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十一章一扇驚敵


    第一千一十一章 一扇驚敵

    “若不是在這種情形下,韓某倒不介意和徐兄比劃一二。但現在嗎?”韓立望了下望葛天豪等人,似笑非笑的搖搖頭。

    “哦!聽韓兄口氣,似乎很有自信的樣子。聽說道友擊殺了陰羅宗一名嬰中期頂峰的長老。不知此事是否屬實?”白袍青年卻絲毫不見動怒,反而冷漠的問道。

    葛天豪等陰羅宗三人聞言,麵『色』一變。

    “到了這一步,在下就是否認也是無濟於事的。的確是有一名陰羅宗長老,在天南時被在下滅殺了。難道徐道友,想為陰羅宗出頭?”韓立嘴唇一抿,眸子一冷的說道。

    “以元嬰中期修為,擊殺同階頂峰修士,可想而知韓兄的神通不凡了。若不是和我們天瀾結下的仇怨太深,在下也真想和韓兄結交一番的。不如這樣,在下聽說韓兄曾經用一個古怪小鼎,收走了我們聖殿的傳承聖鼎和聖獸分身。隻要道友肯將此鼎拿出來交給我,在下可以做主可以讓聖殿和道友化幹戈為玉帛。當然,韓兄若是肯將那杆鬼羅幡交出,徐某同樣盡力替道友化解和陰羅宗的恩怨。不知意下如何?”徐姓青年盯著韓立一會兒,竟說出這般話來。

    “什麼,徐兄這怎麼行,他可……”

    “聖女不用多說什麼,這事我自有主張!”

    林銀屏臉『色』一變,急忙開口想說什麼,但卻被白袍青年一擺手,讓吐到嘴邊的語言又咽了回去。

    一旁的葛天豪三人雖然同樣吃驚,互望了一眼後卻默契的沒有出言反對。

    “要在下寶鼎,這個恕難從命!幾位道友還是動手吧。”一聽對方提起虛天鼎,韓立想也不想的一口回絕了。

    “既然韓道友拒絕徐某好意,那就不要怪在下不留情了。”

    徐姓青年見韓立如此強硬,麵上『露』出一絲可惜之『色』,但隨即臉孔一沉,袖袍一抖下,手中驀然多出一件碧綠『色』的玉如意。

    此如意略一抖之下,一團團的綠光閃動不已。然後青年森然的望向韓立。

    韓立見此也不言語,兩手一掐訣,背後雷鳴一響,一對銀白『色』翅膀在身後浮現。隨後單手翻轉,一柄古樸羽扇就出現在了手中,閃動著金銀紅三『色』的靈芒。

    正是早就被暗中扣在手中的三焰寶扇。

    麵對如此多的對手,韓立不可能再用普通手段應付,孤兒一開始就拿出了最厲害的寶物。

    徐姓青年目光被三焰扇的奇異光芒吸引,以他眼力自然一眼就看出了三焰扇的不凡。更何況三『色』靈芒蘊含的可怕靈壓,即使以他元嬰後期的修為也眉梢不禁一跳,臉『色』終於陰沉了下來。

    ”徐道友,此子和我們陰羅宗也有大仇,我等又不是真和此人較技切磋,一齊上,將此人擒下就是了。”葛天豪同樣看出了三焰扇的不凡,眼珠微轉後,忽然這般說道。

    然後他也不等徐姓青年說什麼,衝另外兩名黑衫老者一招手,三人各跨上一步同時噴出了各自的法寶,兩口式樣奇特的飛劍及一口磷火閃爍的骨刀,盤旋身前不定。

    林銀屏神『色』一動下,也默不做聲的香袖一甩,一個塊繡著銀蠶的錦帕,也光濛濛的出現在了手中。

    徐姓青年眉頭皺了一皺,但卻並沒有說什麼,反而單手往如意上隨意一拂下,綠芒越發的耀目,盯向韓立三焰扇的眸子瞬間冰寒無比。

    五人的圍攻之勢眨眼間就要形成。

    但早已蓄勢對待的韓立又怎會真讓自己陷入被動之中,當即雷鳴聲一響,人就自銀光中立刻在原地消失不見,下一刻出現在了身後十幾丈遠的某條石階上。

    見此情形,對麵幾人又怎會放韓立如此輕易離去,頓時兩道藍芒及一口綠虹同時激『射』而來,緊隨其後的則是漫天的銀濛濛絲線。

    倒是徐姓青年不慌不忙的上前一步,衣衫飄飄的看似從容,人卻詭異的一下出現在了十丈之外的地方,竟絲毫不比韓立的雷遁慢分毫的樣子,而其手中的玉如意綠芒在一陣模糊中,竟然化為一隻不知名的怪獸頭顱,似乎蛟非蛟,似馬非馬,惡狠狠的盯著韓立。

    韓立吸了口氣,臉『色』驟然一冷的同時,手中羽扇對準對麵幾人狠狠一扇而去、。

    鳳鳴之聲直衝九霄之外,隨後一隻三『色』火鳳從扇上浮現,兩翅一展之下直奔對麵撲去,迎向了葛天豪等人的法寶。

    “轟”的一聲巨響傳來,在廣場低空處,一團不停湧現三『色』符文的神秘光暈驟然浮現,光芒不算多麼刺目耀眼,但是那種讓人幾乎喘不過起來的龐大靈壓,讓所有人心中都不由自主的猛然一跳。

