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章石傀儡


    第一千章 石傀儡

    “出了什麼事情,諸位道友為何這般驚慌?”乾老魔詫異了起來,原本應經做攻擊姿態的白影,一晃之下又重新回到了原處,並驀然大半轉身朝後,作出一副戒備的姿態。

    因為後邊從那光幕中飛遁出來的修士雖然個個狼狽萬分,但無一不是元嬰期修為,即使老魔再自大,也絕不敢等閑視之的。更何況剛才光幕中傳來的爆裂聲,更讓他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乾兄果然神通驚人,竟比我們都早一步到了此地。咦,這不是九幽宗的富道友嗎?這兩位是……” 這些修士赫然是毒聖門四老和另外五名元嬰修士,那位四散真人也鬼鬼祟祟的在其中,但花天奇一見韓立三人,卻先驚疑了起來。

    “原來是花兄,真是巧啊。不過,剛才的爆裂倒底是出了何事?”富姓老者卻心懸出口之事,顧不得解釋什麼,也急忙詢問了起來。

    “哼!這事我等還要問幾位道友呢。幾位既然比我們先到此地,想必外邊的幻陣也是你們布下的。剛才幻陣爆裂開來將通道再次堵上,想來也是幾位的安排了。”那幾名元嬰修士中的一位大漢,卻冷哼一聲的說道。

    一聽這話,其餘幾人也臉『色』微變,盯著韓立幾人,也紛紛麵『露』不善神情。 “幾位道友可不要誤會了。富某幾人到此時,此地早就有其他修士了。你們所說的幻陣根本不幹我三人的事情。閣下吃了大虧,莫非想把氣撒在富某身上不成?”富姓老者聽到此話,頓時臉『色』一沉,毫不客氣的說道。

    在這種形勢複雜的時候,可不能輕易示弱,否則隻會被人當做若弱可欺,容易遭到他人的圍攻。

    “這還有人?”這一下,不但毒聖門四老一愣,就連乾老魔也吃了一驚。

    “哼。我們三人是被一座上古法陣無意中傳送到此的,當時就聽到山上有破禁的聲響傳來,隻是後來被一處禁製困住了數日,才未能及時尋到那些人的。想來,你們說的幻陣之事應該和這批人有關。”富姓老者也非等閑之輩,三言兩語就將事情解釋的七七八八了。

    “果真如此?”大漢『露』出躊躇之『色』,其餘修士也半信半疑起來。 “富兄是九幽宗執法長老,不可能會在這樣一目了然事情上欺騙我們。而且若真是九幽宗解開的此封印,那九幽宗的古道友不可能不到此親自到此主持的。”花天奇神『色』的一緩,卻似乎全信了老者之言。

    “這倒也是!”大漢思量一下,也覺得有理。

    “不過剛才飛進來時,三位和乾兄有些不對勁,難道富道友什麼地方得罪了乾兄?”花天奇眼珠微微一轉,忽然問起了此事來。畢竟剛才韓立三人和老魔弩張劍拔的情形,這一幹修士倒也看的清清楚楚。

    “此事……”老者臉上泛起一陣猶豫。

    就在富姓老者暗自思量如何回答此問時,遠在昆吾山上部的某處巨殿中,大頭怪人手持一隻金黃『色』小錘,一揮之下,頓時一道銀白『色』電弧擊出,一下將一隻接近自己的石虎傀儡給擊成了碎片。

    在他背後葉家諸位修士,同樣各自驅動法寶,對著身前各式各樣的石傀儡狂擊著。

    這些傀儡全都是走獸飛禽的模樣,不但渾身堅硬異常,而且還能口吐各種簡單法術,著實凶惡異常。通過宮殿四周的四條走廊中狂湧而出,仿佛無窮無盡一般。

    但是這些葉家修士卻個個神『色』鎮定,隻是悶頭催動法寶,似乎都胸有成竹一般。

    結果過了片刻後,一側遠處忽然傳來一橫巨響。那邊的走廊竟隨之整個塌陷下來,此方向的石傀儡頓時停止了湧出。

    葉家修士聞聽此聲,麵上均『露』出一絲喜『色』。

    沒多久另外三個方向的走廊也一一在轟鳴聲中塌陷了下來,沒有新的傀儡加入,大殿中殘餘傀儡在葉家諸人出手下片刻間就被掃『蕩』一空。

    “這些是什麼鬼東西,好像和現在了傀儡都不太一樣的。”

    葉家諸人這才精神一鬆,紛紛掏出靈石,就地盤膝坐下。這一次雖然看似危險不大,但因為他們長時間全力驅使法寶,讓法力著實損耗不少的。

    而這時才從最後毀掉的走廊中,飛『射』儲一道遁光,轉眼間到了眾人麵前,光華一斂,『露』出那名白袍儒生來。

    “韓長老,你說的果然沒錯,在那些走廊盡頭確各有一座偏殿。那些傀儡都是從麵跑出來的。我照道友這點之法,才破禁進入,幾座偏殿中樞都被我毀掉了。” 儒生含笑衝其中一人說道。

