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十九章偷襲


    第一千一十九章 偷襲

    巨龜一等二妖從背上下來,立刻身上靈光閃動重新化為了醜『婦』模樣,隻是一張醜臉看起來蒼白異常,似乎剛才通過那金磁重光損耗元氣不少的樣子。

    三妖身形閃動,毫不停留的向大殿中『射』去。

    這時乾老魔所化的血影,已經先走一步的飛入進去,三妖正好能看到無數銀絲從血影上洞穿而過,將其身體紮的千瘡百孔。但是血影周身同時爆發出刺目的血芒,身體在破損的同時,竟又在不停的自我修補著。

    如此情形,乾老魔所化血影絲毫不停,轉眼間沒入了北極元光中不見了。

    見到此幕,三妖也不敢再有絲毫遲疑,仿佛早就商量過對策似的,獅禽獸身形一晃的忽然站在了前麵,同時一張血盆大口,

    一股金『色』音波從口中無聲無息的噴出,所過之處,所有的銀絲瞬間寸寸斷開。

    緊隨其後銀翅夜叉則雙翅使勁一扇,一股青『色』勁風從翅上狂湧而出,配合金波立刻將那些斷裂銀絲吹的不翼而飛了。

    於是在兩種神通不停掃『蕩』下,一塊“空地”終於顯現而出。三妖趁機闖進了其中,然後緩緩也奔大殿深處而去。

    還留在昆吾殿外林銀屏,玉容變得難看起來。這一轉眼間,還留在原地繼續破壞巨樹的,就隻剩下了他們和葛天豪一幹人。

    她貝齒微咬,黛眉輕皺下,扭首朝徐姓青年的說道:

    “徐兄,我們……”

    “聖女不用心急,我們主要目標隻是姓韓小子,此殿寶物倒是無所謂的。況且這般多人都進去了,那寶物哪有這麼容易被誰獨吞的。我們毀掉這些巨樹,再守在殿門外就是了。”徐姓青年驅使著一口玉製飛劍,不停的轟擊著一顆巨樹,無動於衷的說道。

    “哈哈!徐兄此言有理啊。就算其他人得到寶物,也總要從殿門處出來的。我等雖然無法進入北極元光中,但想要輕易離去還要問問我們是否答應的。”葛天豪也撫掌大笑起來。

    林銀屏看了看大殿中的銀『色』光絲,略一思量下,就平靜的點點頭。

    另外兩名黑衫老者,聽到這般一說,也覺得有些道理,患得患失的心思去了不少,同樣老老實實的繼續攻巨樹。

    轉眼間,“轟”的一聲傳出,一顆十餘丈焦黃巨樹在這些人攻擊下倒下了。

    與此同一時間,韓立站在昆吾殿的深處,長長出了一口氣,回首望了一眼身後密密麻麻的銀『色』光絲。

    “當年古修還真夠狡猾的,竟然在北極元光中還特意又布置下一個幻陣。要不是我有明清靈目,恐怕出來還真有些麻煩的。” 喃喃的說了一句,韓立才轉頭向前方望去。

    他現在所處的位置應該是昆吾殿的後半截,麵積不算太大,但在正對他方向,各有兩排十幾把式樣各異木椅組成一個議事堂似所在。

    而在這些木椅的盡頭處,另有一把淡金『色』椅子擺在正中間,而在此椅旁邊,有一個丈許高綠『色』案桌。

    那椅子倒還罷了,隻是普通金絲靈木雕刻而成,但案桌卻通體翠綠欲滴,渾身散發著盎然的靈氣,一看就不是普通之物,更何況此刻它被一層綠濛濛的光罩住,而透過此光罩,卻可以隱隱看到玉桌上放著幾樣東西的樣子。

    這應該就是昆吾殿的寶物了!

    韓立眉梢一挑,朝左右掃了一眼,四周空『蕩』『蕩』的,並沒有的什麼惹眼的東西。最後他目光一轉的回到前方,並朝上一望的落在了某物上。

    那是淡金『色』椅子背後殿壁上,竟掛著一幅不起眼的圖畫,一幅三人望月圖。

    一僧、一道、一儒三個模糊的人影在一片竹林中,對著一輪圓月暢談什麼的樣子。

    因為此圖隻有尺許大小,畫麵微黃有些黯淡,絲毫靈光未現,所以即使韓立一開始也未注意到此物,但如今他雙目微眯的盯著此圖一動不動,竟變得聚精會神起來。

    好一會兒,韓立才低下頭顱,一臉的沉『吟』。

    剛才並未從這畫上看出什麼異常來,神識掃過去,也顯示此畫隻是普通平常。但他心中仍隱隱覺得此畫有些古怪,一副凡物怎會懸掛在這種地方。

    麵『色』陰晴不定下,韓立忽然麵現決然的單手一揚,一道丈許長金光激『射』而出,下一刻就狠狠斬在了畫上,劍光爆裂開來。

    金芒閃動中,這幅三人望月圖被攪成了粉碎,碎屑紛紛空中撒落而下。

    看到此景,韓立卻一怔。

    難道真是他多心了?韓立心中有些納悶!

