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九十五章晶碑


    第九百九十五章 晶碑

    咦!這碑的表麵?”尚未等韓立看出怎麼回事時,一旁的富姓老者卻忽然一指石碑背部,一臉吃驚之『色』。

    韓立眉梢一挑。他沒記錯的話,石碑背部是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的。

    不過,老者也不會無端作出這般舉動,當即身形微微一晃間,人就詭異出現在了石碑的背麵。背部麵朝韓立起來。

    目光在上麵一掃後,韓立也為之一怔。

    隻見石碑背部,竟一塊塊的碎裂開來,但那在一些深深的縫隙中,有亮晶晶的藍光閃動。

    “靈石?”韓立目光閃動,心中不太確定。

    他忽然十指連彈,十餘道青『色』劍氣交錯縱橫,瞬間化為一團青光將石碑上半截包裹了進去。

    一時間石屑『亂』飛,附近都灰濛濛的一片。

    但以韓立劍氣的犀利,片刻工夫,劍光下就有藍光出現,並且越來越耀目起來。

    結果當韓立手指一停,青光消散不見時,在他麵前『露』出了大被切削開的石碑,在石碑中間位置,有一塊深藍『色』晶石鑲嵌其中,仿佛原本就長在碑中一般。

    此晶石數尺來長,藍汪汪的,晶瑩異常。雖然沒有『露』出全部,但看起來長方扁平。

    整塊青石碑好像都隻是此晶石的厚殼而已。

    “不是靈石,雖然看起來和水屬『性』靈石非常相似的,但麵蘊含的並不是水屬『性』靈氣。”白瑤怡黑白分明的美目眨了兩下,立刻肯定的說道。

    “的確不是靈石,沒人會直接用靈石煉製動東西,還在上麵銘印東西的。這好像還是一塊碑文。“韓立凝望著晶石『裸』『露』的部分,看到表麵閃動的一個個凹凸古符文時,輕吐了一口氣。

    隨後他不再遲疑的渾身法力凝聚,單手朝晶石虛空一抓。

    頓時一隻青『色』光手憑空浮現在了石碑前,五指如鉤的往前一探,一把抓住了晶石的頂部,使勁向上一提。

    果然沉重無比,但有了準備的韓立,這一次憑借強橫的法力,硬生生的將晶石通體拽出了石碑。

    一塊藍濛濛的晶碑,浮現出現在了韓立麵前,上麵符文流動,閃動著幽幽的藍光。

    韓立稍一細看上麵的文字幾眼,心中突然一動,但麵上不動聲『色』,而是兩手掐訣,飛快衝此晶碑一點指。

    頓時晶碑一陣微顫後,體形急劇縮小。轉眼間化為半尺大小的磚形東西,並“嗖”的一聲,沒入了韓立大袖中不見了蹤影。

    老者和白瑤怡,雖然同樣對晶石碑大感興趣,但見韓立不想將此物拿出來讓他們觀摩的樣子,自然識趣的不再提此事。反而二人和韓立略一商量後,當即決定沿著此台階往山上而去。

    此刻他們已經確定,那隱隱傳來的轟鳴聲,的確是從山上麵傳來。

    當即三人再次隱匿身形,飛遁而起。

    韓立自然不知道,他們聽到的轟鳴聲,其實是葉家眾修士,在台階不知多高的山腰處,正在奮力破除禁製的聲音。

    但兩者之間的距離,也並非像他們想的如此近。中間還隔著一道禁製才能到達葉家修士所在之地。

    畢竟他們被傳送陣傳來的山洞位置,遠比葉家修從禁製裂縫中過來的定點位置,低的多了。

    如今,怪人和葉家大長老兩位元嬰後期的大修士,並排在一處山岩上空懸浮不動。

    而在不遠處的地方,在他們二人下方,葉家其餘修士各按方位的站在一個臨時布下的法陣中,正在借助法陣威力驅使各式寶物,拚命攻擊前方石階上一個隱約可見的巨大牌樓。

    古魔也混在葉家等修士中,指揮著一口不知從何處招來的烏黑飛劍,麵無表情的攻擊著。

    此牌樓自身竟能自行放出萬道霞光,竟能將所有攻擊全都接下,仿佛本身就是一件異寶一般。

    “三小子!你估計還要多久,才能破開這萬修之門?”怪人望著前方被各『色』靈光包裹的牌樓,轉首向白袍儒生問道,神『色』間略有一分焦慮。

    “再要一日一夜就差不多了。這牌樓原比我想象的要麻煩的多。怪不得萬修之門,昔日這般大名聲。”儒生卻冷靜異常,沉聲回道。

    “我們已經在這牌樓前耽擱的時間太長了。你我若也能下去助他們一臂之力的話,破禁時間最起碼能減少一半的。”大頭怪人鬱悶的喃喃道,但身形卻動也不動,沒有一絲真動手的意思。

    “這山上既然有獅禽獸這等上古凶禽出現,我自然要防備一些了。寧願破陣遲一兩日,二人也必須時刻保持法力充沛。七叔,還是耐心些吧!我們才進入此山不過數日,時間還大有寬餘的。欲速則不達的!”儒生風輕雲淡的說道。

