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六十九章降獸


    第九百六十九章 降獸

    三日後,韓立出現在另一座無名荒島上.

    他站在島邊一塊巨石上,望著身前漂浮的大衍神君寄附的小人傀儡,神『色』肅然。

    “前輩真的這就要自行坐化。以前輩狀況我還有辦法再延續前輩精魂一兩月的。”韓立緩緩的說道。

    “多活幾日對我來說,有什麼區別嗎?你不要為此費心了。能夠自然回歸輪回的話,對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小人傀儡搖了搖頭,平靜的說道。

    “既然這樣,晚輩不再多說了。希望世間真有輪回之道,前輩下一生還有機會踏入修仙之途。”韓立聲音低沉的說道。

    “輪回之路哪是這麼好走的。就算真有,下一世是否還是人類之軀都是兩可的事情。對了,韓小子!當初我幫你研究出七焰扇仿製之法後,你曾經答應過我一個要求的。應該還記得吧。”大衍神君竟忽然提到了此事。

    “自然記得。隻是前輩一直未提,晚輩還以為前輩忘記了此事呢?”韓立苦笑的說道。

    “既然到了現在,此要求不用也浪費了。我的要求也很簡單,若是可能的話,我希望你到極西之地將千竹教奪回來。在派一名門下弟子執掌此教,替我將這一脈繼承下來,不要讓本神君傳承真的斷絕掉。現在的千竹教掌權之人,根本不是出自老夫門下,一想起此事,老夫心可實在不舒服的。”大衍神君哼哼幾聲的說道。

    “沒有問題。到時候,我會收一名資質出『色』弟子,將學自前輩的傀儡術盡數相傳,讓其繼承千竹教教主之位。”韓立不加思索的答應道。

    “哈哈,有你這句話,老夫就心滿意足了。老夫將自己的功法秘術,以及平生的所有見聞經驗,全都刻印在了一套叫‘大衍寶經’的玉簡中。玉簡我留在了洞福天中。經中的東西,你能學多少就學多少吧。然後將此經傳授那名繼承千竹教的弟子。這才算真正繼承本神君的衣缽。”大衍神君發出震耳欲聾的一聲大笑。

    隨即小人一張口,一團拳頭大綠光衝天而起,接著一連串低沉晦澀咒語聲從空中悠悠傳出。

    綠光急劇狂漲起來,轉眼間,一輪直徑丈許的綠『色』光輪出現在了高空數十丈處,光芒刺目耀眼。下麵凝注視這一切的韓立,也不禁兩眼一眯起來。

    咒語聲驟然急停,附近一下寂靜無聲,但片刻後光輪一縮,“轟”的聲爆裂開來,小半天空都被點點綠光覆蓋了進去,看上去豔麗之極。

    看到這一切,韓立臉上終於『露』出一絲黯然。

    作為一代開派宗師的大衍神君,就這樣化為了烏有。

    仰首望天,默默的不知過了多久,韓立長歎了一口氣後,低下了頭顱。目光一轉,落在了還漂浮在身前的小人傀儡上。

    失去了寄附精魂的它,此刻變的毫無生氣。

    袖袍微拂,青霞所過之處小人立刻消失不見。又抬手往背後竹筒上一拍。

    頓時數塊玉簡從筒中飛『射』而出,落入手心中。

    韓立神識略在這些玉簡中一掃,麵果然記載了大衍神君一生的心血,不但各種秘術功法眾多,還有許多修仙界的奇聞密事。

    隻看了一會兒就,他就將這些玉簡收進了儲物袋中,然後整個人麵『露』沉『吟』,陷入了沉思中。

    現在傀儡已成,下一步自然是開始煉製三焰扇了。若是此扇也能煉製出來,他應該可以有和古魔一鬥之力了。

    隻是這三焰扇的煉製稍有些麻煩,所有材料都要借助天地人三種真火來煉成靈料,才可煉製三焰扇出來。

    當初在百巧院觀禮時,韓立對百巧院的地肺火脈大感興趣,其實就是心中看中了他們的地火,曾想過借用此地火來煉製部分靈料。現在人既然已經到了大晉,此事自然不可能了。

    若要煉製地火部分的靈料隻有另尋一條精純的地火池了。大晉有名的地火之脈並不少,有名的一些甚至不屬於任何宗門,而是處在幾處靈氣稀少的荒涼之地,故而找到地火之地倒不是什麼為難之事。

    而人火則就是修士本身修煉的真火,結丹修士的丹火,元嬰修士的嬰火,都是此類火焰,這也不成問題的。

    唯一麻煩的,就隻剩需要融合天火的靈料了。

    照玉簡上記載,所謂的天火其實就是天雷之火,需要在雷雨天氣,收取天地間自行形成的雷火,再用此來煉製出靈料。

    這可要有合適的機會才行,當初韓立使用過的天雷子,說起來也是借用天地雷火煉製的寶物,隻是天雷子需要的是雷電之力,而他煉製靈料借用的則是雷電之力轉化的雷火。

    隻要條件具備,估計隻要數月時間,就可將所有靈料煉製出來了。

    仿製出三焰扇,對他來說,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而他和那位九幽宗的富姓老者有約,要在那南疆見麵,算算時間似乎也差不多了。

