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十一章八靈尺


    第一千三十一章 八靈尺

    “我的確是身受重傷,為了拒敵,才將本命飛劍中苦修多年的玄冰寒氣放出來的。當時比較混『亂』,其他人和傷我之人都想盡快進入下一層,我這才僥幸逃過一劫的。”白瑤怡心有餘悸的說道。

    “哦,聽道友之言,似乎出手之人,你也不太熟悉!”韓立眉梢一動的問了一句。

    “那人應是開啟封印的那批修士中人,我當時正和另一人相持不下,才被那人暗中偷襲的。這玄冰寒氣所化巨冰,除非是後期修士親自出手破壞,否則不是一時半刻可以破開的。不過我重傷之下,同樣也無法破困而出的,這還要多虧韓道友出手相救了。否則時間一長,同樣後果不堪設想的。說起來韓兄倒是厲害,舉手投足間就將我這寒氣化去了。”白瑤怡麵現一絲異『色』的說道。

    “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不知白道友如何到此的?”韓立不以為意說道。

    “說當時我和富道友與韓兄分手後,去搜尋了昆吾山一處密閣,倒也得到了一些好處,原本已經知足了,打算抽身而退的。但萬萬沒成想,在鎮魔塔這邊突然出現了如此驚人的異寶天象。也是我二人貪心作祟,就鬼使神差的跑過來湊熱鬧了。結果半路上碰到了許多修士互相追逐著也往鎮魔塔那邊去。麵既有認識的陰羅宗等人,也有另一批開啟封印的修士,還有銀翅夜叉和那幾名散修。其實見到場中那麼多大神通之人,我二人已經後悔,產生了退意。隻是當時有人不由分說的向我二人攻擊,就這樣被卷入了其中。我更是一直被人追殺下,被迫逃到了這。倒是富道友在途中不見了蹤影。看來是找到了機會脫離了這場混『亂』。”白瑤怡非常識趣的將自己經曆向韓立大概講述了一遍,同時目光在一旁醜『婦』身上打量了幾眼,臉『色』有些不安起來。

    顯然她感應到了圭靈的妖獸之身和身上的可怕妖氣。

    “白道友不用顧慮,這圭靈道友已經答應和我聯手了。否則韓某孤身一人還不敢輕易到此的。”韓立看出了此女的驚疑,微笑說道。

    圭靈這時也擠出一絲笑容來。

    “原來這樣,我說以韓兄的才智怎會和我二人一般糊塗!”白瑤怡雖然不信看醜『婦』和韓立間關係像表麵上說的這般簡單,但還是心中一鬆。

    “不過,我在來的路上,已經見到了富道友遺骸,他已經隕落掉了。”韓立神『色』一正的講出了富姓老者遇害消息。

    “富道友身亡了?”白瑤怡大吃一驚,目中閃過駭然之『色』。

    “是我親手將其軀體處理一下的。連元嬰都沒有來及逃出來的樣子。對了,剛才你在冰中,有沒有感應到還有什麼人從這經過。”韓立突然想起了那手持血刀之人,目中寒光一閃的問道。

    “其他人?沒有感應到。怎麼,還有其他修士進來了?”白瑤怡一怔,不知韓立為何有此一問。

    “既然這樣,那就沒事了。白道友元氣受損不小,現在有何打算嗎?”不知出於什麼考慮,韓立沉『吟』了一下後,並沒有將四散真人之事說出來,而是轉首看了一眼下層的入口,淡淡的問了此女一句。

    “還能怎麼樣,不管這是何種奇寶,我也不會妄想了。準備馬上離開此地。在外麵等裂縫重新開啟了。”白瑤怡不加思索說道。

    “這樣也好。那我就和白道友在這分手了。在下對此寶還頗感興趣的。“對白瑤怡退縮,韓立沒有『露』出絲毫意外,並說出了告辭的言語。

    “既然韓兄如此有信心,那妾身就不多勸阻了。多保重吧!”白瑤怡聽了韓立之言,苦笑一聲道。

    “白道友也保重!”韓立雙手一抱拳,身子一晃的奔遠處入口而去。

    圭靈默不做聲的跟在了後麵。

    白瑤怡望了望二人的背影,輕歎了一聲,隨即從儲物袋中掏出一個『藥』瓶,倒出一顆火紅丹『藥』服了下去。

    已經走出二十餘丈遠的韓立,似乎想起了什麼,忽然一轉首,遙遙的問了一句。

    “白道友,韓某久聞北夜小極宮名聲,以後可否有幸去拜訪一二的。”

