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零二章婦人


    第一千零二章 『婦』人

    大頭怪人也不客氣,當即帶著古魔三人直奔那條注明鎮魔塔的石階而去。

    方臉修士也衝儒生一抱拳,手中扣住那件彌天鐲,身形幾晃之下,在最中間那條石階上漸漸遠去。

    儒生並沒有帶著剩餘之人馬上離開,而是目睹怪人和方臉修士最終消失在石階盡頭的白霧中後,才將目光收回,並轉臉對身旁一位老者淡然說道:

    “峰賢侄,我們手上還剩下幾套陣旗陣盤?”

    “啟稟大長老。按照你的吩咐,每破除一套禁製後都會在原地留下我們的臨時法陣,到現在除了那花費數十萬靈石購置的紫薇七星大陣外,手邊已經沒有其他布陣器具了。”那名老者恭謹的回道。

    “嗯,那就將這套紫薇七星陣在此地布下吧。另外將那群虎頭蜂和兩隻吸血蝠也放入陣中。”儒生毫不遲疑的吩咐道。

    “是!”老者馬上答應一聲,伸手往腰間一拍,一疊紫濛濛陣旗出現在了手中,然後大步朝廣場一邊而去。

    儒生這才回首朝山下方向望了一眼,臉上陰晴不定,默默的不知再想些什麼。

    一個時辰後,儒生等人的身形也沒入在了另一條石階上。

    這時,山下不知多少萬丈下山腰部,韓立等一行人正好剛剛通過那座萬修之門的巨大牌樓。在那,葉家修士布置了一個尚算高明的幻陣,若是麵對結丹修士的話,最起碼也能困個數日。但是麵對這般多的元嬰期修士,幾乎一個照麵就被乾老魔和花天奇等人隨手除掉了,連稍許時間都沒有拖延成功。

    在見到那萬修之門的巨大牌樓後,乾老魔等人對此地就是昆吾山,再無懷疑了。當即除了韓立三人外,其餘之人紛紛興奮異常。

    當即一行人,急忙向山上追去。

    結果一沿石階而上的他們,自然免不了接連碰到葉家布置的其他禁製,這非但沒有讓老魔等人產生退意,反而更讓他們急不可耐起來。

    但顯然葉家等人布下的禁製,一個比一個厲害,老魔等人雖然依仗法力強橫,最終一一依靠蠻力破去。但還是不免被拖延了一些時間。

    整整一日一夜後,他們才才趕到了那座出現眾多石傀儡的巨大石殿前。

    “幾位道友小心一些。這若也布下禁製,恐怕會更棘手一些。前麵的那些人倒還真是大手筆,竟然攜帶著如此多的布陣器具,看來即使真不是十大宗門中的修士,也是某一超大勢力中人。”花天奇望著前邊隱約可見的古樸大殿,神『色』略顯凝重。

    “哼,能有這種大手筆,前邊一座禁製,甚至連冰焰兩極陣都能夠煉製成陣旗陣盤布置下來的,就是我們十大宗門也不是哪一家都能做到的。我倒有些好奇,前邊那些人的真正身份了。”乾老魔卻冷冷的說道。

    “不過這一路追來,那些人也相當於在前邊替我們破除昆吾山的禁製了。倒也算便宜了我們。就算我們也被他們臨時禁製阻礙一下,也絕對能追上的。”花天奇卻自信的說道。

    “希望如此吧。”乾老魔淡淡說道。

    說話間,十幾人就闖進了大殿中。

    石殿中滿地的石傀儡殘骸,讓所有人一驚,均不禁停了下來,四下打量起來。

    “沒有禁製波動,這竟沒有被做下手腳,還真是一件意外之事。”花天奇略一用神識掃過石殿後,口中遲疑的說道。

    “這很正常!估計那些人的布陣器具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富姓老者卻嘿嘿一下笑的說道。

    “不過,這些是什麼東西。沒聽說過有石頭做的傀儡?”五名元嬰修士中的大漢,卻目光朝地上掃了一遍後,眉頭微皺。

    “這些不是石傀儡,正確的說法是石靈?是將一些妖獸精魂,用某種秘術強行打入一些特製石像中的秘術,在上古時候時期曾經盛行一時,但後來卻不知什麼緣故,此種秘術忽然失傳了。”

    一個人卻不慌不忙的俯身下來,伸手拿起地上一塊碎石,一邊端詳著,一邊淡淡說道。竟是自從石亭出發以來,就很少說話的韓立。

    “哦,韓道友竟對這種上古秘術也知道?”花天奇詫異的望了韓立一眼。

    “沒什麼,韓某對傀儡術有些研究。但可惜這些都是損壞之物。否則在下還真想好好研究一二的。”韓立說著,將手中石塊隨後一扔,砰的一聲在青石地麵上地上滾動了幾圈。

    他剛才已發現,這些石靈殘骸看起來隻是普通石料,雖然也經過特殊煉製過,但是最主要的卻明顯是碎石表麵銘印的一些奇怪法陣等符文。從這些破碎的東西上是無法看出什麼的。

    “韓道友想弄一隻完整石靈,倒也容易的很。四邊的那幾個倒塌的地方,說不定還能殘存幾隻呢!”其他修士中一人眼珠微轉,忽然一指某條倒塌的走廊,衝韓立笑嘻嘻的說道。

    韓立目光一轉,卻發現是一名麵目看似忠厚的中年修士,竟是那名四散真人鄭衛。

    韓立不是大晉出身,自不知此位的聲名狼藉。但是以他的閱人經驗,怎會以相貌來識人。當即微微一笑後,正想說些什麼時,另一邊,乾老魔驀然大喝一聲:

