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九十二章毒聖門


    第九百九十二章 毒聖門

    “噗”“噗”兩聲後,石亭三十餘丈遠地方光芒一閃,兩道劍氣掃過後,紫霧再次現形出來。

    但這一次,霧中怪物似乎徹底被激怒了。

    在兩聲怒吼下,霧氣驀然散開,竟『露』出了一隻獅首鷹身的四翅妖禽出來。

    此禽四翅張開,有五六丈之巨,渾身紫光環繞,樣子猙獰凶惡之極。

    “獅禽獸!”

    一看清楚妖禽模樣,怪人失聲叫出聲來。

    儒生臉也『色』一變,袖袍一抖,一口黑紅『色』飛刀激『射』出去,狠狠斬向那妖禽。

    說也奇怪,原本氣勢洶洶妖禽,一見那此飛刀卻頓現懼怕之『色』,猛一張血盆大口,一圈圈紫『色』光環噴出,正好迎向了飛刀。

    轟隆隆的一陣爆裂聲後,在黑芒紫光中,飛刀竟勢如破竹的連破十餘道光環。但每斬一下,也讓飛刀黑芒減弱一分,最終還是在接近妖禽數丈遠時,變得黯淡無光,被數道紫環硬生生的擋下了。。

    妖禽見此大喜,正想再次施展神通將此刀真正困死時。

    遠處儒生同樣一張口,噴出一團精血來。隨後他又兩手一掐訣,衝精血飛快的連點幾下。

    頓時精血迅速化為一個個血『色』符文,憑空不見了蹤影。

    飛刀再次爆發出刺目血芒,一下就震碎了附近的所有紫環,一閃後到了妖禽前,並狠狠斬下。

    妖禽吃了一驚,四翅同扇的向後激『射』而出,匆忙間隻能抬起一隻巨爪硬擋此刀。

    結果綠血飛濺,飛刀縱然一頓被擋了下來,但那利爪也在刀光一掃下,硬生生被斬去一小半。

    這一下,妖禽猛然一揚碩大頭顱,口中發出驚天動地一聲狂吼,此吼仿佛晴天驚雷,竟震得儒生和怪人兩耳一鳴,身形都不不禁的晃了一晃。

    但更不可思議的一幕,隨即出現了。

    隨吼聲出口,一股半透明的金『色』波紋從獅首中噴出,正好迎向了飛刀。

    結果黑『色』飛刀一接觸波紋,頓時如同遭巨力狂擊一般,一下打著滾的倒飛出去。

    而位“七叔”,指揮的幾道協助飛刀攻來的黃『色』劍光,情況更加不堪。幾乎稍一波及,就寸寸的潰散開來,轉眼間化為了無形。

    金波出口,妖禽神『色』也委頓下來。

    它惡狠狠的瞪了儒生一眼後,四翅猛然一扇,頓時翅上竟同時響起雷鳴之聲,然後身形一模糊後,就在一片電弧中驟然消失。下一刻,卻出現在了三十餘丈外的地方,竟也精通雷遁術。

    不過,如今妖禽絲毫不敢停留,化為一道紫光向遠處激『射』出去。轉瞬間,它就頭也不回的消失在了天際邊。

    見到此景,怪人才長出了一口氣,但目光一轉下,看到儒生臉『色』有些蒼白,不禁一驚的問道:

    “三小子,沒事吧?駕馭黑血刀原本就是大耗費法力之事,你怎還動用精血來強行提升威力。”怪人話大有關心之意。

    “沒事,隻是損耗了點元氣。獅禽獸在上古時也是赫赫有名的凶禽,一身神通比我們元嬰後期修士都要強上三分。若不及時走驅走它,糾纏起來反而大為的不妙。現在它吃了些苦頭,應該不會輕易『騷』擾我們了。”儒生吸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這倒也是。這種上古凶禽一般身體都堅逾精鐵,若不用我葉家的這口黑血刀,一般法寶要傷到獅禽獸,還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怪人聞言,臉上『露』出了安心之『色』。

    儒生微微一笑,目光朝下方的綠霧中看了一眼,見原本因為獅禽獸到來而驚醒的葉家修士,再次回複了平靜。

    當即他點點頭,和怪人再說了兩句後,也一個縱身飛下到石亭中,閉目打坐起來。

    剛才驅使傳承之寶黑血刀,消耗了不少法力,儒生自然趁機要先回複些為妙了。

    就在葉家和韓立等人都身處巨山之中時,在萬毒穀附近一座高山下,一個不起眼的山穀中,有五名白『色』人影並排站在穀口處,而在他們對麵則有兩名黑衫修士,麵帶恭敬的匯報著什麼。

    “出現了驚人天象?”不知從何處悠悠傳來有些詫異的一聲話語,聲音有些磁『性』,但聽不出男女出來。

    “是,大長老。在普雲府一處無名湖附近。那有七道驚人光柱,一直通向空中。”一名黑衫修士如此回道。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有沒有發現什麼了?”那聲音主人似乎頗感興趣的樣子。

