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十一章陽環之威


    第一千二十一章 陽環之威

    就在韓立為眼前奇景駭然之時,深藏其體內的那枚金剛舍利所化金剛罩,竟也隨著巨蓮出現,一漲一縮的感應起來。

    韓立一驚的急忙體內法力一凝,瞬間將此寶異狀壓下,然後才深深看了一眼遠處彩蓮,二話不說的背後銀翅一扇,人就從原地憑空消失。

    下一刻,他就出現在了北極元光附近,化為一道青虹的遁入了其中。

    對韓立來說,既然寶物已經到手兩件,自然拔腿開溜遠離這混『亂』局麵才是明智之舉。那突然出現的玉尺,顯『露』威力實在可怕驚人,雖然神通偏向困敵幻化方麵,但毫無疑問威能並不在三焰扇之下,十有八九也是某件通天靈寶仿製品。

    他雖然對此尺主人剛才偷襲自己之事心中大恨,但也不會選在這個時候和對方硬碰硬的。畢竟無論乾老魔還是那銀翅夜叉都和他不太對路的。萬一被這幾人圍攻,他即使神通再大,也非得命喪此處不可。

    在那金銀巨梭之上,那化仙宗秀麗女子,正兩手掐訣的催使著那柄白『色』玉尺,一臉吃力之『色』。故而雖然看到韓立一下退走,也無暇旁顧。隻要韓立並未拿走那最重要的化龍璽。此女也隻能當做視若不見。

    這時那原本因為韓立一扇之威暫時遁開的『婦』人,一見自己師妹將乾老魔等人困在其下,也隻能恨恨的望了一眼韓立消失的方向,人卻“嗖”的一聲化為驚虹沒入了巨大彩蓮中。

    也不知秀麗女子『操』縱控製緣故,還是『婦』人本身神通不懼那彩蓮,竟在巨蓮內絲毫不受寶物威能影響,輕而易舉的一把將那化龍璽抓到了手中。

    但此女長袖一卷之下,將那口紫『色』小劍也卷入了手中之時,七『色』佛光一閃,罩在所有人的蓮花卻寸寸的崩潰開來。原本倍壓製的乾老魔和二妖頓時脫困而出,穩住身形後,六道凶光同時瞪向了『婦』人。

    竟是那年輕女子終於法力無法支持,而讓“四象尺”的威能為之一收。

    『婦』人麵『色』為之一變!

    韓立這邊剛一頭紮進北極元光中不久,竟迎頭碰見了那名玄岩龜所化的醜『婦』。

    這妖物此渾身浮現一身鐵青『色』怪異戰甲,那些原本無堅不摧的銀『色』光絲一擊在其上,竟然微微一頓的被反彈開來。讓它竟在北極元光中安然無恙。但奇怪的是,穿上此甲的醜『婦』此刻隻是一步步緩步行前進,似乎無法施展遁術的樣子。

    這就怪不得那銀翅夜叉和獅禽獸甩開它,先走一步了。

    韓立一出現在此妖前麵,醜『婦』自然一眼也看見了。一怔後,它馬上『露』出警惕之『色』,一根烏黑棍子般的法寶浮現在了身前,同時一對眼珠滴溜溜在韓立身上掃視個不停。

    韓立神『色』如常,當即遁光一閃的向一側遁去。

    他和此妖可沒什麼糾葛,心中也沒有除妖降魔的想法,而此妖在北極元光中受限製不小,估計也不會主動出手的。

    但這一次,韓立卻失算了。

    當他馬上從醜『婦』附近一掠而過時,醜『婦』忽然神『色』一動,驀然一轉首,臉現驚恐的死死盯向韓立。

    這讓韓立嚇了一跳,遁光下意識的一頓,一手立刻扣住了一物,疑『惑』的盯向此妖。

    “你拿走了那東西,把它給我交出來!”醜『婦』口中驀然發出刺耳的尖叫。隨即它一把抓住身前黑棍,使勁衝韓立一晃,那棍子狀寶物一下化為數丈之長,一晃下就無數道黑糊糊棍影如同小山般幻化而出,劈頭蓋臉的朝韓立壓下。

    此醜『婦』麵上已換成了一臉的瘋狂!

    那如山的棍影讓韓立心中一凜,對醜『婦』神情和口中說的話卻一頭霧水,但也沒有『露』出什麼懼『色』,當即單手一抬,一個烏黑指環頓時浮現飛出,竟直接迎向頭頂的棍影而去。

    遠處的醜『婦』見此,心中大喜。

    她手中之棍,乃是被困期間采集地下的五金之精煉化而成,再經過數萬年的不斷培煉,早已成了一件了不得的寶物。這些幻化棍影看起來不起眼,但每一棍都會有千斤之力,她絕對有自信,那不起眼指環一接之下立刻會被擊成粉碎的。

    如此想到,此妖心中暴虐大起。頓時不惜透支的激發潛力,又往棍中狂注幾分靈力進去,讓那棍影再一下漲大了小半,準備就此一下將韓立擊斃在此,好永決後患!

