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零四章玄青子


    第一千零四章 玄青子

    小湖北邊二十餘的地下深處,仍有數百修士簇擁在了封印裂縫的入口處.

    因為幻陣自爆,讓數丈寬的裂縫一目了然的出現在了眾修麵前,但同樣因此也讓此通道變得更加危險起來,入口處銀光閃動不已,仿佛銀浪般的席卷而出,顯得詭異之極。

    而在入口處,那些自視無法參與爭奪的散修和小勢力修士躲得遠遠地,除此之外還有三夥修士聚集在那,似乎僵持不下。

    一夥全部都是翠綠衣衫的女修組成,個個年輕貌美,身材妙曼,而看服飾打扮,卻是南疆本地的修士。為首的卻隻有兩人,一名元嬰中期的『婦』人,姿容平常,一名元嬰初期的年輕女子,卻秀麗動人。

    與這群女修正麵相對的卻是三十餘人的一夥修士。但令人奇怪的是,這夥人卻隱隱分城兩撥,一批黑『色』衣衫,另一夥則都是雪白長袍。

    在他們麵前分別站著五名元嬰修士。葛天豪和天瀾聖女林銀屏赫然都在其中,但最惹人注意的確是天瀾聖女旁邊站著的一名清秀的年輕男子,從靈氣波動看來,竟是一名元嬰後期大修士,正是天瀾草原的那位姓徐的大仙師。

    最後一群修士人數最少,隻有三名青袍道士,為首一名白發紅麵老道,仙骨道風,赫然也是一名後期大修士。

    “木夫人,貴宗何必要趟這次的渾水。不是貧道瞧不起夫人,而是此行實在危險異常,一不留神就可能讓化仙宗元氣大傷的。我是看在昔日的情麵上古,才竭力勸阻的。”白發老道衝那『婦』人正『色』道。

    聽口氣,老道竟然和那名『婦』人頗為相熟的樣子。

    “玄青子,太一門即使號稱正道第一門,也不能如此霸道吧。這封印明明身處本宗的勢力範圍,怎麼我們化仙宗反而不能進去了。至於危險,本宗弟子還不放在眼的。”那名『婦』人淡淡的回道。

    這群女修竟然是離封印最近的南疆另一大宗,化仙宗的修士。

    說起啦,此宗的名頭在修仙界甚至比毒聖門還響亮幾分。因為此宗功法緣故,大部分弟子都是女修,門中高階修士長老也都是女子。但是此宗能威震南疆,靠宗內那防不勝防的詛咒陰毒之術,據說可以遠隔萬之外,就可施法殺人於無形。

    故而修仙界經常傳出,得罪此宗的修士然遠在風馬不相及的他處莫名斃命的消息。 這讓其他宗門修士大都對此宗士女修忌憚非常,輕易不願招惹的。

    這位化仙宗的‘木夫人’更是曾經有過一日同時咒殺三名不同地方同階修士的駭人傳說,老道昔年更和此女還有一番說不明的恩怨在內。

    故而老道即使身為大晉數一數二大宗的長老, 也一副客客氣氣的樣子。

    “玄青道兄,別的宗門事情葛某不會過問。但是我們陰羅宗一定要進去的。”另一邊的葛天豪也開口了。

    此人陪著一行天瀾修士日夜趕路,方一進入南疆就遇到了陰羅宗另外兩名長老,知道了地下封印的事情。當即帶著所有人趕到了此地。如今他自覺己方人手力還在太一門之上,當然也不會輕易退卻了。

    “葛道友真要進去,貧道也不非要阻攔。不瞞諸位,貧道得到密報,這個封印可是有人處心積慮解開來的。雖然我不知道下邊是什麼東西,但想一想絕不是什麼好事。另外,就貧道不『插』手此事。此裂縫變成這樣,幾位道友如何通過。現在此裂縫就是貧道也不敢貿然一闖的。” 老玄青子聽了這話沒有動怒,而是扭首看了一眼入口中的銀『色』霞光,不置可否的說道。

    一聽老道這話,綠衫『婦』人和葛天豪等人皆都沉默下去。這的確是個不好解決的問題!

    現在裂縫中禁製波動如此的狂暴,進入其中的確是一件危險異常的事情。

    “我們化仙宗近年剛好得到一件日月梭,算是天下少有的幾件攻防一體的寶物。我和師妹聯手的話,倒願意試上一試。”『婦』人一拂當額前的青絲,緩緩的說道。

    “日月梭?三靈梭之一的那件寶物。夫人竟有此寶!”老道一臉的意外。

    “沒什麼,本宗也是剛剛得手的,正想將此寶當成我們化仙宗的傳承之寶!”木夫人不動聲『色』的說道,沒有絲毫的忌諱。

    “既然夫人有此寶。貧道就不多說什麼了。木道友好自為之吧。貧道也會在兩日後,進入此封印的。”老道點點頭,果然不再多說什麼。

    “兩日後?剛才道友不是說自己也無法通過的嗎,現在這話是何意思?”葛天豪聽出了一絲不對勁。

    “貧道沒有說嗎?兩日後,天魔宗的七妙真人會趕到的。有七妙道友的靈龜飛車,通過此裂縫也不成問題的。”老道一撚胡須的說道。

    “七妙真人也要來此?”葛天豪等人大吃了一驚。

    “不錯,貧道接到的密報,原本就是牽扯到正魔兩道的事情,正好是貧道和七妙道友負責的,而我二人不久前,才在南疆附近分頭行事的。如今既然線索找到了。自然要將七妙兄找來助貧道一臂之力了。並非老道膽小,而是若是秘報屬實,老道自認一個人也起不了什麼作用的。還是等七妙道友一起進入封印內,較穩妥些的。”老道悠然的說道。

