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九十八章不期而遇


    第九百九十八章 不期而遇

    韓立緩緩站起身來,單手往附近一朵紅雲虛空一抓。頓時一隻青『色』大手憑空幻化而出,一把將那彩雲抓緊了手中。

    低沉咒語聲響起!

    韓立盯著大手,兩手結成了一個古怪手印,口中念念有詞。

    大手一顫後驀然五指一合,一下將那朵紅雲握緊在了手心中。

    青光大放,大手片刻間就化為一團刺目光球,耀眼奪目。

    但韓立隨即一張口,一縷青『色』嬰火噴出口外,一下輕飄飄的纏在了光球上,隨即洶洶火焰迅速淹沒了光球,將光球包裹在了其中。

    這時韓立才手中法決一散,麵無表情的望著光球,一言不發。

    不知過了多久後,韓立嘴角抽搐一下後,突然袖袍衝著空中火焰一抖,一片霞光席卷而去。

    火焰馬上隨之熄滅,『露』出了一顆淡紅『色』的圓珠出來。

    “看來真的沒錯了!這等高明的藏物化形手段,果然也隻有上古修士才有的。不過懂得這種陣法的修士,就是上古時候也沒有幾個的吧?這也幸虧辛如音昔年贈送的典籍中,有一種相似的禁製。否則還真不知破陣之法的。看來以後還要再加強靈目的威力了,若能再持續百餘年的繼續使用明清靈『液』,應該也能看破這種頂階的幻化之術了吧。”韓立歎了一口氣,對自己的靈目現在無法看破此種法陣,頗有些鬱悶的樣子。

    他不再理睬空中漂浮不動的紅『色』珠子,目光四下望了一遍,又盯住了一朵藍『色』雲霞,同樣一隻大手抓去,再噴出一縷嬰火過去。

    這一次,雲霧轉眼間就在火焰中化為了無有。

    韓立臉上毫無異『色』,立刻又抓向另一朵藍雲。

    一連失敗了兩次後,終於再煉化出一顆藍『色』珠子來。

    就這樣,花費了小半日時間後,煉化出了黃、青、金三顆珠子。

    然後韓立開始鄭重的衝幾顆珠子一招手,原本漂浮在附近的圓珠頓時飛『射』而來。

    隨即十指連彈的一陣牽引。圓珠圍著他緩緩轉動起來,並且越來越快,漸漸幻化成一道五『色』圓環,環上靈光點點,顯得神秘異常。

    “去!” 韓立雙眉一挑,口中一聲低喝。

    十指動作一停,五『色』圓環潰散開來,圓珠隨之以一種玄妙之極的軌跡,向四周突然飛彈而出。

    轉眼間,珠子飛到了附近五個看似毫無關聯的地點,滴溜溜的轉動不停,同時本身也一張一縮的詭異變化起來。

    就在韓立雙目一眯的那間,“轟隆隆”幾聲巨響後,五顆圓珠同時爆裂了開來,五顆顏『色』各異光球隨之浮現,閃動著刺目光芒,仿佛空間同時多出了五顆妖異的驕陽。

    即使韓立也下意識的雙目一閉,不敢直視這五種刺芒。

    而就在五種光芒交匯一起,遍布整個空間的一那,周圍景『色』一轉,隨即眼前一花,韓立整個人驀然出現在了某個熟悉的石階上。而不遠處的地方,赫然是原先它們看見的長有靈草的巨石。

    “韓道友!”

    “韓兄!”

    一男一女的驚呼,在韓立身旁響起。

    韓立目光一轉下,才發白瑤怡和富姓老者,竟也出現在了身旁數丈遠處,兩人神『色』萎靡異常,但此刻一臉的驚喜。

    “兩位也脫困了!”韓立淡淡的說道。

    “是韓兄擊破這古怪禁製的吧!老夫可是從未見過這種可怕的法陣,還真以為要被活生生困死在麵呢!”富姓老者後怕不已的說道。

    顯然這位九幽宗長老在那莫名禁製下吃虧不小,法力還是心神都受損不輕的樣子。

    “我的情況和富兄差不多的。妾身在那禁製也是一籌莫展的。這次,多虧韓兄出手破陣了。”白瑤怡也苦笑一聲的說道,玉容上隱現一絲感激之『色』。

    “沒什麼,我也隻是湊巧聽聞過類似禁製,才能破除此陣的。這種上古禁製的確是非常少見的一種。富兄取走的那株靈草,我若沒猜錯的話,應該是某樣法器幻化而成的,道友恐怕上當不輕啊。”韓立嘿嘿一笑的說道。

    “幻化而成,不會吧。我當時明明……咦,這是什麼?”富姓老者聽了韓立的話一怔,一邊將信將疑的說著,一邊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玉盒。

    結果麵並沒有任何靈草,反而多出一個普普通通的玉如意。

    老者頓時目瞪口呆起來了。

    “其實在我們三人一踏進那塊巨石上時,就已經種了此禁製的幻術,道友摘取靈草隻是激發此法陣最厲害的禁製而已。道友不訪再看看那!” 韓立目光一閃,衝著巨石方向上隨手一指。