    醜『婦』的凶相落入眼中,韓立立刻猜到了幾分對方的算盤,雖然不知對方為何初次見麵就如此拚命,但也同樣殺心大起。

    當即麵無表情的衝那烏黑指環一點指。

    指環在快接觸棍影前一瞬間,猛然發出嗡鳴之音,隨之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附近的銀『色』光絲一聽此嗡鳴聲,立刻一顫的全都朝此激『射』而來,密密麻麻北極元光匯集速度之快,瞬間就從所有棍影中洞穿而過,原本聲勢驚人的棍影眨眼間就千瘡百孔,憑空潰散消失了。

    “你能控製北極元光!”醜『婦』如同被人捏住了脖子,發出刺耳的尖叫聲,滿是震驚之『色』。

    兩儀環分為陰陽二環,陰環在身可不懼元光傷身,陽環在手才可『操』縱元光攻敵,這枚黑『色』指環正是那枚陽環。

    韓立冷哼一聲!

    若是在北極元光之外,他對這相當於元嬰後期的妖物自然忌憚異常,幾乎沒有可能擊殺對方的。但現在對方被困北極元光中,而他又有兩儀環在身,這自然是兩碼事了。

    既然對方主動找死,他也不惜多花些手腳解決掉對方。雖然還看不出對方本體是何物,這種等階的妖物,肉身和精魂絕對是罕見之極的頂階材料。

    心中如此想著,韓立也沒心思和此妖解釋什麼,抬手一道法決打在了指環上。

    指環一個盤旋後,嗡鳴聲更加響亮起來,在黑幽幽神秘光芒下,數十丈範圍的銀『色』光絲都被處在了此環的控製之下,在韓立神念一動之下,四周北極元光立刻掀起一片銀『色』波浪,一波接一波的朝中間的醜『婦』席卷而去。

    醜『婦』口中一聲驚呼,顧不上驅使寶物再對付韓立,急忙張口噴出一團黑紅『色』精血來。兩手一掐訣下,此精血迎化為一團血霧瞬間將身上戰甲包裹其中。

    隨即此戰甲由青『色』化為了血紅的顏『色』。

    就在這時,那聲勢驚人的北極元光銀浪就已經源源不斷的襲來,一下將醜『婦』席卷進了其中。

    醜『婦』身上的戰甲泛出的青紅『色』異芒,拚命抵擋著絲絲銀線的侵蝕,並發出仿佛金屬摩擦的刺耳之聲。

    雖然醜『婦』已經使出了壓低秘術,但先前依仗著個戰甲才勉強抵擋住北極元光的它,如今麵麵臨的銀『色』絲線襲擊幾乎是先前的數倍之多,幾乎眨眼間,戰甲表麵便不堪負荷的浮現出坑坑窪窪的無數小坑出來。

    醜『婦』麵『色』難看之極,忽然口中一聲尖鳴,兩手一搓下往戰甲上一按,一層層灰白『色』異光一圈圈的『蕩』漾開來,一層岩石狀東西的東西在戰甲上浮現而出,竟又在外麵形成了一層防護,這才稍微抵擋一下銀『色』光絲,讓北極元光對戰甲的侵蝕稍緩了一下。

    這些灰白『色』異物,同樣一層層的被銀絲催毀的七零八落,必須讓醜『婦』不惜真元的不停施法填補才行。任誰一看就知道被催毀隻是時間早晚問題。

    但就是這點時間,殺心大起的韓立也根本不會給此妖物的,當即兩手衝陽環一連打出數道法決去,讓此環滴溜溜在空中一轉後,更遠處的北極元光馬上也呼應的發出刺目銀芒,方言望去,如同浪濤般的此起彼伏,聲勢好不驚人。

    醜『婦』見到此景,臉『色』成了和戰甲上異物一般灰白『色』,遠處的北極元光在韓立一催下,鋪天蓋地的朝這邊飛卷而來,頓時醜『婦』身上戰甲再也無法支撐下去,上賣弄浮現的異物根本來不及浮現,就銀『色』光絲摧毀的一幹二淨。下麵戰甲開始寸寸的顯出的裂縫,眼看崩潰隻是片刻的工夫。

    醜『婦』終於『露』出了懼怕之『色』,眼珠滴溜溜的急轉不停,目中全是驚惶神情。

    “道友住手,請饒我一命,我願意奉你為主,做你的靈獸!”

    當戰甲一角崩潰開來,數十道銀絲洞穿而過,將醜『婦』一隻手臂化為血霧,醜『婦』絕望之下再也顧不上其他的大叫起來。

    對這不知活了多少萬年的玄岩龜妖來說,它怎甘心真的就命喪此地的。

    “做我的靈獸!”一聽這話,韓立神『色』一動,就用陽環控製北極元光的攻勢暫時一緩。

    “你當我是三歲孩童,禁神術對你這種修為妖物根本沒有多大作用,怎讓我對你放心,怎做我靈獸?”韓立望著在無數銀絲包圍下的醜『婦』,不動聲『色』的說道。

    此妖物若不能馬上說出個所以然來,他立刻就會催從北極元光將對方滅殺,絕不會有絲毫猶豫的。

    他可不會給對方留下拖延的時間。

    “根本無需我細說什麼,道友是否在昆吾殿中得到一塊木牌,隻要拿出來細看就知道了。那就是我大道未成前,就被下了禁製的本命元牌。”醜『婦』也看出此刻的韓立殺心未泯,當即慘然說道,不敢有絲毫遲疑。

    

Snap Time:2018-01-21 08:50:41  ExecTime: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