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七十五章半年


    第九百七十五章 半年

    “有七叔相助,再加上三弟,我們下麵的取寶就有兩名大修士協助了,再加上聚集在這的族內修士,和花大力氣招攬的一些外姓長老,足可以和正魔十大宗門的勢力相抗衡了。這一次去南疆取寶,看來大有希望的。”方臉修士喜不自勝的說道。

    “我對你們的行動不會指手畫腳,隻要負責出力就行了。葉家能否逃脫正魔兩道控製,全看此次了。老夫不會拖你們後腿的。”怪人緩緩的說道。

    聽到族內這位僅存長輩如此一說,方臉修士和老『婦』人大喜之餘,自然口中一番謙遜。

    最後,這些大晉第一世家的本族長老們,當即在殿內密謀了半日後,才從殿內紛紛散去。

    在皇城中某處府邸中的密室中,一團漆黑魔氣彌漫整間屋子,麵隱隱有個身形巨大的雙首妖魔,四目閃動黑紫兩『色』精芒,顯得猙獰可怖之極

    不知過了多久後,忽然妖魔口中一聲低喝,魔氣一陣翻滾後,如同萬流歸海一般全被吸入了妖魔體內。同時此魔四手同時掐訣,身形一陣爆響後,在黑光中化為一個身材普通的青年,容顏有幾分酷似韓立的樣子。

    正是那位潛伏在葉家的古魔。

    ”不錯,傷勢回複了八成。現在隻要不碰到那些老家夥,大晉不可能有人奈何我了。葉家這些家夥,算算也該行動了。以我先前表現出來的對上古時期的熟悉,這些家夥不可能不帶著我一齊行動的。隻要到了那,嘿嘿……”此魔喃喃低語了兩句,麵上現出了陣陣的冷笑。

    就在古魔結束療傷的時候,晉京城外某處陰羅宗秘密洞府中,葛天豪正和那位天瀾聖女說些什麼。

    “我已經得到消息,九幽宗富成在南疆出現了。當日姓韓的小子和他一齊參加地下交易會,要不是我們得到一些線報,恐怕現在還蒙在鼓。他出現在那,姓韓小子說不定也在附近出現。本宗大長老正好在南疆有些事情要處理,已經趕過去了。若是順便發現此人,就會親自出書解決他的。林道友有沒有興趣一齊過去看看。”

    “富成?此人出現在那,並不代表姓韓家夥一定會在南疆。而我收到消息,草原已經由徐大仙師帶隊,派出一隊護殿修士進入了大晉。不久就會來晉京和我會和,我要留守一段時間的。等會和他們後,還沒有那人確切消息,我就會帶著人去南疆一趟的。”林銀屏卻搖了搖頭。

    “徐道友也要來!這真是幸會的事情。大長老若知道一定高興異常。那我也陪道友一齊等下吧。畢竟大長老當初的吩咐就是一直陪著林道友的。”葛天豪先是一驚,隨即欣喜的說道。

    林銀屏聽了笑了笑,螓首輕點了下。

    “對了,姓韓家夥不是還在沿海出現過,還成了三家小宗門的客卿長老嗎!這些宗門一直派人暗中監視著,到現在還沒有什麼消息嗎?”林銀屏眉頭一皺,又想起此事的問道。

    “沒有。此人實在太狡猾了,除了一開始替這三家出頭一次後,就再也沒有『露』麵過來。而且此人和天符門的關係,也已經打聽清楚,兩者隻不過是泛泛之交,估計我們就是將這是三家都滅了。對方也眼皮都不會眨一下的。”葛天豪無奈的說道。

    “這也是,此人是出身天南的修士,怎會真在意這些宗門的生死。不過,在我動身來大晉時,就已經派人潛入天南查清楚此人的真正底細,如此長時間過去了,應該有消息了。等徐仙師來的時候,我們不妨問清楚。這樣下次麵對此人時,也好心中有底。”林銀屏黛眉一挑寒的說道。

    “哦,若真能有此人的資料,『摸』清楚這人修煉功法,對付起來自然容易多了。就不知徐仙師他們可有來到的確切的時間。”葛天豪精神一振。

    “算算,頂多等兩三個月吧,這一次徐仙師若是能和貴宗大長老聯手,我就不信還能讓那人逃脫掉。”這位天瀾聖女一想道聖獸被收的事情,不禁恨恨的說道。

    葛天豪聽到此女如此一說,心中卻一動。

    雖然此女口口聲聲說,因為那人擊殺了眾多天瀾修士,她才一定要將其找出擊殺的。但是那人神通幾近元嬰後期,若真隻是因為仇殺的事情,作為草原聖聖女又怎會因小失大的真緊追對方不放。

    畢竟人死了也就死了。再繼續招惹這麼可怕的存在,實在不是明智之舉。

    其中肯定另有什麼不知道的緣由,才讓對方滯留大年數年,甚至還不惜從天瀾草原調人來,一定要滅殺對方的。

    看來他一定要想辦法探清楚其中的秘密才行。

    葛天豪表麵不動聲『色』,心中卻暗下決心的想道。

    林銀屏心中也並非像表麵上看來這般鎮定。

    隨著聖獸分身被禁時間越來越長,她實在不知道還能將此事瞞過多久。

    這些年,她甚至不敢主動聯絡上界一次。好在天瀾聖獸分身隻是被禁,還沒被滅的樣子。這樣主體也一直沒有發現此事的樣子,但肯定也不能再拖多久了。一定要在短時間內,將聖獸分身救回才行。而在行動中,卻不能讓天瀾修士損失太多,看來也隻有盡量設法利用陰羅宗修士了。