    雖然韓立對這種雙方都心懷鬼胎的約定,並不多重視的,但是南疆有一座銀蛇山,此山常年火山噴發,是大晉有名的火脈之地。不少修士為了煉製法寶法器,都專門跑到此山來的。這倒是他煉製靈料的好去處,正好也順便赴那富姓老者之約。

    他對這位如此鄭重的相約自己,還是心中有些興趣的。

    說起來,他在打進的目標總算完成了一半,剩下的則是需要從陰羅宗中弄來封魂咒的解除咒語,和從古魔手中奪得自己的兩口飛劍,順便他還準備在四處搜尋下庚精,看看能否再湊夠一套飛劍的份量。

    思量了半天,韓立心中終於玉有了決定。不過在此之前,還有兩件事情要做。

    他當即化為一道綠虹直奔島上的一小片山脈飛去,然後在其中一座小山下,放出了天機府,稍微布置了一些禁製遮蔽住洞府後,人就走進了一間密室中。

    他先花費了五六日時間,將那隻從天符門得到的化靈符煉化一點,收進了體內。接著盤坐在蒲團上,將一隻靈獸袋從腰間摘下,隨後扔到了空中。

    結果袋口一開,白『色』霞光席卷而出,一隻數尺大的黃『色』妖獸立刻出現在了地麵上。

    正是那隻被他活捉數年 的土甲龍。

    此妖獸形狀實在和一般穿山甲非常相似,渾身貼滿了五顏六『色』的禁製符籙,四肢還『插』著幾根光閃閃金針,爬在地上一動不動。

    當韓立將它放出來時,妖獸兩隻小眼滴溜溜的一陣『亂』轉後,立刻望向韓立『露』出了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看來這樣被禁製在靈獸袋中幾年時間,此獸的野『性』終於去了不少。

    “無須裝瘋賣傻,已經是七級妖獸的你,靈智極高,應該聽得懂人類的話語才是。我時間有限沒工夫多耗什麼,就直接了當的說了。你若是肯答應歸順我,就自動放開神識,讓我施展禁神術在你身上。若是不願意,我就立刻滅殺了你,你這一身鱗甲和七級妖丹,還能值不少靈石的。”韓立陰森的說道。

    土甲龍身子一抖,目中恐懼之『色』閃過,但馬上又用怨毒的表情,狠狠的盯著韓立。

    “做我的靈獸可比給其他修士奴役,好的多了。你們獸類壽命可是遠超過我們人類的,我沒有讓你做傳承靈獸的意思,隻要在我有生之年供我驅使即可了。到時候,我一旦能夠飛升上界或者隕落身亡,你馬上就是自由之身。”韓立迎著此獸目光,不客氣的說道。

    土甲龍聽了這話,似乎一愣,隨即目光閃動不定,獸麵上擬人的『露』出了猶豫表情。

    韓立見此,似笑非笑的嘴角一動,忽然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一個碧綠『色』小瓶出現在了手中。

    紫光一閃,一層紫焰瞬間將托著小瓶的手掌包裹。與此同時,瓶蓋衝天飛出,一股寒光從瓶中激『射』出,整間屋子溫度驟然急降。

    土甲龍被寒氣一激,即使有鱗甲護體身子還是忍不住的一顫,同時目中閃過驚疑之『色』。

    韓立手掌輕輕一抖,一滴銀『色』『液』體在寒光輕下從瓶中飛升而起,一出現在瓶口後,馬上凝固成珠,並滴溜溜的轉動不停。

    一見此銀珠,土甲龍目光頓時呆滯住了,鼻子激動的抽搐一下,忽然從口中發出一聲聲難明的獸吼聲,似乎激動異常。

    “看來你已經認出了此物,這就好。隻要你答應做我靈獸,瓶中寒髓我到時自會分你兩滴,讓你有機會度過化形雷劫。現在條件已經開出來了,就看你怎麼選擇了。”韓立冷冰冰的說道。

    土甲龍仍盯著寒髓所化銀珠不放,臉上滿是抽搐,遲疑的神『色』,似乎決心非常難下。

    等了一會兒,見妖獸仍沒有明顯的表示,韓立冷哼一聲,也不再說什麼。將小瓶一收,單手一晃,頓時整隻手上的紫焰芒一閃,火焰聚變形,一口紫『色』火劍緩緩浮現在手心上。

    五指微動,火劍一抖的脫手『射』出,輕飄飄的向土甲龍飛去。

    土甲龍一見此幕,神『色』大變,眼見火劍轉眼間到了其頭頂,不慌不忙的一劍斬下後,劍中蘊含的可怕靈力終於讓它驚恐的一張口,發出數聲哀鳴的屈服聲。

    

Snap Time:2018-04-19 23:53:09  ExecTime:0.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