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七十八章孽猿


    第九百七十八章 孽猿

    白瑤怡明眸流動,單手持劍虛空一斬,一道數尺長劍光隨之幻化而出,狠狠斬在了冰壁上,並留下深深的劍痕。

    韓立見了,神『色』一動。

    “如此多年過去了,這口飛劍還靈『性』未失,可見其主人當年在此劍上花費的工夫了。而從威力上看 ,這飛劍主人應該是結丹中後期的修士。這倒有些奇怪了,這種等階修士應該無法到達此地的。”白瑤怡將此劍翻看幾遍後, 沒有找到什麼有用的標記,臉上現出幾分疑『惑』。

    “讓韓某看看行嗎?”韓立忽然開口。

    “道友何必客氣,盡管拿去。”白瑤怡嫣然一笑,玉指一彈,手上飛劍就飛向了韓立。

    韓立單手一抓,就將飛劍直接攝到了手中,然後低首端詳了起來。

    結果半晌後,他眉頭不經意的一皺。

    “怎麼,韓兄看出些什麼?”白瑤怡好奇的問道。

    “此劍通體用藍元晶煉製而成,但全部用此材料煉製飛劍,並非明智之舉,若是能摻入其他幾種材料輔助的話,飛劍本身的品質應會更上一籌的。但這種煉製飛劍方法在萬餘年前卻盛行一時,摻入其他材料煉製技巧卻是後來才研究出來的。而從此劍的花紋符文看起來,這口飛劍也是比較久遠的樣子。說明此劍主人雖然不是上古修士,但也應該是數萬年前的修仙者。”韓立冷靜的一一說道。

    “韓兄在煉器術上有如此高造詣。真讓妾身有些吃驚!”白瑤怡有些意外的樣子。。

    “沒什麼。在下隻是僥幸在圖譜上見過此類飛劍而已。我們還是進洞看看吧,說不定還能有什麼收獲呢。”韓立扭首望向洞『穴』,不在意的說道。

    “好,道友請!”白瑤怡略想一下就點了點頭,抬手放出了一把白濛濛玉傘出來,然後身形婀娜的一晃,就率先朝洞『穴』中走去。

    韓立微微一笑,一指頭頂幾口飛劍,讓其化為一片金光護住全身後,才從容的跟了進去。

    洞『穴』漆黑異常,隻能聽見風聲和深處隱隱傳來的尖嘯,麵的鬼物好像發現了二人的到來,變得更加暴虐起來。但聲音聽起來,卻不太遠的樣子。

    “看來此地不會太大,倒好對付一些了。”

