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九十三章分丹


    第九百九十三章 分丹

    毒聖門這一幹修士,自然不知道他們口中的元師弟早已葬送在了銀翅夜叉口中。故而稍聊一會兒後,他們加快遁光,以比先前更快的速度加緊趕路。

    早到一天對他們來說,都是大為的有利。

    在普雲府,小湖中所在的地方,已經聚集了數百名修為不一的修仙者,三五成堆的聚在一起。

    其中不少還直接飛到了天上,以七道光柱為中心,默默搜尋著什麼。

    地麵上也有極少數身懷土遁符和懂得一點土遁的修士,也不時的鑽進再鑽出,並和地麵上的一些同伴興奮的說著什麼。

    顯然暗藏在下麵的巨大封印已經被人發現了。

    相對此封印的巨大,那道被葉家強行用法陣分開的一道裂縫,卻還未被準確找到。

    但就這樣,也已經讓這些修士個個興奮異常,一些人早已紛紛往給各自家族或宗門發出傳音符,有的還直接連夜飛遁離開,親自通稟此事。

    如今這的這些修士,以築基期為主,煉氣期和結丹期的修仙者都不太多。其中大部分都是無意中發現異象,趕來看看的散修,另一部分則是聞風則動,就近趕來各大小勢力的探子。

    至於元嬰期修士一時間倒還未有人見到有出現。

    這也難怪,小湖原本就地處荒涼之地,附近既沒有什麼名山大川,也沒有什麼較大世家和修仙宗門。元嬰期修士自然不會無故跑到這種窮鄉僻壤來。

    就是得到消息馬上趕來的毒聖門一幹修士,也還有兩日的路程。

    不過大部分修為低下的老成散修,在發現地下封印龐大的讓人難以想象後,雖然心中萬分不舍,卻明智的先後離開了。

    他們很清楚,無論封印下有何種天大的好處,這種等級的爭奪不可能是他們能夠參與的。繼續待下去,萬一被高階修士間的爭鬥波及到,那可是倒了大黴的事情。

    當然也有少數年輕氣盛的低階修士不願意離開,他們一方麵想看看封印下的到底是何物,另一方麵自然心存了僥幸心。自認為雖然自己修為不高,但萬一機緣到了,也不是不可能混水『摸』魚的,大有想賭一把的意思。

    故而一時間,這片地方龍蛇混雜,心懷鬼胎者大有人在的。

    不過這一切,對已經身處封印下巨山中的韓立來說,自是一點關係。

    此刻他和白瑤怡正盯著盤坐在山洞中間的富姓老者,眼皮都不眨一下。

    說是盯著老者,其實不如說是盯著老者身前的一個金燦燦爐鼎,

    此爐鼎離地三尺,懸浮在低空緩緩轉動著。

    富姓老者則口噴出一縷縷碧綠嬰火,兩手則掐著不知名法決,不停的往爐鼎上打去。每一道法決打在被綠火包裹的鼎爐上,都『蕩』起五『色』的霞光,顯得絢麗多彩。

    而從鼎爐中已經傳出陣陣的『藥』香,香氣醇厚誘人,讓人聞了心曠神怡。

    老者決越打越快,神『色』也越發凝重異常,顯然煉丹到了關鍵時刻。

    一旁的韓立,看似神『色』平靜,但心中同樣有些緊張。

    那陰芝馬和其他一些稀有材料,都已經在這幾日都陸續扔進了鼎爐中。若是此鼎丹『藥』沒有成功,他們可沒有第二隻陰芝馬用來煉『藥』的。

    所以他雖然聽富姓老者口氣對煉製培嬰丹把握甚大,但如今眼見丹『藥』將成,心中在自然有些患得患失起來。

    一旁的白瑤怡,雖然同樣神『色』不驚的樣子,但一對明眸不時閃動的熱切眼神,則將此女患得患失的心思盡顯無疑。

    忽然間鼎爐一頓,停止了轉動,同時一股嗡鳴聲從中傳出。鼎中『藥』香一時更加濃鬱了三分。

    富姓老者雙眼一亮,手上法決和口中嬰火同時一頓,單手再一翻轉,手心中多出了一個朱紅小葫蘆,隻有四五寸大小的樣子。

    另一隻手則中指一彈,“砰”的一聲,一枚白『色』光彈擊在了鼎蓋上。

    結果鼎蓋一顫下,滑落掉。

    而鼎爐嗡鳴聲一頓,馬上有五顆拳頭大光球從麵激『射』而出,而在白光中隱隱各有一顆拇大的綠丸,翠綠欲滴,閃閃發光。

    這些光球在鼎爐上一咯盤旋後,就向四周一哄而散,要各自遁走。

    但早有準備的富姓老者,急忙一晃手中葫蘆,從中噴出一片霞光來。

    靈光一閃後,就將所有光球席卷其內,收進了葫蘆中去。

    “好了,大功告成!”老者這才長吐了一口氣,一轉首,滿臉笑容的對韓立說道。

    “有勞富兄了。沒想到竟真的練出五顆丹『藥』來。原本妾身還怕數量太少呢!”白瑤怡站起身來,欣喜的說道,臉上微微泛起紅暈,顯得嫵媚動人。

    “富某當初按照配方準備的原料,原本能煉製出的丹『藥』數量就在五六顆左右的。否則,當初老夫也不會隻邀請五名道友了。可惜的是,常師妹和元道友卻因此不幸遭了毒手。”老者臉上笑容一斂。

