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七十六章靈山昆吾


    第九百七十六章 靈山昆吾

    大半日後,萬毒穀深處某處毒蟲遍布地方,突然間銀光閃動,接著十幾顆巨大火球飛『射』而出。

    “噗噗”幾聲後,這些火球沒有爆裂開來,卻在途中化為十幾條栩栩如生火蛇,撲到了地麵上。

    炙熱氣息大起,一小片火海豁然形成,眨眼間就將地上所有毒蟲化為了灰燼。

    “嘖嘖!韓道友對法術的控製真到了出神入化境界,要說道友主修的是火屬『性』功法,恐怕也沒有幾人不信吧。”一個女子的輕笑聲傳來。

    “沒什麼,昔年在下境界低微時,最愛使用的就是火彈術了,隻不過熟能生巧而已。”韓立淡淡的聲音回道。

    接著遠處霧氣中銀光中,大漢和韓立等人的身影接連浮現而出,並朝漸漸熄滅的火海走來。

    韓立目光朝遠處一掃,神『色』一動下腳步驀然停了下來,火海對麵的毒霧稀薄異常,隱隱有什麼東西的樣子。但他還未來及將神識放出,為首大漢忽然衝頭頂玉如意一點,此寶立刻銀光暴漲,同時向前方飛『射』而去。

    結果在銀光照耀之下,遠處原本霧蒙蒙的一切,全都清晰起來。

    韓立看清楚後倒吸了一口涼氣。

    就在前方數十丈外地方,一條巨大溝壑出現在那。

    向兩側望去,在模糊之中根本看不出此溝有多長,但寬度卻足有百丈之廣的樣子,麵還時有淡黑『色』陰風噴出,將附近的毒霧都吹得七零八落。

    “這就是陰陽窟的入口了。大家過去吧。”

    這些人中除了韓立和白瑤怡外,其他人都是來過此地的,故而老者隨一句話後,幾人都沒有遲疑的走了過去,並站到了巨溝旁邊。

    溝中噴出的陰風雖然猛烈之極,這些人卻個個神『色』如常,並不慌不忙的朝下方望去。

    巨溝內是如同深淵般的深不可測,一團團漆黑陰風,在溝中刮起一個個大小不一的詭異旋渦,而在這些旋渦中還有鬼哭狼嚎之聲隱隱傳來。

    韓立目光向下方兩側溝壁掃了一眼,隻見上麵晶瑩閃閃,竟似乎凝結著一層厚厚寒冰。

    “我們現在看到的並不是驚魄陰風,隻是普通的陰風而已。但一旦深入下方數百丈後,驚魄陰風就會出現。沒有防備之下,就是我等元嬰修士也無法在風中支撐多久的。但是現在我帶了紫幽珠,此風對我等威脅自然大減了。但是陰陽窟中不同地方,驚魄陰風大小也不同的,幾位道友都是閱曆非同一般之人,在小心方便自然不需要富某多說什麼了。”富姓老者等眾人都打量完了巨溝,才輕咳一聲的說道。

    然後一抬手,他手中驀然多出一顆紫濛濛圓珠,拳頭大小的樣子。

    此珠一出現,韓立仔細瞅了此珠一眼。結果瞬間隻覺目中紫影閃動,神識一陣不能自主的恍惚,似乎神魂將要直接飛出體外的樣子。

    他不禁一驚,但就在這時,體內大衍訣頓時自行運轉起來,一股清涼之意在腦中閃過後,神智就回複了正常。

    韓立表麵不動聲『色』,心中還是駭然起來。

    此物不愧為魔宗鎮宗之寶,果然邪門的很。

    心中如此想著,韓立不禁朝元姓大漢和白瑤怡望了一眼。

    這兩人目光閃動不已,臉『色』也不太好看。看樣子不及防之下,同樣吃了此珠的一個暗虧。就不知道,這二人用何秘術逃脫此珠的『迷』神效果。

    富姓老者卻對三人的探視舉動視若不見,而是單手一托此珠,口中一陣晦澀的咒語聲發出。

    頓時刺目光華一閃,一層若有若無光暈從珠上發出,一下將方圓三十餘丈範圍全都籠罩在了其內,韓立四人同樣身處淡紫『色』光暈之中,周圍原本猛烈冰寒的陰風,一下弱了大半以上。