    老者和白瑤怡聞言的望去,隻見巨石之上,赫然有一株接長著一串紫『色』漿果的靈草。

    “這些上古修士真夠陰險的,竟然會在這布置下這般陰險的陷阱。他們到底是如何想的!”老者馬上變得氣急敗壞了。

    白瑤怡也杏唇微張,一副愕然的樣子。

    “兩位道友不用吃驚,這種古禁製原本就必須有一樣法器被入陣之人主動觸動,才能徹底激發威力的。自然會變幻成這般模樣了。而這禁製,我隻是暫時破除,並未徹底摧毀的。”韓立悠悠的說道。

    “這昆吾山不像是仙靈之山,倒像是龍潭虎『穴』了!”老者眼看到手的靈草沒有了,自然滿是悻悻之『色』。

    “以後還是多小心吧。這可不是普通的古修遺址,有什麼古怪的事情,最好還是不要輕舉妄動。以免惹禍上身。這一次,在下湊巧能破除此陣,但下一次韓某可就沒有這種把握了。兩位道友知道在下的意思了吧。”韓立目光閃動幾下,聲音微微一沉,忽然冰冷下來。

    “這個?富某以後不會再輕舉妄動了。”富姓老者有些尷尬的幹笑兩聲。這次取靈草,他還真有些冒失了。

    白瑤怡也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既然兩位道友都已經明白了。我們走吧。山上的聲音已經停止了。我們耽擱了這幾日,其他人說不定早已到達山頂了。”韓立轉首望了山頂方向一眼,然後一馬當先的再次沿石階前進。

    白瑤怡二人自然緊跟而走。

    這一次,沒有在遇到什麼麻煩。數個時辰後,三人終於一連飛過數道巨大山梁外,終於來到了當日葉家修士進來的那個石亭處,當日向之禮也是在這憑空消失不見的。

    看到一旁的石亭,老者和白瑤怡還未怎樣,韓立卻輕咦一聲,忽然盯著石亭外的某處地麵,停下了腳步。

    老者二人見此,也不禁隨同望去,結果這二人也發現了異樣之處。

    那處鬆軟的地麵上,有一個淺淺的淡淡腳印。若不仔細留心話,還真容易忽略過去的。

    “果然有其他修士來過這!”白瑤怡貝齒微『露』的輕吐一口芬蘭,黛眉緊鎖的說道。

    “不光是這樣,你在看看那片的山石!”老者喃喃一聲後,也衝著石亭一旁的某塊山石掃了一眼的說道。

    而在此山石上麵,赫然有一道長約數丈的溝槽,窄而深細,一看就是極厲害劍氣留下的痕跡。這正是當日那位葉家七叔飛『射』而出的黃『色』劍氣無意中在此處留下的痕跡。

    “這個劍痕痕也是嶄新的,看來這不光有人還似乎和什麼東西動手過了。難道是那隻銀翅夜叉?”白瑤怡秋波流動的說道。

    “也許吧!看來那些人也是沿著石階而上的。如此一來甚好,有人替我們開路了。我們也可省卻一番麻煩的。”韓立卻異常平靜的說道。

    富姓老者聽了這話,笑了一笑正想說些什麼時,忽然附近的一塊光幕上白光一閃,一個白乎乎人影從麵飛『射』而出。

    因為人影出現的位置正好麵對著韓立三人,自然被他們看的一清二楚,結果韓立和白瑤怡自然立刻驚喜交加起來。

    他二人萬萬沒想到,自己想要找的出口,竟然就在了眼皮底下了。

    不過一旁的富姓老者一見這白影,卻麵『色』馬上大變起來。

    “五子同心魔,是乾老魔的化身魔子!”韓立聞聽此言一怔。雖然覺得五子同心魔似乎在什麼地方聽到過的,但一時尚未想起所謂的乾老魔倒底是何人,白瑤怡一聽此話,卻也臉『色』驀然蒼白起來。

    而就在這時“噗”“噗”幾聲接連傳來,從那白『色』光幕中又有四名一模一樣人影鑽了出來。

    五道若有若無的淡白『色』人影,就這樣並肩站成一排,十道木然目光同時望向對麵的韓立三人。

    “陰羅宗大長老!”一見五人這般詭異的模樣,韓立終於想起了對方的來曆,麵『色』也瞬間難看了下來。

    “原來是富道友,真是巧的很啊!怪不得乾某手下四處尋找道友不見,原來竟先一步進入到此地了。這一位仙子看服飾裝扮這般奇特,莫非是北夜小極宮的修士。在下和貴宮的柳夫人也算是舊識了。至於最後這位道友,嘖嘖!莫非就是出身天南的韓兄了。韓兄,你可讓本宗和天瀾聖殿的人好難找啊!”乾老魔的聲音先是一番驚奇,隨即驚喜的狂笑起來。

    

Snap Time:2018-07-21 02:40:39  ExecTime: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