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零五章巨物宮殿與破陣


    第一千零五章 巨物、宮殿與破陣

    除了滿身的符籙和鎖鏈外,這龐然巨物附近,還遍布上千個巴掌大銅鏡,放出一道道黃濛濛光柱,組成一個奇怪的法陣,交織閃爍下正好將巨物困死在了麵。

    巨物所在整個空間中,更是一層接一層的禁製仿佛波浪般的無窮無盡,到處閃動著微弱的靈光。

    而此物如同小山般的模糊身形,一直未見有任何變化,若不是體表某處偶爾還稍微起伏一下,任誰都會將它當成一個死物而已。

    與此相反,在此地相鄰一處空間中則又是另外一番天地了。

    那蔥蔥綠綠,到處遍布奇花異草,靈氣充沛的讓人張目結舌。

    而在這片恍若仙境般的地方中間,卻蓋有一座數百丈廣的華麗宮殿。遠遠看去,宮殿中靜悄悄的,仿佛空無一人。

    但若是站在宮殿上空朝下望去,就可發現,此宮殿竟是修建在一座巨型法陣的中心處,在宮殿附近還修建有八十一座高約十丈的小型祭壇,遍布法陣各處。

    最讓人驚訝的是,每個祭壇上都供奉著一個高達數丈的白玉石人。

    這些石人一個個身披金甲,雙手合持不知名金『色』巨刃麵朝宮殿,神情肅然異常,猶如活人一般。

    但偏偏這一切又寂靜無聲,無論宮殿還是石人,都仿佛就這樣不知存在了多少萬年的樣子。

    顯得神秘萬分,詭異異常!

    這時,昆吾山的某處布下了紫薇七星陣的地方,法陣中正轟鳴爆裂『色』聲不斷,到了破陣的關鍵時候。

    七道紫『色』光柱在一望無際的紫霧中衝天而起,從上麵傳來低沉的雷鳴聲,一道接一道的粗大電弧不時從光柱表麵彈出,擊向法陣中的各個地方。

    而霧氣早已濃密的伸手不見五指,並不時傳來擾人心神的鬼哭狼嚎之聲。

    韓立周身金光纏繞,神『色』不變的向其中一根光柱緩緩靠近著,而四周紫霧所化一條條碗口粗巨蟒,一經靠近其身,立刻被金光一繞下,就紛紛斬成了數截,重新潰散成了霧氣。

    但看到這種情形,韓立麵上仍沒有絲毫的喜『色』。因為從紫霧中馬上又幻化出更多的紫蟒撲『射』而來。

    倒是頭頂上不時劈下的一道道銀白『色』電弧,無論有多粗大,他根本不在意。每當銀弧即將及身之際,他布滿金弧的一隻手掌往空中一揮之下,所有的電弧立刻會被引到了一邊,根本起不到絲毫的威力。

    突然兩聲低不可聞的嗡鳴在背後響起,韓立眉頭一皺,頭也不回的反手一彈,兩道纖細金弧隨之『射』出,兩聲霹靂後,一股焦糊氣息緊接著傳來。

    韓立這才扭首瞅了一眼,隻見兩隻拳頭大巨峰,正渾身烏黑的從低空直墜而下。

    這些巨峰不但體形驚人,渾身都是豔麗黃『色』斑紋,背後的毒刺更有三寸來長,讓人看了不寒而顫。

    但這種靈蟲,韓立在霧氣中少說也滅殺了三四十隻,但除了一開始幾隻被他用飛劍絞殺的外,其餘巨峰卻均是被他用辟邪神雷擊斃的。

    倒不是他的辟雷多的可以肆意揮霍了,而是這種巨峰一開始竟讓他吃了一個小虧。

    雖然不知此蜂尾部毒刺有多厲害,但是此蜂一身碧綠蟲血卻具就有極強的腐蝕『性』,韓立一口飛劍一時不察的沾染了一些後,表麵竟馬上變得坑坑窪窪,連飛劍靈『性』都受損一些。

    如此一來,韓立自不肯用飛劍斬殺此蜂了,可偏偏此蜂對火球冰錐這樣低階法術也有一定抵抗力,也隻能用金弧一一擊殺了。

    好在此蜂雖然數量不少,但對辟邪神雷根本沒有一絲抵擋之力,幾乎粘之立斃。

    韓立神雷倒也沒有消耗多少的樣子

    除了這種拳頭大巨峰外,紫霧中也有數隻通體血紅的怪異蝙蝠襲擊韓立,這種蝙蝠除了顏『色』外,看起來和普通蝙蝠一般無二。

    但是用飛劍一劍斬去後,劍光竟未能斬殺蝙蝠,還是飛劍本體斬過後,隱感一頓後的才劈開的此蝙蝠的身體。

    這讓韓立心中暗暗吃驚。

    要知道青竹蜂雲劍自從摻入了庚精後,堪稱犀利無比,連稍次些的飛劍都能如斬草木般,可滅殺此蝙蝠有點不易。可就見這些蝙蝠身體的堅硬了。

    無論巨蜂還是血蝠,都是修仙界最常見的靈蟲靈獸了,可竟然被人培育的如此難以對付,可見不知花費多少心血在上麵。而如今為了配合陣法,卻無人『操』縱的布置在了這,讓這些巨峰和血蝠的威力連一半都未發揮出來。