    正好身處光暈之下的徐姓青年更是口中一聲“不好”,手中綠如意猛然往身前一揮,一隻蛇身獸首的不知名怪獸馬上從玉如意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化為一團綠光瞬間將青年罩在其中。

    至於那兩口飛劍和一口骨刀,則在光暈出現瞬間,就躲避不及的就被淹沒在了其中,後麵林銀屏驅使的錦帕銀蠶噴出的密密麻麻銀絲,更是稍一和光暈接觸下,馬上憑空化為了烏有。而光暈還不肯罷休,一漲一縮之下向四周瘋狂擴張而去,光芒刺目,小半白玉廣場都受其影響的的寸寸碎裂,隨即表麵融化開來。

    這等威能,這等氣勢,實在有些天地為之『色』變的樣子。

    韓立對這一切卻視若無睹,根本沒有絲毫停留在原地的意思,銀翅再次一抖下,就化為一道銀弧連閃數下的直奔山頂而去,同時在途中飛快取出一個小瓶,往口中底下一滴萬年靈夜。

    雖然三焰扇威力奇大,但他韓立可認為真憑此寶一擊,就能在廣闊之地滅殺這幾人的。估計頂多出其不意下,讓這些人吃些苦頭罷了。而敵眾我寡之下,自然還是暫避鋒芒的好。

    說來也巧,這條離韓立最近的石階,卻恰好是往昆吾殿而去的。韓立雖然心中有些嘀咕,但也根本別無選擇的。即使前邊還有乾老魔等其他修士,他自問隻要借助山上的禁製和地形,足以這些敵人加以周旋的。

    於是他在雷遁下,轉眼間消失在了石階盡頭。

    在廣場處,巨大三『色』光暈隻出現了數秒,就一閃後徹底消失了。而廣場邊緣處,卻出現了葛天豪等一幹人,個個狼狽之極的樣子。

    其中最糟糕的就是葛天豪了。

    他那口骨刀,雖然不是本命法寶,但也是精心煉化過和其心神有些聯係的寶物。故而骨刀在光暈中瞬間融化消解後,他立刻心神受創,差點影響其逃遁光暈影響的範圍。

    但就是如此,他還是被光暈之邊輕掃了一下。結果護體靈光立刻崩潰,一條手臂焦糊一片了,隱隱受傷不輕的樣子。

    而那兩名黑衫老者的飛劍同樣沒有幸免,但這二人見機的快,發現不對勁的瞬間就立刻切斷了和飛劍的聯係,故而除了半片衣衫和眉『毛』發髻被化為了烏有外,倒是安然無恙。

    林銀屏所站位置離圓暈爆裂處最遠,再加上那些銀絲被毀隻是讓法寶損耗了些靈氣,並未受太大波及,並且身前也多出了一麵不知名的烏黑巨盾,將身形藏在了其後。

    至於徐姓青年修為最高,雖然正好處於三焰扇威能最強的中心處,仍依仗那柄綠如意的保護瞬間就遁了出去,看起來一絲無損的樣子。

    但這位天瀾大仙師,此刻卻臉『色』難看之極,低首看了看原本緊抓寶物的手掌。

    隻見那柄玉如意,正泛起一層綠芒的斷裂開來,一聲脆響後,就化為一堆晶瑩的碎屑從手心處飄落而下。

    為了抵抗那三『色』光暈威力,這件古寶尚未來及發揮真正威力,就硬生生被毀了。

    “哪件扇子倒底是什麼寶物?難道就是傳聞中的通天靈寶?”葛天豪強忍著手臂上的痛苦,一邊急忙從儲物袋中取出靈『藥』塗抹傷處,一邊滿臉驚怒的說道。

    另外兩名黑衫老者也麵『色』蒼白無比,一副心有餘悸的後怕樣子。 “哼,真是通天靈寶,葛道友恐怕就不能活著在這說話了。這應該是某件通天靈寶的仿製品。沒想到,此人竟然還有這種寶物。怪不得見我們如此多人,還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徐姓青年抬首的望著遠處的石階,麵『色』陰霾的說道。 “仿製品就有這般威力?”葛天豪駭然了。

    “這有什麼奇怪的。這扇子應該是那種威力單一,沒有其他什麼變化的仿製品。有如此威能倒不足為奇。”青年搖搖頭的說道

    “怎麼辦。此人有如此重寶。比我們原先預想的要棘手的多。還要追上去嗎?”一名黑衫老者目光閃動說道,顯然此扇威力讓他有些退縮了。

    “道友放心。那扇子縱然犀利,但消耗的法力絕對非同小可。否則他就不會轉首逃走了。隻要在此人法力未回複前追上他,那扇子不會輕易動用的。現在才正是滅殺此人的最佳時機。”葛天豪淡淡的說道,隨即單手往腰間一拍,一團五『色』光霞飛『射』而出,然華一斂後,一聲清鳴中顯出那隻靈犀孔雀出來。

    “上山,這次決不能放此人逃脫掉,否則以後後患無窮!”深吸了口氣,白袍青年冷聲說道。

    然後他率先向石階飛『射』而去,五『色』孔雀則雙翅一展的緊隨過去。

    

Snap Time:2018-04-26 04:01:57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