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七十九章五子同心魔


    第九百七十九章 五子同心魔

    在白瑤怡驚詫目光中,金弧在幹屍上爆裂開來。

    這具不知多少年前的屍體,瞬間在金光中潰散瓦解,化成了一堆白『色』灰燼。

    “走吧。看來真是我多慮了。”韓立目眉頭一皺的默然片刻,淡淡的說道。

    然後他大步走出了此地。

    白瑤怡輕笑的搖搖頭,不以為意的跟了出去。

    不久後,二人重新出現在了通道中,繼續向前飛去。

    當二人身影遠去,一抹紫光最終被黑『色』陰風淹沒時,洞窟中的石柱下方,突然間一個人形黑影悠悠的從地麵下升出。

    此黑影全身烏黑,麵目模糊,仿佛就是一個純粹陰影。隻有雙目,閃動著妖異的綠光

    它先看了看入口處變成冰碴的孽猿,又低首看了眼石柱跟前的灰燼,驀然身形往地上一撲。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黑影一個打滾後,灰燼立刻飛向黑影,其全身貼滿並絲毫不掉。

    接著黑影口中一陣低鳴,身上放出陣陣的黑氣,將全身包裹在其中。

    片刻後,黑氣一陣翻滾後,一個和原先一模一樣的幹屍從麵走了出來。

    這一次,幹屍不再是毫無生氣的死物模樣。而是頭顱轉動一下後,忽然對準入口處一張口,一股黑濛濛陰風噴出,直接將孽猿冰碴殘骸席卷其內。

    在黑風中,寒冰以肉眼可見速度融化冰消。

    “嗖”的一聲,一隻完整孽猿就從風中跳躍而出。

    它仰首呲牙了幾下,立刻幾個起落後到了幹屍身下,身子往幹屍腿上一爬上,就如同寵物般不動了。

    幹屍則伸出一隻烏黑爪子,隨意的按了按孽猿頭顱兩下,雙目卻盯著出口處,綠光閃動不已。

    此幹屍竟如同普通人一般的在思量什麼,完全一副靈智已開的樣子。

    就在韓立等人分頭行事的時候,南疆某處巨山峰頂上,一處莊園中爆裂喊殺聲震天,正有近百名黑袍修士用各種法寶法器攻擊一層淡黃『色』光幕,而此光幕將大半莊子罩在其中,但麵卻隻有十幾名黃袍修士拚命舞動一個個顏『色』各異陣旗,來加固那層光幕禁製。

    隻是因為人數太少,眼看光幕搖搖欲墜的,人人都麵『露』驚慌之『色』。

    在莊園上空數百丈高空處,卻有一名容貌威嚴的中年修士,同樣一身黃袍,卻臉『色』蒼白異常。

    而在離他為中心的四周,卻遙遙站立著五個灰白『色』人影,每個都奇淡無比,仿若輕煙的樣子。

    但這些人影呈圓形,正好將中年修士圍在了中間。

    “宗兄,你真不能放何家一馬?我和鬼宗宗主也算是有數麵之緣的。隻要道友肯手下留情,我願意帶領何家族人從此退出修仙界,再也不出世。而且這是南疆,道友如此肆無忌憚,就不怕惹出事端。”中年修士雖然知道渺茫,仍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的仰天說道。

    “你們何家已答應歸附我們陰羅宗,事到臨頭卻又想反悔。把我們陰羅宗當成什麼了!不要以為居家搬到南疆,本宗就找不到你們了。為了本宗的名聲,也隻有讓何家煙消雲散了。而宗某還想借道友的首級一用,好震懾下屑小之輩。道友是自己了斷,還是讓在下親自動手。五子同心魔出手的話,可是屍骨都無存的。”明明附近空無一人,四周卻突然傳來悠悠的話語,聲音飄忽不定,卻讓人無法分辨出男女來。

    一聽此話,黃袍修士心中一沉。

    就在這時,下方的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黃袍修士麵『色』大變的飛快向下方一掃,隻見護住莊園的光幕終於被擊成了碎片,化為點點瑩光潰散的無影無蹤。

    黃袍修士麵上,一絲血『色』都沒有了。

    莊園外的陰羅宗修士卻一陣歡呼,接著鋪天蓋地的光芒壓下,那間就將光幕內的十幾名莊中修士淹沒在了其中。

    “你們敢……”

    黃袍修士再也無法忍住的一拍腰間靈獸袋,一道黃光從袋中噴出,隨之化為一條數丈長黃蟒激『射』而下。

    “道友何必和下麵小輩一般見識。還是讓宗某領教一下道友的渾天磚吧。”那神秘人物淡淡的一聲言語,四周白影中一個忽然一動,後發先至的驀然出現在了黃蟒下方。

    遁速之快幾近瞬移。

    黃蟒凶光一閃,血盆大口一張,就狠狠向白影要去。

    白影卻二話不說的身形一抖,驀然化為一顆巨型骷髏頭,丈許大小,通體雪白。黃蟒見此一驚,就要將身形停住。但是卻已經遲了。

    骷髏頭“嘎嘎”幾聲怪笑後,一張口,一蓬白絲從口中噴出,一下將蟒首纏住,瞬間就包裹的嚴嚴實實。

    黃蟒大驚下自然拚命的掙紮,一條仿若鋼鞭的巨尾,更是一掃之下狠狠栽在了骷髏頭上。

    但是骷髏頭根本晃也不晃一下,反而口中突然間泛起一陣灰光,並沿著白絲就直接傳到了黃蟒上。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從蟒首開始,灰光所過之處,原本油亮鼓鼓的蟒身迅速黯淡幹癟下來。轉眼間此蟒血肉竟然不翼而飛,變成了皮包骨頭的樣子。

    黃蟒自然就此一命嗚呼了。

    而骷髏頭卻還未有罷手,白絲一抖之下,將直接將整具蟒屍都席卷進了大口中,然後使勁的咀嚼起來,發出了“嘎”“嘎”的可怖之聲。

    見跟隨自己多年的靈蟒,落得如此下場,黃袍修士驚怒的同時,目中一絲怨毒閃過.

