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十二章降伏


    第一千二十二章 降伏

    “本命元牌!”韓立『露』出意外之『色』。

    那件血紅『色』木牌拿到手時,他並未來及細看,但好像的確異常於普通寶物樣子。如今聽醜『婦』如此一說,倒有些將信將疑起來。

    當即也不言語的往腰間儲物袋上一拍,頓時一道血芒從中飛出,一個盤旋後落入了手中。

    正是那塊木牌!

    韓立目中藍芒閃動,這時才真正看清楚了此物樣子。

    巴掌大小,表麵籠罩一層血光,正麵浮現一小團霧氣般的灰白『色』東西,在血光中微微糯動,竟仿佛是活物一般。

    韓立神識飛快往上一掃,轉眼間,麵上『露』出一絲喜『色』。單手一掐訣,揚手打出一道青光。

    頓時木牌上血光大放,那一小團會灰白『色』霧氣馬上消散,卻在其中浮現一隻黑白兩『色』靈龜圖案。

    “玄岩龜!你本體是這種天地靈獸!怪不得防禦如此驚人,在北極元光中也能支持如此之久了!”韓立凝望著木牌上半天,瞳孔藍芒一斂,抬首淡淡說道。

    “道友已經知道妾身並沒有虛言想騙。這本命元牌是當年昆吾三老親自煉製的。現在人界再也無人能煉製這種頂階命牌了。隻要此牌在手,我等生死就『操』於令牌主人之手。”醜『婦』在北極元光中一動不動的解釋道,生怕招惹了韓立誤會。

    “話是不錯,不過這本命元牌也要看落在什麼人手中了。若是元嬰期以下修士想要煉化此牌讓道友俯首聽命,恐怕修為不夠,反被令牌上禁製反噬了吧。”韓立平靜的說道。

    “怎麼,道友難道擁有此牌,還對妾身不放心嗎?”『婦』人一張醜臉越發難看了。

    “當然不放心!縱然我煉化此牌。可以隨時禁製住你,但你修為遠高於我,若是豁出去『性』命不要,也不是不能掙脫控製,反戈一擊的。韓某可沒有興趣提心吊膽的,我留你何用?”韓立臉『色』驀然一沉,同時頭上陽環一陣嗡鳴發出,將醜『婦』團團圍住銀絲那間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道友若還不放心,我願意將小半元神附在本命牌上,若是真有不善之心。道友立刻就會發覺的。”醜『婦』心中一驚,口不擇言的急忙大聲道。

    “哦!分裂元神!這個方法倒是可以。你既然如此說了,就把元神分裂開吧。”韓立不動聲『色』,目光閃動說道。

    聽到韓立如此一說,醜『婦』倒躊躇了起來。但當瞅到韓立眼神再次陰厲下來時,此妖一涼,不再遲疑的單手往後腦一拍。

    “噗”的一聲,天靈蓋上黑白異芒一閃,一個赤『裸』的醜『婦』元嬰在頭頂浮現而出。

    此元嬰一張口,噴出一拳頭大綠光。

    在醜『婦』臉現痛苦之『色』後,綠光一陣急顫,化為分裂成稍小些的兩團來。

    其中一團一個盤旋,馬上鑽回元嬰鼻口中, 另一團則遲疑一下後,緩緩衝韓立飛來。

    韓立見此,不客氣的將本命牌衝飛近的綠光一晃。

    一蓬血光噴出,一卷之下就將綠光拉扯進了木牌中。木牌上血光大放,並隱隱傳來清鳴之聲。

    韓立低首看了看此物,發現上麵黑白『色』靈龜清晰了許多,並且仰首甩尾,猶如活過來一般。

    韓立這才真正放下心,一張口,竟將手中之物直接吞進了腹中。

    對麵的醜『婦』見到此幕,心中冰涼一片,知道從此除非進階到化神期,否則再也無法逃脫對方掌控了。

    吞下木牌後,韓立卻心中大鬆,當即手指一抬,衝空中指環一點。

    頓時,原本包圍醜『婦』的北極元光向四下散去。

    韓立身形一晃,人瞬間就到了醜『婦』身前,打量了此妖殘缺一臂的狼狽樣子後,眉頭一皺。

    手指不經意衝身前護罩一彈,。

    頓時烏濛濛光華一閃,陰環所化光罩將醜『婦』也罩在了其中,將四周殘餘銀絲都隔絕在了外麵。

    “放心,我並沒有永遠束縛你的意思,隻要坐化掉或者能飛升靈界,自會還你自由的。我沒有讓你做家族和宗門傳承靈獸的意思。”韓立將另一枚陽環一收後,輕描淡寫說道。

    “道友此話當真!”醜『婦』一聽這話,原本黯然神情一振,脫口問道。

    “信不信,道友以後自然知道。但我們人類壽元相對你們天地靈獸來說,根本不值的一提,隻要你在此期間全心為我出力,我自不會虧待你的。況且我的靈獸並非你一隻,不久你就會發現,做我靈獸也許並不是壞事!”韓立未對此妖自持身份的沒有改口稱呼在意,反微然一笑說道。