    “孽畜,想找死。”

    隨即五道白影同時雙手一抬,隨即十道灰『色』光柱,從手心中噴『射』而出,一下打在了附近的某一處無人之地。

    一陣轟鳴後,那紫光閃動,一隻獅首鷹身的四翅怪鳥,憑空現形而出,惡狠狠的盯著眾人。

    正是那隻曾經襲擊過葉家修士的獅禽獸!

    此凶禽,竟不知何時偷偷接近過來,正想偷襲乾老魔五魔子的樣子。但讓人驚訝的是,此妖禽原本被葉家大長老斬去一小半的傷爪,此刻竟已恢複如初,絲毫看不出曾經受過重創的樣子。

    不過吃過一次虧的此妖禽,似乎也學乖了。一見身形暴『露』後,立刻四翅齊扇,瞬間化為一團紫芒,直接向身後激『射』而去,

    乾老魔並未催動五子魔去追,其餘修士也被獅禽獸的猙獰模樣嚇了一跳,稍一躊躇後,竟讓此妖獸轉眼間就遁出了石殿外,不見了蹤影。

    “獅禽獸!這竟會有這種怪物!”花天奇長吐了一口氣,喃喃的說道,神『色』陰沉了下來。

    他自問若落單碰到了此凶禽,恐怕自己都要凶多吉少的。

    富姓老者和白瑤怡卻互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一絲驚懼。他們可很清楚,還有一隻更加厲害幾分的銀翅夜叉也在此山遊『蕩』的。隻是出於各自的想法,韓立和他二人都對此事閉口不談,其他修士根本不知此怪物的存在。

    其餘的大漢等修士,也同樣臉『色』發白起來。

    這種上古凶禽,是可比元嬰後期修士的存在,自然極不好惹的。

    不過獅禽獸出現過後,韓立原本有些心動的想去探尋下走廊中的想法,也隨之拋置了腦後。

    山上既然不隻銀翅夜叉,這樣一個怪物存在,看起來現在還是隨著眾人一起行動,較為穩妥一些。

    韓立等人自然不知,妖禽瞬間飛出石殿後,一個盤旋向一側的山下飛去。足足飛行遁了半個時辰後,才在一顆碧綠異常的巨樹上邊猛然落下,然後口中發出難聽之極的啼鳴聲,如同鬼泣一般。

    “知道了,你叫什麼叫!不就是讓我替你報仇嗎?老娘可興趣做這些事情?被困在那暗無天日水下這麼多年,老娘不容易脫困而出,可不想再惹什麼麻煩。而且那兩波人類修士,可都是元嬰修士,沒有一個善茬。”

    一個破鑼般聲音傳來,隨即巨樹上綠光一閃,顯出一個丈許高的樹洞來。一名烏衣『婦』人從麵走了出來,滿臉不耐之『色』。

    這『婦』人腰似水桶,皮膚黝黑,頭上盤著的發髻倒也烏黑異常,但偏偏有兩個數寸長白伸出數寸來,樣子堪稱奇醜無比

    獅禽獸聞聽此言,似乎惱怒異常,雙目紅光閃動後,口中啼鳴聲越發淒厲起來。

    “你想的美。是你自己大意,被那些修士砍掉了半隻爪子,老娘憑什麼要給你報仇。況且當年昆吾三子後人,把我們拘禁在那困靈陣之中,不就是想讓我們替他們守護此山嗎。老娘偏偏不能趁他們的心意。”『婦』人兩手叉腰,咬牙切齒的衝獅禽獸說道。

    “可是我們若不滅殺了入山之人,被這些修士闖進了昆吾殿內,將那塊禁製我們的四靈牌拿走了的話,恐怕我們又要落到被人驅使的下場。”另一個男子聲音忽然從空中傳來,接著青光一閃,銀翅夜叉的竟然憑空出現在那。

    “哼!憑他們也能闖進昆吾殿內。你當昆吾殿的禁製是擺設不成?特別那北極元光,根本防不勝防。那些人真去闖昆吾殿,那才是死定了。”醜『婦』人卻對銀翅夜叉的出現,毫不驚訝,反而冷談異常的說道。

    “圭道友,這可不一定的。北極元光縱然厲害,可這些闖陣之人可有元嬰後期的人類修士,身上就是有能防住北極元光的法器寶物,也是大有可能的。而且道友真的不想趁此機會,取回我們的本命牌嗎?否則,我們縱然出了困靈陣,還是無法離開這昆吾山一步的。”銀翅夜叉不動聲『色』的說道。

    

Snap Time:2018-08-15 22:33:20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