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七十一章來客


    第九百七十一章 來客

    剛才一聲斥後,韓立心中從大衍神君逝去以來的一絲煩悶,似乎開解了一些。

    下麵他要施法收取天雷,自然不想讓其他修士在場礙事。

    長吐了一口氣後,他一拍儲物袋,數杆顏『色』各異的法旗出現在了手中,單手一揮,這些法旗向四周飛『射』而去,一閃即逝後鑽入地中不見了蹤影。

    韓立抬首望了望天空不斷閃現的雷光,嘴角抽搐一下,當即周身靈光閃動,身形憑空漂浮而起,升到了離地三十餘丈高的地方。

    兩手掐訣,結成一個古怪的手印,一陣陣低沉咒語聲從韓立口中傳出。

    頓時下方各『色』光芒閃動。

    “噗”“噗”幾聲悶響後,幾道光柱從地下衝天而起,化為了數杆碗口粗的巨大幡旗,聳立在地麵上,一動不動。

    韓立咒語聲沒有停留半分,下方法旗在咒語聲中釋放出絲絲的靈氣,一個直徑十餘丈的聚靈法陣漸漸成形。

    光芒中,各種符文在法陣中滾動不已,整個法陣處於激發之中。

    而就在法陣出現的一瞬間,附近高空原本看起來遙不可以的雷電,突然間受到什麼牽引似得,一聲比一聲急促,電光漸漸向韓立所在位置接近。

    韓立雙目一眯,口中法訣暫時一停,一翻手掌,手中又出現一個數寸高的長頸玉瓶。

    此瓶是他為了收取天雷,專門煉製出的法器。

    輕輕一拋,小瓶被祭到了半空中,一道青『色』法決打出,擊在了瓶上。

    玉瓶幾個翻轉後,穩穩的瓶口朝上,一動不動。

    這時韓立兩手一搓,同時向上一揚,兩道粗大金弧彈『射』而出,同時擊在了玉瓶底部。

    一聲雷鳴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玉瓶微微一顫,兩道金弧就沒入瓶中不見了蹤影,接著韓立口中一聲低喝,向空中一點指。

    “噗嗤”一聲,一道金弧從瓶口中噴『射』而出,化為一根數丈長電矛在玉瓶上閃動不已,直指黑壓壓的天空。

    而就在這一瞬間,一道銀『色』電弧猛然一閃的從空中劈下,正好擊在金矛之上。

    金矛微微一抖,銀弧頓時順勢直下,轉眼間沒入了瓶中不見了蹤影。

    就這樣,一道接一道電弧接二連三的從被法陣吸引而來,再被辟邪神雷輕而易舉的收進了玉瓶之中。

    一個時辰後,玉瓶再收取一道粗大電弧後,開始傳出如同海嘯一般的轟隆隆之聲。

    韓立聞聽此聲,臉上不禁『露』出欣喜,抬手衝空中虛空一抓。

    金『色』電矛自行脫落,玉瓶從空中飛落而下,被攝入了手中中。

    韓立袖袍衝天上飛快一甩,另一個差不多式樣的瓶子同樣被祭到空中,金矛再次『插』入,繼續收集天雷入瓶。

    這時,他才有暇仔細看了看手中的瓶子。

    隻見此物在低鳴聲中顫抖不停,瓶口中更是有刺目銀光閃動,一副隨時可能從麵激『射』出來的樣子。

    “啪”的一聲,一張金『色』符籙貼在了其上,瓶中響聲嘎然而止,銀光瞬間黯淡下來。

    韓立將瓶子蓋好,小心的收進了儲物袋中。

    然後繼續仰首注視著天空的一切。

    小半日後,一連收取了四瓶天雷,天上的雷雨仍不見小去,反而四下黃濛濛的一片,大有越下越大之勢。

    韓立暗自思量,再收取空中的這一瓶後,就可以住手了。這些雷電足夠轉化雷火用來煉製靈料之用了。

    就在這時,他神『色』一動,驀然扭首向一側的天邊望去。

    隻見在昏沉沉的遠處天空,光芒閃動,一道白虹突然出現,飛遁而來。

    他目光閃動兩下,神『色』凝重起來。

    下方聚靈法陣光芒四『射』,韓立渾身青光的漂浮在半空中,頭頂上空則銀『色』電弧狂閃不停,一道接一道的匯聚於一處。

    如此情景,十分的惹眼。

    白虹主人自然將此幕全看進眼內,遁光閃了幾閃後,直奔韓立這邊飛『射』而來。片刻後,在離韓立三十餘丈遠後,光芒一斂,現出一名宮裝女子。

    此女身材嬌小,容貌清秀,一對明眸清澈柔亮,仿佛正當妙齡的樣子。但讓人稱奇的是,此女身上宮裝不知是何種珍稀材料製成,不但銀光閃閃,炫麗耀眼,更是數道『乳』白『色』寒氣圍繞其附近飄動不已,讓此女猶如雲中仙子一般,不帶絲毫煙火之氣。

    韓立朝神識一掃,心中微微一驚。這對方竟是和他一般無二的元嬰中期修士。

    宮裝女子目光在韓立身上一轉後,嫣然一笑起來:

    “妾身是北冥島的白瑤怡,道友也是受赴富道友之約的嗎?”

