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六十七章苦竹老人


    第九百六十七章 苦竹老人

    “前輩不知,這些天桑神樹都是同根而生,實際還是同一株神樹而已。”此事也不是什麼機密,老者沒有隱瞞的解釋道。

    “原來如此。久聞天桑神樹僅次於三大神木的靈樹,原來是這般模樣,真讓韓某開了眼界。”韓立嘖嘖稱奇的說道。

    隨後韓立隨著修士往某片看似樹木的地方一落時,突然附近靈氣一陣晃動,眼前一花,景『色』驟然巨變。

    一座數百丈高的小山出現在了眼前,而以此山為中心,四麵修建了眾多大小不一的閣樓瓊台,還有一些修士在上麵進出不停的樣子。

    “你們散去,忙自己的事情吧。兩位前輩,由我帶到過去就行了。”這時老者朝其餘修士一擺手,吩咐道。

    其他修士聞言,立刻坦領命的紛紛離去。

    韓立和傀儡隨老者直奔山峰頂部而去,那有一個用巨修建而成的木殿,麵積不小的樣子。

    而在殿門外,有四名一身綠甲的修士站在那,人人手持一模一樣的長戈。

    老者帶著韓立二人直接降落在了木殿入口處。那四名修士麵無表情的一動不動,如同傀儡一般。

    韓立嘴角一翹,心中略有些訝然。

    這四名人雖然修為隻有築基期的樣子,但是身上木靈氣之精粹遠非同階修士可比的,而且韓立一眼就看出,無論戰甲還是長戈,都是頂階的木屬『性』靈器,實在有些怪異的。

    似乎看出了韓立的驚訝,老者笑著主動解釋道:

    “這些都是家師親手訓練出來的木靈衛,是借助天桑神樹之威,專門修煉一種特殊功法的修士,雖然修為雖然不高,但是擅長合擊之術,前輩若有機會的話,不妨指點一下。”

    “嗯,的確大異於一般修士。”韓立點點頭。

    老者見韓立不置可否的樣子,自然也識趣的沒有多說什麼。

    木殿結構並不複雜,除了一處大廳外,隻有一間偏殿而已,故而當韓立等人出一走進大廳後,立刻發現了背對他們,站在大廳中的一名身材高大人影,綠『色』長袍,白發如雪。

    老者一見此人影,立刻臉『色』大變的深施一禮,接著無聲的站到一旁,束手而立了。

    “道友就是苦竹老人?”韓立盯著此人背影,眼也不眨一下。

    “不錯,老夫就是苦竹。兩位麵孔陌生的很,莫非是從內陸來的道友,敢問尊姓大名?”綠袍人一聲長笑後,就轉過身來。

    韓立雙目一眯,隻見白發人唇紅齒白,眉清目秀,竟仿若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隻是麵上罩著一層淡淡的綠氣。

    見對方這般模樣,韓立自然吃了一驚。

    這位苦竹老人竟然和他一樣,也能駐顏有術,實在出乎他的意料。他本以為會見到一位滿臉皺紋的老者呢。

    苦竹老人雖然麵帶微笑,但一看清楚韓立相貌,目中的也閃過一絲異『色』。

    “我二人的確不是海外修士,在下姓韓,這位是在下的師兄,姓厲。這次冒昧來訪,還望道友不要見怪。”韓立客氣的說道。

    “哪!兩位道友都不是一般之人,能到本島來,本島主歡迎還來不及的。這位厲道友修為更是高深莫測,老夫竟無法判斷出修為境界,這可真讓老夫大開眼界了。”苦竹老人在韓立和人形傀儡上分別打量了幾眼後,突然一笑的說道。

    顯然這位一島之主將韓立的傀儡,看成修煉某種神秘功法的元嬰修士了,心中大感吃驚。

    “道友太謙虛了。苦竹道友之名,我二人也是如雷貫耳。”韓立微微一笑。

    “,兩位先請坐嚐嚐本島獨有的桑木茶再說。”苦竹老人輕輕一笑,請韓立二人坐下的說道。

    接著“啪啪”兩聲清脆掌聲響起後,馬上有幾名年輕女修手捧茶盤,走進殿內。給三人分別沏上了一壺淡綠『色』的靈茶,再恭敬的退出了木殿。

    “桑木茶,莫非此茶和天桑神樹有關?”韓立低首看了看桌上的靈茶,感應著茶中充盈的木靈氣,神『色』一動的問道。

    “道友好眼力,這的確是用天桑神樹的靈葉泡製而成,具有明目靜神的功效,想必在本島之外,絕沒有第二家有此茶了。”苦竹老人有一分得意的說道。

    “這樣,那在下還真要品嚐下了。目光閃動間,”韓立就先用神識仔細掃視過了杯中靈茶,確定真沒有什麼問題後,就不客氣的拿起茶杯,品了一小口。

    “厲道友,不喜歡此茶嗎?”

