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六十八章雷火弓


    第九百六十八章 雷火弓

    人形傀儡見劍光襲來,並沒有做太多舉動,隻是衝身前銀盾輕輕一點指,頓時盾牌上靈光一閃,突然從上麵幻化出一張數倍大小實體的凝厚光盾,白濛濛一片的直接飛出,迎了上去。

    結果在韓立注視之下,劍光毫不留情的擊在了光盾之上。

    轟的一聲爆裂後,白光寒芒交織閃爍不定,光盾竟猶如激流磐石一般,紋絲不動的將這些劍光都擋了下來,似乎還綽綽有餘的樣子。

    苦竹老人麵『色』一變,韓立淡然麵孔上也閃過一絲訝『色』。

    “看來這麵元罡盾威力,似乎還在預料之上。雖然是新煉製的法寶,沒有時間多加培煉,但是抵擋普通的法寶攻擊,看來完全沒有問題的。不過能防禦能力發揮到這種地步,也隻有這具傀儡才能做的到。若是你來『操』縱此盾,威力能有眼前一半就不錯了。”大衍神君傳聲說道。

    “這個自然。我們修士能將法寶威力發揮到何種地步,主要就是看法寶本身威能,往法寶中注入的法力大小,以及神念的『操』縱情況而定。能貯存多少靈力,一次釋放多少法力出去,才是一切修煉的根本。境界提升,隻不過是此過程的一次次飛躍升華而已。這具傀儡是用各種珍稀材料煉製而成,一次可以注入的法力大小,足足是我的三倍以上,我自然無法相比的。”韓立毫不奇怪的回道。

    經過這些日子被大衍神君親自指點傀儡術,他對傀儡術的掌握也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也許還不如大衍神君,但絕不在人界的其他幾名傀儡煉製宗師之下了。

    “嘿嘿,元罡盾雖然是被你本體煉化再交予傀儡使用,但是煉製時候,完全是參照這人形傀儡本身的特點才麵世的,原本和普通意義上的法寶就有一定區別的。你就是注入盾牌的法力和傀儡一樣,仍然無法發揮出此寶全部威力的”大衍神君淡淡的多說了一句。

    這一次,韓立點點頭,卻並沒有再接口什麼。

    因為遠處的苦竹老人再催動一會兒劍光,見無法奈何了那麵光盾後,終於又催動頭頂劍陣,施展出了另一種神通的攻擊。

    隻見他朝空中的眾飛劍一點指,一陣劍鳴聲發出,所有飛劍如同受到招引一般,齊往空中某處激『射』而去。

    劍光閃動間,一個直徑丈許劍輪浮現在了高空中。

    苦竹老人一連打出數道法訣後,劍輪突然轉動起來,並且越來越快,轉眼間中心處刺目耀眼,一道綠『色』光柱從中心出凝聚噴出,狠狠擊向巨大光盾。

    一聲低沉的悶響,一個綠『色』光球在光盾表麵爆發成形。

    此光球碩大無比,一下將光盾中心處壓的凹陷下去,並且變形越來越嚴重,讓光盾終於呈現了不支的狀態。

    這時,人形傀儡卻抬手衝銀盾一點指,光盾一下自行潰散開來,化為了點點白光。

    原本被阻擋的光球,頓時間氣勢洶洶的向下一壓,直接撞到了銀『色』巨盾的本體上。

    銀盾一陣巨顫後沒有被光球擊碎,反而在這一瞬間迸『射』出水銀般的流芒,盾麵一下變得光滑如鏡起來。

    光球在銀芒一照之下,一陣巨顫,無數綠光被反『射』四濺,轉眼間光球就小了一大半去。

    接著銀盾微一傾斜,盾麵銀大放,剩餘光團在光芒中被反彈而起,在高空一閃後爆裂開來,化為了烏有。

    苦竹老人深吸了一口氣,目中的駭然再也無法掩飾住,盯著對麵的傀儡,臉上全是凝重之『色』。

    剛才的攻擊雖然說他根本沒有發揮劍陣的全部威力,但對方單憑一麵盾牌,就舉重若輕的將前邊攻擊全擋下,神通絕對是深不可測。下麵是否還要激發劍陣的壓底神通,他不禁猶豫起來了。

    “好了,元罡盾有如此威力,那五行罩就不用測試了。用五行玉激發的此護罩,威力不會在此盾之下的。現在試試傀儡的攻擊力如何吧。”大衍神君似乎對銀盾威力非常滿意,傳聲說道。

    “知道了。”韓立平靜的答應一聲。

    人形傀儡隨馬上有所感應的雙目紫光閃動,隨即一語不發的兩手一搓,一團紅芒就在手中若隱若現,接著刺目光芒一閃後,一隻紅『色』小弓浮現在了兩手間。

    數寸大小,精致異常!