    “紫幽珠果然名不虛傳!”元姓大漢將玉如意收起,見此後忍不住的讚歎了一句。

    “此珠現在不值一提,威力倒底怎樣還要等下去才知道的。我等下去吧。”老者卻一手托著紫幽珠,另一隻手祭出一團紫紅『色』光霧,不以為意的說道。

    隨後他周身綠光閃動,往溝下徐徐飄下。

    韓立等人自不會離開紫暈範圍,同樣放出護身寶物,跟著飛入深溝中。

    大漢放出的是一件碧綠『色』玉牌,盤旋頭頂之上;白瑤怡是一口冰晶飛刀,環繞身體四周;黑衣美『婦』則是一麵漆黑盾牌,緊貼身前。

    韓立隻噴出了幾口金『色』飛劍,護住了全身。

    過了一小會兒,幾人的身影就在靈光急閃後,被下方漆黑旋渦吞噬的無影無蹤。

    巨溝附近再次回複了平靜。

    而就在韓立一行人進入陰陽窟的同時,南疆某無名小湖的空中,有七八名修士漂浮在湖麵上空,正聽一名黑衣修士說些什麼。

    這些修士道俗都有,赫然是數月前在皇宮中聚集的葉家修士中的幾人。

    那名大頭怪人也身形搖晃的站在人群正中,旁邊正是那位元嬰中期方臉修士。在其身後不遠處一名青年,則是麵容酷似韓立的古魔。

    此魔如今聽著眼前修士的講述,臉上毫無表情。

    黑衣修士是結丹期修為,但麵對這些元嬰期的族內長老,神態恭敬異常。

    “四百年前,我們葉家從上古遺跡一塊殘碑上,得知了‘昆吾’靈山的大概下落後,就一直開始謀劃此事了。這座上古時候赫赫有名的仙家聖地,不知什麼原因,竟被古修士們用莫大神通沉到了地麵之下。不要說此山當年古修洞府雲集眾多,絕對有一探價值。更重要的是,石碑上還透漏,古修士封印此山時,竟在山中留下了兩件通天靈寶。若我們葉家能得到兩寶,可立刻實力倍增,足可以震懾住正魔兩道的那些大宗門了。我們花費了百餘年時間,派出眾多族內弟子,幾乎踏破了大半個大晉,終於在這湖底下發現了石碑上記載的地方。並立刻派出族內陣法大師開始破除禁製。因為此事事關重大,當年一直都由上代大長老專門負責的,其餘知道此事的長老,也隻有寥寥兩三人而已。”

    黑衣修士說道這,頓了一頓,接著又道:

    “但這上古禁製深奧遠超我們想象,而且一層接一層,幾乎遍布方圓百的地麵下。十幾名陣法大師又花費了上百年時間,才最終研究出了解開禁製的方法。必須借助天地之力才,以陣破陣,才能將封印禁製盡數除去。但是這以陣破陣所需材料之多,布下法陣之多,實在是一件巨大之極的工程。但最重要的是,布陣的許多材料都珍稀異常,我們必須一點點小心收集,布陣舉動也必須偷偷『摸』『摸』,決不能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否則純粹是給他人做了嫁衣而已。因此布置破禁法陣的動作一直斷斷續續,曾經數度中止過。一直到了現在,這件工程才最終就要完成。現在族內的陣法師正在湖底布置最後一個法陣,估計還要月許時間就完成了。到時我們還會發動一個超級隱匿法陣,將破禁時的驚人異象全部壓製住,眾長老就可以進入昆吾山從容取寶了。”

    講解完後,黑衣修士立刻束手退到一旁不再說什麼了。

    “昆吾山?原來我們此行的目的竟是此山?”

    “真不可思議!我一直以為是某個上古修士洞府呢!”

    ”嘖嘖,也隻有昆吾山這種仙山才可能有通天靈寶的。”

    ……

    一時間除了怪人、方臉修士、古魔三人外,其餘修士都不禁一陣的竊竊私語,人人麵上難掩興奮之『色』。

    “哼!你們不要高興的太早了。破除禁製隻不過是取寶的第一步罷了。若取寶之行真的如此簡單,三弟又何必將我們都聚集到此處,並請出了七叔來助我們一臂之力。並且三弟身為大長老,也會避開其他宗門耳目,在一月後趕到這,和我們一齊進入昆吾山的。”方臉修士卻臉『色』一沉,如此的說道。其餘幾名修士一聽此話一時鴉雀無聲。

    “聽而哥之言,這昆吾山中難道有什麼不妥嗎?”一名道裝打扮的葉家長老,忍不住的問道。

    “豈止是不妥,這次我們進去就是一去不回,也不是不可能的。”方臉中年人陰沉的說道。

    “怎麼可能,我們這邊有七叔和三弟兩位大修士,就算有再厲害的禁製,也應該無礙的。”一名儒生也吃驚了起來。

    “要真是如此簡單該好了。你們也不想一想,這昆吾山好好的一處靈山聖地,那些古修門為何要將其封印起來,並還留下了通天靈寶。這麵還不知有什麼驚天秘密呢。其中危險可想而知了。”方臉修士陰陰的說道。

    其他幾人一聽此話,也不禁麵麵相覷起來。

    “好了,這隻是一種最壞的猜測而已,也許此山真有其他什麼不得已理由,才封印起來的。你們也無須過於掛心。但必要的小心,一定要有的。真有什麼事情,老夫也不會坐視不理的。”怪人卻嘿嘿一聲的說道。

    這時,其他人的臉『色』才回複了正常。

    但就在這時,方臉中年人卻一轉頭,忽然對身後的古魔正『色』道:

    “韓長老,你精通上古各種典籍,此次進入昆吾山還要多有借助之處了。你放心,我們已經找到了兩件魔器,隻要此間事情一了,我就會將魔器交予道友的。”

    

Snap Time:2018-01-21 12:55:37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