什麼寶物。不過這次開門內的時候,在下將天阿神劍隨身攜帶了。想來也可以助道友一臂之力的。”玄青子苦笑一聲的說道。

    “天阿神劍?此寶對付妖魔倒是最合適不過了。”文士麵上聞言點點頭,仿佛比較滿意。

    “不過,貧道還是有些不明白,我接到門內那位的手信,竟要我們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傷了那古魔『性』命,最好將其重新封印起來。這是何意?將其滅了,不正好永絕後患嗎!”玄青子突然這般問道。

    “誰知道呢!我接到的命令同樣有這種意思。不過想想,當年古修也沒有將此魔滅殺。看來其中肯定是有什麼特殊原因的。我們還是按上麵所說去做吧。”文士想了想,鄭重說道。

    “道友所說即是!我們的確不易多事,省的再惹出什麼事端來。七妙兄是否將靈龜飛車帶來了,我們抓緊時間進去吧。”玄青子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然後目光朝裂縫入口掃了一眼說道。

    文士聽了老道這話,嘿嘿一笑,袖袍一抖,一團烏光包裹著一個扁圓形的東西,飛『射』而出。

    此物在二人身前一個盤旋後,迎風變大起來,轉眼間化為了數丈大小的一之靈車,仿佛一件巨大的龜殼一般。

    玄青子見此,微然一笑。

    隨即文士和玄青子分別叮囑了一齊來的修士幾句,二人就身形一晃的鑽入了車中。

    靈車化為一道烏虹,直接飛入了裂縫中。

    真桓山是是大晉四大靈脈之一,而號稱正道第一宗的太一門就位於此山脈中。

    而太一門號稱道第一宗,勢力之大除了天魔宗和萬妖穀可以勉強與其並駕齊驅外,在整個大晉無人能出其左右。故而十萬之廣的真桓山脈中,數以百計的大大小小靈山都位太一門修士的掌控下。

    而冰魂穀是此山脈一處不起眼的小山穀。

    此穀和山脈中其他四季如春的靈山靈地大不一樣,非但靈氣匱乏,而且陰風陣陣,冰寒刺骨,整座山穀都長年晶瑩剔透,被一層厚厚的冰雪覆蓋著。

    但就這麼一處尋常修士看都不願多看上一眼的惡劣之地,卻是太一門罕有人知的禁地之一。

    尋常弟子不要說到過此山穀,就是聽也沒幾人聽說過此處的。

    而如此神秘的地方,除了穀口處有一個幻陣遮蔽住外,外麵絲毫禁製沒有,更沒有任何太一門修士駐守穀外。

    但實際上,此穀數百年前無人敢踏足其內了,就是偶爾有高權重的長老到此處,也隻是在穀外恭聲說話,絕不敢入內一步的。

    但是這一日,就在南疆的七妙真人和玄青子進入封印裂縫中的同時,一名滿麵病容的灰袍老者,鬼魅般的出現在了穀口處。

    他看了看穀口處的幻陣,目中閃過一絲譏諷,輕咳兩聲後,就化為一道綠光『射』入了穀中,視穀口的幻陣如無物一般。

    片刻的工夫,綠光就在山穀的盡頭光芒一斂,老者顯出了身形。

    冷冷的望著眼前的一塊巨大冰壁,他忽然麵『色』一沉,冷冷的說道:

    “白老鬼,明知呼某到此了,何必還躲在棺材中不出來見客!”

    老者的聲音不大,但片刻後,整個冰穀中都轟隆隆的響起了此話語聲,並且一聲接著一聲,如同打雷般的反複不停,。

    麵前的冰壁被震的顫抖不已,似乎隨時都有倒塌的可能。

    可灰袍老者對此視若無睹,眯著雙目,站在冰壁前一動不動。

    

Snap Time:2018-07-17 00:44:25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