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九十六章幻妙天象


    第九百九十六章 幻妙天象

    “不可能!在兩件通天靈寶鎮壓下,這一界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掙脫九真伏魔大陣。況且封印已經裂開了縫隙,前輩真脫困了話,早就可以離開此山。怎還會繼續滯留此地。多半前輩隻是一絲神識掙脫出來,想將晚輩驚退吧。”向之禮驚慌之後,馬上想起了什麼,神『色』眨眼間就恢複了鎮定。

    “你知道九真伏魔大陣和通天靈寶!難道是昆吾三子的後人?”那女子聲音聲雖然還是悅耳動聽,但是話語驟然冷了幾分。

    “晚輩並非昆吾三子三位前輩的後人,但是有關前輩的事情,這一界的確有幾人知道的。晚輩恰好就是其中之一。”向之禮一邊說著,一邊滴溜溜的四下張望個不停,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哼!不要找什麼了。本妃真身的確還未脫困,但也不會讓你破壞萬載不遇的脫困良機。你就先在這老老實實待上數月吧。”

    那女子剛冷冷的說完這話,石亭上空一陣空間扭曲,接著一個白濛濛的漩渦憑空出現在那,大片五『色』霞光突然從漩渦中迎頭向小老兒罩下。

    “幻妙天象!”向之禮一見此幕,臉『色』大變,想也不想的周身銀光一起,化為一道遁光激『射』而出,。

    但是那五『色』霞光略一旋轉,頓時一股巨大吸力憑空生出,竟硬生生的讓老者遁光微微一滯。

    隨之霞光一卷而過,向之禮整個人瞬間在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從未有這個人來過一樣。

    “看樣子要再沉睡一段時間了。能到這的修士越過越好!希望睡醒之日,就是我真正脫困之時!昆吾三子,我要讓你們知道封印本妃的代價!到了那一日,咯咯……”那女子虛弱的喃喃了幾句,就咯咯一陣瘋狂的嬌笑,然後聲音噶然而止了。

    七日後,就在葉家攻破了萬修之門,卻再次陷入一個高明之極的幻陣時,韓立三人也被一道古怪禁製阻擋在了石階的某處後,不得不苦苦冥思破除之法。封印所在的地表之上,那個無名小湖附近卻熱鬧非凡來。

    聚集此地的修士,已經多達千人之多,遍布方圓數十的各處,甚至連元嬰期修士,都有十幾人出現。

    其中最惹眼的赫然是並排站立在湖麵一岸的四名毒聖門長老。其餘的元嬰修士則大都單獨行動,顯然都是聞訊臨時趕來的。

    這時毒聖門的幾位長老麵前,正有一名門下弟子匯報些什麼。

    “大長老,我們已經搜尋了地下大半的封印,已經有些眉目了,在離這二十餘外的地下,那被人故意用幻陣掩飾住了什麼。精通陣法的弟子,正在那極力破除。隻是那雖然個臨時法陣,但因為布陣之人實在高明,故而破除還需要一些時間。”那名頭纏紅巾的弟子,恭敬的說道。

    “有頭緒有就好。我們已到此地數日了,若是還是找不到封印的入口,那才麻煩了。不過你們要注意,不要讓其餘人發現你們的舉動。先回去吧。一破除幻陣馬上通報我們。”臉帶碧紋的中年修士長出了一口氣,吩咐道。

    “ 是!”那名弟子躬身應道,然後伸手掏出一張土遁符,往身上一拍,身形一下沒入地下不見了蹤影。

    這時另一名毒聖門長老,忽然開口了:

    “花師兄,不必過於憂慮。我們南疆沒有元嬰後期修士,就算有其他宗門修士趕到,我們四人聯手也不用怕誰的。”

    “話是如此說不假,但是每耽誤一日,趕到這的高階修士就會多幾個。而南疆也不是本門一家獨大,也有幾家不在我們毒聖門之下,若是他們也在我們進入前趕到的話,肯定大為的不妙。更何況再拖延一些日子,正魔十大宗門的人恐怕也會『插』手此事的。“花姓中年人陰霾的說道。

    聽到這話,其餘毒聖門長老有的不以為然,有的卻同樣『露』出一絲不安。

    而就在這時,忽然間花姓修士輕咦一聲,驀然抬首向一側天空望去。

    其餘人一怔,也一同望去。

    隻見天空遠處靈光閃動,一大團灰濛濛的霧團憑空出現在天邊處,接著向這飛遁而來,速度奇怪無比。

    毒聖門四人的神識自然感應到了霧氣中的可怕靈壓,幾人臉『色』不禁一變。

    霧團轉眼間就到了小湖上空,然後噗嗤一聲,霧團爆裂後消失的無影無蹤,空中卻出現了五道淡淡的白影,個個麵目模糊,一動不動。

    “五子同心魔!”花姓修士的神情一下凝滯了下來。

    “五子魔?難道是陰羅宗乾老魔的化身魔子?”一名毒聖門長老也臉『色』發青的低呼一聲。

    “哼!除了這老魔,天下間還有何人修煉這等魔功?乾老魔真身可以附身五子任何一魔,除非有能力同時滅殺五子魔,否則他幾乎就是不死之身。”花姓中年修士冷哼一聲後,也輕聲說道,似乎忌憚之極。

