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十章奪寶


    第一千二十章 奪寶

    就在寶物都要被取走時,『婦』人立足處綠光一閃,突然從地麵上一下『射』出數條綠『色』長蛇出來,閃電般的幾個盤旋後,就將『婦』人一下纏如同粽子般,幾隻蛇口更是迅雷不及掩耳的狠狠咬去。

    “砰”的幾聲,也不知『婦』人身上佩戴了何種通靈法器,未見施法一層白『色』光罩就自行浮現而出。青蛇反而被彈了開來,並就此顯出了原形,竟是幾條蔥綠藤蔓。

    這一下木夫人變得和韓立一般又驚又怒。

    她萬萬沒想到竟然還有黃雀跟在自己身後,此前困住韓立並主動用法器打開那案桌上護罩的舉動,豈不是都是為他人做了嫁衣!這偷襲她的到底是何人,如何能緊跟日月梭後麵,而沒被發現分毫的?

    要知道她至所以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此地,可全都靠當初昆吾三老遺留的那麵銀牌。此令牌可是可以暫時控製殿內的部分禁製。讓其從地下駕馭日月梭跑到其他修士前麵的。

    這時一聲‘鏘鏘”難聽的怪笑傳出,接著一個綠濛濛高大人影從附近地下無聲無息的浮出,一對冰冷的綠眸冷冷一掃木夫人,目中寒意讓『婦』人也不禁心中打了個冷戰。

    但一凝神看清楚綠影模樣後,她又麵『色』大變的失聲起來:

    “木魁,人界怎麼還有這種妖物存在!”

    這綠影粗看之下雖然手腳頭顱齊全,有些人的模樣,但無論麵目還是軀體全都被一塊塊樹皮般的東西覆蓋著,卻更加像一顆能走路的怪樹。

    而木魁聽到木夫人如此喊道,目中閃過一絲譏笑,隨即根本不再理會『婦』人,反而身形一閃的化為一團綠光往案桌上撲去。

    它竟也想將那些寶物全都納入囊中。

    木夫人心中一沉,她現在就是能脫困而出,也根本來不及阻止這妖物了。

    但不可思議一幕隨之出現。

    這木魁所化光團尚未接近案桌,在案桌前被韓立斬成碎屑三人望月圖中殘骸中,突然間靈光點點,隨之一下噴出了黃、白、紅三股光霞來。此霞光迎頭一卷之下,竟將綠光如同皮球般的一下甩出了十幾丈遠去。

    結果綠光團光芒一斂,顯出了木魁跌蹌不停的身形出來。

    此時這高大妖物竟仿佛無法自控般的一連在原地轉了數圈,才勉強站穩住下來,但一抬首望向霞光的綠目,滿是說不盡的惶恐。

    而三股霞光在案桌上一個盤旋後,化出三道模糊不清的尺許高小人出來,輕飄飄的,但看樣子分明是先前三人望月圖中的道、儒、僧三人的模樣,六道木然目光全都死死盯著遠處木魁,如同在看一個死人一般。

    “昆吾三老!”木魁口中一聲驚恐之極的大叫,隨即渾身靈光一閃,想也不想化為一道綠虹向北極元光方向激『射』而去,連頭也不敢回過一下。

    但是三個小人卻默不做聲的同時衝案桌上的小劍、降魔杖、書卷各自伸手一點指。

    三樣寶物發出嗡鳴之聲的彈跳而起,接著一顫之後化為紫、黃、紅三道驚虹『射』出,並馬上一閃的在空中消失掉了,但在下一刻,它們又在木魁即將撲入諸多銀『色』光絲中時浮現在了其後,同時匯合一起的狠狠一擊。

    木魁根本無法躲避!

    “轟”的一聲驚天動地巨響,三『色』光芒爆裂開來,瞬間將綠光淹沒在了其中,散發的刺芒光團就如同驕陽一般,讓人無法直視分毫。但等光芒一斂後,原地除了懸浮著三件寶物外,空『蕩』『蕩』的再無任何一物了。

    這三件寶物一擊,竟然將這看起來可怕之極木魁,連軀體帶元神的一齊憑空蒸發掉了。

    與此同時,案桌上四個血『色』木牌中最下麵的一塊,自燃起來,轉眼間化為一堆灰燼。

    而三件寶物一滅掉妖物馬上飛『射』而回,一個盤旋後老老實實落回到了案桌上原來擺放位置。而上麵的三道人影一模糊下,就此潰散消失了。從始至終,竟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這三個小人是昆吾三老留在那圖中的一縷神念而已,也是為了防止寶物落入妖邪之手,而特意留在昆吾殿中的最後一道禁製了。