    人形傀儡坐在椅子上,麵無表情的沒有動桌上茶杯一下。苦竹老人詫異的問了一句。

    “我自從辟穀後,就從不在自己洞府外,吃喝任何東西。”人形傀儡冷冰冰的說道,言語間竟絲毫沒有客氣。

    “原來這樣。這倒是在下有些冒失了。”苦竹老人眼中閃過一絲不快,但掩飾的很好,馬上消失不見。

    敢當著主人的麵,說出這樣話的修士,自然有幾分依仗的。莫非眼前之人真是元嬰後期修士。

    心中有這種念頭轉動的苦竹老人,心中對人形傀儡卻更添一分忌憚。

    “我二人的來意。苦竹道友應該知道一些了吧。不知道友對韓某提出的交易,意下如何?”韓立也隻品了兩三口,就將茶杯放下後,緩緩問道。

    “不瞞兩位道友,這個交易讓老夫很為難。那隻烏鳳正在進階的關鍵時期,兩位道友就是拿出再多的妖丹,在下都不願交換烏風之翎的。否則此靈禽下次突破瓶頸,可就不知是猴年馬月的事情了。”苦竹老人眉頭一皺,麵『露』為難的說道。

    “這麼說,苦竹道友不同意此事了。“韓抿了抿嘴唇,臉上卻沒有『露』出什麼意外之『色』。

    “嘿嘿,我要真的說出拒絕的話語,恐怕兩位道友也不願空手而回吧。這樣吧。我們修仙者能者為大。在下可以和兩位道友切磋一些法術神通,兩位道友中若有人能夠在鬥法中擊敗在下,這個交易老夫同意也未嚐不可。若是二位沒有做不到此事……”

    “做不到的話,我和厲兄馬上轉臉就走,絕不提此事。”韓立毫不猶豫的說道。

    “好,一言為定。老夫已經近百年沒有和人切磋比試過了。兩位道友準備哪一位出手一試?”苦竹老人在韓立二人身上來回掃視了兩眼,似笑非笑的說道。

    “道友不嫌棄的話,和厲某切磋一下如何?”韓立神『色』不變,一旁的傀儡在韓立分神『操』縱下,淡淡的開口了。

    “好,在下對厲兄的功法也很好奇。我等就在山峰上空切磋一下吧。道友請!”苦竹老人一見是自己無法看出修為之人出手,臉上不禁『露』出一絲凝重的從椅子上站起。

    韓立和人形傀儡,同樣隨之起身。

    一旁束手站立的老者,這時也忍不住的『露』出激動表情。元嬰期修士的鬥法,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見到的。

    片刻後,韓立就已身處山峰上空百餘丈之處,神『色』平靜漂浮不動。而他身前數十丈遠處,遙遙站立著人形傀儡和苦竹老人。

    附近的其餘地方,也有聞風趕來的七八名結丹修士,一個個雙目圓睜的盯著空中情形。

    “去”

    苦竹老人口中一聲低喝,兩手一掐訣,突然從全身各處寒光刺目,同時飛『射』出百餘道綠芒出來,這些綠芒方一出現就迎風見漲,轉眼間,上百口淡綠『色』飛劍就氣勢驚人的現形而出。

    一陣劍光閃動後,所有飛劍自動排成了一個古怪的隊列,在苦竹老人頭頂盤旋不定,暗藏冷冽殺機。

    韓立見此,原本淡然的表情頓時一滯。

    “劍陣,這苦竹老人修煉如此多飛劍,果然也懂劍陣神通。”韓立雖然早有些猜測,但親自見到也暗自有些吃驚。

    “嘖嘖,韓小子,這位看來還真有些本事的樣子,這樣一來應該能讓傀儡的神通,多展『露』幾分吧。一開始,先試試傀儡的防禦能力再說。”大衍神君的聲音,有些興奮的傳來。看來他對這隻傀儡的神通,真的信心十足。

    “嗯!知道了。”

    用了如此多珍稀材料在此傀儡上,韓立同樣大為的期盼,神念一動下,人形傀儡也開始行動了。

    遠遠看去,隻見傀儡一張口,一麵巴掌大盾牌從口中噴出,靈光一閃下,化為一麵銀『色』巨盾擋在了身前。隨後此傀儡又兩手一捏法訣,麵上突然浮現出五顏六『色』的符文,接著一層五『色』護罩從在這些符號聲浮現二處,身上一下將全身護在了其中。

    “咦!道友莫非是出自南疆的毒聖門。這種功法好像是毒聖門有名的靈紋術?”苦竹老人一見傀儡臉上的異狀,為之一愣的問道。

    “不是。”雖然韓立聽了此話,心中一動,但卻『操』縱傀儡毫無表情的回道。

    “哦,原來是在下看走眼了。可道友這種神通看上去,真和靈紋術非常相似。”苦竹老人目中閃過一絲異『色』,聲音轉淡的回道,顯然對人形傀儡的話,並不太相信。

    但他倒也沒有再追問下去,但一見傀儡做出防禦架勢就不再有任何舉動,一副根本沒打算攻來的樣子,心中也不禁一惱,隱隱有種被小看的感覺。當即臉『色』一沉,口中幾聲低沉的咒語聲傳出。

    頭頂上的眾飛劍呼應般的傳來嗡鳴聲,接著所有飛劍同時一抖,上百道丈許長劍氣從劍陣中噴『射』而出,化為一片密密麻麻劍影的向對麵『射』去,在途中就聯結一體,化為一片森然寒光,刺目耀眼。

    

Snap Time:2018-01-23 08:29:49  ExecTime:0.293