    不過,既然已經如此做了,他然不會再留手什麼。

    韓立索『性』馬上袖袍一拂,數顆拳頭大火球在身前浮現,略一吸氣,就要用神識將這些火球彈『射』過去,準備一把火將那殘畫碎屑燒個幹淨。

    可就在這時,韓立腦中毫無征兆的傳來銀月一聲驚呼:

    “主人小心!”

    韓立一驚,雖然神識沒有感應到異常,但身體毫不猶豫的一模糊,七八道一模一樣的虛影那間幻化而出,一時竟無法分清韓立真身來。

    而幾乎與此同時,韓立身後丈許的青石地麵爆裂了開來,在碎石中有靈光驟然急閃,幾道虛影就被幾道金銀刺芒從背後洞穿而過。唯有一個身上卻傳來“當”的一聲脆響,那金銀『色』刺芒竟被什麼東西擋了下來,並反彈了開來,竟是一隻金銀『色』的尖梭狀法寶。

    那道人影也被巨力給擊的一個跌蹌,但馬上身形一晃的從原地一下消失,下一刻出現在了六七丈遠的另一位置上,轉首過來後,『露』出了韓立驚怒之極的麵容。

    剛才若不是他先一步將元罡盾喚出,擋在了身後,還真可能被人重創不輕。

    故而即使韓立平常再喜怒不形於『色』,此刻也一陣後怕不已,心中怒火狂升,當即反手一撈,一麵銀光閃閃的小盾就出現在了手中,另一隻則袖袍一抖,數十口金『色』小劍就化為密密麻麻劍光,一閃即逝的朝對麵碎石堆下地麵激『射』而去。

    結果一聲女子輕笑傳出,隨即刺目光芒一閃,一隻金銀相間巨物從地下浮將上來,如此多劍光斬在了此物上,竟詭異的紛紛一閃落空。

    見此情景,韓立心中一凜,心中的怒火頓時收斂了大半,忙凝神望去。

    那金銀『色』巨物,竟是一隻體形數丈長的巨梭,表麵金光閃動猶如鏡麵一般光華,不知是何種材料煉製成的。而從形態看來,此物竟和剛才偷襲他的寶物一般無二,隻是大了不知多少倍了。

    “道友還真是警惕異常,如此一擊竟然還未能得手,嘖嘖,道友修煉的是何功法,能否和小妹說上一二。”那幾枚剛才攻擊韓立的金銀『色』小梭,在巨梭方一出現的瞬間,一個盤旋的飛『射』而回,沒入巨梭不見了蹤影,同時巨梭麵傳來了那年輕女子的詫異聲。

    韓立一邊臉『色』陰沉似水的召回眾飛劍,一邊心念如電,突然周身靈光一閃,驟然化為一道青虹直奔不遠的案桌激『射』而去。

    既然有其他修士到此了,他自然打算先把寶物搶到手再說了。否則萬一糾纏下去,通過被極元光的修士隻會越來越多的。寶物到手的希望,也會變的非常渺茫起來。

    不過,韓立撲出去的同時,心中也有些奇怪,這女子聲音陌生的很,絕對不是先前見到的殿外的那些人和妖物。難道這麼快就又有其他修士進入昆吾山了,還趕在了乾老魔等人前麵通過了北極元光。

    這一切思量隻是在韓立腦中一閃即過,就在那年輕女子大出意外的驚呼聲中,所化遁光一下掠過二十餘丈距離,眼看就要到了案桌上空。

    就在這時,韓立頭頂忽然空間異動,青霞一閃下,一塊符文湧現的青帕一下浮現而出,接著毫不遲疑的狠狠壓下。

    這巨帕足有五六丈之廣,出現地方又近在咫尺,出其不意之下,即使韓立神通再大,手段再多,也一下北歐罩在了其中。一時竟被困死住了!

    韓立所視之處全都青光閃爍,暗叫不好的急忙一晃手中元罡盾,一層白濛濛光罩那間浮現在了身上,先將自己護住再說。

    而在青帕外麵,一名『婦』人卻詭異的出現在其上,正是化仙宗的木夫人。

    此『婦』人見識過韓立的三焰扇威力,自然知道青帕不可能困住韓立多久,一見偷襲成功後,不敢怠慢的身形一晃,人就化為一道白虹飛至了案桌前。

    一抬手,手心處浮現一塊銀『色』令牌,上麵銀芒閃動,一片銀霞噴『射』而出正好擊在綠『色』光罩上。

    看起來凝重異常罩壁在銀霞一照之下,如同春陽融雪般的紛紛解潰散,眨眼間消失無影無蹤,『露』出了供桌上幾樣器物的廬山真麵目。

    四塊疊在一起的血紅『色』木牌,一口紫『色』小劍,一杆巴掌大降魔杖,一本泛著紅光的書卷以及一塊碧綠『色』印璽,表麵雕印著栩栩如生的一隻五爪真龍。

    見到這些東西,『婦』人滿麵大喜,目光在那印璽上略一停留後,就立刻長袖一拂,要將所有東西都收進囊中去。

    

Snap Time:2018-01-24 02:13:29  ExecTime: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