    “是四日前的事情了。本門弟子一得到此消息,立刻用傳音符匯報上來的。據說在下幾道光柱下麵均都發現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封印,因為封印太大,到現在還沒有弄清楚此封印具體設置。但據說南疆不少宗門都被驚動了,一些元嬰級的修士正在趕過去。”另一名修士恭敬的接口道。

    “七道光柱!聽起來倒好象是破禁造成的靈力外泄。但如此驚人的,倒也值得我跑上一趟的。但是,前些日子你們說過九幽宗富老兒在萬毒穀附近出現過,但到現在卻沒有任何消息。是不是,你們什麼地方弄錯了。連此人你們都找不多,更不要說找到那姓韓的家夥了。”那個聲音驀然冰寒了下來。

    “大長老息怒罪。我們得到消息,的確有修士看到富老兒朝這邊來過,然後就在萬毒穀附近消失不見的。”兩名黑衫修士都『露』出驚慌之『色』,其中一人更是馬上請罪的說道。

    “萬毒穀中倒的確是有修士活動的痕跡,但是除了那陰陽窟我沒有下去過,穀中其餘地方都已經搜索過了。並未有人在穀中。你不會想告訴我,富老兒下入到陰陽窟中了吧。若是如此的話,我也守在此地有一段時間了,也應該有些消息才對的。除非富老兒真想在陰陽窟下麵養老終生了。”

    黑衫修士二人一聽這話,喃喃幾句,一時不知如何回複,臉上均都冷汗直冒起來

    “算了。這點時間,你們能查到此地也算不易了。再給你們一些時間吧。派人監視住此穀,我就先跑一趟普雲府吧。你們也通知下吳,蕭兩位長老也去那地方和我會和一下。人多也好辦事。”

    “是,大行老!”兩名黑衫修士這才心中一鬆,一齊躬身應道。

    那聲音卻沒有再說什麼,而是五道白『色』人影忽然身形一淡後,就同時衝天飛起,遁光瞬間聯襟一起,破空而去。

    在同一時間,普雲府靠近邊界處的某片荒原上空,一隊修士正往小湖方向飛遁而去。

    這些修士二十餘名,每個人都一身藍袍,頭纏紅巾,飛在最前邊的四人則是元嬰期修為,特別其中滿臉碧紋的一名中年修士,更是嬰中期頂峰的樣子,渾身氣息冰冷異常,給人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

    “花師兄,這次真要如此興師動眾嗎?竟將我們毒聖門大半弟子都帶了出來。萬一有什麼差錯,可會讓本門元氣大傷的。”另一名元嬰初期老者,在飛遁中衝那臉帶碧紋的中年修士擔憂的說道。

    “若是普通異寶出世,我自然不會如此冒險的。但是這一次,卻大有可能是傳聞中的昆吾山。為了此山中的秘寶,這個風險自然值得一冒的。”中年修士語出驚人的說道。

    “昆吾山?就是本門立宗以來,就一直在尋找的靈山?”另外一名灰發老者,也一驚的說道。

    “不錯。這件事情,在幾位師弟進階元嬰期後,我都說過一次的。此山當年在上古時期就是人界有數的靈山之一。雖然不知道什麼緣故,而被上古修士用大神通封印了起來。但是山中的秘寶之多肯定是無疑的。而創立我們毒聖門的那位祖師爺,其實是封印此山的一位古修後裔,但對此山封印的具體地點也知道不多,隻是知道此山封印在了南疆某處。故而才在南疆創立的本門,並一直尋找此山下落,但可惜祖師爺當年一直沒有什麼消息。此事也當作一件曆代長老才知道的秘事,代代相傳了下來。”中年修士臉上碧紋一閃後,冷冷的說道。

    “可是花師兄如何知道,這次的天象是昆吾山現世的預兆。也可能是其他秘寶呢?”一開始問話的粗眉老者,有些驚疑的問道。

    “嘿嘿!當年祖師爺除了告知昆吾山在南疆某處外,手中還有一件當年其先人親手煉製的感靈珠。此珠子是專為昆吾山煉製的,可以感應到山上赫赫有名的那塊飛仙石。隻要此山一出現,靈珠就可立刻感應到的。而就在數日前,供奉在祖師堂中的此珠突然發出陣陣的清鳴,我就知道昆吾山已經出世了。就算沒有門下弟子前來報告天象之事,我也會馬上派人搜索南疆各地的。”

    “原來如此!”其餘三名元嬰修士,這才有些恍然,接著又均都臉『露』興奮之『色』

    “可惜元師兄不在門中,否則我們毒聖門五大長老聯手的話,此行就更加穩妥了。”灰發老者卻歎了口氣。

    “元師弟前段時間出去一趟後,回來就神秘兮兮的,現在也不知在什麼地方,無法聯係上。不過,我已經吩咐下去了。讓門下弟子一見到元師弟,就立刻讓他和我們會和。現在我們要做的,是趁其他宗門還不知道昆吾山的事情,先一步進入山中,盡快將大部分秘寶取走再說。就不知道,此山這次出世,倒底是封印自己失效,還是有其他修士所為的。若是後者的話,我此行還要多加小心的。”中年修士說著,臉『色』凝重了起來。

    

Snap Time:2018-01-22 00:52:49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