    顯然老者和黑衣美『婦』的關係非淺,即使修仙者大都看慣生死,但他眼見丹『藥』已成,他那位常師妹卻因此隕落,也不禁心中一陣黯然。

    聽到老者如此一說,白瑤怡也臉上喜『色』一收,同樣輕歎了一口氣。

    韓立倒是神『色』不變,但也沉默沒有說什麼。

    “白道友,你可有木屬『性』盒匣。最好不要用普通玉盒來盛放,『藥』『性』容易流失。而此丹『藥』『性』太大。若是馬上服下,起碼要花費半年時間閉關,才能煉化『藥』力。否效果要大打折扣的。”老者臉上傷感之『色』很快閃過,一掂手中的葫蘆對白瑤怡正『色』說道。

    “木盒當然有。此丹『藥』如此珍稀,妾身當然不會馬上服下的。”白瑤怡嫣然一笑,單手一翻,一個黃木盒出現在了手中。

    老者點點頭,二話不說的手指在葫蘆底部一彈,頓時紅霞翻卷,一顆白『色』光球噴『射』而出,直奔白瑤怡『射』去。

    白瑤怡一托手中木盒,另一隻手虛空朝丹要一抓。

    丹『藥』化一道白芒直接被攝入了木盒中。

    白瑤怡仔細觀察了幾遍盒中靈丹,神識清楚的感應到此丹『藥』蘊含的驚人靈力後,這才喜不自勝的收起木盒。然後,口中對老者稱謝不要。

    富姓老者聽了一笑,伸手往腰間儲物袋上一『摸』,竟也拿出了一個綠『色』木匣。

    接著在白瑤怡詫異目光中,他竟同樣從葫蘆中倒出一粒靈丹,放入此木匣中,然後馬上收好。接著衝韓立幹笑幾聲後,他竟手一楊,將整隻朱紅葫蘆直接仍給了韓立。

    韓立雖然下意識接住葫蘆,但嗎麵上同樣『露』出了一絲訝『色』!

    “道友這是何意?在下似乎隻問道友要兩粒培嬰丹!”韓立眉頭一皺,緩緩的說道。

    “富某並非貪婪之人,這一次能僥幸未死並得到靈丹,全是依仗道友之力。在下師妹已經隕落,富某隻要一粒靈丹就已足矣。韓兄若不嫌棄的話,這三粒丹『藥』都拿去吧。”老者竟一本正經的說道。

    聽完老者這番話,韓立看了看手中的葫蘆,又重新打量了兩眼老者。 不禁輕笑了起來!

    老者心打什麼主意,他倒能猜出一些來的。看來這位九幽宗長老,自覺煉製完培嬰丹,自己作用大為降低,仍害怕韓立突然翻臉。故而才用破財免災的手法,忍痛將另一粒培嬰丹讓於他。

    一方麵表示他對韓立的誠心示好,另一方麵,盡量將自己能招惹韓立殺機的東西,降低到最低。隻要韓立不是那種翻臉無情之輩,收了此丹,多半不會再無端動殺心的。

    有這種好事送上門來,韓立自然不會拒絕的。

    “既然富兄如此說了,韓某也就不推辭了”

    韓立倒也沒有客氣,手上霞光一閃,朱紅葫蘆憑空不見了蹤影。 真不收此丹,恐怕還會讓老者二人疑神疑鬼的。

    “哈哈,韓兄何必過謙,這些也是道友應得之物。”富姓老者一笑,神『色』果然一鬆。

    白瑤怡當然也明白其中的奧妙,也在一旁含笑不語。

    三人間關係,大見緩解。

    既然靈丹已經練成,我們還是及早尋找出去之路吧。順便探尋下此山,說不定另有收獲的。”老者瞅了洞口方向,建議的說道道。

    但此話剛一出口,整個山洞忽然間微微一晃,接著沉悶的轟隆隆聲,從四周石壁上隱隱傳來,連綿不絕。

    韓立三人一呆下,不禁麵麵相覷起來!

    “此山還有其他人?”白瑤怡一咬紅唇,口吐芬蘭的驚疑道。

    “不一定,也可能是那逃走的銀翅夜叉弄出的動靜!”老者卻搖搖頭,麵上忽現一絲恨『色』。顯然又想起來,黑衣美『婦』命喪此獠手中之事。

    “不管是不是!我們出去後要多加小心些。我們三人聯手,應該不用過於懼怕什麼的。”韓立默然了一會兒後,卻淡淡的說道。

    隨後他袖炮一抖,一片青霞從袖中四周席卷而出。

    霞光所過之處,山洞各處布置的禁製一一解除,那些陣旗陣盤從牆壁地下飛『射』而出,轉瞬間沒入了韓立袖中,不見了蹤影。

    “走吧!先離開這再說!”

    韓立將霞光一收,就立刻周身靈光一起,毫不猶豫的化為一道青虹,率先向山洞外遁去。

    老者和白瑤怡互望了一眼後,不敢怠慢的駕馭遁光緊隨。

    

Snap Time:2018-07-19 08:26:51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