    此女聲音悅耳柔軟,十分的動聽。

    “北冥島,白道友莫非是北夜小極宮的修士?”韓立心中一驚,訝然問道。

    “小女子正是小極宮外事長老,本宮地處偏僻之地,沒想道道友也知道本門。敢問道友尊姓大名?”宮裝女子『露』出一絲輕笑。

    “在下姓韓,一介海外散修而已。在下的確受富道友相約而來。小極宮之名,韓某早就如雷貫耳了。”韓立神『色』恢複了平靜。

    “海外修士!韓道友可認識海外三仙?和這三位道友可有淵源?”白瑤怡秋波流轉,微微一笑的問道。

    “不認識,在下很少和其他修士打交道,一向在島中潛修的。”韓立毫不猶豫的回道。

    ”原來如此,倒是妾身冒昧了。道友在收取天雷,是否需要瑤怡出手相助。”

    “多謝道友美意。在下已經收取的差不多了。這已是最後一瓶了。”

    “如此,妾身就先在峰頂打坐一下了。”

    白瑤怡聽韓立如此一說,也沒有勉強,當即遁光一個盤旋後,直奔峰頂另一塊巨石落下。

    她方一現形落地,抬手間就放出一把傘狀靈器飛『射』到空中。

    此物在高空略一轉動後,立刻放出大片白濛濛光芒,將方圓數十丈範圍內的風雨全都遮擋在了外麵,此女這才從容的盤膝坐下。

    手上寒光一閃,一個巴掌大小的東西出現在了其手中。

    韓立目光一瞥,就看清楚了此物。這竟是一個晶瑩似雪的白玉,上麵寒光閃爍,晶瑩剔透,大異於普通的美玉。

    “冰玉”

    他心念一轉,立刻認出了這種珍稀材料。那一瓶偶然得到的寒髓,可就是產自萬年冰玉中的。

    這時宮裝女子已經將冰玉平放雙手之上,美目一閉的入定起來。

    看來此女功法,不是純粹的冰屬『性』,也是陰寒類的功法。否則,也不會借助此玉寒力來修煉功法了。這倒和韓立服用雪魄丸有些異曲同工之妙的樣子。隻不過這冰玉就算品質再好,也絕無法和雪魄丸的驚人效力相比就是了。

    韓立表麵不動聲『色』,但對此女卻下意識的起了幾分小心。

    想那北夜小極宮寧願每隔數代就和高階妖獸拚殺一場,也不願將寒髓交出,可見此宮對此物的重視了。 若是讓此女知道宮中的鎮宮之寶在自己身上,不用說,肯定會引起一場天大的麻煩。

    心中如此想著,韓立將目光收回,盯著空中的小瓶,麵無表情。

    不久後,第五個小瓶也收滿了天雷後,韓立當即將法器一收,從空中緩緩飛下,落在了聚靈法陣的中間。

    隨後幾道法訣打出,擊在附近的法旗上,頓時法陣禁製一變,撐起一道青濛濛的光幕,將他護在了其中。

    韓立同樣在法陣中坐下,和宮裝女子遙遙相對的閉目養神起來。當著此女的麵,他可不會去煉製什麼靈料的。

    如此一來,山峰之上除了雷鳴風雨聲外,變得靜悄悄起來。

    大雨足足持續了一天一夜,才漸漸消失,當驕陽再次出現在空中時,空氣立刻變得『潮』熱起來,瘴氣再次從地麵上緩緩浮起,重新將整個山脈籠罩其中。

    原本退回巢『穴』的各類蟲蟻,也紛紛再次鑽出地麵。

    韓立心無波瀾的將神識緩緩放出,感應著方圓數十內的一起。神念所到之處,無論物競天擇的蟲蟻廝殺,還是花果落地,都真真切切的傳應神識海中。

    他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動也不動。

    偶爾有低階修士誤闖到山來,一看清韓立和白瑤怡的驚人修為,不用二人說些什麼,這些修士就麵『色』大變的紛紛抱頭鼠竄,不敢滯留片刻。

    於是韓立和宮裝女子這一坐,就是三日三夜。

    當第四日早上時,終於又有高階修士趕至了主峰來。

    這一次,來的是一名鐵塔般的大漢,相貌奇醜,渾身黝黑發亮。

    此人不知修煉的是何功法,來時竟踩著一隻青『色』巨鱉,刮著一陣邪風到了此地。

    大漢一見韓立和白瑤怡,當即大笑一聲,二話不說的就在峰頂另找一地坐下。不過,他可沒有閉目養神的意思,而是從懷中掏出一本金燦燦的書籍,竟搖頭晃腦的看了起來。

    如此仿佛書呆子般的舉動,實在和大漢體形相貌大相徑庭,顯得有些滑稽。韓立和白瑤怡看起來卻視若無睹,隻是靜靜的坐在那。

    但實際上,韓立心中已經眉頭皺起。

    這大漢同樣也是元嬰中期,看來富姓老者約他們到此的目的,真的非比尋常,竟然初期修士都不夠資格參加的樣子。

    

Snap Time:2018-01-21 12:56:29  ExecTime: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