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十二章聯手


    第一千三十二章 聯手

    “沒想到韓道友還敢出現在這,徐某倒真有幾分佩服了。”徐姓青年冷笑一聲,抬手一道銀光『射』出,將一隻麵對他的石人擊成粉碎,率先在開口了。

    “為何不敢來。現在靈寶當前,道友還有心思找在下的麻煩不成!”韓立回了一句,不動聲『色』的目光一瞥。

    隻見那隻被擊碎的石人殘骸,在祭壇白光一閃,就重更新凝聚如初,並繼續揮動手中金刃,放出刀光擊向天空。他心中有些詫異了!

    聽了韓立這話,這位天瀾草原大仙師臉上煞氣一閃,正想再說些什麼時,遠處的銀翅夜叉,卻在空中雙翅一展的淡淡道:

    “閣下莫非忘了和在下的恩怨。雖然寶物當前,我也不介意先處理一下私人恩怨的。”

    此話剛落,一旁的獅禽獸口中也發出低低吼聲,威脅之意畢『露』無疑。

    “是嗎?”韓立聽了這話,不驚反笑了起來。

    一旁的圭靈歎了一口氣,上前一步和韓立並肩站在了一起。

    這一幕,讓銀翅夜叉臉『色』微變起來。

    “圭道友,你這是何意?為何和這個人類修士在一起?”

    “何意?你真不知道還是裝糊塗。老娘被你們狠狠利用了一把,隻顧自己本命牌卻根本不管老娘死活,現在我本命牌落在他人手上了。不想魂飛魄散的,自然也也隻有聽命從事了”圭靈雙目凶光一閃,突然指著遠處的銀翅夜叉破口大罵起來。

    這一幕,讓所有的修士為之愕然了。

    銀翅夜叉則『露』出一絲尷尬甚『色』,一旁低吼的獅禽獸,也馬上閉上了嘴巴。

    說起來,這三妖當年大有淵源,自然也有一番交情的。若是可以的話,二妖倒是想幫醜『婦』將本命牌一起拿回的。

    但是當時的情形實在特殊,他們能將自己的本命牌搶到,已經是大為僥幸的事情了。實在無法顧及圭靈的命牌。況且韓立也滑溜之極,寶物一到手就立刻開溜,他們卻被困在四象尺威能之下,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韓立跑掉。

    “圭道友放心,我二人自會幫你將本命牌搶回的。”銀翅夜叉神『色』瞬間恢複如初,盯著韓立陰沉說道。

    “到了此種地步,說這些還有何用。老娘現在不得不聽命從事,若是和你們那對上,可別怪我手下不留情。”圭靈卻根本不領情,雙目一瞪的說道。

    銀翅夜叉聞言苦笑一聲,下麵沒有再說什麼,但卻狠狠盯了韓立兩眼。

    韓立卻神『色』如常的視若無睹,心中同時打定了主意。若是銀翅夜叉真找自己麻煩,說不得讓圭靈和他對上了。

    “韓道友,不知和乾老魔一戰,結果如何。這老魔到現在都沒有出現,莫非他命喪道友之手了?”化仙宗的木夫人,忽然展顏嬌笑道。

    這話內容讓其他修士都是一驚。

    “原來在北極元光中偷窺我們一戰的,真是夫人。還未請教夫人尊姓大名。“聽到『婦』人如此不懷好意一問,韓立眼角一跳,隨即目光在對方和身旁秀麗女子身上一掃後,從容的問道。

    “這不認識我二人的大概也隻有韓兄了。妾身出身南疆化仙宗,可算是是此處半個地主了。倒是韓兄麵孔陌生的很,莫非不是我們大晉修士?”木夫人花枝招展的身形『亂』顫,平凡麵孔上竟增添幾分風情出來,但瞳孔深處卻又冰寒一片。

    “在下來曆似乎和當前事情扯不上什麼關係。倒是韓某在昆吾殿時,是頗受了二位道友一番照顧的。至於乾兄,不過和在下切磋一下而已,最後當然各行散去了。怎麼,乾道友沒有到此嗎?韓某還以為他先來了一步呢。”韓立麵無改『色』的信口胡扯,讓一旁的圭靈聽了心直翻白眼,大為的無語。

    木夫人縱然心有些懷疑,但是若說韓立真擊殺那大名鼎鼎的乾老魔,她自己也不怎麼相信的。所以在聽了韓立不善的回答後,竟然掩口一笑,不再說什麼了。

    另外幾名麵孔陌生修士,見如此多人重視新出現的韓立,互相打了個眼『色』後抽身後退一些,停止了對法陣中石傀儡的攻擊。

    其中一名元嬰後期的白袍儒生,目光一閃下,嘴唇微動的向韓立傳音起來:

    “這位道友,看起來你似乎和此地其他人都有些恩怨。在下是葉家大長老,執掌大晉皇族一脈。道友有沒有興趣和葉家聯手。我們葉家隻要這柄八靈尺,宮殿內其他寶物全歸道友所有。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韓立聽了這話微微一怔,但臉上沒有任何異『色』『露』出,也沒有回答什麼。