    聽到連天魔宗的七妙真人都出動了。葛天豪臉『色』實在不好看。他陰沉一會兒後,嘴唇微動的和天瀾聖女與徐姓青年傳音起來。。

    徐姓青年神『色』不變,而林銀屏卻聽的黛眉緊鎖。

    葛天豪見此,又急忙說了兩句什麼,徐姓青年沉默了一會兒後,終於緩緩的點點頭。林銀屏雖然有些遲疑,但並沒有出口阻攔什麼。

    葛天豪這才臉『色』才為之一鬆,然後衝玄青子決然說道:

    “聽玄青道友口氣,封印下麵的確大有問題的樣子。但是本門大長老既然已經下去了。葛某總不能坐視不理的。雖然我等沒有日月梭和靈龜飛車這等寶物,但還是要一試的。”

    “嘿嘿!老道都說的如此明白,葛兄自付有所依仗。貧道也不會當這個惡人。有什麼神通通過裂縫,盡管施展就是了。”玄青子毫不意外,目光斜瞅了天瀾的徐姓大仙師一眼後,一臉的平靜。

    看來這老道對天瀾修士一行的來曆,知道甚清。

    “既然這樣,我等也不客氣了。徐道友,還要有勞你出手了。”葛天豪聞言打了個哈哈,一轉臉後說道。

    “嗯,既然葛兄一力要求。徐某就姑且一試兩位。”青年單手往腰間一隻靈獸袋一拍,頓時一片彩霞從袋口中席卷而出,接著靈光一閃,一隻五『色』孔雀在空中現形而出,數尺長的彩翎散發出一圈圈的光暈,實在奪目耀眼。

    “這是靈犀孔雀!”玄青子雙目一下微眯了起來,臉上隱隱有些變『色』。

    “不錯,這靈犀孔雀釋放出的五『色』靈光天生可以隔絕天地靈氣。由它開路的話,我等同樣可以進入的。玄青兄,我等就先走一步了。”

    葛天豪等人一見徐姓青年放出靈禽後,不再遲疑什麼。在那孔雀一聲清鳴後,一頭紮進了銀『色』光霞後,他們幾名元嬰期修士紛紛放出護身法寶,急忙尾隨遁入其中。

    轉眼間外麵隻剩下天瀾和陰羅宗的低階弟子了。而這些人似乎事先得到了命令,一見葛天豪等人安然進入一會兒,似乎沒有什麼問題,當即也 不在此停留,紛紛駕起遁光向地表遁去。

    片刻間,入口處就剩下玄青子等人和化仙宗的女修了。

    木姓『婦』人見此,沉『吟』了一下後,同樣轉首吩咐了幾句。頓時門下那些女弟子也一哄而散,離開了這。

    等目睹門下遠離了此地,『婦』人這才衝那名秀麗女子點點頭的示意道:

    “師妹,放出靈梭吧!”

    “知道了!”秀麗女子應聲答道,隨即玉手往柳腰上一『摸』,頓時手中多出一件銀濛濛的兩頭尖寶物,往空中一拋。

    幾乎與此同時,『婦』人香袖一抖,一道一般無二的金『色』寶物也祭了出去。

    頓時一銀一金兩道光芒,在空中碰觸到了一起,交織閃爍下非但沒有爆裂彈飛,反而瞬間合二為一,化為一個金銀『色』巨梭,丈許大小,氣勢驚人。

    “走!”『婦』人口中一聲嬌喝,隨即和秀麗女子化為兩道驚虹,一閃即逝後沒入巨梭中不見了蹤影。

    巨梭表麵金銀光芒同時閃爍,滴溜溜一轉後,一下激『射』而出,飛遁進了裂縫之中。

    “老道費了這般多口舌,你們還非要進去。出了什麼事情,倒也不要怨老道沒提醒了!”玄青子一等巨梭也蹤影全無後,臉帶一絲異『色』的喃喃道。

    隨即他衝身後兩名結丹期道士一擺手後,當即三人就在入口處盤膝坐下了,閉目養神起來。

    有這麼一位大修士守在入口處,遠處的其他修士隻能麵麵相覷。

    在封印麵的昆吾山頂部,某個陰晦不明的封閉空間內,一個體形大的難以置信的巨物漂浮在半空中一動不動,在身體表麵貼著無數張禁製符籙,纏著密密麻麻的一根根鎖鏈。

    這些符籙一個個靈光閃動,一看就知全都是等階極高。而鎖鏈則相反的烏黑無光,卻隱隱滲透出一絲絲的血痕。

    

Snap Time:2018-08-20 02:55:22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