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十四章化仙二女


    第一千一十四章 化仙二女

    “現在妖物當前,兩位道友還是想想如何打發它們再說吧。否則取寶隻是做夢而已。”聽到乾老魔二人的對話,徐姓青年扭首冷望了一眼光幕內,不滿的說道。

    “嘿嘿!這位是天瀾徐兄吧?老夫可沒興趣寶物沒有見到,先和什麼東西拚的兩敗俱傷。況且就算在場之人一齊聯手,恐怕也奈何不了這三位吧。”乾老魔冷笑一聲後,竟大出眾人意料的這般說道。

    “乾兄這話是什麼意思?”雖然天瀾草原和陰羅宗一向交好,青年聽到此話也臉『色』一沉。

    “沒什麼,這三位既然在我和葉道友爭鬥激烈的時候,也一直潛伏在旁邊沒有出手,應該心中另存什麼目的吧。否則真要對我等不利的話,先前才是最佳的出手時機。”巨大白影中吐出了淡淡聲音。

    “你們知道此事就好。就算你們要動手,難道真以為能奈何了我們不成。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我們三個也是為昆吾殿中的幾樣東西而來。在未進入大殿前,同樣不想動手的。”銀翅夜叉目中碧光一閃,不動聲『色』的說道。

    醜『婦』和獅禽獸在站在其旁邊一語不發,一副以其為馬首的樣子。

    “我和聖女對殿中寶物一點興趣沒有,但是那姓韓小子身上的東西,我們天瀾聖殿是勢在必得。當然鬼羅幡若是找到的話,徐某是會原物奉還貴宗的。”徐姓青年自然也不想和三個神通廣大妖物在這拚上小命,一聽出乾老魔話中之意後,隻略一沉『吟』,就神『色』一緩的說道。

    “既然這樣,我等根本沒有必要在這爭鬥什麼,還是先合力破除禁製取寶的好。否則我等這般多人在這,反而被外人卷走了寶物,這才是天大的笑話呢!”葛天豪也順勢的如此說道。

    這的無論修士還是妖物,個個都不知活了多少年,自然不可能真作讓別人漁翁得利的蠢事來。幾乎眨眼間就達成一個臨時協議來。

    雖然一等到了昆吾殿內,十有八九此協議馬上破裂,但總比尚未見到寶物就先自相殘殺的好。

    “既然幾位都沒什麼意見,就一齊動手破禁吧。”乾老魔見此情形,發出一陣怪笑,隨即巨大白影兩袖一甩,幻化出兩隻白『色』巨蟒,狠狠撲向頭頂的光幕。

    一旁的方臉修士,則默不做聲的一點頭頂盤旋的兩口飛劍,頓時兩道驚虹也直劈空中。

    外麵三妖和徐姓青年等人士相互間並未放鬆警惕,但見此情景,也紛紛出手攻擊起禁製來。

    一時間各『色』光芒妖氣混雜一起,在光幕內外同時爆裂而起,轟隆隆之聲更是接連不斷。

    “嘖嘖,真沒想到乾老魔一副火爆的樣子,但轉眼間和銀翅夜叉、獅禽獸這樣的妖物都能聯手。以後遇到老魔,還真要多加小心一些,可別被他給蒙騙過去了。”斜坡下的石林中,一個翠綠的妙曼身影藏在一根粗大石柱中,喃喃的低聲道。

    “哼,以你現在修為,乾老魔根本不必對你動什麼心機,他那五子同心魔一撲而上的話,你根本無法避無可避。”另一個緊挨著的綠影毫不客氣的說道。

    這兩人赫然是化仙宗的木夫人及那麵容秀麗的年輕女子。

    “師姐,我難道真沒有辦法對付乾老魔了。”年輕女子有些不服氣的樣子。

    “一個元嬰初期修士還想對後期修士怎樣?別說是你,就是我正麵和老魔對上,也隻不過能堪堪自保而已。本宗的功法原本就不是擅長正麵對敵。不過若是讓我取到老魔的一絲精血,悄悄施展咒術的話,我倒有七八成的把握,暗中重創他!“木夫人冷笑的說道。

    “我們化仙宗是半隱的宗門,單論功法秘術,恐怕不必十大宗門弱哪去。若是不是曆代都必須遵守那些規矩,恐怕全力發展之下早出了後期的大修士了,哪還用懼怕乾老魔等人了。”年輕女子有些不甘的說道。

    “本宗創派祖師原本就是昆吾三老後人,當初在離封印沒有多遠地方開宗立派並定下守城規定,原本就是為了就近看守這昆吾山封印的。隻是如此多萬年過去了,此事在多少代簽就被遺忘的七七八八了。要不是,前不久我們收到向老傳信,並重新翻查了本門的創派典籍,恐怕還對封印之事一無所知的。否則,我們何必非要冒奇險進入此山來。”木夫人歎了口氣。

