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十九章魔刃疑雲


    第一千二十九章 魔刃疑雲

    這種必須用魔髓鑽才可能煉製出來的魔刃,名頭之大任誰聽了都要一驚的。

    此寶據說擁有將斬殺修士血肉精魂神吸入其中,再加以煉化成威能的歹毒神通。就是說斬殺修士越多,魔刃威力也就越大的。所以當初一名魔修甚至手持魔龍刃斬殺過化神期修士。

    所以不少修士都認為,隻要給此寶一定時間,持續不斷在殺戮中培煉,甚至都有可能力壓通天靈寶的。

    當然無論通天靈寶和魔龍刃,都不知在人界絕跡多少年了,自然無從真比較去,

    但就這樣,這位陰羅宗長老驀然提及了此寶,還是讓韓立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既然隻是七八分相似,而且以他修為還有機會讓元嬰逃出去。那件應該不是魔龍刃才是。可能是另一種罕見魔道寶物吧。”一直靜靜聽著二人對話的圭靈,目光一閃的說道。

    “應該是這樣吧!”韓立點點頭。

    隨即抬首向鎮魔塔所在方向凝看了兩眼,遠處山峰的確少了一部分的樣子。

    “這昆吾山號稱人界仙山,有通天靈寶倒不是稀奇之事。” 他想到了手中的虛天鼎,有些砰然心動的喃喃道。

    有了新收服的圭靈相助,再加上人形傀儡,倒不是沒有機會奪得此寶的。而且先前從乾老魔儲物袋中得到了七八塊高階靈石。這讓他對此傀儡的使用,後顧之憂大減。

    “主人!我們過去看看吧。不知怎麼,剛才一從殿中出來,我覺得自己有些不對勁,好像你們說的鎮魔塔方向,有什麼東西在召喚我。這東西仿佛很熟悉,似乎關係到是失去記憶前的東西。”銀月在韓立腦中突然遲疑的說道。

    “有東西召喚你?”韓立聽了這話一怔。

    “不錯,我隱隱覺得,若是錯過了此次機會,我可能會失去恢複全部記憶的機會。”銀月聲音中難得出現了幾分懇求之意。

    韓立沉默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兒後,他才忽然輕笑一聲,用看似輕鬆的口說道。

    “既然你這樣說了,就去看看吧。反正我對這通天靈寶,也很感興趣的。”

    “多謝主人成全!”銀月聽到韓立如此回答,欣喜之極的回道。

    “圭道友,既然那邊有通天靈寶現世,看來這個熱鬧不湊下,也不行了。”韓立一轉首,衝圭靈緩緩說道。

    “妾身一切以道友為主!不過,此人如何處理。”圭靈微一躬身,神『色』如常回道。

    有這等至寶出現,隻要是是修士都不可能視而不見的。對韓立忽然改變主意,此妖早就有所預料,沒有感到什麼意外。

    “道友可是答應我,不會對我出手的。我這才將所知都如實相告的。”一聽圭靈此言,被大手禁錮的元嬰,慌忙大叫道。

    “我剛才的確沒說要對你出手,但也沒說不對你出手。而且你很清楚,你剛才不說隻是多受一番煉魂之苦罷了。要怪,就怪你是陰羅宗長老,恰恰還落在我手中吧。”韓立輕描淡寫說道,一張口,一道粗大金弧劈出,擊在了元嬰身上。

    一聲慘叫後,元嬰和大手都就在金光中潰散消失,但卻掉下來一杆淡綠『色』幡旗出來。

    韓立眼中一亮,長袖一拂,將此幡卷入到了手中,細看了兩眼。

    正是另一麵陰羅幡!

    通過搜魂術韓立自然知道此幡非同小可,若是能聚齊十八杆的話,威力大的難以想象。

    既然已經和陰羅宗結下大仇,他自然不會再客氣什麼,反手就將此幡塞進了儲物袋中。

    就算此寶對他來說有些雞肋,也不能陰羅宗輕易湊齊此套寶物的。

    陰羅宗曆代也發生過這幡旗遺失或者被毀的事情,但以此宗勢力不是很快找回來,就是另行煉製出一杆新的出來。

    不過這樣的事情,陰羅宗也隻是經曆過幾次而已,如今一下少了數杆的,陰羅宗就算財力再雄厚,也不是輕易可以再煉製出來的。而且就算煉製出來,要想培煉到一定威能,也不是短時間能做到的。

    “走吧!也不知那些人是否有人已經搶到寶物了。”韓立仰首看了鎮魔塔方向,低聲嘀咕了一句,就沿著石階飛飄而下。

    圭靈緊跟其後。

    石階兩旁都有古修下的禁製存在,否則若是抄近路的話,倒也能早一步趕到鎮魔塔的。

    這一次,韓立對路上的打鬥痕跡視若不見了,沒多久,就回到了原先出發的白玉廣場處,再踏上了通向鎮魔塔的石階。

    這一次走出多遠,前邊又出現一片『亂』糟糟的地方,大坑和碎石到處都是。

    韓立不加理會,正想腳步不停的直接掠過時。身旁的圭靈,卻口中一聲低呼,並朝某處望去。

    韓立詫異起來!他並未感應到什麼的。目光隨著一齊望去後,也發現了異常之處。

    在一堆不起眼的『亂』石下,卻『露』出一小截白乎乎的東西來,雖然隻『露』出一小部分,但明顯是一隻白骨嶙嶙手臂。

    袖袍隨手一拂,一股青濛濛勁風飛去,將碎石吹的無影無蹤,『露』出了一具趴伏在地上的白骨來。

    韓立神『色』一變!

