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九十九章殺心大起


    第九百九十九章 殺心大起

    聽到“韓立、天南”一類的言語,富姓老者和白瑤怡都『露』出一絲意外,不禁疑『惑』的望向韓立一眼。

    韓立卻隻是望著遠處的五道白影,神『色』陰霾的一言不發。

    要知道他可是親手斬殺過一名陰羅宗元嬰中期長老,連對方鎮宗之寶鬼羅幡都被他奪走了一麵,自然不可能再有什麼化幹戈為玉帛的說法了。 更何況,他原本就想從陰羅宗中得到封魂咒的解咒之法的,而此法決,陰羅宗中隻有宗主和眼前的這位大長老知道了。

    為此,韓立原本就有此行事了後,再打陰羅宗主意的想法。

    故而如今意外和對方在這遭遇,韓立不及防之下,倒已經暗自思量在這和對方硬碰硬的可能『性』了。畢竟無論這二人都是陰羅宗位高權重之人,找到對方落單的機會,可實在不多的。

    而他和堪比元嬰後期的銀翅夜叉火拚了一場,雖然那怪物本身沒有合手法寶,自身又有禁製在身,才差點被他滅殺的。但他自付當時也沒有盡出所有手段,留著那人形傀儡並未動用過的,對付眼前的元嬰後期魔修未嚐沒有取勝的把握。

    並且再加上對方五子同心魔即使名頭奇大,但他的辟邪神雷在克製魔功上,還是有神效無比的。

    就在韓立心中念頭如電,反複思量著利害關係時,遠處五道白影最中間的一個,突然兩手一掐訣,周身灰濛濛光芒一閃後,一名灰袍罩體的修士一下從白影中閃出,其出現的詭異程度,讓人疑似鬼魅一般。

    灰袍修士臉上有一層淡淡灰氣遮擋,無法看清楚麵目,但略帶灰白的發髻和裝扮,明顯是一名年紀不小的老者。

    乾老魔真身竟和附身魔子分開,直接現身而出了。

    這一下,不光韓立,連富姓老者和白瑤怡也警惕心大起,雙目不眨一下的盯住了老魔,想看這位陰羅宗大長老倒底有何打算。

    可是老魔根本沒有開口說話,而是單手往腰間一拍,一杆漆黑如墨小幡就出現在了手中,接著衝韓立三人所在方向輕輕一搖。

    老者麵『色』大變,一隻手馬上扣住了一件寶物。

    白瑤怡周身寒光大放,瞬間身形被護體靈光籠罩在了其中。

    反倒是韓立眉梢一挑後,並沒有其他的舉動,但眉宇間越發顯得陰冷起來。

    “奇怪啊,奇怪……” 那小幡隻是黑芒一閃後,並沒有任何異樣出現。這讓乾老魔口中自語不停,似乎有些詫異的樣子。

    “乾兄,你這是什麼意思?拿出鬼羅幡,想動手嗎?難道要挑起兩宗大戰!”富姓老者雖然對乾老魔忌憚異常,但他們這邊有三名元嬰中期修士,特別韓立神通更是高深莫測,自不會太畏懼對方的。

    “兩宗大戰?沒這個興趣。乾某隻是和這位韓道友有些舊事需要了斷一下。兩位事不關己,若是現在肯離開此地,乾某絕不會為難的。”乾老魔目光在三人身上一掃後,平靜的說道。

    “乾道友的話深合我意,韓某也久聞五子同心魔的大名,正想和道友切磋一二呢!”韓立笑了起來,竟馬上風輕雲淡的附和道。

    聽了兩人這話,富姓老者和白瑤怡麵麵相覷了。

    乾老魔也有些意外,冰冷目光在韓立身上打轉了數圈。

    “這個……,乾兄!在下雖然知道韓道友和貴宗有些過節,但在這貿然動手,有些不妥吧。乾兄不想先探尋一下此山?”富姓老者眉頭皺起的勸解起來。

    這倒不是他真想維護韓立,隻是這昆吾山看起來十分凶險,好不容易有個得力的同盟者,自然不想就這般突生意外。況且也隻有拉攏住韓立,他才能不至於勢單力孤,不用怕這位乾老魔驀然翻臉下手。

    “此山,乾某當然會探尋的。但是這位韓道友也是本宗追尋好久之人,也不能就這般放過的。本人先和韓道友了斷了此事再說吧。怎麼,富兄想要『插』手此事?”乾老魔發出一陣冷笑。

    “在此山之外,乾兄和韓道友之間恩怨,妾身不會過問。但在此地,我三人還要聯手一探此山,恐怕不能讓乾兄如願了。”白瑤怡美目流轉了片刻後,竟也決然的說道。

    對此女來說,同樣害怕失去了韓立這個大援,而讓自己在此山身處險境。當然最主要的,此女和富姓老者見識過韓立神通的厲害,可並不認為韓立真會怕了乾老魔。

    否則,是否還會說出這番話,可就是兩可的事情了。

    麵對富姓老者和白瑤怡的出奇強硬,灰袍人目中寒光一閃,一望之下,目光仿佛就能直接凍徹人心肺。

    但無論富姓老者還是白瑤怡,也並不是普通的修士,雖然心中暗驚,但臉上均都微『露』絲毫怯意。

    “好,看在兩位道友的麵子上,老夫倒不是不能將此事擱置一下。但是本宗的一樣寶物,遺落在了此人身上,必須給老夫現在交出來。否則,就是今日拚著大耗元氣,說不得也要和三位道友鬥上一鬥了。”乾老魔寒光一斂 ,淡然的說道。

