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零七章巨鼎


    第一千零七章 巨鼎

    隻見隻見數十丈廣的大殿內,紅霞陣陣,十幾根火柱直直豎立在大殿四周,上麵盤著一條條赤蛟雕像,栩栩如生,從蛟首中噴出一股股紅霞,凝而不散全罩在大殿最中間的一個巨鼎上。

    此鼎六七之高,式樣古樸,相比韓立以前見過的鼎爐,可算是一個龐然大物了。

    但讓韓立心驚的是,此物被紅霞煆燒的通體赤紅,早已看不原來的顏『色』,表麵散發的炙熱高溫,即使相隔二三十丈遠去,仍然讓他有一種猶如置身火山中的感覺。

    而他從進入此殿後,不但口幹舌燥,『露』肌膚更是立刻有一種針刺般的火辣感。相信若不是護體靈光自動形成一個青濛濛光罩,他都懷疑進入此殿的一瞬間,就要就要吃一個不大不小的虧。

    不過遇到這種情形,韓立不怒反喜起來。目光在那些火柱上一掃後,落在了巨鼎上。

    此時此鼎在大殿中間一動不動,但從鼎中卻發出陣陣的雷鳴聲。以韓立的煉器經驗,這般情形鼎中應該一直在鍛煉什麼東西才是。

    看來才行總算不至於空手了!

    心中如此想著,韓立吐了一口氣,躲過那一股股噴『射』的紅霞,身形靈巧的幾晃後,就從容的走向了巨鼎。

    在離鼎六七丈遠距離時,韓立腳步一緩,同時神識感應巨鼎表麵蘊含的驚人火靈力,圍著此物緩緩轉起圈來。

    不管麵有什麼東西,經過如此多萬年的鍛煉,也肯定早起了未知的變化,他即使好奇心大起,也不會冒然就這樣打開的。

    七八圈後,韓立腳步一停,若有所思的開始朝大殿其餘地方掃視起來。

    如此多年過去,這些火柱和巨鼎仍在作用著,附近肯定有什麼法陣長年處於激發中。他要做的,就是找出法陣的控製陣眼加以摧毀,將四周火柱暫時停下才可取寶的。

    因為這個法陣隻是控製型禁製,跟本沒有做絲毫的掩飾和藏匿。結果片刻後,他就瞳孔藍芒一閃,驀然盯住了大殿的某一不起眼的角落處,嘴角泛起一絲輕笑。

    他不再理會巨鼎,單手一揚,一道丈許長金光從手心處直接噴出,一下擊在了那角落的某處地麵上。

    “轟”的一聲巨響,此角落在一團金芒中爆裂開來,十幾根火柱光芒一閃,蛟首噴吐的紅霞同時嘎然而止。

    金芒消失後,一個丈許的大坑出現在了那。在大坑周邊還散落著一些破碎的陣盤殘骸,一口數寸大的金『色』小劍,悠然的漂浮在大坑上空處。

    飛劍這一擊,竟然將埋在此地的一個陣盤化為了烏有。受此控製的遍布整座大殿地下的一座中型法陣,自然馬上停止了運轉。

    韓立微微一笑後,衝遠處一招手。飛劍一聲呼嘯後,飛『射』而回,一個盤旋後沒入了袖中不見了蹤影。

    此時沒有火柱的補充,巨鼎上的紅霞終於漸漸散去。

    但韓立卻沒有馬上注意巨鼎,反而低首凝望地麵,目中藍芒閃動下,現出意外之『色』。

    沒有法陣的掩飾他才發現,數十丈深的地下全是一片火紅。整座大殿竟是修建在一座極品火池之上的。怪不得,四周火柱可以源源不斷的提供長久不衰的火霞。

    韓立心中恍然,將目光一收,才用靈目淡淡的望向了巨鼎,想先透視下鼎中鍛煉的倒底是何物再說。

    結果他又是一怔。

    因為入目的同樣是火濛濛一片,似乎比先前的地火之池還要赤紅的多,尚未等他看清什麼,此鼎經仿佛通靈般的發出一陣嗡鳴,隨之“噗嗤”一聲,一層赤紅火焰浮現而出,將此鼎再次包裹在了其中。

    韓立嘴巴微張,麵上全是愕然之『色』。不過眨了下雙目,略一思量後,麵上卻又『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原來這鼎爐經過如此多年地的淬煉,吸收的地火之力早已精純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竟讓此鼎由原先的普通法器自行進階成了一件火屬『性』異寶。這才變得如此通靈起來。

    這種通過長時間灌注某屬『性』靈力讓法器自行升階的事情,修仙界以前中並不是沒有發生過,得到的寶物也威力著實驚人。但此類寶物大都是機緣巧合下才能形成。

    當年有些修仙宗門曾一度用類似的方法,來嚐試煉製一些高階寶物,但沒有多久都紛紛放棄了嚐試。

    因為用這種方法不但耗時太久,動不動就要上千年時間、幾代修士的努力,而且成功率也低的可憐。偶爾有成功的,寶物威力的提升也隻是稍許,與花費的時間和資源相比根本得不償失的。