    “我倒是誰對乾某的五子化身如此了解,原來是毒聖門的花道友。沒想到道友竟然會盡起門中人手到此,難道對這封印的東西,知道些什麼?”一個風輕雲淡的聲音從空中悠悠傳來,但卻有些飄忽不定,讓人無法確定出處。

    “,乾兄說笑了。花某怎會知道什麼。隻是這離我們毒聖門較近,在下就帶著幾位同門前來看看罷了。倒是乾兄身為陰羅宗大長老,怎會有閑情到此的。”花姓修士深吸一口氣後,強笑一聲的回道。

    “哦,是這樣。我記得離這最近的宗門,好像是化仙宗吧!不知貴門何時搬遷了?至於乾某,隻是到南疆辦些事情,湊巧遇到了這場熱鬧而已。”這位陰羅宗大長老的似笑非笑的說道,對中年修士的言語一絲不信的樣子。

    “我原以為像乾兄這等身份顯赫之人,不會輕易出門的。不知是何事竟能驚動道友親自出手。”花姓修士幹笑一聲,試探的問了一句。

    “沒什麼要緊之事。隻是處理一個逃亡南疆的叛逆。乾某也是靜極思動而已。”

    “是嗎,倒是花某多心了。”

    花姓修士和乾老魔一問一答,然後同時閉口不言了。一時間,雙方氣氛有些異樣起來了。

    “發現了,在封印北邊不遠處有一條裂縫。可以進入到麵,毒聖門的人正在破解入口的禁製呢!”

    在小湖的一側,一道人影忽然鑽出地麵,一邊朝遠處破空飛去,一邊口中大聲疾呼。

    此聲一下將附近的所有修士都驚動了。

    這時從此人鑽出來之處,也有數名藍袍紅巾的毒聖門弟子從中飛『射』而出,一臉驚怒的向那名逃走的修士追去。 但那條逃走修士似乎修煉了什麼特殊的遁術,遁光奇快無比,轉瞬間就逃之夭夭了。

    花姓修士等人臉『色』頓時間變得難看之極。

    “哈哈,原來如此。乾某對陣法之道也修煉過一些,倒是可以助貴門弟子一臂之力的。在下就將先走一步了。”乾老魔哈哈一陣大笑,隨即五道白影齊往下方遁去,轉眼間就沒入湖水中,無影無蹤了。

    “走。這乾老魔心神手辣,別讓他傷了我們門下弟子。”

    花姓修士臉『色』鐵青的一跺足,隨即單手一翻,一個早就準備好的黃『色』小旗出現在了手中。

    一抖之下,一團黃雲將毒聖門幾人都籠罩在了其內,裹著幾人往地下一鑽,幾人同樣不見消失不見了。

    不光是乾老魔和毒聖門的人,其餘修士聽到此言,也自然紛紛往地下鑽去,轉眼間附近修士就少了一小半去。地上還剩下的人,自然是不會土遁之術和沒有土遁寶物的低階修士,隻能眼巴巴的看著而已。

    在小湖北邊二十餘處,千丈之深的地下,有一個漆黑無比的巨大空間,一個團團耀目光在此空間邊緣處閃動不已,而在他們下麵則有一層一望無際的白濛濛光幕,此光幕不但凝厚無比,在光罩上還附有一層層的驚人雷電,一但稍有人靠近下,立刻會有一道奇粗電弧,毫不客氣的擊出。

    運氣好些的一躲而過,不行也隻能硬抗而已,結果都被擊的護體靈光閃動不已,一時間自然沒有人再去冒然接近了。

    但在這些修士齊往注視光幕上一處地方,卻並沒有雷電發出,但有七八名藍袍紅巾的毒聖門弟子守在那,個個神『色』陰沉的和這些修士僵持著,不讓其他人輕易接近。

    如此一來,這幾人自然被其餘修士罵的狗血噴頭,但也沒有誰隨便動手。

    畢竟毒聖門在南疆名頭可不小,而這的修士幾乎十之八九也都是南疆本地的修士,自然不敢輕易惹禍上身的。

    但有人顧忌毒聖門的名頭,自然也有不賣毒聖門帳的人,結果一道紅光從眾人中飛『射』而出,一句冷冷的聲音隨之傳出。

    “給我滾,老夫要進去。”說話之人聲音雖然蒼老,但似乎火氣不小,出口毫不客氣。

    “這位前輩,這是本門先發現的。本門幾位師叔就在附近,前輩還是……”一見有元嬰修士出頭,一名結丹期毒聖門弟子隻能用本門長老的名頭,硬著頭皮的想說些什麼。

    “哈哈,就花天奇本人在此,老夫也一定要進去的。”紅光中的人影冷笑一聲,隨即一抬手,一團刺目光芒頓時在手心處亮起。

    

Snap Time:2018-04-23 06:20:45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