    “寶物?你指的是那麵鬼羅幡嗎?”韓立打了個哈哈,不客氣的說道。

    “正是此物。當年本宗四長老在天南隕落而亡,此幡應該落在道友手中了吧。隻要現在歸還此物,本人可以暫時放你一馬”乾老魔沉聲的說道。

    “放我一馬?道友口氣還真夠大。鬼羅幡我可以歸還給你。但是卻有個條件。不知乾兄可否願意一聽!”韓立沉默了一會後,突然仰首望天,嘴角掛起一絲譏笑說道。

    “條件?你殺了本宗四長老,拿了本宗的傳承之寶,還敢在老夫麵前提條件!你真當老夫不敢取你『性』命?”乾老魔怒極而笑起來。身後的五道白影一晃,同時上前一飄,一下站到了乾老魔的身前。

    氣氛瞬間緊張了起來。

    一旁的富姓老者則聽的大為驚訝,麵『露』一絲古怪。

    陰羅宗的四長老無故不見的事情,同為魔道十大宗門之一,九幽宗自然也知道一些的。

    可老者萬萬沒想到,這位在魔道中名聲不小的魔修竟然是死在韓立手中,好像連陰羅宗大名鼎鼎的鬼羅幡也落入了他人之手。難怪這位乾老魔,明知道現在不是爭鬥的最佳時機,也不肯輕易放過他們這位韓道友。

    至於韓立隱瞞出身來曆,並非海外修士而是天南修士的事情,倒不值一提了!

    “哼!歸還貴宗。乾道友說的輕鬆。不知貴宗四長老為何無緣無故跑到我們天南去,還暗中對在下道侶下手?閣下覺得,我會輕易交出此幡嗎?”韓立麵『色』一沉,驀然森然說道。

    “四長老為何去天南以及因何命喪你手,老夫不關心,也沒興趣知道。但是本宗的傳宗之寶,老夫一定要拿回來的。否則,我們陰羅宗的顏麵何在?”老魔斷然的說道。

    “這麼說,乾道友根本沒有一絲想聽在下條件的意思了!”韓立雙目瞳孔一縮,『露』出一種極其陰霾的眼神。

    “哈哈,講條件?你若是十大宗門的大長老,也許老夫會聽你說上一說,但你區區一個天南修士,也配和老夫談什麼條件?”乾老魔仰首望天的一陣狂笑,身上驀然爆發驚人的煞氣然後身形一晃,竟一下沒入一道白影中不見了蹤影。

    五道白影頓時身上灰光大放,十道原本毫無生氣的眼神眨眼間『露』出了嗜血的狂熱之『色』,一下變得極度危險起來。

    “糟了!我差點忘了。這老魔修煉的是‘逆情斷天大法’。此功法最講究率『性』而為,我們剛才的威脅言語起了反效果,反激惱了這老魔。“一見乾老魔發狂的樣子,富姓老者才忽然想起了什麼,頓時後悔的說道。

    白瑤怡聞言黛眉微皺一下,但不及多想一抬手,一口冰晶飛刀就騰空而起,隨即化為一道白練在頭頂盤旋不定起來。

    韓立則神『色』如常的雙目一眯,藏在袖袍中的一隻手略微一動,三焰扇就詭異的出現在了其手中,另一隻手澤悄然的按在了儲物袋上,神識也瞬間鎖定在了人影傀儡上。

    他已經決定,隻要雙方一動手,趁著老魔被老者和白瑤怡牽扯部分心神時,就立刻殺手齊出,爭取那間重創對方。

    哪怕無法當場取了對方『性』命,也要讓其修為受損,好為下一次再對這位陰羅宗大長老下手,硬生生創造出條件來。

    畢竟南宮婉的封魂咒,是韓立一刻未能忘記的事情。隻有拿到了真正的解咒之法,他才能安心下來的。就算為此無法在大晉立足,以後要日夜被陰羅宗修士追殺,他也不惜了。

    而這時,那五魔子口中同時發出嗚嗚的怪鳴聲,接著身形瞬間奇淡無比起來,遠遠看去,白影仿佛成了五股輕煙輕輕晃動,然後身形一長,就要惡狠狠的飛撲下來。

    可就在這時,光幕上原來白影鑽出的地方,突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爆裂,一大團刺目銀光在那爆發而出,光芒刺目耀眼。

    尚未等韓立等人明白怎麼回事,銀光中就“嗖”“嗖”聲響起不斷,近十道各『色』遁光緊挨著的從麵飛『射』而出,接著一個盤旋後,遁光紛紛光華一斂,在附近現出了諸多人影來。

    

Snap Time:2018-07-19 08:26:43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