    ”道友不要覺得我們葉家貪心,這等至寶就算道友僥幸能拿到手,勢單力弱之下也決沒有機會保存多久的。”儒生一見韓立修為不弱,並且還能驅使圭靈這等高階妖獸,拉攏之心頗切。

    韓立眉梢動了一動,終於同樣開口,傳音了過去:

    “你們葉家身為大晉第一世家,哪還用和在下一個外人幫手。而且你們不是有兩名大修士進入此山的嗎?不知另一位道友身在何處?”韓立目光閃動間,將那幾名陌生修士都看的一清二楚。麵並沒有疑似古魔幻化身,心中雖然一鬆,但卻更加忌憚起來。

    “想不到,韓兄竟然連我葉家來了什麼人都知道。不瞞道友,在下那位長輩應該也在此塔中。雖然在下並沒有聯係到他,但相信到了關鍵時候,他一定會出手的。說不定,他已經潛入宮殿中也不一定!”儒生心中一凜,口中卻嘿嘿一笑。

    “是嗎?若是宮殿中空無一物,在下豈不是白忙乎了一場,還要徹底得罪其他人。”韓立沉默一下,才如此回道。

    “這個簡單。在下先前在昆吾山其餘地方倒也得到了數件威力不小寶物,若道友真沒有所獲,在下願意將它們拿出,全都贈與韓兄。韓兄若是怕得罪其他人的話,我們葉家也可以在事後,接納道友作為葉家的客卿長老,或者一次付給道友百萬靈石。”白袍儒生見韓立有些動心,急忙將自己想好的條件全拿了出來

    要知道,他因為大頭怪人及其他幾名葉家修士莫名不見了蹤影,正心中大感焦慮,覺得事情在脫離掌控中,自然不惜血本的拉攏韓立這位看似大晉之外的修士。

    “客卿長老之事也就算了。那百萬靈石,韓某倒大感興趣的,大不了事後,在下立刻離開大晉就是了。”韓立略一思量,竟就輕笑一聲的答應下來。

    “如此最好,葉某就和道友如此說定了。一會兒,道友見機行事就可以了。”白袍儒生似乎非常欣喜。

    “怎麼,主人你真要將這八靈尺讓與他人?”銀月作為韓立的心神相連器靈,將韓立和儒生對話聽的一清二楚,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讓與?當然不是。我和他隻是達成一個口頭約定而已。像這種沒有任何保證的協議,他和我都不會真當真的。隻不過葉家現在自覺勢弱,而我也需要有人幫我牽製一下其他人。僅此而已。”韓立悠悠的對銀月說道。

    “我想也是!隻要能破除大陣,到時候誰能得到八靈尺,還是要各憑神通的。”銀月歎了口氣的說道。

    韓立微微一笑,不再說什麼了。因為這時那白袍儒生一提法力,大聲對其餘人說起來了。

    “幾位道友,既然這位韓道友也到此了。我們破除這上古大陣應該更有幾分把握了。先前的約定應該對韓道友同樣有效吧。”

    “哼!憑我們這些人已經足夠破除此陣了。何必還要再加什麼人,將其拿下就是了。”徐姓青年冷哼一聲道。

    “拿下?徐兄莫非在說笑了。若是徐兄出手能做到的話,在下自然沒有什麼意見。況且外麵的封印隨時都在減弱,你認為我們還有時間在這磨磨蹭蹭的嗎?”白袍儒生臉『色』一沉,陰森說道。

    “這句話倒是真的,外麵已經來了太一門的玄青子,另外聽說天魔宗的七妙真人也要到此,我們頂多還有一天時間取寶而已。否則到時候,正魔第一大宗有人到此,你認為這口八靈尺還有我們的份嗎?”木夫人一拂額前青絲,竟如此說道。

    太一門!天魔宗!

    除了三個妖物外,包括韓立在內的所有修士都大吃了一驚。特別是葉家大長老,更是麵『色』瞬間蒼白了幾分。

    徐姓青年和林銀屏互望了一眼,臉『色』也好看不到哪去。

    雖然它們天瀾聖殿和天魔宗也打過一些交道,但也絕不會認為對方會他們平分這昆吾山寶物的。

    “好,就讓他也加入破陣行列吧。倒是大陣一破,誰能得到這件通天靈寶,就各憑神通吧!”徐姓青年不愧為大修士,馬上就作出了取舍來。

    其他人還有銀翅夜叉等妖物各懷鬼胎,但也沒有誰再反對此事。

    韓立見此,嘴角一翹,隨即袖袍一抖,十餘口金『色』飛劍就激『射』飛出,二話不說的攻向下方的石傀儡去。其他人也紛紛不願耽擱的再次強攻起大陣來。

    下方原本靜止不動的傀儡們,馬上重新活動起來,毫不示弱的揮動金刃對攻向空中。

    頓時刀光縱橫,轟鳴再起!

    

Snap Time:2018-07-20 01:04:05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