    而眼前爐鼎,肯定不是當年古修想用此法來提升什麼等階,而是多半當時負責化靈殿的古修,應該在煉製某物到了關鍵時候無法停下,但又因為什麼不得不撤離此山,這才無奈之下才啟動殿內法陣來自行煉製鼎中之物。

    大概他們還幻想著自己或者門人以後還能重新來取此物的。

    不過這也隻有在此山被封印了不知多少萬年的情況下,才會發生。

    畢竟即使是上古修士,誰也不會吃飽了沒事用地火淬煉某物達上萬年以上的。否則還沒煉製完,負責煉製的修士就先大限來臨的坐化掉了。

    韓立眼珠微轉,胡『亂』猜想著當年之事,護體靈光同時自行大盛,抵禦著幾乎比先前高上倍許的炙熱高溫。

    沉『吟』了片刻後,韓立忽然單手往腰間一拍,再一翻轉,手中多出了一疊藍『色』陣旗出來。

    隨後他身形在大殿中飛快晃動,一杆杆陣旗沒入了大殿的各個角落中。

    隨後一閃之下,韓立又回到了巨鼎之前,重新打量眼前之物數眼後, 口中咒語聲響起,一層藍濛濛護罩緊接出現在了大殿之中,一下將韓立連同巨鼎同時罩在了其內。

    原本炙熱的氣息在這水屬『性』護罩一激之下,也一下收斂不少。

    韓立並未罷手,一隻靈獸袋被隨手祭到了半空中,一條條半尺長雪白蜈蚣,展動雙翅的飛『射』而出。

    正是已經進化出一對翅翼的六翼霜蚣。

    這些蜈蚣一陣靈活異常的盤旋後,在嗡鳴聲中全匯聚遭了巨鼎的上空,一個個張牙舞爪,蓄勢待發的樣子。

    韓立才放心下來。兩手一搓,一層紫焰驀然在義隻手掌上浮現而出,然後不客氣的虛空向麵前的巨鼎上一抓。

    一隻紫『色』大手在巨鼎上空浮現而出,然後毫不客氣的一把抓向鼎蓋。

    巨鼎轟的一下微顫,鼎上的赤紅火焰一下高漲倍許,並瞬間凝結成一隻赤紅火鳥,口吐赤焰的迎向大手。

    異樣爆響立刻在兩者方一接觸響起,赤焰紫芒閃爍交織下,火鳥竟一時抵住紫手,為讓其立刻壓下。

    韓立見此目中閃過一絲異『色』,但口中毫不遲疑的發出一聲低呼。

    原本盤旋在巨鼎上空的十幾條六翼霜蚣聞聽此聲,立刻同時一張大口,一股股白濛濛的寒氣從空中狂湧而下,一下將那火鳥及其下邊的火鼎同時罩在了其中。

    與此同時,韓立也抬手衝著紫羅極火所化大手,凝重一點指。

    此手在法決一催之下,憑空狂漲倍許,配合六翼霜蚣的寒氣更是威勢驚人,五指巨力之下,終於一把抓碎了赤紅火鳥,然後紫手毫不遲疑的向下方鼎蓋一撈。

    “當”的一聲輕響,原本以此鼎神通肯定不隻這些威能,但是畢竟是器物成靈且沒有主人驅使,竟被韓立輕易的將鼎蓋一下擊飛數丈遠去,麵紅光一片。

    韓立正想細看鼎中倒底有何物,卻猛然聽到“嘎”的一聲難聽之極的鳥鳴聲,隨後一道赤芒從鼎中『射』出,直奔大殿頂部激『射』而去,速度奇快無比,竟硬生生從兩條雪白蜈蚣間穿過,而讓它們根本來不及反應。

    “砰”的一聲後,赤芒一頭撞到了藍『色』光幕之上,一頓之下,竟讓光幕融化分解,轉眼就要洞穿而出的樣子。

    韓立雖然心吃驚,但自不可能讓此物真的飛遁逃掉。當即想也不想的十指連彈,頓時十餘道青『色』劍氣接連彈出,一閃即逝後,就準確無比的擊在了紅芒上。

    一陣劈劈啪啪的連響後,那紅芒雖然沒有劍氣擊飛出去,但每被擊中一下,光芒也不由的黯淡幾分,十餘道劍氣輪番擊中過後,它已經變得搖搖欲墜起來。

    紅芒似乎也知道不妙當,即自身一顫就要換個方向再次『射』出。

    但是忽然其身後紫光一閃,一隻紫『色』大手憑空浮現,閃電般一撈下,一把將紅芒抓到了手中。

    然後大手直奔韓立飛『射』而下。

    這時,鼎蓋被打開的巨鼎也似乎失去了反抗之力,不但體內雷鳴聲停了下來,表麵火焰也自行消失,更被頭頂六翼霜蚣的寒氣直接凍結成了一塊晶瑩透明的巨冰。

    不過,韓立這會兒顧不得看此鼎的情形,目光全被剛剛拿在手中的東西徹底吸引住了。

    “這是太陽精火!”

    韓立盯著此物,驚疑不定的喃喃道。

    “這當然不是太陽精火,而是和太陽精火齊名的太陰真火,是人界三大真靈之火之一!”一個韓立好久沒有聽到的悅耳聲音,忽然悠悠的從他神識中傳來。

    

Snap Time:2018-01-24 07:49:30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