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十章須彌五行壁


    第一千一十章 須彌五行壁

    飛快看了一眼陰氣中的大頭怪人三人,又掃了下大廳另一端的出口,花天奇麵上突然現出決然之『色』,口中發出一聲低喝:

    “走!”

    隨即手掌一翻,一麵綠『色』小幡出現在了手中。微微一晃下,一團翠綠欲滴霞光立刻爆裂開來,將四人一卷,化為一團綠光流星趕月般直奔下一層入口激『射』而去。

    “花天奇,你敢!”大頭怪人一見此幕,暴跳如雷,驀饒命無數道拇指粗細的黃『色』劍光從他身上爆發而出,瞬間就將圍困他們的陰雲洞洞穿的七零八落,眼看就要脫困而出的樣子。

    單花天奇就敢少有停留,綠光一閃之下就飛出了數十丈之遙,一下沒入另一端出口處,消失不見了。

    當大大頭怪人和古魔聯手飛快擊散了四周的陰氣後,原本空無一物的入口卻突然白光大放,接著憑空多出了一堵晶光閃閃的渾厚晶壁來。

    此晶壁也不知多厚,竟將入口堵得嚴嚴實實,絲毫縫隙不都漏的樣子。

    怪人不及多想的抬手就一揚,頓一道數丈長劍光就遠遠斬出,狠狠劈在晶壁上,結果五『色』霞光一閃後,劍光就泥牛入海般的不見了。

    “須彌五行壁!”怪人一睹此景一怔,但稍一仔細看了眼晶壁後,馬上驚怒的叫道。

    “是此寶。這東西不是須彌宗的鎮宗之寶嗎?怎麼會落在了毒聖門手中。對了,須彌宗也是南疆大宗之一,聽說和毒聖門頗有些淵源。看來是他們不知用何方法相借來的。”那名葉家老者也『色』大變的說道。

    “須彌五行壁,我也聽說過。此寶名氣可不小的。”古魔眉頭皺了下。

    “這可麻煩了。看來此塔底部果然很可能有那通天靈寶。否則毒聖門這幾個家夥,怎會冒險如此行事。”怪人盯著晶壁,臉『色』鐵青起來。

    “葉兄不必焦慮!這些人比我們先下去也好。不要說下一層是否肯定有那通天靈寶,但下層囚禁的東西肯定更加棘手難纏的。這些人跑我們前邊去,隻是自討苦吃罷了。等我們先收拾點這隻鬼王,再破開晶壁,說不定正好撿個便宜呢。”古魔冷笑一聲的說道。

    大頭怪人聽了這話一愣,但略一思量後,就神『色』一鬆的笑了起來。

    “韓兄所說有理。倒是老夫牽掛重寶,有些患得患失了!”

    怪然說完這話,目中寒光一轉下,落在正被那口銀『色』飛叉死死纏住的鬼影上。

    在晶壁的另一麵,花天奇和毒聖門其他三位長老早就現形而出,但當花天奇方長出了一口氣,一名長老馬上忍不住的埋怨起來。

    “花師兄,這麼做是不是太冒險了。雖然須彌五行壁可以暫時擋住對方,但我們如此得罪對方,以後可要如何辦?”

    “哼,你還幻想著我們和葉家和平共處不成?不要說我們是否放棄寶物,這葉月聖早年假死才能逃過十大宗門的滅殺,如今既然被我們撞見了。怎會再輕易放我們離開。得罪不得罪對方,還有什麼區別。況且既然連本派祖師爺都念念不忘的寶物,你以為會是平常之物嗎?十有八九是那傳聞中的通天靈寶,為此就是冒點風險又怕什麼?”花天奇撇了一眼這名有些忐忑不安的同門,臉『色』一沉的說道。

    “通天靈寶?若是真是這等逆天寶物,倒值得我們幾人冒險一試的。但是那葉月聖幾人守在了外麵,我等就是得到了寶物,又如何脫身而走。”另一名毒聖門長老,還是顧慮重重的問道。

    “嘿嘿,幾位師弟以為我會冒然做這等沒有把握之事嗎?出來之前,我已經將本宗的毒龍珠帶在了身上。拿到寶物後,我大不了拚著靜養舒十年服下此珠,就足以和元嬰後期修士周旋一段時間的。有此時間,我們脫身決不成問題的。”花天奇胸有成竹的說道。

    “原來師兄造作準備了。如此一來,自然無礙了。”其餘的三名長老,這才神『色』一緩。寶物雖然動心,但小命可是更重要的。

    “可惜元師弟不在這。否則和我聯手之下倒能和後期修士一鬥的,也不用服下毒龍珠這等霸道的東西了。”花天奇忽然提起了元姓大漢,麵『露』一絲可惜之『色』。

    “這倒是。但花師兄不是已經留下口訊了嗎。說不定,元師兄已經向這趕來了。若是如此的話,我們得寶後出去的時候,說不定會輕鬆的多。”一名毒聖門長老笑著如此道。

    “希望如此吧。大家也要小心一些。這第七層的鬼物就如此難纏,第八層和第九層還不知有什麼可怕存在呢,可別把小命送在這了。不過這真魔塔也真是名不虛傳。若不是葉家人掃清了前邊幾層,單憑我們來到此處,還不知道要花費多大力氣。”花天奇臉『色』一正的出言提醒道。