    “這倒也是,其他宗門的元嬰修士就算動作再快,等到了這,再找到封印的裂縫。進入此山還要一段時間的。不過,光是這一個萬修之門,就讓我們花費如此長時間,我是怕後麵遇到的禁製,會更加的麻煩。”怪人歎了口氣。

    “七叔不必擔心。我們葉家為了這次行動謀劃如此長時間,自然也考慮禁製破除的事情。這些年間,族內早就收集了幾種專門破除禁製的秘寶。隻是現在還不到用的時候。”儒生微微一笑,顯得自信異常。

    “原來如此。那老夫也就放心了。”大頭怪人聞聽此言,神『色』一鬆。

    隨後,二人在空中靜靜注視著破禁的情形,沒有在說什麼。但沒過多久,怪人鼻子微微一動下,臉『色』驀然一沉。他二話不說的手指朝某一方向虛空連彈。頓時數道黃『色』劍氣,毫無征兆的從激『射』而出,一下將數十丈外的某顆大樹都籠罩在了其內。

    結果大樹下麵輕風一起,一個渾身綠『毛』、背生銀翅的怪物,突然浮現在了那。

    怪物手都沒動一下,隻是雙翅一扇,就輕易的將幾道劍光擊飛而出。

    隨後此尖耳猴腮怪物,用冰冷目光打量了下麵葉家修士幾眼,又看了看儒生和大頭怪人,竟默不做聲的馬上雙翅一展,向後激『射』而去,幾下閃動後,這銀翅怪物就再次化為微風,消失不見。

    “我沒看錯吧!好高明的風遁術,竟能借風隱形。這東西好像是傳聞中的銀翅夜叉,若不是它身上還有淡淡屍氣,我幾乎也被瞞過去的。”大頭怪人並沒有追趕,但神『色』凝重起來。

    “屍氣?我可沒有感應到。也隻有七叔修煉的血車真訣,才能將修煉出這樣靈敏的神通。不過不光如此,這隻銀翅夜叉似乎靈智還不低的。”儒生盯著銀翅夜叉消失的方向,神『色』也有點難看。

    “這昆吾山不是號稱仙靈之地嗎,怎麼我們遇到的盡是獅禽獸和飛天屍這樣的凶煞東西!這也幸虧我們兩人聯手而來,若是隻是一人過來,恐怕要凶險萬分的。”怪人大頭搖晃幾下後,眉頭緊皺起來。

    “仙靈之地,隻是以前的說法。現在的昆吾山,可是不知何原因被封印起來的。有些古怪倒也不稀奇。但這些對我們來說都無所謂。我們此行隻是為了通天靈寶。其餘的事情無須多問的。”儒生默然了一會兒,才緩緩說道。

    “話是如此說不假。但是若是沒有靈智的妖物,就是修為再高,也沒什麼可擔心的。但那銀翅夜叉竟然有了極高的靈智,我們還要多加留心此妖物。不要讓它壞了我們的大事。”大頭怪人卻目光一寒的講道。

    “多謝,七叔提醒。我會多注意此妖物的。”儒生點點頭,口氣鄭重了幾分。

    就在葉家大長老遭遇銀翅夜叉,並將此獠驚退的同時,在葉家修士曾經歇息的那個石亭所在高空中,一處看似普通的凝厚障壁處,突然間光芒一閃,接著一顆滿頭白發的頭顱伸了進來,探頭探腦的,顯的有些滑稽。

    這人發現此地沒有人後,立刻不客氣的身形一竄,渾身銀光閃閃的從障壁中擠了出來,然後這人腳踩著一隻巨大光盤,緩緩飛向了石亭,並降落在了石亭頂部,穩穩的站住了。

    這時此人才一揚頭顱,『露』出一張滿臉皺紋,但兩眼細小的圓滑麵孔。

    竟正是那位神秘的小老頭向之禮!

    “這就是昆吾山了。嘖嘖!果然靈氣不同一般。不過誰吃飽了沒事,竟然敢打開此封印。萬一放出那個東西出來,是想讓整個大晉給他陪葬不成?老夫也倒黴,偏偏就在這附近,想裝作不知都不行。”向之禮稍一向四處張望,頓時隱隱聽到了轟鳴聲,結果馬上在石亭上忍不住跳腳大罵起來,滿麵晦氣的樣子。

    “既然知道來這晦氣,你還敢來,我倒也佩服你的膽量了。”就在向之禮口中罵聲剛一住口後,耳中忽然傳來一聲甜美的女子聲音,聲音嬌柔溫軟,猶如情人嬌呼一般。

    但向之禮一聽到此聲音,卻驟然渾身發寒,所有血『液』都猶如凝滯了一般。

    “前輩,你……你出來了!”小老兒幹咽了一口吐沫,竟結結巴巴的口吃了起來。

    “出來?我早出來不知多少萬年了。隻是當年的昆吾三老用上萬人之力,布置的這最後一層禁製,實在不是單憑我一人之力可以撕開的。否則,本妃早就出去了。還會等到現在。”女子聲音仍然溫婉無比,但向之禮卻臉『色』瞬間灰白無比。

    

Snap Time:2018-01-22 14:27:07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