    此女心中同樣有了決定。

    在離南疆與某州交界的地方,一名笑嘻嘻老者一邊施展輕身術趕路,一邊正和幾名煉氣期的修士口若懸河的說些什麼,

    讓這些初次出門遊曆的年輕人,個個聽的眉飛『色』舞,津津有味。

    若是韓立在此,一看見這一臉圓滑神情老者,恐怕立刻嚇了一跳。這位赫然就是他懷疑是化神期修士的那位向之禮。

    說起來,自從當日韓立一離開天符門後,未等天符門中那些高層想找這位門中低階弟子詢問些什麼,這位就莫名其妙的從天符門突然消失不見了。

    這一下,反而讓天符門修士嚇了一跳。但他們大都懷疑是韓立動的什麼手腳,自然立刻將此事壓下,絲毫不許門內再提向之禮的存在。

    可如今數年過去,這老兒竟然又出現在此地,實在神秘異常。

    不光是這些人,大晉修仙界不少大勢力,似乎都感應到了這段時間修仙界表麵平靜下的暗流洶湧。一些神通廣大的宗門,甚至隱隱查到了大晉皇族葉家的頭上,但是這些隻是懷疑而已,並沒有確切證據的他們,高層也開始頻繁碰頭會麵,同樣不知暗地在謀劃些什麼。

    整個大晉一副風雨欲來的樣子。

    數月後,南疆,銀蛟山火山區域,突然傳出一聲歡暢之極的長嘯,嘯聲衝天而起,直傳九霄雲外。

    一道刺目青虹從地下飛『射』而出,一閃即逝的從空中消失不見,下一刻就出現在了天際的盡頭。、

    如此驚人的遁速,讓遠處看見此幕的幾個修士,個個張嘴結舌,滿臉的駭然。

    七八天後,一道同樣的青虹出現南疆最大的原始森林,麵積近萬之廣的南疆群嶺上空,一路向西部激『射』而去。

    不久後,當遁光出現在一巨大的盆地上空中,望見彌漫空中的千餘丈之高的深黃『色』毒霧時,遁光突然向毒霧邊緣處落去。

    “韓道友,你來的可有些晚了。白道友、元道友可已經到了好幾日了。如今就差道友一人了。”當光芒一斂,韓立身形剛剛出現在在地上打坐的數名修士身旁時,一老者已經從地上站起,含笑的說道。正此仍是富姓老者,附近盤坐的其餘三人赫然就是半年前聚會時的那幾人,白瑤怡、元姓大漢俱都身在其中。

    “在下正在煉製一樣法器,數日前才剛剛完工,來的是遲了些時日,還望幾位道友海涵一二!”韓立一抱拳的說道。

    “沒關係。陰風減弱的季期足有三個月之久,我等也不差這幾日的。倒是道友剛煉器就急忙趕來,要不要再歇息兩日,先回複下法力再說。”白瑤怡卻打量了幾眼韓立後,心細的說道。

    “嗯,白道友說的有理,既然要下陰陽窟自然要先保持法力充沛的狀態才行。”富姓老者讚同的說道。

    元姓大漢和常姓美『婦』雖然沒開口,但臉上表情卻顯然也同意的樣子。

    “好吧。韓某就卻之不恭了。兩日後,我們再入穀吧。”韓立點點頭,扭首看了一眼,百餘丈遠處的黃『色』毒霧,隱約可見一個黑乎乎的穀口藏在其中。

    手掌一翻,兩手個多出一塊綠光閃閃的木中階靈石。韓立就直接在地上盤膝坐下,閉上了雙目。

    其他幾人雖然體內法力充沛,但同樣的閉目養神,爭取讓身心都處於一個最佳的狀態中。

    兩日時間很快過去,當韓立目光平靜的再次睜開雙目後,富姓老者當即不再遲疑的口中一聲低喝:

    “出發。”

    其他人也紛紛起身,身上紛紛閃動起各『色』的光罩,將自己從頭到腳的護在了其中。

    “有在下的辟毒如意,萬毒穀很好過,但要小心毒霧中的幾種細小毒蟲,不要輕易撤掉護體靈光。要不是這萬毒穀也是上古時期遺留的一處禁製之地,存有不知名的禁空禁製,我們從上麵直接飛刀入口處,原是最穩妥的。”元姓大漢淡淡的說道,手一抬,祭出了一柄閃著銀光的玉如意,然後一馬當先的走向了毒霧。

    韓立等人也走了過去。

    隻見在大漢方方一靠近毒霧邊緣處,衝頭頂玉如意一點指,口中幾聲咒語出口,頓時從如意上放出一圈接一圈的銀波,波浪所過之處,毒霧都市被推開了大半,霧氣一下變得稀薄起來。

    ‘ 大漢大步往身上釋放一個輕身術後,一個縱身就直奔穀口飄去。

    其他人同樣往自身加持了法術後,緊跟而去。

    

Snap Time:2018-01-20 17:16:28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