    白骨上覆蓋的服飾、發髻,他竟熟悉異常!赫然是那位九幽宗的富姓老者。 那件顆紫幽珠被其一隻骨手緊抓著,但卻碎掉了大半,徹底被毀掉的樣子。

    韓立沒有說什麼,隻是目光閃動靜靜的看著。

    “想不到才費盡心機煉製出了培嬰丹,他竟會隕落在這!這修仙路,還真是前途莫測!” 過了好一會兒後,他才輕歎了一聲,似乎心非常複雜。

    他雖然和富姓老者談不上什麼交情,但前不久還剛剛一路的人,現在就莫名的隕落此地了。實在讓他心中有一種異樣的感概。

    “怎麼,韓道友認識這人嗎?這個人的隕落似乎有些古怪。明明應該是才身亡的樣子,但渾身血肉卻詭異的被人剝離了,頭頂處也沒有元嬰出竅的痕跡,看樣子連元嬰都沒逃出的。而背部有光有這一處刀劍類寶物留下的痕跡,他這個模樣倒有些像……”圭靈盯著白骨背部一個詭異的扁窄傷痕,遲疑說道。

    “有些像那陰羅宗的人說的那把魔刃滅殺的樣子,你想如此說吧?”韓立長吐了一口氣,說道。

    “的確,否則雖然還有其他幾種魔功同樣可以剝離修士血肉,造成的痕跡決不是這樣的。而且先前那名陰羅宗長老還能元嬰出竅逃掉,這人卻硬生生的徹底隕落了。難道那人手拿的真是魔龍刃不成?否則,威力怎會相差如此明顯的。”圭靈凝重的說道。

    “不對,魔龍刃雖然說可以通過吸食修士血肉元神威力大增,但這個煉化過程,要很長一段時間才可。哪有如此快就威能大漲的。”韓立思量一下,搖搖頭道。

    “這倒也是!”圭靈一怔,有些恍然了。

    “我倒是在意的,這位四散真人似乎出手毫不忌憚,不但陰羅宗就連九幽宗的人也都敢下手。這可不是一名散修敢做的事情了。而且出手滅殺了魔道長老後,連屍體都沒有特意毀去,他就不怕日後兩大魔門聯手找他的晦氣嗎?”韓立目光在白骨上又看了一眼,目中閃過不解之『色』。白骨上的儲物袋不見蹤影,顯然那沒培嬰丹也落入了四散真人手中。。

    圭靈才剛脫困出來,對如今修仙界一點不了解,自然對此無法回答什麼。

    韓立想了一會兒,並沒有什麼結果,最後還是抬手放出一團火球,將屍骨化為了灰燼。總算沒有讓富姓老者屍體不至於就這般暴屍野外。

    “我們也小心點吧。那口魔刃再吞噬了一名元嬰修士後,不知厲害到了什麼程度。別大意,同樣遭了毒手。”韓立淡淡說了一句,就帶頭往山上而去,但神『色』比先前陰沉了許多。

    圭靈聞言心中一凜,醜臉扭曲一下後,就冷笑一聲的跟了上去。

    再往上走韓立和圭靈並未再遇到什麼異常之處,終於來到了石階的盡頭。

    說是盡頭,其實也不對。因為後麵石階憑空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們麵前出現了半截峭壁,後麵的山峰全都鬼斧神工般的不翼而飛了。

    抬首望了望山崖的遠處,又低首看了看深不可測的崖底,韓立『摸』了『摸』下巴,『露』出沉『吟』之『色』。

    “看來其他人都下去了,鎮魔塔竟真塌陷進去了,也不知下麵倒底出了何事!”圭靈雖然已經聽人說過,但望著眼前異象,還是『露』出了吃驚神『色』。

    “圭道友,你是否知道這鎮魔塔中以前鎮壓的是何種魔物?”韓立忽然向圭靈問了一句。

    “這個妾身就不清楚了。當年我隻是用來看守昆吾山的妖獸而已,那些古修又怎會給我們提及此事。不過,我當初未被轉移到他處前,的確曾經感應到一股強大之極魔氣,在昆吾山中出現過。但隨即又消失不見了,應該被封印在塔中了。可惜當初我修為尚淺,隻能感到那魔氣非常強大,卻根本無法判斷出魔氣主人具體的修為。”稍一猶豫,圭靈老實的回道。

    

Snap Time:2018-06-24 03:34:40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