    “韓兄說笑了。本宮當然歡迎韓道友前來。”白瑤怡一呆,馬上嫣然一笑的回道。

    “有白道友這句話,那韓某就放心了。”韓立微然一笑,這才真的頭也不回的遠去了。

    白瑤怡等韓立身形在入口處消失不見,麵上笑容菜漸漸收斂起來,玉容上現出一絲沉『吟』來。

    此女雖然答應的痛快的,但對剛才之言自然大感驚疑,不知韓立為何忽然提起了小極宮來。

    第七層,就是當初古魔等人大戰厲鬼之處,空『蕩』『蕩』的,一人影都沒有。

    韓立和圭靈非常容易的找到了通往第八層的小石室,黑白兩個小型傳送陣赫然還在那。

    望著眼前傳送陣,韓立『摸』了『摸』下巴,目『露』思量之『色』。

    “銀月,你有什麼感應嗎?這個兩個法陣都是短距離傳送陣,應該是通往下一層的。不是說有什麼東西在召喚你。你能感應到什麼嗎”韓立在神識中暗自向銀月問道。

    “奇怪,這兩個傳送陣內,好像都隱隱有種我熟悉的東西。不過白『色』的那個好像,更強烈些。”銀月緩緩回道。

    “這就夠了。那我們就從變『色』傳送陣過去吧。黑『色』的那個,隱隱有股邪氣,讓我不太舒服的。”默然了一會兒後,韓立平靜的衝銀月說道。

    隨後,他二話不說的走進了白『色』傳送陣內,圭靈見韓立此舉後,並不多問的也走了進去。

    一道法決打在法陣邊緣處,四周靈光一閃,他們就在白光閃動中消失不見了。

    幾乎在身形在第八層剛一出現的同時,韓立和圭靈就立刻一個忙先祭出了元罡盾,一個則身上瞬間浮現出了血紅戰甲出來。

    畢竟誰知道傳送陣這邊,是否有人再守株待兔著。以二人的閱曆,自然不會疏忽這一點的。

    原先預料的攻擊並未出現,但陣陣的轟鳴聲如同驚濤駭浪般傳來,而傳送的一絲不適方一消失,韓立雙目向四周一掃後,頓時為之一怔。

    眼前的情形實在太混『亂』了。

    天空地上,飛劍法寶漫天飛舞,到處靈光爆裂,遁光飛『射』。

    韓立隻是匆匆一掃,就看到了十幾道人影之多,其中銀翅夜叉二妖、徐姓修士、天瀾聖女以及化仙宗的兩女等人居然都在其中,還有數名臉孔陌生的修士,看來應該是所謂的葉家修士。

    倒是葛天豪等人蹤影全無,不知是在半路上被誰滅掉了,還是並未到此地來。

    在這些修士此刻並未互相攻擊,而是四散在一座宮殿四周。宮殿附近則有一座巨大法陣和數十座祭壇,每座祭壇上都有一個數丈高的白玉石人。

    這些石人身披金甲,雙手合持金『色』巨刃,竟全都活過來了。它們配合這巨大法陣的禁製,劈出一道道數丈長金光,和眾修士對攻著,竟似絲毫不落下風的樣子。

    但附近眾修目光卻並未全落在這些石傀儡上,而是不少人一邊攻擊著,一邊不時的朝宮殿上空望去。

    在宮殿上空十丈高之處,有一把式樣奇特的翠綠木尺漂浮著,散發著淡綠『色』靈光。

    此尺半尺來長,式樣古樸,緩緩轉動不停。

    若是這樣,隻是一件普通寶物的樣子,自然沒有什麼稀奇的,不會引的如此多修士注意。關鍵是木尺每轉動一圈後,附近就驟然浮現無數朵淡銀『色』蓮花,似真似假,緩緩飄舞著。在而這些蓮花中,還有八隻大小不一靈獸幻影,若隱若現,仰首對這此尺發出清鳴之音,仿佛在祭拜此尺一般。

    “狻角獸,八麒鹿,金鱗蛟……”韓立稍一辨認後,不禁倒吸了一口靈氣。

    這些靈獸幻影,竟無一不是上古時候大名鼎鼎的妖獸!

    “八靈尺!沒想到昆吾三老,竟沒有將此靈寶帶回靈界去!”韓立尚未反應過來,一旁的圭靈先吃驚的喃喃道。

    “八靈尺?”韓立神『色』為之一動。

    “八靈尺也是通天靈寶之一,隻是在上古時候動用次數並不多,所以此寶名聲不顯。但既然能成為通天靈寶,威能肯定非同小可的。”銀月緩緩說道。

    “怎麼,你沒事吧!”韓立卻眉頭一皺,心細的聽出了銀月聲音的異樣。

    “不知道,很奇怪。這件通天靈寶,我明明原先不認識此寶的,但是剛才腦中卻一下浮現出此寶的詳細信息。而且那宮殿中好像有東西正在召喚我。不,不是東西,是非常親近的人在召喚我。也不對,是我的另一半在那麵。”銀月仿佛神識恍惚了,竟有些語無倫次起來。

    韓立眉頭一皺,正想仔細再聽銀月說些什麼時,遠處的徐姓青年和銀翅夜叉等人和妖物卻都發現了韓立的到來,頓時十幾道滿含敵意或驚疑的目光同時『射』來。

    心中一凜下,韓立自然也顧不得再詳細問銀月什麼了。而是目中精光一閃的大步走出了傳送陣,接著身形騰空升起了。

    

Snap Time:2018-07-19 12:17:38  ExecTime:0.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