    “沒什麼,這傀儡大陣來曆,在下昔年從古書上看到過相關記載,才知道如何應付的。否則光是在原地苦苦硬撐,就是修為通天也會被硬生生耗死的。” 回話的赫然是不動聲『色』的古魔。

    “哈哈,看來葉某指名帶韓長老到此,果然大有用處的。以後恐怕還多有借助之處啊。” 儒生和顏悅『色』的講道。

    “大長老太客氣了。就是不說此話,韓某也會盡全力的。”古魔嘴角一翹,淡淡的說出了一句客氣的話語。讓儒生點點頭,大為的滿意。

    就在這時,一旁的大頭怪人,突然嘿嘿一笑的說道:

    “算算時間,我們在幻陣中布置下的後手也該發作了。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可以為我們葉家再爭取一些時間的。”

    “的確,到現在應該有人闖陣了。隻要一有人進入陣中,自然會觸動此後手,讓幻陣在極短時間自爆的。不過這種自爆造成的阻礙,頂多五六日後就會消除的。入口又會重新可以進人的。更何況沒有此事,再等一段時間整個封印都會開始鬆動的。”儒生神『色』一凝的說道。

    “封印從開始減弱到真正崩潰,還早呢。足夠我們取出的寶物的。倒是我們現在應該到了昆吾山哪個位置了,離此山的主建築應該不遠了吧。”大頭怪人卻衝儒生這般問起道。

    “嗯!應該差不多吧。但是現在我們遇見的禁製越來越頻繁,說明我們已經接近了昆吾山的要害之地。”儒生思量過後,緩緩的說道。

    “這就好。不過還有一事,很麻煩。那隻銀翅夜叉老陰魂不定的跟在後邊。它倒底是什麼意思。難道想抽空偷襲我們?”大頭怪人說完這話,下扭首朝大殿另一端的入口望了一眼,麵上『露』出幾分顧慮。

    其他幾人聞言,也都下意識的同樣望了過去。結果那邊空『蕩』『蕩』的,仿佛絲毫東西都沒有。

    但葉家眾修都很清楚,在那邊不知什麼地方,那隻銀翅夜叉十有八九好正隱匿身形的遠遠看著他們。

    這讓這些修士一時間大感心神不寧。

    要不是,他們身邊同時有兩位元嬰後期修士隨同,普通修士還真不敢在被如此高階怪物盯上下,還不一哄而散的。

    “這個飛天屍的確有些麻煩。若是時間允許,以我和七叔能力,倒也不是不能設計重創甚至滅殺此獠。但是偏偏我們時間緊張,必須爭分奪秒。在這種情況,冒然的出手驅逐,反而可能引起它的怒火。現在隻能看看在前方什麼地方,是否能夠借助什麼的禁製,將它引入借機困死這怪物。”儒生沉『吟』了半晌後,也隻能這般的說道。

    其他人聽到這話,也大都覺得有道理,當即紛紛點頭同意。畢竟憑借著銀翅夜叉如此出神入化的遁術,想要依靠他們自己的力量擺脫此怪物,實在是不太可能的情況。

    於是眾人稍微恢複了些法力後,當即走出了這間石殿,出現在了出口處。

    但葉家眾修士眼前豁然一亮,稍一打量遠處的情形後,接著卻個個呆若木雞起來。

    隻見在他們前麵出現了一大片跌巒起伏的大大小小十幾條石階,分別通向了山上不同的地方。但偏偏每一條石階遠處都是同樣的白霧繚繞,根本無法分辨出石階的盡頭都是通向何處的。”這怎能不讓葉家等人,有些傻眼了。

    “這要如何是好?我們就是一人探尋一處地方,也根本無法都探尋一遍的。”一名老者輕吐了口氣,轉臉對儒生苦笑起來。

    “不用緊張,這說明我們已經進入到了昆吾山的核心之地了。這才會出現這般多分支的。這應該是一件好事。分開行事肯定不行的。人手一旦單薄了,連自保之力都沒有的。我們要走那條路,還是先到那邊平台上看看,是否有什麼標識的東西再說。”

    儒生倒不愧為葉家大長老,很快就鎮定下來拿出了辦法。而他所指平台,是指所有石階都交匯出發的一片白玉廣場,距離他們隻有數遠,非常巨大的樣子。

    聽到儒生一說,其他人也沒有更好的兩策,也隻能先到片廣場看看再說!

    於是眾人紛紛駕起遁光直奔那邊激『射』而去。但是所有人方一騰空,就“噗通”“噗通”的紛紛從空中跌落而下。

    “禁空禁製。這竟然布下了這種禁製?”大頭怪人脫口叫道。

    好在葉家群修並未飛高,雖然狼狽了些但卻並沒有人受傷,但也讓所有人都驚喜交加。

    雖然存在禁空禁製大大遲延了他們行動,但也說明,他們真的踏進了昆吾山的重要之地了。

    

Snap Time:2018-01-23 21:37:18  ExecTime: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