    弓臂竟是蛟龍形狀,連鱗片都清晰可見。

    “穿蛟弓!”苦竹老人一見此弓,立刻失聲的大叫起來。

    “這可不是穿蛟弓,而是在下仿製的的雷火弓!先提醒道友一下,此弓同樣是用蛟龍之筋煉製而成,但威力隻在穿蛟弓之上的。”人形傀儡麵無表情,口中卻說出讓苦竹老人心中一沉的話語。

    隨後傀儡單手一動,一把就把紅『色』小弓抓手中,另一隻手卻一聲霹靂響後,一隻翠綠小箭出現在了手指間。

    一陣急促的咒語聲從口中發出。

    頓時紅弓和小箭表麵光芒大放,接著體形同時狂漲,轉眼間化為了正常弓箭大小。在體表符文閃動,弓上驀然冒出了一股赤紅火焰將紅弓包裹在了其中,而綠『色』箭矢上金光閃動,數道電弧從上麵彈『射』而起,雷鳴聲陣陣不絕。

    傀儡熟練的將箭矢往弓上一搭,緩緩拉開了弓箭對準了對麵,尚未鬆手就金弧赤焰交織融合,轟隆隆之聲大起。

    接著一股衝天靈壓毫無掩飾的從身上爆發而起,如同巨浪般四下擴散開來。

    遠處正觀戰的那些結丹修士,被這靈波一衝之下,隻覺呼吸一緊,護體寶光個個不穩的晃動不已。有些修為低些的,更是麵『色』大變的紛紛倒『射』遠離開一些。

    “住手!不用再比試,老夫認輸!”苦竹老人感應到傀儡發出的靈氣後,終於麵『色』一白的大喝一聲,竟主動認輸起來。

    但口中如此說道,他卻絲毫沒有疏忽眼前的防護,單手一翻之下,一塊三角狀的令牌脫手『射』出,狂漲後閃動著綠紅黃三『色』的詭異光芒擋在了身前,同時衝空中劍輪一招手下,劍輪也呼嘯一聲的化為上百口飛劍,圍繞其四周盤旋不定起來。

    苦竹老人這般凝重對待的樣子,倒讓韓立有些意外,眉梢微微一動,向大衍神君傳聲了一句。

    “這雷火弓威力這般大嗎,似乎讓這位大為的緊張。”

    “能一次動用相當於元嬰後期的龐大靈力,任何法寶都不會讓人小瞧的,更何況你這一弓一箭也不是平常之物,一個是用赤火蛟靈骨靈筋煉製而成,一個是你那枚金雷竹小箭改動而成。這等組合施展的寶物,威力決不是簡單相加的事情。讓對方自感危險,不是什麼奇怪的。他畢竟不是一名元嬰後期修士。你若是肯讓此傀儡全力而為,這一箭下去估計有四成的把握,可以一箭滅殺這位苦竹島之主。有沒有興趣就此殺掉對方算了。”大衍神君冷笑的說道。

    “四成?算了,還是弄到烏鳳翎要緊。若是一箭沒有成功的話,對方一發動島上禁製,就有麻煩了。對方這般大名頭,應該有我們不知的保命神通,不要弄巧成拙了。我也不是暴虐嗜殺之人,對無故殺人也不感興趣的。隻是傀儡的攻擊威力倒無法實際測試了。”韓立暗自搖搖頭的說道。

    “這是無所謂的事情了。我能親眼目睹它能輕易力壓一名元嬰中期頂峰修士,說明傀儡能力真不在元嬰後期修士之下,心中也沒有什麼遺憾了。總算沒讓我大半生心血白費。”大衍神君歎了口氣,喃喃的說了一句。

    韓立聽了此話,目中一絲黯然閃過。

    幾乎與此同時,傀儡身上的驚人靈氣漸漸斂去,弓箭一低後,在靈光中恢複了原形大小。火焰,金弧同時消失不見。

    苦竹老人見到此幕心中一鬆,忽覺背後冷汗淋淋。

    在那弓箭對準他的一瞬間,他可真的感應到了被滅殺隕落的危險,故而馬上服軟認輸下來。如今,無論對方施展的神通還是剛才的駭人靈壓,他都可以肯定對方絕對是一名元嬰後期修士。

    看來為了這二人而從閉關室中出來,還真是明智之舉。他可不認為島上的萬木大陣真的能阻擋住一名大修士的怒火,更何況,還有一名和自己同階的元嬰修士陪同。

    心中這樣想道,苦竹老人見對方將法寶收起,也將飛劍令牌一收,招呼韓立二人飛遁而下,再次進入了木殿中。

    這一次,這位苦竹島之主態度變得客氣異常,二話不說的就吩咐那位結丹後期的老者,帶著其身上的那一件寶物,前去摘取烏風之翎,自己則向韓立二人套起近乎來,旁敲側擊的想打聽他們的一些來曆,畢竟大晉元嬰後期修士也就那麼多,卻無一人與人形傀儡相符,自然讓其心中有些驚疑。

    人形傀儡坐在椅子上麵無表情的一語不發,韓立則笑嘻嘻的和這位一島之主,東聊一句,西扯一句,說了好一會兒,有關來曆的信息卻沒『露』絲毫一絲。

    讓這位苦竹老人苦笑之餘,也隻能無奈之極。

    一刻鍾後,老者手捧一個玉盒麵『色』走了進來,恭敬的將盒子往他師傅身前一放。

    苦竹老人目光在韓立二人身上一掃後,袖袍一拂,玉盒自動飛『射』向了韓立。

    此刻他也應看出,那位厲姓修士雖然修為驚人,但似乎不願和人打交道。故而識趣的直接和韓立交易起來。

    韓立不客氣的接過玉盒,將盒蓋打開中,頓時盒中一片紅芒耀目。

    他雙目一眯之下,臉上不禁『露』出了欣喜之『色』。

    半日後,韓立帶著人形傀儡從苦竹島上飛遁而出,化為兩道驚虹破空離去。

    轉眼間,遁光就從此處天空附近消失的無影無蹤。

    

Snap Time:2018-04-26 04:41:35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