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九十一章紫霧

  
  第九百九十一章 紫霧
  回到山洞中,富姓老者和白瑤怡仍老老實實打坐著。
  韓立並沒有打擾他們意思,猶豫一下後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一疊陣旗陣盤出現在了手中,絲毫沒有忌諱的將它們往空中一拋。
  頓時各『色』靈光向四周激『射』而出,一閃即逝的沒入山洞四周,一個簡易法陣瞬間形成。
  此法陣除了能起到遮蔽功效外,萬一有什麼敵人侵入洞中,也可以起到一些示警作用。
  其餘兩人對韓立的舉動視若無睹,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韓立見此微微一笑,隨後在山洞一角盤膝坐下,也閉目養神起來。
  一日一夜後,富姓老者和白瑤怡法力,才漸漸恢複過來。
  當這二人先後站起身來的時候,韓立也隨之神『色』一動,睜開了雙目:
  “兩位道友已經法力全複了?”他淡淡的問道。
  “多謝韓兄護法,我和富兄法力恢複的差不多了。”白瑤怡先嫣然一笑的回道。
  “韓兄出去一趟,可知這堿O何處了?”富姓老者卻看了看中間的巨大法陣一眼後,忍不住的問道。
  “不清楚。但我們身處一巨山腹中,四周都被設下有禁製,似乎出去並非一件容易之事。”韓立坦然道。
  “巨山?韓兄出身海外,不熟悉內陸的名山大川,倒也正常。但富某也許可以認出來的。”富姓老者卻眼睛一亮,非常自信的說道。
  “嘿嘿!是嗎?富兄既然如此說了,不妨先出去看看再說。”韓立嘿嘿一笑,不置可否的說道。
  “聽韓兄口氣,難道此山有些特殊。妾身也出去一趟吧?”白瑤怡卻立刻聽出了什麼來,明眸閃動的說道。
  韓立點點頭,一臉不置可否神『色』。
  他顯『露』神通遠勝這二人,現在自然而然的成了為首之人。
  於是,老者和白瑤怡互望一眼後,當即化為兩道遁光,飛出了山洞。
  韓立坐在地上沒有起身,但是手掌一翻,那個追蹤法盤卻出現在了手上。
  目光在法盤上一掃,上麵兩個一白一黑,兩個光點清晰異常。
  韓立雙目一眯,望著法盤一語不發。
  不知過了多久後,他眉梢一挑,手中霞光大放,法盤就不見了蹤影。
  而片刻後,洞口處光芒一閃,富姓老者和白瑤怡就飛遁而回了。 隻是在韓立麵前現形出來的二人,臉『色』都不太好看。
  “怎麼樣。兩位道友有什麼發現嗎?”韓立嘴角一翹,『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雖然他對大晉不太熟悉,但若真有如此大靈山,他又怎會不知道的。
  果然,韓立此話方一出口,富姓老者就苦笑了起來。
  “韓兄不要說笑了。如此巨山,在下不要說見過,連聽都未聽說過的。我連我們是否還身處大晉境內,都不敢肯定的。”說完這話,老者臉上『露』出了一絲憂慮。
  “不錯。這般驚人巨山若真是大晉某處靈山,妾身也不可能不聽聞一些的。”白瑤怡也黛眉緊鎖。
  “也許吧。雖然不知道外麵的禁製是怎麼回事,山外情形怎樣的。但這這傳送陣絕對是上古修士布置的。法陣突然激發,把我們連同銀翅夜叉突然傳送到這堥荂A可能是爭鬥中觸動了法陣中什麼禁製,也可能另有什麼未知原因。不過,這都不重要了。現在我們將那培嬰丹煉製出來,然後再探查下此山。兩位道友覺得如何?”韓立心平氣和的說道。
  “韓兄所言有理。 此地靈氣如此充沛,呆在這埵A長時間也無礙的。而且就算此山真有什麼古怪,有韓兄在此也不足為慮的。說不定還是我等什麼機緣呢?”富姓老者沉默一下,展顏一笑的說道。
  白瑤怡也對培嬰丹渴望之極,自然不會反對此事的。故而點點頭。
  “富兄繆讚了!兩位想必也發現了,不知是否外麵那層禁製的緣故,我等神識再這堻Q大幅的壓製了。神識最多離體數埵茪w。而此山如此之大,就算我們三人一起動手,也不知何時才能探過一遍的。”韓立忽然話鋒一轉的說道。
  “的確。妾身也早發現此事了。而且這山中如此死氣沉沉,實在夠詭異的。多半也不是什麼安逸之地。”白瑤怡也如此的說道。
  “不管此山的如何。這媃F氣如此充沛,就是對煉製靈丹也是大有好處的。我等還是先將培嬰丹煉製出來吧。”富姓老者卻幹笑幾聲的說道。
  韓立和白瑤怡自然毫無意見,於是幾人當即現在這山洞中布置一個聚靈法陣,然後又多布置下幾處防護禁製後,富姓老者就開始煉製培嬰丹了。
  在此期間,韓立則和白瑤怡沒有再外出,而護法般的守在一旁了。
  畢竟培嬰丹對他二人來說,實在重要無比。就算此山可能另有什麼古怪,他們一時也不會分心的。
  就在韓立等人一心等培嬰丹出爐時,在巨山的山腰處,一座石亭處,卻聚集著葉家等一幹修士。
  他們大半都盤膝坐石亭附近在,兩手各握一塊靈石,似乎正在恢複法力。
  身為葉家大長老的白袍儒生,則漂浮在石亭上空,眺望遠處一個依山而建的長石階!