    他掃了一眼四周靠近的白影,突然單手往後腦一拍,口中噴出了一物出來,卻有一塊數寸大方磚,黃濛濛的樣子。

    黃袍修士一掐訣,衝此磚凝重一指。

    此寶一個盤旋飛到了空中,接著在光芒中瘋狂漲大起來。幾乎一呼一吸之間,一個龐然大物就出現在了黃袍修士頭頂。

    足有十餘丈大小,上麵黃芒刺目,符文流轉,實在氣勢驚人。

    “這就是渾天磚?真是聞名不如不見,實在讓宗某有些失望。看來在下也沒有『露』麵的必要,就讓五魔讓送道友一程吧!”那名隱匿起來的修士歎息了一聲,仿佛極為的失望。

    此話剛落,其餘白影身形一動,向黃袍修士徐徐飛來,輕飄飄的。

    黃袍修士也不理會對方不屑之言,朝靠近白影一掃後,驀然大喝一聲,吼聲直震雲霄之外,頭上渾天磚立刻滴溜溜的旋轉起來。以此物體積,自然一股颶風瞬間刮起,一下將黃袍修士罩在了其中。

    但是幾道白影卻對此視若無睹,一接近颶風十餘丈後,竟然立刻身形一長的向颶風激『射』而去。

    “找死!”

    無數道黃芒從風中激『射』而出,竟全是尺許大小的一塊塊方磚。

    轟隆隆之聲大響,轉眼間幾道白影被淹沒進了光華之中。

    而趁此機會,驀然從颶風中噴『射』出一道黃虹,一閃即逝的向天邊飛『射』而去,眨眼就到了二十餘丈之外。

    “哼!”一聲冰寒刺骨的冷哼。

    隨後噗噗幾聲,四道白影竟從黃芒中如無其事的飛遁而出,然後一閃之下,全都從原地消失不見。

    下一刻,驚虹的前方突然有空間波動傳來,灰光閃動下,四個白影一下浮現而出,一言不發的往驚虹上一撲。

    黃袍修士大驚,身形一頓下,急忙手一揚。

    頓時數丈大一塊巨磚共毫不客氣的擊在了白影上,但是幾道白影若無其事的一晃,身形竟直接穿透巨磚而過,轉眼間就到了黃袍修士麵前。

    這一下黃袍修士慌『亂』了起來,一隻手一揮,將一件早就扣在手中的古寶亮了出來。

    竟是一麵藍『色』令牌。

    此寶隻是一晃,就一片藍霞噴出,幾道白影一入其中仿佛立刻身形凝滯,仿佛寸步難行。

    黃袍修士臉上還沒來及『露』出喜『色』,幾道白影驀然一陣怪笑,身形就在藍霞中自行潰散。

    黃袍修士見此,暗叫不好,急忙周身靈光一現,就要飛遁而走。

    但眼前忽然白氣一現,幾條若有若無的人影從其中一撲而出,竟視黃袍修士的護體靈光如無物,直接洞穿後沒入他身體中不見了蹤影。

    黃袍修士尚未反應過來時,就感到體內元嬰驀然一緊,身體一熱,似乎全身血『液』都沸騰起來了。

    這就是他在這世間最後感覺,下一刻,就兩眼一黑的人事不知了。

    若是有其他人在附近,就可清楚的看到,黃袍修士麵孔竟在已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幹癟下去,轉眼間就化為一具骷髏似的幹屍。

    幹屍中的元嬰,更是直接被附身體內的白影吞噬個幹淨。然後四道白影這才心滿意足的從幹屍中飛出,化為四個骷髏頭,將殘屍也凶殘的分食了。

    這時另一隻白影才慢悠悠的也飛至趕來。五道白影並肩站立在了一起。

    這時,下方的莊園中爆裂聲拚鬥聲也已經停止,並有一名黑袍老者飛遁是激昂來。

    “參加大長老!何家修士七十二口已經全部滅殺,還尚有嫡係凡人,三百餘口,請長老定多。”黑袍老者一飛至白影身前,恭敬的束手而立。

    “全殺了。”神秘修士冷冷的說道。

    “是!” 黑袍老者答應道,就要飛遁而下。

    “且慢,葛長老早先來信說,殺害本門四長老並搶走一杆陰羅幡的修士,可能也在南疆了。此間事情已了,下麵所有人手全麵追查此人下落。我會在南疆坐鎮一年,若有此人蹤跡,會立刻出手除掉他的。本宗的鎮宗之寶怎可落入外人之手。”神秘修士陰沉的吩咐道。

    “是,師侄立刻吩咐下去。”黑袍老者神『色』一凜,恭聲答應道。然後化為一道烏光飛落下去。

    “能擊殺持有陰羅幡的四師弟和逃出天瀾聖殿的追殺,這可比何家廢物強多了,應該是個有意思的對手吧!”神秘修士等黑袍老者離開後,喃喃自語了一句,似乎對韓立很感興趣的樣子。

    

Snap Time:2018-07-21 10:21:31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