    看來前邊的那些修士為了拖延時間,還真的不惜花費血本了。

    心中思量著,他已經離前邊的那道紫『色』光柱隻有十餘丈距離了,眼看就似乎幾步過去,就可將光柱隨後摧毀的樣子。

    可就在此時,原本自從他進陣後,就消失的紫『色』巨竹,忽在光柱四周現形而出,然後一陣模糊後迅速向四周擴張開來,轉眼間就將韓立包圍在了密密麻麻的竹影中了。

    那道原本近在咫尺的光柱,也一下化為青煙,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些光柱附近竟還設有幻術的禁製,韓立先是一怔,隨即嘴角一翹的輕笑起來。

    隻要不是先前遇到過一次的上古幻形化物那種頂階幻化之術,普通幻術禁製又怎能困住他。

    韓立想也不想的瞳孔中藍芒閃動,瞬間所有的紫竹在眼前又變成幻影,光柱也赫然出現在了原來的位置上。

    袖袍一抖,七八口金『色』飛劍激『射』而出,在空中一個盤旋後,在清鳴聲中驀然化為一口金『色』巨劍,金芒一閃,一道奇粗劍光一下斬在了光柱根部上。

    “轟”的一聲巨響傳來,根部被毀後光柱瞬間消失。

    而幾乎與此同時,韓立身邊的紫霧竹林,無論幻影還是真實禁製,全都以他為中心大片消失不見,足足空出百丈廣的一大片空地來,『露』出了地麵上一塊塊的潔白玉磚。

    韓立低頭看了一眼,眉梢不經意一挑,隨即又抬首望向遠處還被紫霧籠罩的地方。

    隻見其餘的六道光柱,如今也隻剩下了三根,另兩根也不知被那兩人竟先他一步擊毀了。

    韓立沉默了一會兒,沒有過去破壞其他光柱的意思,而是掏出一塊靈石地盤膝坐下。

    趁此機會,他要好好想一下,古魔出現後的應對之策。

    現在此山中聚集的大修士,妖魔鬼怪實在不少。他就是有三焰扇和元嬰後期傀儡,一個不小心,恐怕還是大有生命之憂的。

    韓立一邊回複著法力,一邊目光閃動著思量著。

    不知過了多久後,韓立忽然單手往腰間儲物袋上一『摸』,頓時一塊藍濛濛的長方形東西,出現在了手中,正是當初在昆吾山石碑中找到的那塊縮小的晶碑。

    此物說起來隱藏的也算隱秘之極!以他如此強大的神識,盯著那石碑半天,都沒有發現其中藏有此物。若不是土甲龍天生對金石等寶物天生的識寶神通,他根本不會發現此物的。

    而這晶碑本身也夠怪異的,明明看起來似乎是什麼不知名精是整體煉化而成,但偏偏沒注入靈力前又窮重無比。但一旦注入靈力,則立刻又輕飄飄的猶若無物一般。

    但這一切還不是最吸引韓立的,讓他最在意的還是銘刻在石碑上的那幾行不知名的古文。這些古文雖然是上古時候的文字,但韓立卻兩眼一黑的一個也不認識,竟是一種從未在任何典籍中記載過的古文字。

    不過即使這樣,韓立也可以通過這些古文字的形態比劃肯定,這些文字出現的年代甚至還遠在他所熟知的所謂“上古時候”之前,這可真是貨真價實的古物了,也絕對是一件異寶。

    韓立單手掂量了兩下晶碑,還是歎了口氣的手上光霞一閃,隨即將其收好了。

    就在這時,幾乎一前一後,遠處的法陣中有兩聲接連傳來,又有兩根光柱被毀掉了。

    而僅剩下的最後一根光柱,甚至不用韓立等人前去破壞,就光芒一陣黯淡的自行消失不見了。

    如此一來,這座堪稱神妙的大陣,終於被他們聯手破除了。

    在所有的紫霧幻影,全部消失不見後,其他等人的身影全都現形而出,但馬上空中傳來了乾老魔暴怒的聲音:

    “毒聖門的四個家夥呢!他們竟然認識此陣,悄悄的穿過此陣溜走了!”

    韓立目光一掃之下,果然發現毒聖們門四老果然蹤影全無了。

    “哼!豈止是他們,鄭衛那小人也不見了。我說他攛掇我們幾個一起進來,果然一開始就打著什麼鬼主意。”那名元嬰期大漢一臉怒容的破口大罵起來。

    “難怪這幾個人忽然甩開我們單走了。你們看看前邊吧。”白瑤怡卻歎了口氣,玉指往前一指。

    這時其餘人也才發現,在他們足下坐在的廣場一端,赫然存在著十幾條石階,分別通向不同方向的樣子。

    “看來這幾人覺得隻要不和前邊那些修士選同一條路,或者對方分開人手後,他們自付就可以獨立應付了。所以才會單獨溜掉,想獨占什麼吧!”富姓老者也眉頭一皺的說道。

    “哼,這樣也好,老夫也早想一人行動了。誰敢阻擋我取寶,我就殺了誰。”乾老魔竟迅速恢複了冷靜。

    然後那五道白影一晃之下,紛紛在每塊玉牌前各停兩三次,就將所有石碑都看了一遍。然後好不猶豫的五道白影一聚,齊往那標有昆吾殿的石階飛『射』而去。

    

Snap Time:2018-07-16 18:35:10  ExecTime: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