    那木魁無論心機還是修為,都可算厲害之極的大妖,比那銀翅夜叉還要厲害一籌的樣子,可被三個神念驅寶一擊竟就這般糊糊塗的丟掉了『性』命,也算倒黴之極了。

    木夫人先驚後喜,身上綠藤在那木魁身死後,立刻從堅硬如鐵變成了普通藤蔓,白『色』靈火一起,就將這些東西化為無有。

    她深吸了一口氣,平複下心境後正想有什麼行動時,卻“砰”的一聲悶響從身後傳來,仿佛什麼東西破裂開來,但一聲雷鳴馬上又緊接響起。

    “師姐小心!” 秀麗女修一聲驚呼。

    『婦』人心中一凜,不加思索的玉手一抬,五根玉指虛空向案桌上一抓,頓時案桌上的所有寶物全都一顫的騰空而起,被其直接攝了過去。

    而就在這一那,在案桌的空中一聲霹靂,一個人影在電光中浮現而出,同樣衝那幾件寶物一把抓去,頓時原本正飛向木夫人的幾件寶物一頓下,馬上又向那人倒『射』而去。

    正是剛剛從巨帕中脫困而出,並馬上用風雷翅遁到此地的韓立。

    木夫人一見此幕,自然驚怒交加,一張口數道寒絲發出破空之聲的激『射』向韓立,竟是數根銀『色』飛針。

    同時她還雙袖一甩,一片紅霞從中飛出,直卷向那幾件寶物。

    見到此幕,韓立臉『色』一沉的一張口,一顆白濛濛晶球噴向些飛針,正是那枚雪晶珠。一隻手則反手衝那些寶物再虛空一抓,頓時一隻青『色』大手浮現在了寶物上空,一把撈下。另一隻則手掌一翻轉,一柄古樸羽扇浮現在手中。

    麵上凶光一閃,韓立麵竟絲毫猶豫沒有的對準『婦』人狠狠一扇而出。

    前番他先被巨梭中女子偷襲暗算,後又被此『婦』人用寶物困住,心中早已惱怒異常,故而現在一到奪寶的關鍵時候,當即不客氣的立刻動用了三焰扇。

    結果那幾口銀針被雪晶珠擋了下來,光手一把抓下也被『婦』人霞光往上一撲的纏住,無法落下。但三焰扇一顫下,一股金銀紅三『色』火焰狂湧而出.

    對麵的木夫人見到此幕,麵『色』不禁大變。她可是親眼見識過三焰扇的可怕威力,自然知道此扇威力絕不是她可以硬接的,無奈之下,顧不得寶物的隻能身形一晃的倒『射』飛出。

    三『色』火焰一擊落空後,仍然一閃的爆裂開來,直徑近十丈的三『色』光暈釋放出的驚人靈壓,即使韓立也不禁被『逼』了連退數步。而那些寶物雖然處在了三焰扇威能邊緣處,但無論韓立先前青『色』大手,還是木夫人紅『色』霞光全都在這靈壓一衝下,全都潰散不見了。

    幾件寶物紛紛從高空往地麵跌落而下。

    韓立見此大喜,正要有所行動時,忽然從那北極元光中同時激『射』出三道遁光來,一道血影,一團銀芒,還有一團紫霧,這三種遁光似乎都精通某種詭異遁術,馬上或是憑空在原地消失,或忽化為一股清風、

    韓立一見此景暗叫不好,但動作更是不慢,一聲雷鳴比這幾人還先一步的到這些寶物的上空,但僅僅是先一步而已,其他三個影子幾乎同時在下一刻也在那些寶物附近紛紛現形而出,紛紛攻擊鄰近之人的同時,又施展神通向某件寶物抓去。

    離韓立最近的是一塊不知名木牌和那紅光閃閃的書卷,他也顧不得其它寶物,當即化為一片青霞一掠而過,就將這兩件東西席卷進了其中。當他還想再卷向附近的那件降魔杖時,頭頂就同時十餘道血『色』光柱和一股金『色』音波滾滾襲來。

    無奈之下,韓立隻能霞光一起的暫時退去,暫時避開這些攻擊。

    而降魔杖頓時被隨後緊至的血影一把撈走了。

    那團紫霧和銀芒卻根本不看其他寶物,卻拚命般的將散落他處的另兩塊木牌一下罩住了,一副生怕別人搶奪的樣子。

    韓立見此一怔,而那到血影一閃下,竟又衝那件碧綠『色』的印璽狀寶物抓去。

    “住手,這化龍璽你不能拿?”一聲女子大急的聲音傳來,隨即一隻『乳』白『色』玉尺突然浮現在了血影上空,毫不留情的一尺砸下。

    此尺實在古怪,尚未真正壓下,尺上就突然傳出梵音佛鳴之聲,無數朵『乳』白『色』蓮花,仿佛天女散花一般在附近空中大範圍浮現而出,個個碗口來大小,每一個蓮瓣上都泛起七『色』的佛光,不但血影,連另外的銀團和血影竟也一同罩在了其下。

    倒是韓立因為倒『射』而退的緣故,恰好處在了此尺的威能之外。

    結果在韓立目瞪口呆之下,所有白蓮在那女子嬌叱聲中同時爆裂開來,隨即化為一朵七『色』巨蓮一瓣瓣的綻放開放,無數的佛文在每一蓮瓣中湧現而出,梵音之聲更是如同雷鳴般的響徹整個大殿起來。

    被困在彩蓮中間的血影、銀『色』光團及紫霧中的妖影,不要說去撿其他寶物了,竟知為何的連身形都無法站穩了,一個個東倒西歪,仿佛喝醉了酒一般。

    

Snap Time:2018-04-22 20:32:18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