  此石階全是用潔白石頭建成,遠遠仿佛瓊階天梯。
  但離近一看,這白石階實在寬廣的驚人,足有五六十丈。
  而無論向上望去,還是向下俯首,石階都遙遙沒入『乳』白『色』薄霧中,根本無法看到什麼。
  儒生麵無表情的懸浮在空中,一直一動不動。
  沒有多久,忽然天邊靈光一閃,一道驚虹浮現而出,從上至下的直奔石亭飛『射』而來。
  儒生這才神『色』一動,望向了此遁光。
  轉眼間,淡黃『色』驚虹就到了儒生跟前。
  光華一斂,顯出一形貌奇特的大頭怪人來,正是葉家的那位“七叔”。
  “三小子,我已經探查過了,沿著台階向上數十堳寣A就有一個牌樓,似乎正是赫赫有名的萬修之門。不此牌樓被禁製封印住了。沒有破除此禁製,是無法再向上了。”怪人凝重的說道。
  “萬修之門!那就沒錯了。據說當年,昆吾山上居住的古修士曾一度有萬人之多。隻有過了此門,才是昆吾山眾修洞府所在地方。”儒生長吐了一口氣,神『色』一鬆。
  “不過我看封印此門禁製,似乎非同一般。還是早些動手的好!我們沒有多少時間可浪費的。”怪人望了下亭下還在調息的修士,卻眉頭一皺的說道。
  “此事我自然知道。但是其他人現在法力大損,必須先調息一下才行。就算我和七叔無事,此地可不是什麼安全之地,也必須給諸位長老護法一下,無法分身的。”儒生有些無奈的說道。
  “這倒也是!沒想到通過封印裂縫是如此困難之事。幸虧這次來的都是元嬰以上修士,否則還真要有人隕落的。”怪人也隻能歎了口氣。
  儒生聞言一笑,正要開口再說些什麼時,忽然臉『色』一變,猛然朝某個方向望去。
  “怎麼了?”怪人為之一怔,不禁問道。
  “好像有什麼聲音,從那邊傳來。”儒生鄭重的說道。
  “聲音?”怪人有些驚疑,渾身法力一轉,耳中隱隱傳來了一聲獸吼,似乎獅虎,又似龍『吟』,並且聲音越來越大。
  “這是什麼。好像真有東西過來了!”怪人目中寒光一閃,單手一翻轉,手中多出一件銀光閃閃的東西。
  儒生也望向遠處,眼也不眨一下!
  片刻後,遠處間顯出一片紫『色』雲霧,並向這媬E『射』而來,獸吼聲正是從霧中傳來。
  轉眼間,紫霧飛至到了附近,離石亭隻有百餘丈距離。
  儒生和怪人已可看到霧中隱隱藏有一個黑乎乎的東西,一對拳頭大赤紅妖目盯著二人,滿是嗜血暴怒之意。明顯並非什麼善類。
  怪然臉『色』一沉,單手一揚。
  一溜銀芒脫手『射』出,隨後一閃即逝的不見了蹤影。
  但就在這時,卻從紫霧中閃電般伸出一隻雞爪般巨爪“砰”的一聲後,爪上銀芒閃現。
  紫霧中獸吼聲大響,那巨爪一把竟將銀芒死死抓住,並顯出了原形。竟是一枚小巧銀梭,數寸大小,閃閃發光。
  但從巨爪上卻也流下了數滴綠血,紫霧中怪物頓時發出負痛的大吼,隨即雙目凶光一閃。
  整個紫霧突然變薄稀淡開來,轉眼間霧氣憑空化為了無形。隻留下兩隻惡狠狠的妖目,眨了幾下後,也一閃不見了蹤影。
  怪人和儒生見此,臉『色』均都一變。
  這竟是一隻精通隱匿遁術的怪物!如今身在此山中,他們神識大幅受到壓製,對付這樣的怪物,可是最頭痛不過了。
  二人互望一眼後,幾乎同時施法。
  怪人一張口,一口黃濛濛飛劍噴出,一個盤旋後化為一口丈許大巨劍。然後此劍靈光大放,在空中略一飛舞後,從上劍上噴出無數道刺目劍氣,瞬間將方圓數十丈一切都罩在了其下。
  而儒生則冷哼一聲,袖袍一抖,一麵綠『色』小幡出現在了手中。隨即往腳下一拋,頓時一股綠氣從幡上狂湧冒出,瞬間化為大片霧團,將下方石葉家群修都護在了其下。
  

Snap Time:2018-10-22 04:57:26  ExecTime: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