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十六章破珠


    第一千二十六章 破珠

    乾老魔一見韓立堵在了前麵,心中一凜下,血魔珠不禁一頓。

    後麵銀光中人影則趁機手一動,一張巴掌大火紅小弓出現在手中,抬手虛空一拉弓弦,頓時無數紅『色』箭矢密密麻麻激『射』而出。

    而與此同時,韓立也詭異衝老魔一笑,手中三焰扇一亮下,在鳳鳴聲中,一股三『色』火焰宗從扇上湧出,瞬間化為一隻火鳥撲向血魔珠。

    前後夾擊之勢頓成。

    乾老魔心中大驚。三焰扇的威力,他可已經見過一次的。自然決不肯硬接的,但是後麵之人的攻擊也同樣犀利無比,他先前一不留神下,就已經吃了一個不小的虧了。

    無奈之下,血魔珠一聲尖嘯,驟然向後麵倒退『射』去,同時血光大漲下,一個灰濛濛鬼臉在珠上浮現,一張口,一道黑氣噴出,瞬間化為一杆數寸大小幡旗。

    迎風狂漲下,此幡化為數尺大小,陰氣驟生,碧光閃閃!

    陰羅幡!

    韓立眨眼間就認出了此物的來曆。除了魔氣更加濃稠外,此物幾乎和先前他得到的那杆一般無二。

    老魔身為陰羅宗大長老,有此寶倒是毫不稀奇。韓立心念如電的念頭飛快一轉。

    而就在這時,此幡已在血魔珠身前一展。

    附近立刻陰風大作,黑霧彌漫,一個個扭曲變形鬼頭紛紛在魔氣中湧現,口噴磷火的迎向那漫天火矢。

    箭矢自然也沒客氣的狠狠『射』入陰氣的,爆裂聲響成一片。

    但趁此機會,血乾老魔卻在此幡威能掩飾下,駕馭血魔珠和鬼羅幡向一側遁去,趁機還向後麵望了一眼。

    隻見那隻火鳳雙翅一展的緊追其背後不放。

    老魔心中大凜,心中一狠心。

    那麵羅幡綠芒大放下,幡麵上驟然上浮現出一個黑洞出來。

    漆黑如墨的陰氣一冒出後,從麵一下跳出一個寸許高小鬼出來。此鬼一飛出幡旗,體形馬上狂漲,竟化為一隻身高過丈、青麵獠牙厲鬼。

    此凶鬼身披烏黑油亮的戰甲,手中還持著一杆托天叉,叉尖上綠火嶙嶙,竟一副全身披掛,神通不小的樣子。

    這鬼物似乎在幡旗中被禁製了許久,剛一變身完畢,尚未看清楚附近情形,就興奮的厲嘯起來,但馬上長嘯嘎然而止。

    因為那三『色』火鳥,已經撲到了鬼物跟前。

    惡鬼麵上一驚,匆忙之下隻能一張口,慌慌張張的噴出一股漆黑陰氣來,同時手上托天叉一舉,就想抵住火鳥的靠前。

    也怪此鬼倒黴!

    以其神通縱然沒有乾老魔和韓立等人厲害,但也不下於普通的元嬰初期修士。但被囚禁在幡中數百年,剛剛現世就噴到了三焰扇這種異寶,再加上一時疏忽,根本未及仔細打量三『色』火鳥,將它成普通靈禽來處理了。

    如此一來,“轟”的一聲悶響, 火鳥在和陰氣接觸的瞬間,爆裂了開來。

    一輪神秘光暈詭異浮現,一漲一縮間驟然擴大到了十餘丈之廣。

    威能之內,三『色』符文翻滾湧現,將那惡鬼及其附近陰氣化為了無有。

    血魔珠卻趁此阻擋,用陰羅幡一裹,一下遁出了三『色』光暈之外,躲過了此劫!

    乾老魔中暗叫僥幸,往陰羅幡上看了一眼後,心中又大感痛惜起來。

    這件陰羅宗鎮宗之寶,此刻光芒黯淡,一副靈『性』大失的樣子。

    會出現這種情形,自然是因為此幡禁製主鬼和大片鬼霧被三『色』光暈滅掉的緣故。

    說起來,陰羅幡能號稱陰羅宗鎮宗之寶,威力自然不是表麵上看起來這麼簡單。

    它們的真正威力,也隻有集齊了十八杆陰羅幡後,才會顯『露』出來。

    有這十八杆陰羅幡都在手話,不要說是韓立和那醜『婦』,就是化神期修士碰上,乾老魔自認也能自保不死。

    但可惜陰羅宗祖訓曆代有規定,非到陰羅宗有滅宗大禍的時候,十八杆陰羅幡是不會匯聚一人手上的,平時是交由宗內修為最高達十八名修士共同執掌,這一點就是他身為陰羅宗大長老,也絲毫無法改變的。

    更何況如今還有一杆,落入了對方手中。

    乾老魔恨恨的想道,血魔珠上卻再次浮現一張鬼臉出來,張口想將元氣大傷的綠幡吸進口中收起。

    經過三焰扇這一擊後,他對韓立的忌憚之心倒去了大半。

    如此威力寶物,消耗法力肯定多的驚人。對方已經在和化仙宗兩名女修動手是,動用過一次了。剛才又擊出一扇。對方在短時間內,應該無法再動用此寶了。

    否則別的不說,隻要連扇幾下,恐怕他早躲無可躲的葬身此寶威能之下了。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一聲雷鳴從遠處銀光中人影手中發出,一道翠綠刺芒激『射』而出,轟鳴一閃下,就在途中又消失不見。

    “不好!”