    “說起乾老魔,我倒更在意那個驅使辟邪神雷的青年,此人手中羽扇威力之大,就是元嬰後期修士也退避三尺的。若是在封閉空間內動用,此寶威力更是倍增的,絕對是上古時候赫赫有名的七焰扇仿製品。”秀麗女子忽然提到了韓立。

    “是通天靈寶的仿製品不假,但是不是七焰扇就不好說了。不過這人容顏陌生的很,其他神通也不小,背後銀翅還能施展出少見的雷遁術,的確不是一般修士。但此人好像不是我們大晉修士,和葉家人也不是一路人的樣子。算了,這人就算再厲害,我們也不用多加理會的。說起來,向老應該早進入此山;了,為何不見出手阻止這些修士。以他老人家的神通,稍一出手,哪容乾老魔等人在次猖狂的。”木夫人有些疑『惑』起來。

    “也許向前輩另有要事,或者直接去了鎮魔塔那邊吧,畢竟那邊才是重中之重的。”年輕女子遲疑的說道。

    “不可能。雖然鎮魔塔才是真正控製整座昆吾山封印的陣眼處。但是若想重新加固封印,必須需要昆吾殿中的那隻化龍璽才行。向前輩知道其中的利害,怎會不先去昆吾殿取寶。”木夫人麵『色』陰沉的搖搖頭。

    “師姐的意思是,向前輩出了什麼意外?這怎麼可能,以向前輩修為,這世間怎麼可能還有誰能奈何得了他,難道是那人已經脫困出來了。”說到最後一句話時,秀麗女子麵容瞬間蒼白無比起來。

    “出來不太可能。此前的那些禁製都是剛剛破掉的。如若那人脫困而出,早就將所有禁製破掉了。哪還會等到現在。可能向前輩真被什麼事情耽擱一下,還未進入此山吧。”木夫人神『色』一變後,就強笑的說道。

    “希望如此吧。不管怎麼說,我們還是要跟著這些人後麵,看看能不能將那件化龍璽先一步拿到手吧。不過當年可以加固封印的除了這個化龍璽外,不是還另有一件天晶碑嗎。那件寶物的下落,為何不直接留給我們這些後人。否則何必冒險跟在這些人後麵了。”秀麗女子一聽這話,又有些抱怨了起來。

    “你這就不知道了。那天晶碑隻是備用之物。其下落是掌握在昆吾三老另一脈後人手上。為了就是怕我們兩支中哪一家出了什麼意外,還能另有東西可以控製此山封印。聽說此寶藏在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除了早就下落不知的那支人外,其他人都不知藏在昆吾山何處的。有這一明一暗兩手準備,可見當年參與封印的古修們費盡了不少心機。”

    “也不知當年昆吾三老如何想的,為何要留這麼一個大後患給我們。一劍將那人斬殺了不就行了?何必要封印起來,還白白浪費了這麼一座人界靈山。”秀麗女子秀眉微皺的說道。

    “這一點,典籍上倒提到了一些。好像被封印這人身份非常特殊,甚至其生死還牽扯到了上界的事情。故而當年的人界古修們誰也不敢妄自下手,隻好將其封印在山中了。”木夫人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一些自己知道的事情。

    “原來這樣,難怪當年之人如此縮手縮腳了。不過這人修為倒底有多高?連向老一提其此人,都有些坐臥不寧的樣子。我們和向前輩也算認識好久了,可從未見過他們這些老怪物如此不安過的。”秀麗女子又好奇的問道。

    “不論此人修為有多高。反正對方肯定是伸出一個小指頭就能撚死我們的存在。猜這些又有何用。”木夫人斜撇了一眼,沒有好氣的回道。

    “這倒也是!”秀麗女子麵『露』無可奈何之『色』。

    “對了,那件四象尺,你帶來了吧。後麵搶那件化龍璽可全指望此寶了。”木夫人話鋒一轉,另提起了一事來。

    “師姐反複叮囑了數遍了。我怎會不帶上這件鎮宗之寶的。不過說起來倒也可惜,要不是師姐修煉功法屬『性』和四象尺背道而馳,由師姐來驅使最合適不過了。師姐說過用來鎮壓那人的兩件通天靈寶中有一件是八靈尺,不正是這件四象尺所仿製之寶嗎?我還真想親眼見下是何等模樣的。”秀麗女子明眸一轉下,嫣然一笑的說道。

    “八靈尺,黑風旗,在典籍上隻是略為提了一下。能否真的見到,我也……咦,乾老魔他們已經破掉禁製了,我們快跟上吧。”夫夫人正想給自己師妹再說些什麼,目光一轉之下,卻一下看到平台上光幕在各種攻擊下寸寸的斷裂開來,急忙神『色』一凝的說道。

    秀麗女子心中一凜,同樣抬首望去。正好看見乾老魔等人穿過潰散的光幕,向那山門處趕去。

    

Snap Time:2018-07-20 01:15:57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