    韓立喃喃一聲,手一揚,一顆白光閃閃的月光石浮現在了二人上空,隨後朝其打出一道法訣。

    頓時月光石光芒大放,將附近照映的清晰異常。

    但因為黑『色』陰風的阻擋,稍遠些的地方,仍然模糊不清。

    沿著洞『穴』通道僅僅走了五六十丈遠,豁然一亮,前方不遠處竟出現了一個入口,隱隱有淡綠『色』瑩光『射』出。

    韓立和白瑤怡詫異的互望了一眼。

    他們前邊探查過的所有洞『穴』可都陰寒異常,一絲光亮沒有的。而且無一例外,都是一些廢棄的礦洞,沒有絲毫價值。

    不過以韓立二人修為,心中雖然提高了兩分警惕,但自不會太縮手縮腳的。

    將玉傘擋在了身前後,白白瑤怡就先身形一晃的出現在了入口處。

    朝麵望了一眼,此女馬上臉『色』一白。

    韓立隨之出現此女一旁,同樣一掃後,也麵『色』不微變。

    這是一個直徑三十餘丈的鍾『乳』洞,洞窟頂部和四壁都散發出淡綠『色』光芒,而在中心處卻豎有一根數丈高石柱。

    石柱毫不起眼,粗糙簡陋,但上麵卻一具幹屍被鐵鏈緊緊綁縛在那。

    此幹屍一頭灰白長發,渾身赤『裸』漆黑,頭顱低垂看不清麵目,但腹部卻被人用利刃剖開,五髒六肺全都不翼而飛的樣子。

    這情形如此詭異,不要說白瑤怡,即使是韓立不及防之下,也心中一陣驚秫。

    韓立抿了抿嘴唇,正想開口說話時,手中的那口藍『色』飛劍猛然間一陣長鳴不斷,接著顫抖狂震起來。

    韓立心中一動,不加思索的將此劍往空中一拋。

    頓時一道藍芒直奔石柱『射』去,但一到石柱附近還原成半尺長的小劍,圍著幹屍一陣盤旋飛舞,並發出陣陣的哀鳴聲。

    “這幹屍就是飛劍主人?看樣子不光金丹被人摘走,竟連小命都沒保住。”白瑤怡長歎了口氣,臉上微微『露』出不忍之『色』。

    “他可不是普通的身死。是而被人施展邪術活祭了!”韓立卻冷冷的說道。

    “活祭?”白瑤怡一驚,這才注意到洞窟地麵上有一個十餘丈大小的模糊法陣。隻是時間太久遠了,大半都被灰塵覆蓋了,這才讓她一時沒有注意到。

    “具體哪一種活祭法陣,還要將法陣重現才能看出來。”韓立平靜的點點頭。

    “這個容易,此事交給妾身就行了。”白瑤怡輕輕一笑,一張口,一把冰雕似的小扇子脫口噴出,然後寒光一閃,扇子瞬間化為了尺許大小,並朝洞窟地麵微微一扇。

    一股黃濛濛的狂風從扇子狂湧而出,一下將地上沙土吹的飛沙走石。

    一時間整間洞窟都變得昏昏沉沉的,人伸手不見五指。

    但韓立和白瑤怡身上有加持的紫幽神光,外加靈光護體,自然對這些風沙視若無睹。

    二人隻是望向地上法陣,似乎對其他一切都不再注意了。

    就在這時,在他們身後十幾丈遠處,地上幽光微弱閃動一下,一個黑乎乎東西無聲無息的冒出地麵來。趴伏在原地一動不動。

    韓立二人仍然頭也不回,一副好無知覺的樣子。

    黑影見此,赤紅雙目凶光一聲閃,身形一晃後,如同箭矢一般的激『射』而出,途中又頭顱略微一偏,噗嗤一聲,一道烏芒一閃即逝的噴向了白瑤怡。

    此黑影競想一次同時偷襲韓立和白瑤怡兩人。

    就在這一瞬間,韓立卻忽然反手一拍。驀然洞窟上空浮現一隻青『色』光手,狠狠向下一抓,竟準確無誤的將黑影一把攔腰撈住。

    而那激『射』向宮裝女子的烏芒,卻被此女動作優雅的手中玉傘輕輕向身後一晃,不知怎麼的就出現在了背後。

    一接觸之下,傘麵上白光閃動,烏芒頓時無功的被彈『射』而開,一下沒入一側石壁中不見了蹤影,隻留下一個寸許大的深孔。

    這時白瑤怡才一臉笑容的望向了光手中的黑影,竟是一隻蛇身猿麵,長有雙臂的怪物、

    此怪物全身烏黑鱗片,約有三四丈長樣子。兩隻手掌,各抓住一小截尺許長的骨矛,鋒利異常。

    雖然怪物被光手死死抓住,但卻凶悍之極的仍拚命掙紮著,血紅雙目更是怨毒的盯著二人,仿佛和二人有生死大仇的樣子。

    “孽猿?世間還真有這種鬼物?”白瑤怡一見此怪物模樣,微微一怔。

    “嗯,聽說此鬼是人怨念在重陰之地凝結形成,『性』情暴虐嗜殺,專喜食生人腦漿。而且可以模仿各種鬼聲。看來先前的煉屍嘯聲就此鬼模仿的了。嘖嘖!我以前隻是在一些典籍上見過圖像,這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鬼物。不過這鬼物也不算太厲害,這點本事就敢偷襲我們,還真是找死啊。”韓立盯著了幾眼此鬼物,口中不以為意的說道。

    “哼,這種惡鬼物留之何用,還是殺了的好!”白瑤怡卻對這隻孽猿鬼非常厭惡,玉容徒然一寒,單手一點,頓時一道寒光飛『射』而出,圍著此鬼一個纏繞後,此鬼就化為了一直冰雕。

    韓立灑然一笑,沒有說什麼,但神念一動之下,青『色』光手驀然五指用力,頓時冰雕寸寸的裂開,化為一堆冰碴散落地上。

    這時洞窟中的黃鳳已經塵埃落地,那個圓形法陣已經真真切切的顯『露』出來了。

    韓立雙目一眯,不慌不忙的朝法陣走去。而白瑤怡卻似乎對此不太感興趣,反而明眸在洞窟四周掃視不停,似乎想尋找什麼的東西。

    “這個法陣是煉魂陣的一種,而且還是非常古老的一種。而且……”半晌後,韓立終於思量著開口了。

    “而且什麼?”白瑤怡也將目光移到了法陣上,並疑『惑』的問道。

    “而且這個法陣銘刻在此的年份,似乎比這具幹屍可久遠的多了。應該是上古時期就布置在這的。”韓立肯定的說道。

    “有這樣的事情,韓兄如何判斷出來的?”白瑤怡盯著韓立,有些訝然。

    “這個隻是在下的經驗之談,也許韓某猜錯了。”這一次,韓立卻打了個哈哈,含糊應付過去了。

    白瑤怡先是一怔,接著掩嘴輕笑兩聲,倒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不管這法陣和幹屍有什麼古怪,和我們沒有什麼關係的。此地也沒有其它東西,我們這就出去!”此女建議道。 接著她一抬手,將那口藍『色』飛劍重新抓到了手中,收進了儲物袋中。

    “嗯,這話也有理。”韓立點點頭的同意道。

    隨即二人向出口走去。

    快接近入口時,韓立卻不知怎麼突然心中有一種不妥的奇異感覺,腳步不禁一滯的停了下來,並回身再瞅了一眼那具幹屍。

    “怎麼,有什麼不妥嗎?”白瑤怡有些莫名起來。

    韓立並沒有馬上回答此女,目光閃動幾下後,突然單手一抬,一根手指遙遙一點。

    一聲低沉雷鳴,指尖處金光閃動,一道纖細金弧驀然彈『射』而出,直接擊向遠處石柱上幹屍。

    

Snap Time:2018-07-19 12:15:07  ExecTime: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