    一見這熟悉一幕,乾老魔心中一凜。

    先前他就是不及防之下,被此物偷襲了一下,可大吃了一些苦頭。翠芒中竟蘊含了專克製魔功的辟邪神雷。他不及防之下,來不及施展秘術抵消,結果讓護體血焰損失了不少。

    老魔吃過一次苦頭,自然不會再讓同樣的一幕再次上演。

    鬼臉一口將鬼羅幡吸進嘴中後,接著血魔珠一晃,變得模糊不清起來。

    丈許處綠芒浮現,一根數寸長翠綠短箭閃動著金『色』電光,出現在了那。

    雷鳴聲一起,短箭一閃,從珠子上洞穿而過。

    “血魔珠”無聲無息的化為了無有。

    竟乾老魔在千鈞一發之際,使用秘術將血魔珠遁移了開來,原地隻留下一個幻影而已。

    在離此地僅僅十餘丈遠處,一團血焰憑空爆裂開來,血魔珠出現在了其中。

    但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幾乎在血魔珠出現的同時,微弱的黑光一閃,一枚晶瑩如墨的寸許長飛刀,無聲息浮現在了血魔珠後麵。

    黑芒一閃,一道黑線輕易的從血魔珠上一掠而過,飛刀就出現在了另一邊上。此珠的護體血焰竟未能阻擋分毫!

    清脆聲的破裂聲和乾老魔的慘叫聲同時傳出,血珠表麵寸寸的碎裂開來。

    “不可能!血魔珠怎麼這麼簡單就……就是太一門的天阿神劍也無法做到的,這飛刀是……”血珠中傳出乾老魔難以置信的聲音,斷斷續續的驚怒道。

    隨即血珠一聲悶響,徹底爆裂開來,現出一個元嬰來。

    此元嬰實在詭異,不但渾身被一層淡淡血霧籠罩,雙手抱著數寸大的小幡,渾身上下竟被五個骷髏頭死死咬住不放。

    而骷髏頭漆黑如墨,微微蠕動著仿佛在吸食元嬰的精血,讓人看了『毛』骨悚然!

    乾老魔元嬰一見寄附的血魔珠徹底不見,口中立刻發出刺耳的尖叫,馬上裹著陰羅幡抵擋住四周的北極元光,就化為一團黑氣向遠處『射』去。

    正和圭靈所化巨人打的難分難解的巨骷髏,也呼應的口中一聲厲嘯,身體往後一跳後驟然瓦解分開,化為五道灰白之氣,向老魔激『射』迎去。

    雖然血魔珠被毀,老魔無法再幻化出血影之軀來,但隻要和五子魔匯合一起,同樣可以借體任意寄附其中之一的。

    圭靈自然不會輕易放五子魔離去,當即身形驟然間縮小會尋常模樣,然後駕起黑白遁光追去。

    無論五子魔還是圭靈,離韓立他們這邊還有五六十丈之遙。若是老魔元嬰有寄附之物或者元嬰身處北極元光之外的地方,都可以使用瞬移之術,幾個閃動就和五子魔匯合一起。

    但現在不得不用普通的遁光而逃,這又怎能逃過可以施展雷遁術的韓立之手。

    韓立麵無表情的背後雙翅一動,人就出現在了黑氣正前方的地方,一揚手,雷鳴大響,數道金弧就化為一道金網迎頭罩下。

    老魔自然識得辟邪神雷,當即元嬰麵『色』大變的一張口,一團血霧噴出暫時抵住金網,就瞬間方向一變,飛快向一側遁去。

    但誰知道前麵光華一閃,一個團銀光一下擋在前麵,隨即光芒一斂,顯出一個麵容蒼白的中年修士來。

    此人一身黃衫,神『色』木然,單手持著紅『色』小弓,正是韓立煉製的人形傀儡。

    不過此傀儡無聲息出現在此,並沒有馬上開弓攻擊,反而趁老魔嚇了一跳之際,看似平常雙目驟然間放出刺目的紫光來,並一圈圈向四周『蕩』漾開來。

    老魔元嬰一瞅見此紫光,隻覺其是如此的絢麗動人,有一種妖將精魂都融入其中的感覺。

    自身更是因此暖洋洋的,什麼事情也不願去想,也不願去做。

    “不對,這是『迷』魂術!”老魔雖然現在隻是元嬰在外,但多年精修強大神識那間就讓其自行醒轉了過來。

    心中駭然的他,急忙一扭首,不敢再看對方雙目分毫,同時護身黑氣一翻滾,就要瞬間向另一方向遁去。

    但是就在這時,其頭頂上空突然傳來一陣靈氣異動,老魔一怔的不禁抬首看去。

    結果在他上麵,不知何時多出了一隻小鼎來!

    此鼎緩緩轉動著,正散發著淡淡青光。

    雖然頭一次見到此寶,但憑借數百年的閱曆,老魔還是瞬間感到了此鼎的詭異,當即想也不想的人就化為一道黑氣激『射』了出去。

    小鼎傳來一聲清鳴,忽然放出一股青濛濛霞光來,直奔老魔逃遁方向席卷而去。

    

Snap Time:2018-04-25 16:52:59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