    “我不信又能怎樣,但隻要道友真守諾的話,我為你驅使一些年月,倒也沒什麼。”醜『婦』苦笑一聲。

    “好了,我是怎樣人。道友以後接觸多了,自然了解了。你先服下小瓶中的東西,回複下法力和傷勢再說。”韓立神『色』一板,抬手扔出一個小瓶。

    “回複法力?咦,這瓶中難道是……”醜『婦』將信將疑的接過小瓶,並打開瓶蓋,一股精純之極靈氣撲麵而來,讓她失聲起來。

    “這麵是一滴萬年靈夜,足以讓你回複損耗法力了。我馬上還需要你出力的。”韓立雙手倒背,悠悠的說道。

    “多謝道友!”有此好事,醜『婦』當然不會拒絕,口中一聲稱謝後,立刻將瓶中一滴靈夜吸入口中。

    靈夜在體內略一運轉後,化為一股精純之極靈力,片刻就充盈著身體各處。

    醜『婦』大喜,單手一掐訣,渾身泛起黑白兩『色』靈光,然後一扭首盯著斷臂處,口中念念有詞起來。

    讓韓立暗吃一驚的情形出現了。

    隻見醜『婦』傷口出黑白『色』靈光交織匯聚,無數肉芽在光中瘋狂生長,轉眼間一個完好手臂就初見雛形了。

    “不滅之體!”韓立動容了。

    這種妖獸罕有神通,他可隻是在墜魔穀火蟾獸身上見過一次。而醜『婦』此神通顯然不知比那火蟾強了多少倍去,僅僅幾個呼吸間,整隻手臂就完全長了出來。

    這讓韓立大為駭然。

    看來他能降伏此妖,真是大為僥幸。

    要不是在這北極元光中,此妖為抵禦元光已經法力大耗,光是這種大神通,應付起來就絕不是輕易之事。

    其實韓立並不知道,醜『婦』在此前通過金磁靈木那禁製,已經法力大損了。否則剛才抵禦這北極元光,說不定還能堅持的更長久一些。

    畢竟此妖可是十級妖獸,一身深厚修為還在韓立預想之外。

    “好了,真不虧為千年靈『液』。要我自己恢複法力修複肉體恐怕要兩三日的打坐休息才行!”醜『婦』口中咒語一停,同時揮動了下新長出的手臂,氣『色』好了許多。

    “韓某現在還不知道友如何稱呼,但既然和那銀翅夜叉混在一起,想必你也聽他說了一些有關我的事吧。”韓立在一旁緩緩說道。

    “妾身叫圭靈,韓道友的事情,在下的確聽說了一些。但也隻是有關道友神通方麵的一點事情。”醜『婦』遲疑的回道。

    “有關在下的事情,我自會找時間給圭道友說上一說。你的修為神通都非比尋常,我雖然控製了命牌,也不會真把你當成低階妖獸驅使的,平常時候你我還平輩相交就是了。”韓立忽然輕笑的說道。

    “妾身多謝道友了。不知道友剛才所說的需要出手,指的是何事?”此妖想起了韓立先前所說之事,臉現一絲鄭重。

    她實在有些擔心,這位會不會讓她出手對付銀翅夜叉和那隻獅禽獸。她和二妖雖然談不上生死之交,但畢竟有些交情的。

    “一會兒乾老魔進入北極元光,從這經過時,你配合我出手,滅殺此人。”韓立眼中寒光一閃,口中卻風輕雲淡說道。

    “乾老魔,你說的是那道使用魔功的元嬰後期修士?”醜『婦』心微鬆,謹慎問道

    “不錯,就是此老魔。原先我也沒有打算在這出手的。畢竟這人魔功了得,一身遁術更是非同尋常。即使能『操』縱北極元光,我留下他的希望也渺茫的很。但現在有圭道友在一旁相助,自然就大不相同了。”韓立冷笑的說道。

    “既然道友如此說了,我自會全力協助道友的。”此妖受製於人,倒也痛快的一口答應下來。

    “那就由勞圭道友了。不過一會兒出手時,先將元嬰暫且留下,我還需要問些事情的。”

    “知道了!不過請恕妾身直言,就是道友占據地利之便,再加上我出手相助,重創這位乾老魔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要想真的滅殺他,機會還是不大的。我親眼看到,他施展魔功可以不懼這北極元光洞穿身體,要是一心逃命,憑我二人也很難阻擋的。”醜『婦』韓立扭首看了一眼韓立來的方向,猶豫了一下,還是出言提醒道。

    “的確,光憑我二人還是單薄了一些。但若是在加一名元嬰後期修士呢!”韓立麵上突然『露』出一絲詭異之『色』。

    “還有一名元嬰後期修士?”醜『婦』聽到這話一愣,下意識朝四下一望,但並未在附近發現有什麼人隱匿者,隨即將目光重新落在了韓立身上,一臉的驚疑神情。

    

Snap Time:2018-01-18 23:56:48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