    其餘三人自然連連稱是。

    然後元行人開始轉身走進了身後一個斜著朝下的通道中。照他們先前的經驗,隻要朝下走個數十丈後,自然就可以進入下一層了。

    但是這一次,僅僅走了十餘丈深,幾人就驀然眼前一亮,前方竟出現一個四方的不大石室,麵除了一黑一白兩個小型傳送陣,四壁都空『蕩』『蕩』的沒有任何東西的樣子。

    “這是?”花天奇一怔,隨即眉頭緊皺起來。

    其餘三名長老也麵麵相覷。

    幾步走到石室中,花天奇雙手一背的朝四周一掃,圍著兩個小型法陣轉了兩圈。

    “苗師弟,你精通上古陣法,看看這兩個法陣是否是短距離傳送陣。”花天奇最終一扭首,衝一名粗眉老者淡淡的說道。

    “知道了!”粗眉老者當即答應一聲,走到一個法陣前,仔細打量起來。另外兩人同樣好奇的走了過來。

    “的確是近距離傳送陣,而且還是那種非常短的,估計距離應該不會超過百把。”一會兒工夫後,粗眉老者就抬首肯定的說道。

    “那就沒錯了。應該是通向第八層的傳送陣了。第八層竟然要使用傳送陣,果然有些不太尋常。傳送陣是雙向的沒錯吧?”花天奇目這個寒光一閃後,心細的說道。

    “當然,短距離傳送陣一般都是雙向的。不過這怎麼有兩個法陣,難道第八層有兩個不成。”粗眉老者一『摸』下巴,疑『惑』的說道。

    “不清楚。不過走上一趟不就一切都明白了!先從這個傳送陣過去看看吧。另一個給我的感覺,不有些不太舒服。”花天奇一指白『色』傳送陣,毫不遲疑大步走了上去。

    其餘三人望了另一座黑幽幽的傳送陣,同樣也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當即也暗呼邪門的急忙走到了白傳送陣上。

    奇一道法決打在法陣上後,一陣白光大放,毒聖門一行人就在光芒中消失不見了。

    但下一刻,花天奇等一陣天旋地轉後,就出現在了一個仿佛仙境般的地方。

    上麵藍天白雲,四周遍布靈花奇草,輕吸之下,一股濃濃的靈氣撲麵而來。

    但最讓毒聖門等人目瞪口呆的是,在正前方不遠處,赫然有一座金碧輝煌的小型宮殿,此宮殿坐落在一座超大的法陣之上,同時和眾多祭壇包圍著,每一個祭壇上又都有一名手持金『色』巨刃的巨大石人,默默的麵對宮殿站立著。

    而無論祭壇還是石人,那種粗礦的樣子都透出一股說不出的蠻荒氣息,默默的麵對宮殿站立著。

    如此詭異的情形,即使花天奇也半天無法合上嘴巴。

    在同一時間,韓立站在當初離開的白玉廣場上,望著在廣場四周冷冷瞪著自己的一群修士,突然非常後悔起來。

    也許躲在鑄靈堂不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或者晚出來這麼一時半刻,也不會突然出現如此多人歡迎自己了。

    誰讓他剛一走到此地,正想再挑另一條石階時,從廣場兩側樹林中呼啦冒出來的一大群人來。這些人竟然不走正常的石階山路,而是從石階兩側潛伏而行。這讓神識在此地大受限製的他,方一發現情形不對,就已經落入了這群人的包圍中。

    “韓道友,沒想到竟在這,碰見你。你可真讓妾身好找啊。”正對著韓立的一名風姿過人的白袍女子,明眸冰寒的盯著韓立,貝齒緊咬的說道。

    此女竟正是那位天瀾聖女林銀屏!其他人則是一名韓立看起來有些眼熟的白袍青年、葛天豪和另外兩名黑袍老者。

    這些人正好圍成一個半圓形,將下山之路堵得死死的,一副生怕韓立跑下山去的樣子。

    韓立歎了口氣,想想當初拍賣會後,他倒曾經從此女身上拿走一塊玉佩祭煉成了感應法器,原本就是用來防備此女的,但是數年一過,此法器功效早已過去,否則若是早兩年碰到此女,就絕不會出現這種烏龍事情了。

    “我也沒想到,在這種地方竟然還會遇到聖女,真是幸會。這一位道友,是你們突兀族的大仙師吧!”韓立心念如電,但麵『色』絲毫不變,衝林銀屏略一抱拳後,就一轉首對那白袍青年緩緩說道。

    對現在的韓立來書,這些人中自然隻有以這位元嬰後期的大仙師最具威脅了。麵對修士雖多,但道友六七分心神都放在了此人身上。

    “徐某正是突兀四大仙師之一。當初在下倒也遠遠見過韓道友的背影,隻可惜道友不肯稍停片刻切磋一二。不知現在韓兄能否賜教一二了。”徐姓青年麵無表情,望著和自己同樣年輕的韓立,一字字的說道。

    

Snap Time:2018-01-22 04:43:53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